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二百一十六章 脑洞波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2-05 16:0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罗南表示日了狗!

    谢俊平这帮人,需要他们出现的时候,一个都不来,而在最尴尬之时,又一个比一个跳得欢。e小┡说ww┡w1

    他们来了也就罢了,莫鹏、莫菡实境战场、在恐怖谷玩得不好么,干嘛也要回来?

    其实莫鹏莫菡回来,是有一份担心。他们不明白,为什么罗南在英雄座打得好好的,又在大好形势下放弃?手环联系说是没事儿,可哪又做得了准?

    莫鹏莫菡要回来,其他人呼啦啦也都回来。只不见岳琴和特纳,那两位应该是尴尬于岳争的作为,刻意躲了。

    可现在比尴尬,谁能比得过罗南?

    他和猫眼的亲热动作,全被谢俊平那个王八蛋看在眼里,哦,还有薛雷,就算那个角度比较偏,可结合一下谢俊平的反应,也差不多了。

    对的,就是谢俊平的反应。

    那哥们儿的反应太夸张了,愣在门口不说,第一时间竟是想转身往外走。

    往外走你妹啊!

    就算罗南和猫眼确实有那么一点儿暧昧嗯嗯,就算真亲上了,你这老司机装什么纯情?这不是诱导其他人往歪处想?

    罗南深吸口气,口鼻间依然留存着猫眼的香酒香,包括丝对嘴唇的细腻触感。这让他猛然惊醒,然后突然对“老司机”产生了几分感激。

    由于事仓促,他这个初哥愣在当场,都不懂得做规避动作,仍然和猫眼保持着极其亲近暖昧——实际上就是嘴唇亲额头的状态。

    如果不是谢俊平反应过大,乱了队形,后面一窝蜂冲进来的莫鹏、莫菡等人,肯定要看个正着,那就真要炸了!

    还好,现在仍能挽回。

    罗南一下子绷直腰背,然后起身,由于太仓促,他的膝盖还撞到了矮几,咣当一声响,在包厢里还是很清晰的。

    门口,谢俊平很快就被推了进来,莫鹏、莫菡也一拥而入,原本空荡荡的豪华包厢,瞬间满满当当。谢俊平带来的果盘、饮料倒是不怕没人消化了。

    罗南趁着混乱,拖着僵痛的腿脚往外走两步,险些碰到端着酒盘回来的薛雷。这位死党错身保住酒盘平衡,敬业得像一位纯正的酒保,且一脸“我什么都不知道”的纯洁表情,可一直闪烁的眼神,早就把自个儿深深出卖了。

    相比之下,老司机谢俊平在最初的失态过后,和胡华英一起构成了狐朋狗友的典范担当,言笑自若,一句“南子是在和美女搞联谊吗”,再配合果盘、饮料,就迅扭转了包厢混乱而微妙的氛围,使这里变得热闹起来。

    期间,猫眼一直很稳,姿态都没什么变化,仿佛刚刚所有一切都是幻觉。她甚至向薛雷勾勾手指,从酒盘上拿了杯威士忌,就握在手中,微微晃动,让冰块、酒液出迂缓单调的碰撞声,一派从容自在。

    罗南还要给薛雷让路,感觉自己也沦为侍应等下,这不是更像特殊服务人员?他忍不住了咬了牙,尴尬之余,却也有股子气顶上来:

    猫眼都不怕,他怕个鸟!

    这时候,涌进来的大部分人,视线都优先落到沙角那里。他们已经看不出情况了,猫眼单独坐在沙主位上,罗南和薛雷站在一起,两边有一定的距离。若强说有,大概就是猫眼的妆扮举止,极其成熟妩媚,让几位少年男女都看呆了眼。

    然后,部分人的视线,就被薛雷端着的酒具吸引了。“灰灰组合”中的童晖一语道破:“阿徳贝格经典款!哇噢,你们竟然开原酒!”

    这款威士忌原酒的酒精度都在6o%以上,味道又很冲,肯定不适合青少年饮用。薛雷在开瓶的时候就现了,忙表示:“我不喝的,谁喝谁来。”

    罗南这时又觉得口干舌燥,而且或许是心虚的缘故,总觉得嘴唇上属于猫眼的气息缭绕不去。见琥珀色的酒水里浸着冰块,看着挺解渴,气味也重,就拿了一杯,顺口喝掉。

    “我靠!”童晖立马就惊了。

    罗南也惊觉问题,酒液入喉,就算经过了冰块的释放作用,那冲鼻烧喉的痛感,以及有如烟熏火燎的高压味觉,顶得他差点儿喷出来。

    还好,受到刺激之后,口舌之窍自然运化,灵池玉液无声滋润,在口鼻间微绕,化去那份让人理智爆炸的冲劲儿,只余下层次丰富的余味,纷纷而来。不知不觉间,他真把这杯酒咽了下去。

    罗南不懂得欣赏,没当场出丑他就很满足了。真正让他意外的是,口舌二窍还有这种功效?

