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二百零四章 论天赋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2-05 16:0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请的人多,要同进同出,当然要有包厢啊!而且你要觉得两个圈子实在不适合在一块儿,也可以订两个包厢,在中间多跑跑就是了。 .”剪纸当真是手把手地教,在担任初级培训教员之前,他可从没想过,还要负责传授这种最起码的社交知识。

    罗南难免尴尬,说起来,对今晚上的霜河实境之行,他真没太上心,只觉得就是去游戏厅,带着人进场就好,哪知道招待起来,还有这些细节。

    想想也是,上次莫邱与田思“联谊”,就订了个专用包厢嘛!

    “我马上订。”罗南一时手忙脚乱,赶紧和霜河实境联系。也是他运气,本来以那边的生意火爆程度,他没有半点儿机会,可正好有人退订,他又是霜河实境事件的亲历者,竟然有那么一点儿补偿性权限,才让他抢下一个中型包厢。

    不过,订两个包厢的想法,无论如何不可能实现了。

    “不分就不分吧,胖人都不显老,我这模样,装装嫩应该也够。”剪纸自我安慰两句,再叹口气,“走吧,现在就去等着。再教你一招,既然你请客,比客人早到就是最起码的礼貌。”

    霜河实境的全新旗舰店,依旧保持了高端形象,场地设在了“极光云都”之上,这里是云都水邑六座环梯式副楼的第六阶,也是除主楼之外的第一高度。

    周一不算最热闹的时候,罗南一行来得也不算晚,至少是赶在了上班族制造的晚高峰之前。可刚开业不久的霜河实境,依然吸引了大批玩家,来自大生活区周边的学生潮,成为了这一时段的消费主力。

    本周霜河实境旗舰店的活动主题是“废土”,在几可乱真的实境技术支持下,滚滚人流从金碧辉煌的现代大都市,步入倾颓败落的小镇,竟然全无违和感。

    实境技术装饰的霜河实境,就像一头饥饿的巨兽,大口大口地吞吃人流,几乎从没有吐出来。

    “这生意真是爆了!”爆岩啧啧称奇。

    罗南等人还没进去,就坐在每个霜河实境标配的“冻星人”冰饮店,要了三杯饮料,等莫鹏、莫菡他们过来。

    “冻星人”也在配合霜河实境的“废土”主题,进行了实境全覆盖,所有的餐杯都换成了破旧的木铁制品,桌椅吧台也都相应变化。坐在这里,如果不计较衣着的话,真像是进入到荒野上某个游民酒馆……哦,点了过百元的冰饮之后,可以附赠游民斗篷周边。

    “就一个字儿,烧!烧钱的烧!”剪纸抿一口饮料,评价道,“活动策划应该去过荒野,背景还挺是那回事儿的,只限于这个冰饮店……那小镇是什么鬼,荒野上敢这么摆建筑的,都是被畸变种推平的命儿。”

    在聊天胡侃的时候,就是剪纸这样的厚道人,也免不了要显摆几句,但也仅此而已。他们很快又凑着热乎劲儿,聊起了飞轮臂。

    剪纸还在向罗南传授一些注意事项:“这玩意儿配件搭配精致复杂,决不是‘耐操’型的,想想那个应急弹片,从树干挖出来,不少费劲吧?一场中高烈度的战斗下来,零件回收比例真不大,作为常规武器,后勤压力不小。”

    罗南也没准备拿飞轮臂当常规武器,只用它来练习一下“三窍合一”后的干涉力控制,增加一种应变方式,还是比较合适的。

    不过就算这样,后勤也是比较现实的问题。对了,依稀记得剪纸说过有售后来着?

    他问起这事儿,剪纸哈哈大笑:“我就等你问这句话呢。当然有售后,你还认识的,老翟嘛!”

    罗南吃了一惊:“这是翟工的作品?”

