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二百零一章 超精度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2-05 16:0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血焰教团那边的事情告一段落,罗南却不免有些苦恼,现在他已经越来越骑虎难下了。

    可以看到,血焰教团核心层的决心超强,就是奔着立教大典上重塑祭器去的。然而阴差阳错,魔符替代了他们原有的模具,这是个不可逆的过程。

    如果现在把魔符收回,血焰教团立成大仇,不死不休可往下拖的话,也只是安稳一时,早晚也要收的,拖得越久,越是头痛。

    除非把魔符让出去,那又怎么可能?

    暂时把这个烦恼问题抛在脑后,罗南又想到,哈尔徳夫人要去现场再勘查他也要去!

    就算一百万已经爆掉了,只要能找到线索,对后面的侦察也有帮助。

    罗南努力回忆影像资料,查找相关区域。托信息时代强大网络搜索功能之福,还有六耳的意识搜索功能加成,就算只是一个印象,也很快就有了答案。

    他还嫌不够,又动用权限,使用灵波网上的即时街景模式,调动公共摄像头,再行确认。

    回收层的秩序糟糕,相关摄像头已被破坏大半,但花了点儿时间拼接图像,罗南还是找到了最有可能为事发地的区域,并在那里发现了一滩刺眼的血迹。

    此时正有人在周边拍照,都是小心翼翼。

    就是这里没错!按照摩伦的说法,他已经安排了现场处理人员所以说这种老头子最讨厌了,做事滴水不漏。

    罗南想吃头啖汤,怕是够戗。

    看了看表,第一节课马上结束,他下课就出去找个安静地方,出窍神游,到河武区也就是一两分钟的事儿

    罗南想的是很好,前期工作也很到位,可是当前真正的**ss不愿配合。讲台上,温文尔雅的写作课讲师发话:“咱们就不下课了,接下来的时间,来一场随堂练习,很基本的人物逻辑。”

    老师,我想出窍!

    面对写作课要上连堂,而且有测验的现实,罗南还是要跪。就算想趴在桌上“睡觉”,也不可得。

    怎么办?

    以哈尔德夫人的精明厉害,到现场一趟,连渣滓都不会剩下来。

    罗南脑子很乱,可老师才不会管他,径直将写作练习的要求丢出来。练习的目标是人物逻辑,有着一连串要求,学生必须让自己笔下的文字前后照应,最初的要求很简单:

    描述一位印象深刻的人,确定你对这个人足够了解。亲人、朋友、同学都可以,从外貌描写开始。

    当然,这涉及到脸型、口鼻、眼睛、眉毛胡子等一系列细节,对此练习均有要求。

    两个月前的罗南,选择面可能会比较窄,但现在就容易得很,他拿了最长时间相处,嗯,也比较贴近正常人理解范围的薛雷当目标。

    写作老师一定有窥私欲,接下来还有住址、健康状况、家庭、教育、恋爱婚姻史、宗教倾向、动作和思维定式等等一连串信息。

    到最后,与目标的互动关系也要列出,比如“帮助”或“破坏”彼此行事的具体事例等。

    教室里起了一阵骚动,特么这是友尽的节奏?

    罗南写来却很轻松,这就像是一幅文字拼接而成的素描,正是他的优势,最多只需要斟酌那些超出正常思维逻辑的内容就好。

    或许受这种轻松自如的状态影响,罗南脑子里的关窍突然就打开了。写着写着,他的思路就从薛雷身上飞走:

    就像老师一直试图表述的那样,人物是社会关系的集合,一个人的能力有限,朋友的帮助、社会协作是提高效率的不二法门。他干嘛非要想着“逃课”这种低效的方式呢?

