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二百六十九章 重合率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2-05 16:0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队伍中,唯一架起电磁炮的司国胜反射性击发,磁磁的电流音中,十五克的金属弹丸以二十倍音速的初速轰出炮口,撕裂音障。狭窄甬道内,空气一路燃烧,热风扑面。

    司国胜已经比较注意关照近处的同伴,但罗南和猫眼还是耳朵轰鸣,本能都往下蹲。头上烈焰热浪滚滚。

    这种炮击,实非血肉之躯所能抗衡。

    然而暴走族却展现出他超级敏锐的感应,即使何阅音特地使用了灵波网任务频道,隐秘发令,但这家伙还是在炮弹出膛前,提前移位,险之又险地避过弹道轨迹。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几乎同步响起,在强大动能的作用下,后方通道瞬间塌方,连着上下左右楼层结构都一发地塌陷下去,大楼整体都在呻吟颤动。

    也在此刻,何阅音身形由静转动,弧光激闪,扑击向前。

    暴走族的提前位移固然避过了杀身之祸,却也由此限定了方向,再加上后方轰塌的废墟阻碍,如今他的选择余地几近于无。而他现在要面对的,除了何阅音跨越音障的弧光突击,而有急剧扩张的格式化领域!

    强光与热浪在虚空中交迸,视觉上那片空间都为之折曲变形。下一秒,光芒周覆,扫灭了几乎每个阴影角落,让人怀疑连五脏六腑都被穿过,变得透明起来。

    光和热总是联系在一起,可在此刻,全方位覆盖的强光下,甬道内的热量却大幅衰减,暴走族支配的“熔炉”高温被荡涤化消,他本人也在光芒中扭曲收缩,最终还是被凌厉弧光划过,在喷射的血雾中撞破墙壁,迅速远去。

    何阅音已经跨步追击,可迈出两步之后,速度骤减,任务频道里则显示出最新消息:“1号机超频状态结束。”

    “长官!”高德忍不住叫了一声。

    何阅音再迈一步,还是停下。而此时,暴走族那边沸腾如炉的气息急剧趋冷、趋静,在冲出两百米开外之后,干脆就隐匿无踪。

    这可不只是精神层面,就是进行了物质层面干涉感应,也完全没有信息反馈,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对这种说藏就藏的对手,罗南也是醉了。

    “格式化领域啊!”

    猫眼的关注点被何阅音吸引了过去。早前她对何阅音的第一印象并不好,可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磨合,再加上仇恨转移等因素,评价倒是越发地公允了:“这波操作真是立竿见影,感觉中不比那个田邦差多少嘛。那一刀也很帅!”

    何阅音用几秒钟的时间调匀呼吸,但还是有些气喘,显示出刚才确实消耗很大:“敌人是主动退走,大概因为抄了补给线,失去了持续作战能力。”

    “补给?什么情况?鼠潮清理得差不多了?”

    目前,一行人与鼠潮主体的距离已经超出了猫眼的全域感应范围,相比之下,深蓝行者集成的感应模块要更有用,再结合灵波网共享过来的影像,大致将后方废墟鼠潮现状映射过来。

    可以看到,在已经降温的货运通道周围,热成像的结果零零落落,数据统计也便捷许多。

    高德通报:“还有1437只,1311了……下降速度很快!”

    按照这种减员速度,再过十来秒钟,鼠潮就要一扫而空——就是下刀子雨,也不可能剿杀这么快吧?

    猫眼讶然看向罗南,连她都在怀疑,是不是尚鼎大厦那边加入了干涉。

    罗南却是皱起眉头。在何阅音与暴走族最后对撞的一瞬间,对方爆掉了至少五百只老鼠,以支撑对应的爆发,使得鼠潮一下子缩减了四分之一还多。可真正奇怪的是,后续再也没有像样的补充,这才是造成鼠潮规模缩减的最重要原因。

    源头好像断了?

    罗南将感应区域向全局扩散,也在此时,何阅音轻声解释:“刚才派了一队人,破坏了对方安置在楼内的‘巢穴’,算是釜底抽薪。”

    猫眼受到点醒:“巢穴……没错,当然会有,可你知道安在哪儿?”

    “既然是巢穴,能量和营养就必不可少。在荒野上,那些巢穴往往安置在可吸收转化的高能矿藏之中。来到都市,基本的条件也不会变,必须是适合补充的区域内。”

    猫眼打了个响指:“能源中心!”