    剪纸摇头:“他不是主创,却是辅助设计之一,开始的时候,也负责部分零件的代工。”

    他看了看四周,放低了声音:“其实飞轮臂这玩意儿,是协会与政府的一个合作项目,主要是为了研究‘易干涉物质’的配比和结构设计。可惜半途而废,大部分研究都没了下文。飞轮臂算是唯一一个具体成果,但也后劲乏力,不可能再进行后续研。”

    “你们知道的,老翟对这种东西一向很热衷,而且这也是他第一次深度参与协会的研究,割舍不下。就趁着项目下马的机会,花钱把这玩意儿的产权拿到手,并改成手工制作……可惜也没做起来,目前只是维持着售后,还要贴不少钱进去。”

    罗南摇头:“翟工一个人做的话,太难了。”

    剪纸耸耸肩:“所以我这也算是给他搞推销了啊。产品免费,售后可不行。”

    “这是肯定的。”罗南回答得干脆利落。

    剪纸又在感慨:“老翟在机械设计上,肯定是专家级水准,但他的能力天赋平平,没有硬实力支撑,想打造一件成功的能力者武器,实在没法让人看好。这两年他的心气儿也掉了,不过你上次过去,也不知怎么搞的,又把他给刺激了一下,这几天可是兴奋得紧。”

    兴奋才好啊,罗南可没有忘记,从修馆主那里拿来的机芯,可还在翟工手中,进行深度研究,要是能有进展,自然最好不过。

    薛雷对翟工也有了解,却不如罗南深刻,被勾起印象,便向罗南低声问一句:“翟工是不是灵魂力量不足……”

    罗南一听就笑,这是典型的外行话:“我评价你的力量,说你的拳力多少公斤,所以你有多少实力,你认吗?”

    薛雷当即恍然:“了解了。”

    衡量灵魂力量,必须综合考虑。协会就有“四围量度”一说,包括深度、强度、灵敏度、亲和度四个基本度量标准,但要说准确量化,还差得远呢。

    所以说,罗南也不好说,制约翟工实力增长的关键因素在哪儿,毕竟灵魂力量太微妙、太复杂。

    剪纸把杯中饮料连着冰块儿一起吞掉:“天赋、天赋、天赋!重要的话讲三百遍也不为过。特么在咱们这个领域,你开局要是个白板,够不到那个标准,就一辈子也够不到!老翟算是有本事的,可就差那么一点儿,便死活上不去。而只要上不去,很多锻炼增益的法子,就一点儿意义也没有。”

    罗南和薛雷对视一眼,其实都有些不以为然。

    薛雷觉得,自家的本事一方面是有名师指导,一方面也是自己扎扎实实练出来,天赋并不是决定性因素。

    罗南则是想到爷爷的“格式论”,若有他有天赋,也是根据爷爷的理论,用药物一步步堆起、塑形的。

    两个年轻人的想法,剪纸也能猜出个方向,对此他并不在意。全球六十万能力者,近9o%都缺乏相应的资质,无法真正“觉醒”,只能在在高不成低不就的状态中,折腾消磨。

    给了光芒,却抹杀希望,实是世上最痛苦的遭遇之一。没有长期、广泛的接触,两个小家伙是无法真正理解那个群体的。

    这都需要历练……

    两边视线一对,“积极青年”和“消极大叔”都是心领神会,磁场滋拉拉乱响。现在正好有闲功夫交流沟通,薛雷忍不住就问:“怎么可能没有锻炼增益的法子呢?馆主就讲过,精气神三宝,人所共有。精满则气旺,气旺则神足,这是一条线贯穿下来的,灵魂力量不足,强身健身也是办法嘛!”

    剪纸就笑:“肉身强化和精神强化哪是不一样。前者立足于物质世界,只要修行得法,一层层垒起,里外里淬炼,破土窑子也有变身皇宫的一天。

    “可精神层面虚无缥缈,能力开启往往凭空而来。它并没有肌肉,不是大运动量就能提升的。主要还在于性质与物质世界差太远,根本找不到联系的点。就是找到了,也是虚实有别,鸡同鸭讲。”

    罗南倒是若有所思:“这么说,干涉力很重要。”

    剪纸顿了下空杯子:“对,干涉力非常重要!欧阳会长曾讲过,在现阶段凡力量理论并不完整的情况下,只有实现干涉作用,才能将灵魂力量纳入人们可以理解的经验体系中,实现‘观察’和‘认知’两个最关键的任务。也才能借助物质世界的基础,实现有效增长。干涉力越强,增长越快……”

    看到罗南纯真的眼神,剪纸立马败退:“我知道,你是例外,前期干涉力那么垃圾,灵魂力量还能飙升的,只你一个。格式论确实不同凡响!”