    思路贯通,下笔未必有神,但他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了。

    一缕神思抛出,数十公里外,墨水如斯响应。

    这两天,罗南没空关心三闸安防的行动进度,只分出一点儿基本心念,确保墨水乖乖听话就好。

    其实,正式的搜索任务,星期天的时候已经开始了,目前是专业人士的自由活动时间。也就是牡丹和龙七分头带一拨人马,收集线索,再每日汇总、分析,但到目前为止,没什么进展。

    要么说,运气很重要。

    激活了留在墨水身上的心念,罗南意识降临。对此墨水已经习惯,它拍了两下翅膀,表示欢迎。

    罗南意识初至,还没做正事,先感觉到了一点儿异样。

    由于墨水相对正常较低的智能水准,罗南意念降临起来无压力,不用顾忌什么,联系也最多,相应的感觉也最熟悉。

    正因为如此,本次意念移转,他立刻就觉得不太一样。就像是听一首熟悉的歌,歌手都是一个人,可版本和录音室版本明显就有差别。

    看起来,周末两天闭关,造成的影响要比想象中更大说来也对,短短两天,罗南从根本的“格式塔”到观照的生命星空结构从五脏六腑、九窍六根到灵魂体状态,都发生了比较显著的改变。

    这种改变是全方位的,造成的影响涉及到罗南形神结构以及内外联系的方方面面。可正由于波及面太广,很多东西都要到切实接触以后,才有体会。

    就像墨水这里。格式塔“星图化”之后,与信众的联系没有了具现化的锁链,其实就本质层面而言,要更清晰了。

    此刻他就发现,由于前两天受到“天井回旋”的影响,他在精神层面的观察,已经自然呈现出“望远镜”的模式,也就是通过扭曲、编织近处的精神幕布,以特殊的格式获得远方的高清信息。这是他近期精神感应能力大幅提升的最关键原因。

    之前罗南只考虑“望远镜”模式给他自己带来的变化,现在他看到,墨水也成为了这个模式中的重要支点和参照:就像宇宙中的造父变星,天家们借用它的光变周期,修正参数,更精确地测量星际距离。

    不过就罗南言而言,各项细节经由墨水修正之后,貌似已经超出了他对精度的要求,以至于他只是隐约有份感觉,要他精确描述,仍做不到。

    这是什么道理?

    因为罗南意念的存在,墨水变得有些兴奋,可它的心情,别人并不理解。

    此时牡丹一行人正在林墙区的一处高楼平台,利用观景望远镜,扫视城区。墨水就站在望远镜上,爪子抠住外壳,不动还好,一动就让镜头大幅摇晃,很难再搞观察。

    牡丹头也不抬,仍利用望远镜瞭望,纤长手指却是准确找到目标,在墨水粗喙上轻拨了一记:“墨水先生,有什么看法吗?”

    带着点儿稚气,却又像调戏。

    课堂上的罗南不自觉摸了下嘴巴,也终于从超精度感知的变化中回神,就此接通墨水足腕上的“皮筋”,与牡丹联系。他不太懂怎么与这女人打交道,干脆直接说出坐标:

    “去这里。”

    “哦?”

    牡丹不再调整望远镜指向,她直起身子,目注墨水,微扬起眉毛,脸上很少见地出现了惊讶的表情,随即以灵魂力量沟通:“有发现?你确定?消息源是哪里?”

    罗南怎么可能告诉她?又找不到别的理由,干脆闭口不答,想说一句“你看着办”,却怕牡丹怼回来,干脆让墨水闭眼假寐装糊涂。

    做完一切,他才醒悟过来:牡丹知道墨水背后有人的,闭眼个头啊!

    罗南心里大窘,补救什么就不用提了。

    然而牡丹并没有生气,她打了个响指,对身边三闸安防的辅助人员讲:“我们要变一下地点。”

    哦哦哦,这样效果很好!大概这就是传说中“你看着办”的装逼版?

    墨水还是那副假寐模样,其实对外界变化,尽都收拢,然后传输回去。见牡丹这种难以拿捏的精英人物,也要按照他的想法行事,罗南心里爽爆!

    这时他猛地想到,还有血焰教团的人在那里,不久之后,哈尔徳夫与摩伦也会抵达。有心想提醒,可这样一来,前面的逼格立马就崩

    犹豫一下,罗南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正好让三闸安防和血焰教团接触一下,也许能怼出更多的信息?