    由于能源技术的飞跃式发展,目前夏城这样的超巨型都市,基本实现了能源供应的分散式布局。像是罗南比较熟悉的齿轮实验室,就配有独立电站,而像科王通讯大厦这样位于繁华市中心的大型建筑,也都配有独立的能源中心。

    如果不计较质能转换等技术环节,最方便的能源供应点,当然就是那里。

    说话间,相关影像已经接入了任务频道。能源中心那边应该是何阅音调动的能力者团队,好像还有军警背景,此时对巢穴的清除行动已经结束,正在收拾残局。

    何阅音则进一步解释:“目前sca已经针对大楼能源中心的异常变化取样,对全市范围内,相关区域的监控权限全面行级,如果再碰到这种情况,必要时将紧急断电处理……”

    猫眼给出评价:“资源碾压。”

    何阅音正是充分利用了他们在夏城的资源优势,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算局部一时落在下风,可随即就进行针对性改进,弥补漏洞。随着敌方力量逐步暴露,其活动空间将不断压缩,己方的优势则将越来越大,实在是最堂堂正正的用兵之法。

    这种方式本身不出奇,真正难得的是,何阅音是在激烈交战中,及时思考并发出指令,否则就算有再多的资源,调动不力也是毫无意义。

    到这个时候,猫眼终于可以暂时松一口气:“没有鼠潮替死,那家伙大概也就是四击五击爆发的水准……话说他还受了伤,我刚才没有看清,那边伤势够重吗?”

    “划开了前胸,内脏有损伤。”

    此时,何阅音的呼吸完全恢复正常,吐息几近于无,而她又穿戴着外骨骼装甲,面部也有头盔遮掩,看上去如冷冰冰的机械人。事实上,她的思维确实冷静得如同一部机器。

    “敌人退走,未必是好事。从能力者克.隆体的设计来看,他们从一开始就不是按照持久战的准备来打造的。而受创之后依然可以完美藏匿,只能证明其伤势并没有真正影响其实力。”

    高德表示赞同:“没错,克.隆炸弹、能力者刺客,才是这类家伙的本职。”

    猫眼摸起下巴:“毕竟不是真正的生命,真要不顾一切来个自爆式攻击,还不知道会是什么场面。唔,这样说的话,之前那家所做的事情,难不成是凭借替死鼠潮,大幅消耗你的体力,为最后一击做准备……你还行吗?”

    何阅音没有正面回应猫眼的问询,只补充道:“也是在测量我的极限,更利于最后做判断。同时,可能还在诱使我习惯先前的强度,导致事到临头判断失误。”

    “等着雷霆一击。”猫眼的视线在同伴和周围破败环境中掠了一圈儿,“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飞行器升空的刹那最完美了。以那家伙的能耐和破坏力,简直就是个无法破解的死结。”

    “为什么不等到那时候再暴露底牌?”司国胜沉声说话,这是他加入队伍之后,首度主动参与讨论,思路非常清晰,“目标明明拥有非常厉害的藏匿技巧,到现在为止,楼内监控、感应系统都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是因为鼠潮很难遮蔽吧,某人可是敏感得很。”猫眼视线转过,直指罗南。

    罗南毫无反应。

    猫眼早习惯了他魂游天外的德性,只是耸耸肩:“说到底,反杀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在里世界,到最后终究要凭实力说话……问题是,人呢?”

    “还没有发现踪迹,不过鼠潮马上,唔,已经杀尽了。”

    别看一行人在甬道尽头讨论交流,其实都分出大半心思,用于观测监控,试图将那个隐匿不出的危险目标搜检出来。但到目前为止,都一无所获。

    人们的视线难免又投向罗南那边。

    殊不知,此时的罗南心中好生烦躁。鼠潮规模迅速清零,代表着所谓的压力转移网络彻底崩溃,可对他而言,“画纸”性质也迅速改变,刚刚积聚起的一些感觉,也烟消云散。

    现在就算他有所头绪,想要做实验,也是休想。

    多亏这样,他总算注意到同伴们的视线,有些不甘心地收回心神,疑道:“你们说什么?”

    对这种反应,大伙儿都已经免疫了,当下何阅音便简单而明确的将有关问题复述了一遍,主要还是关注“暴走族”的行踪。

    罗南摇摇头:“那家伙一定有干扰精神感应的手段,之前我就中招了,再来一次的话,我也不敢说感应就一定正确。比如现在,那家伙总不可能直接就窜到一两公里开外,但事实就是,我完全找不到他的踪迹。”

    他认为,暴走族应该是有一种与周围环境部分同化的做法,包括光学上的和更深入的信息层面的。这样的话,除非他将方圆数公里范围内物质层面信息全面收拢并分析清楚,否则必然会被相应的“迷彩色”困扰。

    将自己的分析说完,罗南看何阅音,然而后者仍将金属面甲正对着他。事实上,不只是何阅音,高德和司国胜都是一样的姿势,视线穿透面甲,死着他看。

    罗南只觉得莫名其妙,便转向看上去还比较正常的猫眼:“呃,我又漏了什么?”

