•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二百七十六章 血魂图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2-05 16:0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在罗南眼中,魔符体内已经自成一片时空,中间是一片混沌结界,容纳血魂寺在其中生长变化,非常神奇。不过峰顶祭坛成形后,血魂寺的威能明显有着大幅提升,而这份威能很快形之于外,整个山体放出万丈血光,对周边混沌区域轰击过去。

    无疑,血魂寺要与承载它的魔符争抢地盘。可是魔符这边,对血魂寺的控制力不减反增,任它血光万道,周边混沌区域都巍然不动,轻松消化了血魂寺的反冲。

    这种控制力!

    罗南颇有些惊喜,魔符确实是先一步进阶,此前猎杀烂嘴猿,多少也体现出战力增长。可在本质上,还是要看秩序框架的层次结构。魔符虽说来历神秘,但与同样神通莫测的血魂寺相比,究竟谁上谁下,以罗南现在的水平,还不好分辨,尤其是双双进阶之后,更难判断。

    直到此时双方攻守对冲,罗南才真正可以确认,魔符确实在秩序框架层次上,稳稳压过血魂寺一头。双方都有进阶,两者之间的差距不但没有缩小,反而进一步拉大了。

    可是,进阶后的魔符究竟长了多少本事,罗南一时半会儿还看不出来。毕竟受限于云端世界的单调生命环境,也没有遭遇强敌……真要魔符去和宫启放对,罗南还没有疯狂到那个地步。

    罗南念头绕了几匝,血魂寺万道血光冲击也延续几轮,终究未果,最后也老实了下来,将祭坛成形获得的能量更多的作用在自身内部。

    按照血焰教团透露出的信息,两千阶血火道已经完工,其整体结构就已经修筑完毕。剩下的一百二十阶,也就是第六阶段,将是对整个血魂寺的内化提升。

    内化不内化的罗南没有看出来,但是在血光内收、层层作用之下,罗南就看到,血魂寺内部结构吸收血光的情况明显有所差别。

    五个内部结构,最下部的石林是收拢转化杂气之处,岩浆成湖,血光总量最多,但时刻流转变化,存而不蓄;

    第二层的院舍园林,是牧者印记的存放之所,原本是四枚,其中任鸿那枚已经被罗南用乌沉锁链硬扯出血魂寺,遭反噬而消亡,目前余下的三枚,分别是哈尔德夫人、殷乐以及已经死去的摩伦所遗。此时“园林”中血光如纱如雾,充而不密;

    到了第三层结构,也就是傍山而建的石窟之中。这里毫无疑问集聚了最多的血光,以至于内化的血光到这边干脆就不再上行,拥堵填塞,形成**血浪,一路推高,直至满溢。

    一直到这个时候,内化血光才恢复了流动性,向着第四层的殿堂和顶峰的祭坛涌去。

    罗南不再看上面的结构,注意力集中到石窟之中。说它是石窟,是因为这个地方和古时候东方佛教石窟的结构有些类似。特别是在石窟深处,依山势开凿出了一些模糊的石像结构,个个浑敦无面目,连形体也不怎么清晰。

    可是在血光内化之后,石窟内部结构明显有些变形。在血光冲刷下,模糊的石像轮廓开始往外突出,上面还呈现出密密麻麻的裂纹,更浓厚的血光岩浆便从裂纹中透出来,重新对石像进行塑形。

    几秒钟后,石窟一角就有某个轮廓清晰的石像结构呈现。如同巧匠开凿,不说栩栩如生,也可谓形神兼备,因此罗南一眼就认了出来:

    烂嘴猿!

    罗南还没理清是怎么回事,原本在院舍园林中浮游的四枚牧者印记,忽然有一个受无形力量牵引,从园林结构中抽出来,循血光流向,逐级上升,很快就到了三层石窟之中。

    在浓厚的血光潮汐下,牵引上来的牧者印记,被强行拍入了一处石像轮廓之中。霎那间,血光熔岩从中喷发,裂纹遍生,石窟震动。也就是几秒种时间,就在烂嘴猿石像的对面,又有一尊清晰石像凝就,同样是形神兼备。

    其整体像一位五六十岁的中年男子,形容枯槁,但身姿板正,即使山石勾勒,眉目神采也大有凌厉之势。血光在石像周围缭绕,明暗间杂,光影莫测。

    罗南的意识稍有顿挫,才敢最终确认:

    摩伦!

    那个,以诡秘莫测的黑烟魂躯与“最接近超凡种”的超级燃烧者田邦交战,最终力战而亡的血焰教团元老,已经死去多日的摩伦!