    就算这样,他也绝不会再喝第二口。

    有生以来,十六年间除了酒精炉,罗南再没有与酒精生如此密切的接触。酒液入腹之后,全身上下,就像撩起了一把火,烧得全身烫,刚被打压下去的躁动,似乎又鼓胀起来。

    倒不是说他想做出什么事,只是觉得,有很多想法,都没什么意义,看人家猫眼扭头看沙上,显得从容自若的美人儿,他嘿了一声,越觉得没错。

    莫鹏大喝一声:“南子,你偷喝酒!”

    罗南白了他一眼:“光明正大喝的,我渴!”

    为了证明,他干脆把杯子里剩下的冰块一倒进嘴里,嚼了几下便都咽进去。这个法子当真豪迈,莫鹏等人,看得心窝都冒寒气。

    童晖很佩服:“一看就是老手了,当初我也是一口干,然后直接喷了我爸一脸。难道咽冰块可以压得住?”

    看上去,他大有回家试试的想法。

    罗南为他默哀,这哥们儿肯定没有口舌二窍、灵池玉液的运化能力,酒水和冰块的双重刺激,但愿不至于让他怀疑人生。

    经过这么一打岔,方向彻底歪掉,前面的尴尬氛围就给消解得差不多了。罗南的心态倒是越自然,重新接过“地主”之责,为各人介绍。

    谢俊平、胡华英这都是知行学院的学长,年龄比莫鹏等人大了五六岁,他们能放低姿态,就很好融入。

    带着的“拖油瓶”,也就是杜雍杜娘炮,罗南只有一面之缘,只能简单介绍。不过田启在这儿啊,一个月前,杜雍还是神秘学研究社的社长呢,如今虽是不怎么光荣地退位了,对于田启这个基层社员来说,也很值得向大家补充介绍一番。

    倒是猫眼的身份比较拿人,她本人也一直坐在沙上,似笑非笑,说亲不亲,说远不远,再加上名字的问题,介绍起来怪怪的。

    “舞蹈老师?”一帮少男少女确实比较茫然,这和罗南的圈子不搭界啊。

    这时候,剪纸带着田思刚回来不久,都没来得及和猫眼招呼,作为礼仪老师,便当仁不让出来挡枪,而且还拉着田思一起:“你不是说,最近也开始对神秘学感兴趣吗?除了你弟弟所在的学校社团,其实社会上也有一些兴趣社、爱好者协会之类,比如我们这些,都是志同道合的人聚在一起。猫眼就是协会的资深成员,你们以后可以多亲近亲近”

    田思回到包厢后一直没开口,不过大半眼神都落在沙角那边,半数给了罗南,半数给了猫眼。

    突然被剪纸点透,她心里一慌,可终究是心思玲珑,立刻就有了盾牌的觉悟,当下走上前去,隔着矮几,欠身探手:“猫眼姐你好,我是田思,以后请多指教。”

    沙上,猫眼仍未起身,只探手与田思轻轻一触,显得有些冷淡:“指教谈不上,但既然进了这个圈子,交流经验的机会是有的。”

    田思温和一笑:“我还没有正式加入呢。”

    “和某人牵扯上,日子还远吗?”

    田思微怔,下一刻便与猫眼的眼神碰触。只觉得丝掩映下,那里看似迷蒙,其实冷澈犀利,又有一份“我都了解”的微妙意蕴。

    她心头微揪,一时竟是怔了。

    两位颜值高的美丽女性,隔着矮几相望,画面分明极其华丽,可在相对昏暗的光线下,黑暗色调悄然唱了主角。

    有那么一瞬间,闹哄哄的包厢骤然静下,随即被剪纸故作海派的笑声遮掩过去。

    剪纸做得已经很不错了,但他还是低估了年轻人脑洞的力量。

    “有点怪哦。”莫鹏与莫菡窃窃私语,“你现没有?南子认识的,好像都是姐姐哎”

    “唔,也许是阿姨?”

