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二百五十四章 交汇点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2-05 16:0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如果真要在气氛上做文章,罗南貌似有白白牺牲的危险。就目前来看,其他三个人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进一步细分的话,汪陌和黄向东是心事重重,无心玩闹;而那位埋头喝酒吃菜的马楼“马叔”,唇边的讥嘲意味儿眼看就要满溢了。

    罗南根本就没有入座,向眼前一对狗男女摊开手,做无奈兼无辜状:两位的法子是不是太low了点儿?

    话没有直接说出口,但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心思被识破,莫雅还能若无其事,海京脸皮稍薄,轻咳了一声:“其实吧,以南子现在的年龄,认识几个女性朋友确实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就是罗阿姨应该也不会在意……”

    “是啊,像他这个年龄,某经纪人已经‘三粉’俱全了,经了这件事儿,罗阿姨确实不会太在意。”

    马楼冷不丁吐出来的这句话,瞬间让餐厅包间静寂下来。论刺激效果远比莫雅海京的努力强上十倍,连情绪一直游离在外的汪陌和黄向东都为之侧目。

    圈子里,三粉是有特定含义的,包括了搽粉、草粉和吸粉。搽粉是指整容,草粉是指和粉丝发生关系,吸粉则更不用说了。这种情况在地下圈子里不鲜见,也是罗淑晴一直极度厌恶的圈子风气。

    地下圈子里,任何一个人涉及到这三项都不是什么新闻。然而马楼的爆料属实的话,一直以来都以较正派形象示人的海京,当年“阅历”丰富到这种程度,多少还是让罗南有点儿惊讶。

    那么,后来海京和莫雅的关系没能更进一步,就是有这种过往影响?也许家里人也是阻力……当然了,站在自家立场上,如果海京真有那么浪荡的过往,罗南多半也是不会同意的。

    回到现实,马楼这种扒皮的言论,实在是太伤人颜面。海京脸上的笑容已经僵死,莫雅则面无表情,汪陌和黄向东左看看右看看,最后都垂下头,想继续装听不见。

    可这种自欺欺人的动作哪有意义?

    咣当一声响,海京一声不吭,起身离座,拉门出去。室外的凉风吹进来,多少让屋里的空气流动了一些。

    “马叔你疯了吧?”

    乐队里,黄向东年龄最小,也最沉不住气,见自家经纪人给气跑了,也忍不住双手拍桌,然后抱头做不可思议状:“再过五个小时就该上台了,什么事儿不能那之后说啊。”

    马楼呵呵一笑:“所以上台之前,某经纪人就是天王老子,说不得碰不得了?”

    “人家没惹你!”

    “他惹我的时候,你还拿衣角擤鼻涕呢。”

    “你特么这是私人恩怨……”

    “那你怎么就知道某经纪人签咱们就是一片公心呢?”

    黄向东被怼得脸皮涨红,几乎要起来摔桌揍人,旁边汪陌见势不妙,奋不顾身将他抱住:“都少说两句,少说两句。”

    然而人就是这样,越被人拉着,脾气越大。黄向东挣了两下没挣开,也开启了狂怼模式,指着马楼的鼻子咆哮:“就你他妈圣人是不是?从签约那天起,你就阴阳怪气的,不就是签商业公司损了你的逼格了?马叔、马爷,你要在圈子里当山大王,有种你早说啊,有种你扔笔呀,有种你单飞……”

    “砰!”莫雅拍了桌子。

    她这样发怒还是极少见的,屋里方一静,紧接着又是一声咣当,半掩的外门被推开,服务员推着送餐车进来,上面满满当当装的全是啤酒,起码十件往上。

    汪陌傻眼了:“谁要的,送错了吧?”

    “我要的。”

    冷着脸的海京又走回来:“下午四点开始彩排,轮到你们,大概要五六点钟。照时间安排,三点半前一定要回去做准备,这之前咱们可以好好论一论。”

    他往桌上扔了个小铁盒:“解酒药,给孬种预备的。”

    马楼“哧”地一声冷笑:“你当你演电影呢?”

    海京冷眼看去过:“马鹿。”

    “你马鹿!”

    “谁马鹿论论就知道了。我当年上三粉是哪个王八蛋带的,某人心里有数;现在又是谁心里发虚,顾惜名声,大家都有数!怎么着,有种说有种做,没种认了?”

    马楼“腾”地站起来,有打架的势头。

    海京眼皮都不撩一下,径直开了瓶子,砸在桌上:“我就这么说了,这屋里除了莫雅和罗南,有一个算一个,特么都是坏种!有彪的、有装的、有浪的……”

    他说一句就往桌上砸一瓶酒,泡沫裹着酒液往外溢出,房间里出奇地无人反驳。

    唯有莫雅,“呵”地笑起来,主动伸手,找海京要酒:“一块玩乐队,谁也好不过谁去,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海京深深看她一眼,真的递了瓶酒过去,至于罗南,他是完全忽略掉:“什么烂种坏种都没关系,讨厌别人之前先讨厌自己就可以了。如果忘了这一点,就用酒洗洗肠子……做不到的,还玩什么摇滚!”