    唔,这想法不错!

    三闸安防的工作效率还是很高的,听到牡丹说有线索,直接调拨低空飞行器,只用了十二分钟,就完成了转场。

    当牡丹和一众辅助人员,抵达罗南提及的目标地点时,比距离较远的哈尔徳夫人他们还要快上一线。

    哈尔德夫人在看到牡丹等人抵达之后,没有再上前,只由教团的现场处理人员与三闸安防交涉。

    至于罗南为什么知道里面没有魔符的因素,那家伙已经换了“饲养员”,正在血焰教团总部调养呢。

    罗南依靠的是墨水。

    墨水振翅飞起,在高楼阴影中盘旋。周围遮挡严实的门窗后面,一对对眼睛对准这巨硕的大鸟,或兴奋、或惊恐。

    罗南本人也不知道,这只乌鸦在河武区的回收层,也算一个明星了。

    月前与杰克的那场大战,通过此间无处不在的黑帮渠道,传播开来。生活在此处的居民,或多或少都知道,某个强大的神秘势力,碾碎了原来盘踞在此的杰克黑帮。

    “神秘势力”的主力战将,是一个彪形大汉这个太缺特色,所以人们主动选择了更具传奇性的标志:

    一只大乌鸦。

    “神秘势力”有驱役乌鸦的特殊能力,每听闻一声鸦鸣,便有灾殃降下,使人精神错乱昏迷。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击溃了杰克黑帮装备精良的狙击小队。

    虽然最终“神秘势力”并未入主,杰克黑帮的地盘,最终是由其他大小势力瓜分,可也是由于“未入主”的洒脱行为,让周围受黑帮折腾已久的居民,对那个“神秘势力”,不自觉就抱有一些虚无的寄托感。

    也许,“神秘势力”入主回收层,会带来截然不同的新生活?

    正是在此类心绪的驱使下,巨硕乌鸦的再次出现,使得回收层相当一部分居民心潮起伏,也让大批因“事发现场”的未知价值聚拢过来的黑帮成员们,为之胆战心惊。

    罗南不明白里面的前因后果,但他感受到了墨水出现后,给周围人们心理上带来的实际影响。

    如果说之前,周围人们的群体心理状态是一把随手洒落的磁沙,那么在高楼阴影间穿梭的墨水,就化身为一块强力磁石,不论磁沙散落在何处,都竖立起来,将异性磁极,对准墨水的方位。

    从“生命星空”的视角来看,成百上千的星辰,受摄于墨水的星座引力,齐齐位移,无比地整齐划一。

    与之同时,那些未受到“磁力”影响的星辰,就特别地扎眼。

    它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也有对应的“整齐位移”模式,只不过与罗南架设的体系格格不入。

    有的模式,源头能够一眼看到,比如三闸安防这些人,既听从牡丹的吩咐,又服从上级的安排,就像围绕双星系统旋转的星系。

    还有的不可见,比如血焰教团的现场处理人员,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教团大佬在何方。可他们终究是血焰教团的成员,长年的教团活动,使他们的气机与血焰意志、与主祭存在着极其微妙的联系。

    在以罗南的自我格式为主,秩序分明的“生命星空”中,这些联系就像是一个个违背交通规则,乱入车流的行人,带起或大或小的混乱,清晰可辨。

    即使联系跨越的间距,已经超出墨水的感知极限,越出了生命星空的覆盖范围。可当所有的“乱入者”都走向同一方向,所有的联系都向一个相对固定的区间汇集,罗南自然可以猜到:

    那里有一颗肉眼难见的“暗星”,释放它无形而又强大的引力。

    墨水绕了两圈之后,不动声色地外扩飞行轨迹,逐步将“暗星”可能存在的位置,纳入感应范围。

    十几秒后,难以窥探的暗沉星云,显现在生命星空中。

    借着乌鸦的身份便利,罗南甚至通过共享视角,投放视线。他看到,在西北侧某个观测角度极佳的摩天大厦中段,哈尔徳夫人的冷澈眼神,正刺透玻璃,切入现场。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