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一百九十九章 血焰教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2-05 16:0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哈尔德夫人是位让人印象深刻的女性。罗南这种宅男性子,其实不太认人的,可从见她的第一面起,就再没有遗忘过。

    嗯,要承认,哈尔德夫人的形象很好,她大约四十岁出头的年纪,此时在健身房套间里,穿一身深紫色的羊毛编织连身裙,同色丝袜,搭配黑色的翻绒高跟女鞋。头上挽了个看似随意的发髻,还有几绺垂在额侧,优雅而简洁,像一位久居高位的贵妇人。

    然而有些西化的立体轮廓,以及深邃眼窝里,沉寂幽静的眼神,以及右侧面颊诡异的细长血痕,又赋予她强硬冷酷的意味。深究起来,更像一位久经历练的女强人。

    在世俗世界中,她确实是一位商界女王,目前一行人所在的高级健身中心,就是她的产业之一,她继承自丈夫的“古堡财团”,在这十年间快速扩张,控股多个知名时尚、运动品牌,在文娱体育领域展现出越来越惊人的影响力。

    罗南曾经查过资料,这位哈尔德夫人,是夏城的一位传奇人物。血焰教团内部分裂的黑暗年代,当权的教团首席主祭大人,在混乱的教义冲突前退缩,使教团祭器毁灭,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

    生死存亡之际,就是这位夫人,砍下了前任主祭,也就是她丈夫的头颅。并以强绝的信念,抗住了血焰意志的猛烈反噬,在熊熊血焰中,继承主祭之位,并凭借着世俗世界的迅速膨胀的财力,在教团相对弱小的阶段,稳住局面,将这一枝血焰教团,保留下来。

    她右颊上的诡异血痕,就是血焰意志终极考验的印记,是当年惊心动魄事迹的见证。

    由于她断头杀夫的行为,是里世界有名的“黑寡妇”,名声糟糕,可在这支血焰教团内部,其威望无人可及,几乎所有人都慑服于她的强硬和铁血。就是摩伦这样的元老,对她也非常尊敬。

    此时,房间里除了哈尔德夫人端坐椅上,其他人都是站着。邻着外间木制走廊的落地玻璃窗下,曾与罗南正面打过交道的副主祭殷乐,轻靠着跑步机,大概算是肢体语言最从容的一位。

    她以哈尔德夫人的机要秘书起家,如今虽已不在财团内部企业任职,却是财团派驻在霜河实境项目上的话事人,在世俗世界,位卑而权重。而在血焰教团内部,则是哈尔德夫人重点关注的继承人之一。

    除了殷乐以外,恭敬站在哈尔德夫人右手边的强壮男性,也是教团内部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叫蒙冲,也是跟随哈尔德夫人起家的心腹,曾任保安队长一职。

    有不靠谱的情报讲,他是哈尔德夫人的情夫,但在实际层面,蒙冲是目前这支血焰教团,除了哈尔德夫人和元老摩伦以外,唯一一个熬过血焰意志终极考验的强者。照理说体魄应该是怪物级别的,但他非常低调,从来不参与各种排名,很难做出准确判断。

    至于另外三位中,一位颇有学究气的老头,便是教团另一位元老江元真,标准的原始教义派,年龄比摩伦还要大十多岁,只是更擅长理论工作,在教团的资历也比摩伦稍差一些。

    江元真以前是个“师爷型”的人物,后来哈尔德夫人提高了他在教团的地位,虽然在战力上没什么用,可正是由于他和摩伦的存在,使这一支教团派别,在祭器崩灭、法理冲突的当代,更多一些“正统”气象。

    眼下,也正是这位老先生最着急,他着急的不是受伤的摩伦,而是作为祭器候补的魔符。当然,在血焰教团,他们称其为“模具”。

    “模具怎么样,摩伦你有没有个准信儿?你是怎么搞的?”