    罗南最喜欢听这样的话,当下笑得眼睛眯起来。不过他并不认为,这一点能体现格式论的特殊性。

    “不,我的‘自我格式’,同样是建构在物质世界之上,建构在神经系统的特殊结构上。它并不是没有干涉力,只是很有可能形成了一条单向通道,只能以物质干涉精神,反过来就不行,以此推动灵魂力量高增长,但也造成形神严重失衡。”

    剪纸眨眨眼,奇怪地现他竟然听懂了:“这么说也挺有道理,如果能认真研究剖析……”

    罗南翻了个白眼:“别剖!我不做小白鼠。”

    说到这儿,他倒是想起章鱼那边,借助爷爷的记、公式,已经有了些进展,不知道能不能做出比较亮眼的成果。

    也许格式论确实有缺陷的,但罗南以自身的实践表明,这些缺陷能够克服。他已经借助修馆主的指导,以及耦合理论,把单向通道变成双行道,并行不悖。此类经验,完全可以融入到格式论里去,让它更具说服力,成为里世界、乃至整个世界的热点。

    现在,势头良好!

    罗南不自觉笑了起来。

    “喂,想什么呢?”薛雷见罗南一句“小白鼠”之后,莫名奇妙傻笑,有点儿担心他的精神回路再出问题。

    罗南这才现自己失态,忙摆摆手:“没什么,就是觉得欧阳会长的描述精到。上次在霜河实境……我是说城中心那个,柴尔德说过类似的话,就像‘观察即秩序’之类,但没有提及‘经验体系’。欧阳会长这个前提加得很好。”

    就罗南的理解,所谓“经验体系”,应该就是经过实践验证,可以推演生的一整套观察、认知结果。

    那些难以成为“觉醒者”的能力者们,一辈子生活在物质世界中,虽说略有一点儿凡力量的天赋,却不足以与日常生活经验参照对应,反而容易迷失在虚无缥缈的精神层面中,分不清何为凡,何为虚妄。

    唯有实现干涉,进入人们常态的经验领域,让灵魂力量成为真实不虚的存在,才能最大化地摒弃芜杂意识障碍,将本身具备的潜能,一点点转化到“凡力量”上去。

    所以有一个稳定、长效的干涉模式,是多么重要……咦?

    罗南脑子里灵光乍现,突然蹦出个想法。稍加推演,又觉得有点儿复杂,干脆直接做实。一念微动,自有精密结构刻印在精神与物质层面交界处。

    凝水环。

    冰饮店别的不说,水汽最是充沛,眨眨的眼功夫,便有水珠凭空凝就,悬浮在三人中间的桌子上空。

    薛雷也好,剪纸也罢,都是很敏锐的人物,当下就有感应,视线锁定。

    剪纸尤其吃惊:“滴水剑?好家伙,练得这么熟了?”

    罗南摆摆手:“咱们先不说滴水剑,单说凝水环。其实我觉得哈,这个也许比较适合翟工。做这玩意儿对干涉力的要求不算太高,而且翟工也有增幅装置,就算损失一些精度,但以翟工的水平,应该也可以弥补。一旦成功,就有一个支点,时时不断……”

    按照自己的思路,罗南一口气说下来,然后就看到剪纸一脸“你又来”的茫然模样。显然,前面那些话是白费了。

    罗南也觉得自个儿没说清楚,便准备补充:“我的意思是……”

    “南子,哪儿呢,我们到了。”

    莫鹏的通讯完美切入,话音未落,冰饮店门口,便见他一马当先,领着浩浩荡荡的队伍进来。

    罗南本能查数:一、二、三……七、八、九。

    九个人!

    在人流密集的冰饮店,又经过“实境化”,打造成阴暗酒馆模样,一口气进来这么多人,使空间一下子压抑起来。

    罗南的心境依稀如是——特么人怎么这么多?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