    猫眼眨眨眼,转瞬就做出,浮夸的惊讶表情:“一两公里,为什么是一两公里?何副会长,上次某人通报他的全域感应范围是多少来着?”

    我怎么知道上次说了多少?

    罗南见状,立刻就知道自己无意间说漏了嘴。这段时间内,他的精神感应范围扩张的速度和变化频率,已经淹过了他记忆储量。

    脑子懵了下,罗南只能含糊答道:“我现在对生命体的感应更敏感,相应的比正常全域感应范围要高一些。”

    猫眼发笑:“你家的一些是十倍二十倍啊?”

    罗南狠瞪了她一眼,不管十倍还是二十倍,找不到敌人顶个屁用,至于在这儿揪着不放吗?回头我把二十公里的数目讲出来你就高兴了对不对?

    哎?在这刹那,罗南脑海深处莫名有个灵感冒出头。

    要说目前表现的精神感应水准,还真不是罗南的最高水平。他的最高水准还是要到灵魂出窍,彻底脱开肉身束缚,才能体现出来。

    以前形神相合、形神分离之间,出现巨大差距,主要是因为精神与形骸的严重不平衡。

    现在罗南跟随修馆主锻炼肉身,又受到灵魂力量的反哺,强韧度大幅提升。再加上受齿轮望远镜格式的影响,精神感应形式大幅变革,效率日益增长,使二种状态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小。

    但就现实而言,他的灵魂力量与**极限的差距反而有拉大的趋势。之所以没有酿成更严重的后果,是因为罗南充分利用了外界神经元的神奇作用,也因为他在精神与物质交互干涉的造诣大幅提升。

    总之一句话,如果他现在灵魂出窍,确实有能力将精神感应水准,再提上一个层次。到那时、到那时……

    罗南垂下脸,脑子里闪烁的灵光越来越明亮:没错,到那时他就会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去实现精神与物质层面的交互干涉。

    灵魂披风!

    是的,是的,刚刚他想到“画笔”、“画布”,却又没能理清楚的那种干涉方式,就是灵魂披风!

    罗南还记得,那天他刚刚领悟了凝水环的奥妙,并以其为介质有力干涉物质世界,得以携带外接神经元前往齿轮,开启通向云端世界的神秘门户。就是在这一过程中,灵魂披风借助凝水环塑造成型,使他的灵魂力量真正跨越了精神与物质层面的界限,实现了从零到一的突破,达成了前所未有的干涉作用。

    他的熟悉感正是来自于此。

    披风……滴水剑的干涉效果难道就是那样?

    不,同样的一种手段,有无明确的指向性,差别还是非常大的,而且罗南习惯的是毫无杀伤力的凝水环,如果将其他几个辅助结构一一加持,又会是怎样的效果?

    真想马上去试验啊!

    罗南差点儿立刻就灵魂出窍,总算他还记得现在是什么时候:一旦灵魂出窍,他的肉身就等于是一个空壳,遇到突发事件未必能反应过来。

    这份轻重缓急,他还是分得清的。

    可如果是这样……不出窍又如何?

    反正是精神与物质互相干涉的手段,出不出窍,好像并无大碍。最多也就是让脑宫里的外接神经元变换一下形态,将现在皎然如龙的“流动型”变为凝水环那样的“固定型”。

    有什么危险吗?

    罗南没有多做考虑,事实上在他理念变化的那一刻,脑子里的外接神经元已经盘绕曲折,构成了一个完美的凝水环结构。

    随后,清凉舒适的感觉就从大脑中向外扩散。好像脑门附近被抹了一层薄荷,泠泠然、清清凉,十分地舒服,这是凝水环将水分往外渗透吗?

    呃!

    当此念头确定,罗南的身体猛然僵住,随后冷汗唰的就流了下来:他竟然在脑子里凝成了凝水环,还放任其吸收水分子……

    这是标准的脑子注水啊!

