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二百七十三章 社会网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2-05 16:0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我们何以特殊暂不可知,姑且将不可知视为归宿。”

    “感谢规则让灵魂显现,我们终将有所羁绊。”

    “也许有一天答案终将明朗,而我们已在路上。”

    沉闷的汽笛声穿透波涛和上空飘扬的尘屑,一声未尽,一声又起,三声连绵。待鸣声将尽,轮船在海上绕行一个大圈,重新向岸边驶去。

    罗南站在船尾,扶住船舷栏杆,静静看向后方的大海。螺旋桨打开的波涛之间,属于两位能力者的骨灰在风中余力散尽,飘落而下,有的随波起伏,有的就此被后方的鱼虾吞去。

    强大的精神感应,也拉伸了记忆留影的时长,并且填充了太多让人心情躁郁的细节。

    罗南深深吸气,纯黑色的礼服紧裹在身上,让他的呼吸也有些艰难。

    “知道吗?能力者是不能够土葬的,就是火葬,骨灰也要抛到大海里面。因为我们谁也不知道,是否在下一刻,就会被某些疯子挖出来,送到实验室里去。”

    章莹莹在边上站定,双肘支住栏杆,也学罗南一样,看向后方的被螺旋桨绞碎的海面。她体位更低一些,涉及的话题也很沉重,偏偏声音却是一贯的明快轻扬:

    “好好活着吧,小伙儿。”

    “……”罗南没有回头,没有回应,因为这时候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什么句子。

    今天的仪式,是为几天前市政广场事件中遇难的两位能力者送行。一位是在尚鼎大厦被洛元寄生而死的查理;另一位则是当初载着罗南前往科王通讯大楼的司机。

    从严苛的意义上讲,这两人的死亡都与罗南脱不开干系。虽没有人向他提及这些,可是当他穿上礼服,踏上轮船之时,心里就有了觉悟。

    觉悟是一回事,心情是另一回事。章莹莹过来谈起这种话题,他内心是抗拒的,还好很快话题切换,章莹莹讲起更实际的东西:

    “外包业务算是完成了,三闸安防那边已经打款,涉及到一些财务和税务问题,事务所还在核算。但你放心,绝不会亏了你的,数目也相当可观。”

    “哦。”罗南随口应了一声,类似的话题,无法勾起他的注意力。

    章莹莹大概也能猜到他的心情,撇撇嘴,也不再多说,继续趴在栏杆上,陪他一起看海。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地流逝,期间旁边也有人来去,还有一些视线从远处投注过来。罗南知道,却不愿挂心,不想理会。

    轮船停泊靠岸,参与葬礼的宾朋逐一步下舷梯,并和两位死难者的亲属握手致意。罗南在人流中一步步向前,脚下却渐有踯躅,很快落后了好几个身位。

    旁边章莹莹“啧”了 一声,直接挽住他臂弯,带他大步上前。罗南还没回过神儿来,便被带到舷梯边上。

    那些家属完全没有别的反应,木然与他们握手,并带着旁边比罗南小不了几岁的孩子,鞠躬致谢。

    查理有两个孩子,司机田莱也有一个。相对于成年人,这些孩子茫然木楞的状态,才真的让罗南受不了。这一刻,他的血液都要凝固了,直到走下轮船,都没有回神。

    旁边章莹莹一副好哥们儿样子,熟稔地搭上他的肩膀,揽着他沿码头前行,同时在他耳畔低语:“你别总玩那些苦情派,更不用钻牛角尖。大家都是为了工作,只不过能力者的业务范围和性质更特殊……你不会觉得我是在安慰你吧?”

    “我只是觉得,人命关联的东西太多。”

    “你酸不酸啊!不过也没错,人就是见鬼的社会生物,死掉一个人,就是在社会关系网上挖一个洞,离得越近越别扭。可本来挨不上边儿的,就不要硬往上凑了。”

    “不挨边?”

    “真不挨边!就像查理,对方明显是对欧阳会长去的……唔,老田那里还是挨了点儿。”

    章莹莹倒也实事求是,想了想道:“你要实在过意不去,就往‘友谊基金’里放点儿钱,搞个定向捐助什么的,比在这里伤春悲秋强多了。”

    “友谊基金?”