    江元真表现得很焦躁也很茫然,他是标准的理论家,本身的超凡力量水准,也就是-水平。

    根据教团的观测实验,正常情况下,人面蛛分身会存在于精神层面的渊区、极域交界地带,那是超凡种或者专精于精神感应的b级强者的特权领域,一般二般的能力者根本无法感知。也只有捕食的时候,人面蛛才会靠近物质世界。

    其实,严格意义上讲,血焰教团目前没有一位,符合那两个硬指标。能够捕捉到人面蛛分身,并且打造成祭器模具,是哈尔德夫人通过特殊渠道,换回来的“放牧”法。

    目前能够使用这一法门的,教团核心人物里,只有哈尔德夫人、元老摩伦,以及副主祭殷乐、任鸿这四位,也就只有这四人,才能在正常状态下看到。

    摩伦受不了这个老伙计,懒得搭理;哈尔德夫人正沉吟思索,也没有义务回答。殷乐正要回应,紧挨着江元真的任鸿先一步开口:

    “江老,现在模具很正常。正在消化食物,血魂寺的建构也更完备了,血火之音非常清晰。”

    任鸿的年龄与哈尔德夫人接近。四十来岁年纪,面目普通,不过言行成熟妥帖,平常不显山不露水,但在宣教布道之时,极具煽动力,是纯凭教团业务升上来的骨干。平时与江元真讨论教团理论和布道方式,关系是比较亲近的。

    江元真对任鸿更没有什么顾忌,到他这把年纪,真和小孩儿似的,揪着任鸿,就像抢夺玩具,恨不能跳脚:“让我听听,让我听听!”

    任鸿无奈地看了哈尔德夫人一眼,后者眼帘微垂,算是允可。

    “别太长时间啊!”

    任鸿先提前告知一声,这才抓起江元真的手腕,调整灵魂力量波动的频率,把江元真的灵魂力量带进去,就像是一个放大器,让江元真倾听来自精神层面深处的“声音”。

    “血,血,血!”

    “火,火,火!”

    单调狂躁,又持续不断的声音,就像是逐步垒起的高台,从精神层面施压,层层叠叠,无有止歇,又因其虚无,随时都有倾覆之厄。听得久了,五脏六腑恨不得都要抽搐收缩。

    然而在江元真听来,这声息几如天籁,笑得他眉眼不见:“哎呦嗬,这和吃了个大补丸似的,血魂寺两千一百二十阶血火道,现在有……”

    “一千七百五十五阶。”任鸿确认了一下数目,然后就提醒,“时间到了。”

    “哪有这么快?”江元真想耍赖,可任鸿温和却又坚定地拒绝了江元真的要求,还拉开距离。江元真还要再折腾一回,任鸿则使个眼色,点醒他主祭大人就在眼前。

    江元真是哈尔德夫人一手提起来的,心里也怕,脸皮一抽,终于不再拉扯,回头向主位陪了个笑脸,随即扳起指头,一本正经地计算:“上次摩伦通报的阶数是1569,好家伙,这一下子就是186阶?”

    殷乐在旁提醒了一句:“江老,上周还有一次成功捕猎没有进入通报,当时已经是1605阶了。”

    “整整150阶也太多了。尤其是血火道自一千六百阶后,算后段。即便比不过最后一百二十阶血祭台,搭建起来也不容易……究竟是什么东西,劲儿这么大?”

    如果不是罗南近段时间,断断续续通过魔符窥看血焰教团的高层交流,眼下必定是一头雾水。

    其实所谓“血火道”,就是血焰教团植入人面蛛分身体内“血魂寺”结构的量化标准。共分为六个层次,前面每四百阶为一段,后面一百二十阶为最后升华阶段。

    不但有数字量化,也有形象具现。

    此时在魔符体内,原本内化进去的熔岩地狱似的结构,已由中央层层垒起,像一座熔岩冷却后堆起的山峰。峰上山道曲折盘转,山石拼接多有孔隙,内里熔岩流淌吞吐,可谓熔川火溪,随时改易山势峰形。

    但不管如何变化,山上每隔一段高度,都有一处雄奇森然的建筑,或殿堂、或洞窟,傍山而建,俨然一体。

    这就是“血魂寺”的雏形,目前已经形成了四处建筑,代表已经完成了四个阶段。接下来的第五阶段,将形成峰顶的祭坛。

    最终的第六阶段,也就是一百二十阶的血祭台,是通过血祭,将血焰意志内化到整座山峰之中,由此形成“血魂寺”的完全面目。

    罗南对秘密教团缺乏深层了解,但只从感观上看,这一整套过程,层层递进,也颇有规范,除了“放牧”以外,每日不断的祭祀、炼制,既神秘又内蕴神通,体现出血焰教团的法理积累。