    罗南到现在还没搞清楚他们彼此之间的恩怨,但也知道,拼一次酒不可能解开心结。还好,他们都是成年人,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该做什么便已足够……现实情况是,一帮人高呼酣战,然后有两个还真喝到天旋地转,烂醉如泥!

    黄向东、马楼就是烂醉的败者,他们被硬塞下解酒药,莫雅等三人搀着他们,一步步往前挪。

    一帮子醉鬼晚上还有演出,就算名声微小,可这种情况下,被媒体记者逮到,就要闹笑话了。为此,酒宴结束后,唯一没有沾酒精的罗南,当仁不让地接过侦察和引导任务,领着这帮子醉鬼走相对僻静的地下通道。

    这种任务罗南做来轻松愉快,他的感应区域内已经规划好了一条直达同辉大厦的最优路径,比什么电子地图都要给力。

    至此,他还有闲情关注畸变感染追踪情况,当然也没有忘记觉醒者以下的阶梯分布课题。

    牡丹再次与他通讯,讲解目前的进展:“四个疑似目标,都是过来参加游行的大学生,都是女性。她们的症候都比较类似,并没有明显的差别。我们姑且都将她们视为受感染者,从以往的资料看,这证明她们所处的感染阶段细分,也大致处于同一区间。那我们可以再做一个假设,她们的感染时间、接触的感染源,应该也具有一定的近似性。”

    “听起来有眉目了?”

    “她们所在的学校,分布没有任何规律。东西城区均有,还有家庭住址也是如此。两个夏城土生土长的,还有两个过来留学的。这和我们之前重点探查的西城区、河武区,林墙区一线并不相符。在地理方位,也就是我们前期重点工作领域上,并没有发现合理线索。”

    “这样啊。”听到这个消息,罗南也有些怀疑:是不是他的判断做错了?毕竟阶梯式分布是他刚刚才开始研究的课题。出点什么差错再正常不过。

    这时候,倒是牡丹很有信心的样子:“四个目标都在严密监控中,同时已经在深挖她们的社会关系。地理因素无意义,就再研究一下社会因素——从社会学意义上,她们同为女性,年龄相仿,容颜姣好,这种相似度,本身就是一条线索了。总体上,我们还是相信拍档先生您的专业能力的。”

    “谢谢信任。”罗南笑着回了一句,又记起某件事,“对了,除了这四个目标以外,还有一个疑似目标,一直在市政广场周边移动,既然你现在人手够了,就把那个人也监控起来吧。”

    那个“移动靶”目标一直没有脱离罗南的感应范围,罗南一边隔空观察,一边描述其形象:“这位也是女性,年龄大约十六七岁,应该不是大学生。此前一直在和朋友逛商场,哦,现在出来了,加入了一个什么队伍……”

    “游行?”

    “不是游行,我看到了应援牌,应该是哪个明星的粉丝,知道晚上的演出,到广场上应援来了,这些粉丝一直以来都超有组织性的。”和bhd团相处了一上午,罗南对这方面的事项,也变得比较内行了。

    牡丹的关注点和他不同:“还是女性?容貌如何?”

    “嗯,挺端正的吧,水准以上。”

    “啧啧,你还真是个跟踪狂,为什么对女性这么敏锐?话说我也是美女一枚,要不要见面啊?”

    “……我说过,只是眼睛比较多。”

    “好吧,拍档先生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不会拆穿你宅男的本质的。”

    “呵呵!”

    两人结束通话,罗南摇摇头,总觉得牡丹正在给他上“心理侧写”一类的手段。接触得越多,他的真实形象,恐怕也会越发地清晰。

    以牡丹的智慧,他真能守住身份秘密吗?

    也不知道武皇陛下为什么要多此一举,这样的局面真的挺让人尴尬的……

    吐出一口浊气,罗南的注意力转回到后方,莫雅那帮人还在踉踉跄跄地走着。照这个速度,三点半前能够回到同辉大厦,就要靠老天庇佑了。

    “唔?那人是谁?”

    罗南看到,有人正好从一侧下行通道走出来,时间节点卡得很好,正好是在莫雅一行人的正前方。

    那人的视线切过一帮醉鬼,最终停驻在莫雅脸上。虽然挡住了路,看起来并没有让开的意思,反倒主动开口:

    “莫雅?”

    此人应该与莫雅等人相熟。可以看到,莫雅一怔之后,就很高兴地回应,全无陌生感。

    中年人头发稀疏,但看上去很健康,身躯精干有力,脸上都没有什么脂肪,笑起来牵动筋肉,形成长长的沟壑,并不丑,却有一种冷峻的意味,虽然他笑容本身还算温和。

    “难道是军人吗?”

    罗南下意识地以精神感应扫描,对应其生命草图,然后他看到……

    一片空无。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