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二百二十五章 控缚派(中)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2-05 16:0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在罗南听来,这股咒音低弱压抑,有如耳语,偏又持续不断,仿佛一条山涧暗流,顺势而下,牵引心神,不知不觉渗透土层岩层,到它处所在。

    血焰涌涌,乱石崔嵬,罗南心神已到了一处颇为熟悉的所在:这是魔符内部,血魂寺的建构之上。

    此时咒音便围绕山岳似的血魂寺,缥缈来去,虽然低回,可所过之处,血魂寺已经相对稳固的结构之中,也可见得气机躁动,与平日大不相同。

    相应的,魔符也受到一些影响,鳌肢搓动,咝咝有声。罗南还是头回感觉到血魂寺对人面蛛的反作用:

    好嘛,血焰教团终于出手了!

    可念头再转,又觉得有些不对:方位虽是有些飘忽,往来反馈是不是太频繁了些?

    距离很近的样子。

    罗南心意一动,魔符便没入虚空,在云都水邑的高楼之间、各楼层之间跳跃切换;而在更本质的精神层面,千百幕布扭曲、星空耀眼,魔符的长爪在一组组星官星座之间往来拨动,逐一探查、筛选。

    莽莽人流,依旧按照各自的计划、心情,在大生活区往来游走,对理解、感知之外的情况,懵然不觉。

    此时,临时任务窗口再次跳动。

    看久了指挥中心的紧张气氛,剪纸必须重新修正自己的判断和看法:“这头人面蛛好像很棘手?

    何阅音表示肯定:“确实如此。根据情报,这头人面蛛可能是吞噬了大量的同类,大幅强化本能,对危机的感应、反应能力都有提升。也许它已经很接近完全体了。”

    “这样啊……”

    猫眼突然切入:“你的情报从哪里来?”

    何阅音回应:“据说,是血焰教团内部。”

    “内奸啊?”

    呵呵,内奸是必然的。

    此时罗南与魔符一起,已经拨去了大片迷雾,星空明透,只有魔符腐蚀性的烟气缭绕,慢慢渗透,锁定目标。

    八十公里外,罗南闭着眼睛,眉头也跳了跳:

    是这家伙!

    此时此刻,将罗南所在,与大生活区形成一条连线;并以后者为端点,向西北方向延伸出一条垂线,距离约三十公里,是一家位于河武区、专门服务高端人群的“运动减压馆”。

    血焰教团的核心成员,正齐聚于此。

    私密包厢里,可以见到五人身影,还有一人不可见。

    不可见的是摩伦,这位教团最资深的元老,心情不佳,压力如同无形的阴云,覆盖下来,周遍整个房间。

    殷乐垂首站立,心情极度压抑,不言不动。

    蒙冲和吴魁都与她差不多。蒙冲抱臂站痒痒,面无表情;吴魁在角落里,无声无息。

    比较活动的江元真,他正在房间来回踱步,焦躁不安。

    投影的光线洒落,正呈现出云都水邑的即时俯瞰图景,角度很好,以极光云都为中心,七栋摩天大楼都纳入其中,但也仅此而已。

    他们对敌人在这片区域的布置,几乎一无所知。

    哈尔德夫人身着一套黑色衣裙,端坐在投影区域前,光线从她身上漫过,又在端庄雪白的面孔上划动。她却始终面无表情,直到江元真忍不住要开口的时候,才卡在前面,沉声相询:

    “任鸿还没到?”

    江元真回应:“他离得比较远,刚刚还说很快就到。”

    “购买的情报呢?”

    稍迟,负责情报这块儿的吴魁答道:“可以了。”

    下一刻,投影之上,显示出一系列红、蓝色的光点,相对摄录画面而言,比较粗糙,可它的价值几近千万。

    哈尔德夫人没再说什么,微侧面颊,细看投影区域。千万级别的即时情报,仍不算太详实,但至少可以了解大概的局面。

    摩伦和她是一样的想法,首度开口,解读情报:“深蓝行者出动了,看分布的情况,疏而不密,移位频繁,这是搜索阵形,以最大限度扩张格式之火的覆盖范围……以模具的本能,绕过这个危险地带的可能性很小。”

    “那还不快去救!”江元真急得跳脚。

    “看上去还好。”哈尔德夫人勾起唇角,“这种场面,不可能对模具造成致命伤害。对方比较客气,至少和前几次围捕人面蛛的情况不太相同……是想抓活的?”

    摩伦的意念更沉:“可能性很大。”

    哈尔德夫人微幅摇头:“那么,任鸿就是叛徒了。”

    此言一出,整个房间骤沉入冰冷的寒窟。

    其他人心机相对深沉,表情变化总有克制,唯有江元真,当真是目瞪口呆。一秒种后,他整个人跳起来:

    “岂有此理!”江元真嘴皮子都在抖,“任鸿是祭司啊,离开了教团,他什么也不是。他又不是傻瓜……这种判断太草率了!”

    哈尔德夫人正过脸来,不再看投影,沉静而冰冷的眼神,直视江元真:“从目前的情报看,军方是针对人面蛛还是针对教团。”

    “……教团。”

    “那么,人面蛛只是一个借口,是捕是杀,都无所谓。可为什么他们到现在仍盘踞在云都水邑,花最多的力气,与人面蛛捉迷藏呢?”

    “因为,可能是因为他们要找到证据。”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教团也好,古堡财团也罢,都不是纯洁的小白羊,相关的档案在政府、军方那里,起码能堆满一个档案柜,何必舍近求远?”

    “那……”

    “站在我们的立场上,只能这么考虑:人面蛛对他们有用、模具对他们有用、血魂寺对他们有用。那么江老你告诉我,血魂寺的功效,对哪种人最有用?”

    江元真发呆,没有回应。

    倒是殷乐哑着嗓子,低声道:“血焰一脉。”

    “是啊,血焰一脉才需要血魂寺;而血焰一脉或多或少,都会联系军方……对不对?”

    江元真汗如雨下,其他人的表情也好不到哪儿去。

    血焰教团的特殊教义就注定了,他们兴起于战场之上,败落于和平之间。为此,教团在军队的潜势力一直比较强。

    夏城这支“正统”,能够以一个没落的教团身份,参与霜河实境项目,并派驻管理人员,就说明了一些问题。

    可是,分裂的教团,也分裂了相应的人脉,这一支能够在军队中有潜势力,其他分支也完全可以。

    毕竟对血焰一脉来说,这是最强大最直接的力量源头。

    “这很完美地解释了任鸿的叛逃——他离开了教团什么也不是。可现在的情况是,他并没有离开教团,他只是从一个分支,跳到了另一个分支。而且,有一点是我们无法给他,却又严重阻碍他的……”

    哈尔德夫人伸出手,指尖点向殷乐,又回向自己:“我们这里,有四个牧者;那边,只有他一个。”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