    要知道水占人体体重的70%,以凝水环的强大威能,分离提纯体液,聚起一颗水珠,也就是喘一口气的时间,而如果他刚刚将几个辅助结构也都放上去,现在他的脑子说不定就已经爆开了。

    这可是那些克.隆老鼠,都没有享受过的高端死法,想来一定会在夏城乃至于整个里世界流传下去,成为百年笑柄。

    一身冷汗发过,罗南想立刻将结构散开。可是,清凉舒适的感觉还在持续,外接神经元构成的凝水环周边,并没有形成让他脑子注水的实质性水珠,只有清凉的感觉还在扩散。从他的大脑渗透到脸面、脖颈,直至胸背、腰腹,再到腿脚乃至手指尖梢,甚至连头发丝都渗出凉气。

    这份清凉,就像一层不断扩张的薄膜,覆盖了他全身每一个角落,再持续向外扩张,轻若无物地拂过了周边虚空。

    此时此刻,集成了先进感应设备的三位深蓝行者,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只有猫眼有些迷惑地向他看过来,具体也并无所得。

    接下来的感觉,倒是越发地熟悉了,就像他灵魂出窍后,铺张开来的灵魂披风一模一样。这件介于有形无形之间的奇妙披风同时向精神与物质世界舒展开去。

    在精神层面,它飘荡于极域;在物质层面,它作用于微观。始终与正常人习惯的世界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又随时可以切入进来。

    罗南对精神层面的把握还好,毕竟这是一块神秘而未有定论的区域,所见便是所得,所知便是一切。可在微观层面,千年发展的物理学,已经基本描绘出微观世界的层次图景。在既有的知识体系下,罗南可以确定,以他现在亚微米级别的感应精度,还远远未能触及真正的微观世界。

    不过,凝水环的奇妙作用就在这里体现出来。他确实看不到,但又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精神感应覆盖区域内,大气、楼体、人体内部的奇妙扰动,如同披风的轻柔自摆。

    而当罗南的意念作用,来自精神侧的磅礴力量,便瞬间压制了相关扰动,使披风随他心意波荡扩张,仿佛主宰了整个微观层面。

    以罗南目前的知识结构,要想给该现象做一个精准而全面的解释,无异于痴人说梦。他也不指望这个,他只需要用自我的观照方式去解读:

    这是一次以凝水环为笔锋,以周边物质层面为画布的干涉作画,披风就是作画的结果。但这个结果是无意识作用下的产物,随着罗南意识进驻,随时都会改变,只看改变的方向是什么。

    如此一来,定要有一个明确的思路……

    可没等罗南理清楚,新的信息在披风的自然扰动中成型,并传输回来:高速移动的目标,使微观层面的自然扰动变形,进行大量巧妙的对冲操作,使相应痕迹传递到正常可感知的层面之前,大部分抵消掉,巧妙湮没在纷繁复杂的信息流中。

    手法绝妙,可如果以微观背景参照,这些操作就显得过于喧闹,也太过规律刻意。

    暴走族!

    具体的事实刚刚还原到脑海中,另一个刺激就随之而来。相较于前者精妙绝伦的隐匿控制,这一波简直就是爆炸式的冲击了。

    罗南不需要过多解码,就已经弄清楚方位和具体变化。那是一个细胞的爆发式成长史,在某种不可思议手段的作用下,单个细胞在亚微米尺度迅速吸收巨量的能源,并借此开展疯狂的裂变增殖。然后就完成了从单个细胞向完整的生命体转变,且再分裂再增殖的一整套过程。

    至于增殖产生的生命体的模样,他之前已经接触了无数遍。

    灰白鼠影如流淌的浊液,纷纷洒落,又汇集成河,潮涌而出。

    罗南正想发出警报,来自于能源中心的信息已经先一步打入任务频道。相关监控人员通过电力供给曲线的变化,几乎和罗南同时发现了这一情况。

    由超算控制的能源系统,比人类的反应更快出一线,几乎问题出现的第一时间就切断了能源供给。但是,敌人也只需要这刹那的时间而已。

    一个早已埋设进去的机关。

    而且,那恐怕也不是真正的老鼠。

    罗南注意到了,这一波灰白的鼠潮,并没有实现彻底的质能转换,那些从能源中心奔涌出来的东西,与其说是鼠潮,不如说是近似于鼠潮的幻影,介于虚实之间。

    也许这更接近于敌人设计的本质,老鼠并不只是老鼠,而是用来转移强大压力、提高运作空间的特殊网络。

    网络仅仅是网络,真正的杀招,还是在那个隐匿未出的家伙身上。

    无论如何也耽搁不起了,罗南顾不得再深入研究,紧跟着能源中心提报的警告信息,通过灵波网的功能,在任务频道集成的情报地图上直接作出修改。

    可问题是,他竟然没能改动!

    根据灵波网系统反馈,是有更高级的权限同步操作,而且重合率达到百分之百。

    什么啊这是!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