    罗南在灵波网上搜索有关内容,发现这是由总会发起的一个公益基金,主要方向就是对遭遇特殊情况的协会成员或其家属进行资助,确保其稳定生活。

    正查阅信息,罗南心中生出感应,抬头就看到前面猫眼正和秦一坤站着说话,正等他过来。

    章莹莹也看到了,却依旧保持好哥们儿式的姿态,大咧咧地和罗南一道过去。

    今天猫眼罕见地衣着正式,淡妆示人,显得端庄严肃,只是吊着的左胳膊颇为扎眼。在“位面弩”发力之时,她遭到波及,左上臂都差点儿给炸断,虽然经过妥善治疗,但破碎的骨骼血肉生长还要一段时间。

    在轮船上,罗南和猫眼已经打过招呼,两人有事商议,约好了同行。

    “罗先生。”秦一坤也是漆黑的正装,示意车子就在码头边上。

    目前秦一坤仍负责罗南的安保工作,只不过随着事态升级,安保团队的构成有所变化,他已经不是队长,而是作为罗南的贴身保镖存在,做出类似改变的,还有高德。

    今天是十一月二十六日周六,距离上次市政广场事件正好七天。罗南今天不上课,但他到学校有事,这是计划中的行程,所以车子什么的都已备好。

    章莹莹笑嘻嘻地道:“搭个顺风车不介意吧,送我到环海公路摩崖段,很快,就两步路。”

    猫眼转过视线,对二人勾肩搭背的模样略表关注,目光才落到章莹莹脸上:“又去海底闭关?你可是越来越拼命了。”

    “猫眼姐!”

    章莹莹松开勾住罗南脖子的手臂,上前轻抱了猫眼一下,笑嘻嘻地道:“我是惜命才对。看你这模样就知道,如今的形势,三天不修炼,直奔阎王殿……”

    “我倒觉得是‘某某在身边,睁眼鬼门关’。珍惜生命,不应该远离某人吗?”

    两人都是一块玩“荒野”游戏的朋友,交情不俗,平日里联系也多,说起话来很随意。旁边躺枪的某人却不免更心塞了,当下闷头上车。

    司机位置有高德在,正常情况下,秦一坤应该和罗南一起坐后排,方便处置险情,但车门一开,章莹莹就挨着罗南坐进去,还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宽大的防弹越野车,还真有这个空间。

    秦一坤只好从另一边上车,把罗南挤在中央。猫眼已经和某人处得烦了,乐得坐在副驾驶,宽敞又清净。

    车辆启动,章莹莹又凑过来和罗南咬耳朵:“最近你和猫眼混得很熟啊,想占便宜?”

    “哦,在请教。”罗南撒谎已经熟极而流。

    章莹莹冷笑:“请教什么?全域感知吗?”

    话说出口她又吐吐舌头,向猫眼致歉,后者根本无所谓。

    “全域感知没有,但超距感应还是很不错的。你知道,我刚学滴水剑,如果能利用它实现远距离杀伤,会更适合我的路子。”

    “什么我知道,我不知道!”章莹莹撇嘴,“给你拉了生意之后,我就在海底练憋气了,结果才一冒头,就听说某人竟然招惹了超凡种,差点儿把市政广场连着几十万人一块儿炸上天……”

    副驾驶上的猫眼略抬了下伤臂:“切身体会,金玉良言。”

    她是指前面的“鬼门关”的句子,罗南面皮一抽,又不吭声了。

    倒是另一边的秦一坤忍不住开口:“这事情与罗先生干系不大,说到底敌人只是借着罗先生吸引注意力,针对的还是欧阳会长。可就是会长,也有照顾不过来的时候……”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章莹莹总结得一针见血,“说白了,你要是觉得他们因你而死,就是说你自认为是超凡拔俗的神仙,世界都围着你转……自大才是真毛病!”

    “滚蛋!”罗南终于忍不住回击。

    章莹莹哈哈大笑,虽说与副驾驶上的某人一样,都是牙尖嘴利,惯常削人面皮,但她老人家是真正的乐天派,也希望旁边的人和她一起开心。

    笑声里,章莹莹敲动车窗:“谢谢捎带,这里停车就好。现在我那里是真正的蜗居寒舍水笼子,就不邀请你们去做客了……”

    车子停下,章莹莹不客气地用手背拍拍罗南面颊,十足的调戏:“罗老板,等你真成了神仙,再考虑那些无聊事吧。”

    一朝得手,她嘻嘻哈哈跳出车外,一纵便跃出栏杆,朝着数十米高崖下的海面坠去,水波激震,闷闷有声。

    话说,她身上的“白虹”气机当真越发凌厉了,几乎已经影响到她正常生命气息的呈现,想来接着就是要认真打磨控制吧。

    车子重新启动,罗南的念头一转,又回到自身。他并不想扭捏做作,当一个“都是我的错”的酸腐蠢物,也不觉得他真的凌驾于多数人之上……唔,说不定已经有点儿兆头了。

    可不说别的,就是现在,前方也有要命的、迈不去的关口等着他,他哪来自大的资格?

    罗南心头渐渐明晰,也许今日的低落心情,更多还是近几日压力难以抒解落下的病根。

    一日压力不除,他一日就别想好过。

    正层层自我剖析的时候,六耳震动,章莹莹发了信息过来,当头是个“目瞪狗呆”表情:“突然想到,滴水剑……你丫的难道就是喷壶男?”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