    扎心了!

    罗南忍住笑,瞥向侧面一眼。如今猫眼确实是颓废派,烈焰红唇的唇妆,以及半遮侧颊的型也显妖艳,昏暗光线下,和罗南这个十五六的学生在一起,显得年龄大很多也许真有一倍左右,严格来说叫阿姨也没什么。

    可少年人的脑洞波放开,标准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根本无法控制,莫鹏就又道:“难道是不伦恋、修罗场?”

    “别瞎说,也许只是朋友呢,忘年交!”

    “可现在的问题是,南子交往的女生年龄都他大,这个趋势不太对嘛,为什么这样?”

    “听说小南子这种家庭状况”

    “我家怎么了?”

    “我是说亲生父母啊,父母不在身边,久思怀念什么的,也许恋母情结会比较重?”

    “搜得死内!”

    罗南差点儿把手里的空玻璃杯捏爆:特么你们两个能不能再大声些?知不知道包厢里一小半儿都是能力者,这是要毁我啊!

    一念未绝,屋里已经有两人喷了。

    剪纸刚从薛雷那里拿了杯酒,抿了一口。他回来的晚,没见最尴尬的时候,缺乏抵抗力,如今一逗就崩,顺理成章被泥煤味儿的威士忌呛到。

    另一个喷了的,则是谢俊平。只不过他喷的是矿泉水咦,有点儿古怪。

    罗南现,今天谢俊平竟然滴酒未沾,连饮料都不喝,只拿杯矿泉水充数。还有,莫鹏莫菡的私语有那么大声?离了快五米的谢俊平,竟也能听到?他的耳目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灵敏了?

    罗南认真打量谢俊平,这段时间,两人见面次数不多,感觉他瘦了一些,精神头还不错。比较搞笑的是穿了一身很有古风的对襟大褂,那是练晨功的老大爷标配,怎么看都与游乐中心格格不入。

    偏偏谢俊平还一副很板正的样子,也不像是搞cosp1ay之类。联想到之前所说的“魔法阵”等元素,事情真的挺古怪,偏偏一时也不好问出口。

    这时就看到剪纸事先的真知灼见,像莫鹏莫菡这些世俗社会的同龄人,就不该与猫眼他们摆在一起,很多话题根本没法开展。

    剪纸侥幸躲过鼻孔喷酒的厄运,觉得需要加大洗脑力度,便向莫鹏等少年男女狠命灌设定:“我们这些人,都喜欢那种玄玄乎乎的东西,经常聚会,交流一下心得哈,今天我和猫眼正好在附近,借着机会过来玩玩,要是有啥喧宾夺主的地方,你们别介意。”

    “哦,怪不得南子早前要考神秘学研究社呢。”莫鹏是知道这个情况的,一下子就脑补完备了,不过眼神依旧在沙角那边来回移动——修罗场什么的,和爱好无关对吧!

    莫菡对这种神神怪怪的东西,接受能力要差一些,扭头看自家几位闺蜜:“神秘学,就是塔罗牌那种?”

    “塔罗牌很灵很灵的!”一直寡言寡语的邱佩佩,竟然是相关领域的拥趸,有些小兴奋。这也引爆了女孩儿之间一波小话题。虽然与剪纸隐含的描述相去甚远,但这不正是最理想的状况吗?

    罗南在心中为剪纸点赞,记得他在海天云都就是这么说的,当时糊弄的是谢俊平、胡华英,现在轮到莫鹏莫菡了,可谓前后呼应,毫无破绽。

    “看嘛,神秘学协会,肯定能帮上忙的。”谢俊平扭头对杜雍低语,一脸“听我没错”的表情。

    杜雍则还是一副焦躁和将信将疑的杂交脸:“神秘学分支很多,魔法阵是很专业的领域”

    剪纸耳尖,偏头看他:“你刚刚说什么来着?魔法阵?”

    杜雍的耐性,早就在前面繁琐的互相介绍中消耗殆尽了,剩下的全是焦躁。剪纸的问话,等于是开口泄洪,也不管现在是什么场合,直接拔高嗓门道:

    “最近我和老谢在一个俱乐部,接触了某位实修的同道。人家表示可以接引我们入门,但有一个启灵的关口,需要用魔法阵辅助”

    他嗓子尖柔,说话又快,涉及的领域又玄乎,几句话的功夫,一帮少男少女已经懵圈儿了。

    大家真是生活在一个次元吗?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