    罗南的意识驻留在石窟中,内外穿梭,不愿轻离。石像不是活人,可在这一刻,他分明感受到了里面跃跃欲动的生机。

    这份生机从两座石像中透出来,与活人当然有些区别,秩序性差了很多,更直接更暴力,更具有破坏性的倾向,多半就是血魂寺力量的异化。

    不过很奇妙的是,同样源于血魂寺力量,在两座石像之间,却还有着明显的差别。这座石窟不但为摩伦和烂嘴猿塑了像,而且还非常忠实的将他们二者之间的差异体现出来,从形到神,涉及各个层面。

    真是不可思议。

    罗南意念在石窟中徜徉,来来回回,反反复复。越是体会里面的细微差异,越是觉得里面有些极深奥的道理,以至于他脑中不自觉就传起了别的念头:

    这么神奇的石像塑形,这么细致的气机复刻,总不至于就是拿来供人瞻仰的吧?作为一个教团的祭器,总应该有一些更实际的功能。可惜血焰教团的那帮人已经跑到了上万公里以外的蒂城,承载血魂寺的魔符又没有灵智可言,罗南找不到询问的对象,只能自己瞎琢磨。

    他的意识在石窟里转了一圈又一圈,层层探测,偶尔也想通过意念下个指令什么的,却通通没有效果。

    难道还要念个咒语,比划个印诀之类?如果需要血焰教团的所谓秘法,事情可就尴尬了。

    转了几圈而不得要领,罗南无法,只能按下心头疑惑,将心神从此间移转出去。

    此时的血魂寺,倒是很专注地将血光力量内化到整体结构之中,但最后一百二十阶血火道,仍不见什么苗头。

    其实如果按照血焰教团的计划,已经完成五个阶段的血魂寺,早就应该将魔符夺舍,成为祭器的一部分。就像那个已经死得干净的任鸿,恐怕到死都不明白,为什么血魂寺没能将人面蛛反吞,丧失了最好的机会。

    说到底,当初魔符吞掉了血焰教团的模具人面蛛,就注定了这个结果——等等,照这么来说的话,现在的血魂寺和祭器形态应该是有差别的。

    它是在魔符的肚子里面,与外界完全断了联系,只靠魔符分润给它的精气过活。这种差异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罗南并不清楚,但也许可以……

    把这玩意儿吐出来试试?

    全吐出来肯定不行,谁知道还能不能控制得住?但如果只是将血魂寺的力量部分外化,看看光影效果也是好的。

    罗南早按捺不住心头好奇,尝试着给魔符送去指令。可转瞬又觉得,对于魔符的智商来说,这个指令也许有点复杂了。

    正琢磨如何将指令做简单化修正,魔符丑陋的口器突然大张,螯肢震动。有团红光在阴森的口器深洞里迅速积蓄扩张,眨眼填满了整个口器,却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放射出来,而是像一门正在充能的激光炮,持续积蓄着力量。

    红光所蕴藏的力量,正是源于血魂寺。也不知魔符是怎么做到的,轻而易举地将这份桀骜不驯的力量分化出来,并层层积累。

    罗南屏息宁神,看魔符下步要怎么做。

    也许过了一秒,或者更长时间,浮游在云端世界的灵魂披风,倏地抖荡。幅度甚小,却从将直径数千公里范围内的所有动态,一一汇聚过来。

    由于环境相对单调,范围虽然较广,信息量倒是不大,罗南很快就掌握了里面最具价值的一部分情报:披风覆盖范围中,四十七头烂嘴猿的位置、力量强度以及彼此感应的关系。

    也在此时,罗南清晰察觉,魔符正将口器中积蓄的红光,对准了其中与其他同类勾连最少的那只。

    目标:烂嘴猿x。

    距离:一千七百二十三公里。

    能量仍在积蓄,目标却不再变化。

    真是激光炮?照侦测距离来看,说是轨道炮也可以的,能打那么远吗?

    就在罗南胡思乱想之时,魔符口器中的红光无声击发。

    在罗南这位精神测能力者看来,这是一次非常壮观的场景。性质莫测的澎湃力量从精神层面最深处直贯而下,瞬间打穿了成千上万层精神幕布,迅速接近物质层面,并开始干涉目标区域的环境。

    不幸作为试验目标的烂嘴猿,在红光打穿极域的那一刻起,就有所感应,但为时已晚。红光罩落,那片区域就像瞬间压下了一座乱石嵯峨的山峰,隐然还有血魂寺的轮廓。

    正是在“血魂寺图景”之下,目标烂嘴猿瞬间扭曲、撕裂、崩解,化为更污浊的血气,涂染了那片虚空,垒垒山石,奇诡结构,无不趋向实处。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