    作为血焰教团内部人士,看待问题自然不会像罗南这样简单,江元真就一直在为此后的血魂寺建构操心:“二千阶之前还好,一百二十层血祭最难,单凭教团现在的规模,日夜祭礼,也还是有些吃力,要是能有这种祭品……”

    任鸿也是赞同:“正是如此。公正教团下手比我们更早,据说安翁出事之前,已经将人面蛛分身送去总部。也就是说,在夏城无论怎样放牧,都难以聚起完整的人面蛛,要想让模具成效彰显,难免求诸其它。现在看来,模具的吞噬能力还有相当的扩展余地,这是好事。”

    殷乐相对悲观一些:“单凭个例,还是不好下判断。”

    江元真拍了拍巴掌:“这就要问摩伦了,这次凶险是凶险,可要真能找到一条辅助血祭的路子,真是功德无量。”

    话音方落,在房间中央,一团光影铺展开来。摩伦从头到尾都没有加入交流,就是将相关记忆转化为专用设备可以识别的能量信息,再转化为图像,让教团核心层了解当时的情形。

    这种记忆复现的本事,看着简单,其实非对精神、灵魂深刻研究者莫办。摩伦这种深厚老辣的本事,罗南是自愧不如的。

    光影变化间,等于是将摩伦当时的经历复现一遍。由于人类的思维特性,这里难免会有下意识加工失真之处,可作为参考还是足够。

    事发现场,罗南看着眼熟,仔细回想一番,便认出这是双河区的回收层。这里黑帮遍布,负面情绪充斥,确实是人面蛛栖身的最佳场所之一。

    摩伦也简要地介绍背景。他是通过精神层面,直接以意念传输的,可由于他和魔符之间的精神联系,罗南也能听个真切:

    “当时我只是例行巡狩,模具突然变得很激动,我以为是发现了猎物,立刻靠上去,却看到了一只鸟儿……”

    “这不是鸟儿吧?”江元真仗着年纪,和摩伦说话也比较随意。

    摩伦不与他计较,平淡回应:“确实,我离得近了,才发现不是鸟儿,而是一只翼手血&bsp;蝠。”

    翼手血蝠!

    罗南其实在看到影像的时候,已经呆了,摩伦的解说,只是给了他一个确认。

    真是翼手血蝠哎,上周参加三闸安防会议,对方第一个介绍的就是此物,罗南的印象也最是深刻。他知道这玩意儿身具高传染性的病毒,某些突变类型,甚至可以控制生物畸变,具有极高的威胁性。在三闸安防提供的报酬中,这玩意儿对应的奖金,名列前茅。

    不会这么巧吧?

    面对惊人的巧合,罗南一时有些难以接受,不过他更难想象,此类危险的畸变种,还有其他的渠道随时进出夏城。若真如此,世界线就要变动成“生化危机”了……

    如果真是三闸安防提及的目标,魔符动手之后,还剩没剩点儿渣滓?三闸安防可是说,生要擒,死见尸,里里外外就是上百万呢!

    唔,要说魔符也好、灵魂出窍的摩伦也罢,都只是在精神层面晃悠,就算灭杀了翼手血蝠,也不该把尸体带走……

    罗南立刻激动了,死盯光影画面,要找出周边标志性的建筑,确认坐标。

    不过随着他仔细观察,以及光影连续呈现的形象,罗南总觉得有点儿怪,一时又不知怪在哪里。

    那边江元真也很吃惊:“真是翼手血蝠?这东西怎么进城的?城卫军都眼瞎了……唔,好像有点儿不一样?”

    摩伦答道:“确实和荒野上的品种有差异,其实我一直怀疑,这玩意儿还算不算翼手血蝠。”

    光影图像正好给了个近景,这下子,不管近距离的这帮血焰教团核心人物,还是隔了两三个城区的罗南,都看出问题。

    劳苦功高的圈主蜗遐(古瑕)作品:《功高不盖主》,讲述的是一路开外挂的萧铭瑄,从住在府外的嫡长子,到成为世子,成为骑都尉,成为忠国公,迎娶了皇帝最爱的小女儿,成为人生赢家的故事。bkzghg/bk/646235htl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