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一百九十章 凝水环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2-05 16:0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我们的靶子到了。”

    给出侧面的武皇陛下,偏分的刘海,配合蓬松的低马尾造型,修饰出了满满的优雅滋味,冲击力倒是略减。

    而相对于惊艳的容貌,武皇陛下的嗓音略平了一些,较为低沉,语速略慢,咬字特别清晰,语气则起伏生动,结合她的笑容,让人总忍不住去考虑,是不是什么“言外之意”。

    罗南更觉得自己神经衰弱!

    他吁出口气,扭头看向丘陵之下,那里刚拐出一头丑陋的无毛怪兽,肩高肯定超过两米,身躯胖大,长嘴獠牙,正抖动着一层层肥厚皮肉,闷不坑声地冲上来,距离他们只有五十米不到。

    画面感骤然紧张,武皇陛下则不紧不慢地解说:“这是一只‘褶皮野猪’,荒野上常见的低级畸变种,几乎没有研究价值,但皮厚血长,冲击力也不俗,成群结队的时候,总是很让人恼火。”

    说话间,武皇陛下摘下肩后的轻携型电磁步枪,也不瞄准,单手开火,潇洒自若。

    金属弹丸准确命确褶皮野猪皮肉最薄的头部,深嵌进去,但很快在皮肉蠕动中,掉落下来,血流如注,糊了满脸。

    褶皮野猪有些发昏,但摇摇脑袋,还是一往无前地冲上去,充分验证了“皮厚血长”的评价。

    武皇陛下身形不动,微笑继续:“单纯的物理冲击收效不大,军方枪械需要一定程度的集火,才能见效。不过作为能力者,我们可以这样……”

    话音方落,褶皮野猪怒睁的眼眶,就有一边迸出血花。这头巨硕的畸变种,喉间发出极不相称的尖锐嘶叫,身躯迾趄,险些滑掉。

    再看左边眼眶,那里炸开血洞,血肉模糊,一只眼睛已经瞎掉。

    罗南莫名其妙,刚刚发生什么了吗?他没看到武皇陛下有任何多余动作。

    瞎了一只眼的野猪,变得分外狂躁。即使位置判断出了些问题,奔腾的速度却更快。

    偏在这时,精良的视频剪辑,以ar形式,在罗南身侧另开了一处虚拟屏幕,慢镜重放刚才的瞬间,帮助罗南这样的菜鸟,还原当时的过程,武皇陛下同步解说。

    虚拟屏幕上清晰显示,褶皮野猪发力冲击之时,半透明的水滴凭空凝聚,直接穿透瞳孔,使脆弱的眼球爆裂……但也仅此而已。

    武皇陛下也说:“我刚刚发出了一记滴水剑,效果不算太好。之所以这样,是希望向大家表明一件事:在实际应用中,不应该高估它的杀伤力,毕竟这只是觉醒者层面的技巧,使用不当,会让局面变得更糟。”

    听起来很有道理,可真的不是为失手缓颊?

    罗南尚未走出丢脸的阴影,不由怀着一点微妙心思,恶意猜测。

    可下一秒钟,距离还有二十米的褶皮野猪,另一只完好的眼球也炸开了。

    情形看起来和上次差不多,褶皮野猪再次咆哮,可叫声才发出一半就断掉。粗壮的身体也失去平衡,直接扑倒,向前滑行,在距离武皇陛下五米左右,失去了所有动能,只剩下本能的肢体抽搐。

    罗南张开嘴巴,这回他真的不理解,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这时候,武皇陛下上前两步,就像一位野外研究人员,在褶皮野猪旁边,单膝半跪半蹲,任由干燥的红土沾上猎装膝头。

    紧接着,她纤长手指虚划,褶皮野猪坚硬如铁的头颅,就切分开来。

    直到这个非人的动作,才让人记起她超凡种的身份,哦,三年前她还不是……罗南昌不知是第几次被这个思维定式绊住了。

    解剖场面很血腥,却更有助于还原事实真相。罗南如临现场,也往前两步,便见到褶皮野猪的大脑组织彻底成了一团浆糊。

    这杀伤,别说一头野猪,就是巨象也要死个干净。不过前后两回,效果怎么差了这么多?难不成是作弊?

    罗南陷在恶意猜测中,难以自拔,另一边的武皇陛下则已经说出了答案:“就破坏力而言,这是锐化、爆裂双重加持的水滴冲击效果,而为了控制它穿透眼底,进入大脑,还有导引的加持。”

    武皇陛下微笑解释这门攻击技的要点,如前所说,“滴水剑”名为“剑”,其实是一种精神干涉物质层面的攻击技。

    原理是以灵魂力量形成特殊回路,充分做功,摄取大气中的水分子,实现锐化、爆裂、增远、加速、导引等一系列加持,以瞬间毙杀敌人的技巧。

    “滴水剑”技法,最核心的回路结构,称为“凝水环”。只有通过这一结构,才能迅速聚集水分子,并在此基础上,实现锐化、增远、爆裂等种种效果。

    为此,灵魂力量需要在贴近物质层面的位置,雕琢塑形,粗糙点没关系,维持不久也没关系,重点是瞬间成形的突然性和爆发力。

    “凭空摄取水分,并不容易,更会贻误战机。所以,最理想的使用方式,就是通过敌方眼睛、嘴巴等较为潮湿之处,尽可压缩集聚的时间,因粮于敌,达到瞬发的效果。”

    武皇陛下的态度是坦承的,她对该门技法在实战应用的短处,并不讳言:“再重复一遍,单纯的水珠是没有杀伤的。必须具备锐化、增远、加速、爆裂、导引等五种加持效果,才有意义。而这六种结构各自独立,除了凝水环是核心步骤以外,其他效果要根据具体情况加以增减。为此,使用这门技法,实战中必须保持高度的冷静和清醒,但很可惜,相当一部分人做不到这点。无关天赋,只是性格问题。”

    性格不也是天赋之一吗?罗南很想用刚学来的根器、根性、根机的分判之术,和武皇陛下打个擂台,可惜这没意义。

    此后武皇陛下逐一讲解包括凝水环在内的六种结构回路,配合虚拟屏幕的放大模型,还有现场演示,深入浅出,很是清晰明白。

    实境级的清晰度,配合六耳的强大播放功能,效果是惊人的。除了理论,武皇陛下信手凝就的结构回路,就算是为了演示,刻意使之显化,但那份灵魂力量波动变化,也能为人所感知,这就非常不容易了。

    怪不得视频文件体积巨大,要复现这种细节,究竟要消耗多少资源啊!而且肯定有里世界的专门技术在里面。

    实境中的武皇陛下,还趁机贩卖私货:“现阶段的精神侧应用技法,就是结构的艺术。能力者充分利用灵魂力量的可塑性,以干涉力形成功能结构,再去影响、控制更多的有效物质成分,实现精神扭曲现实的超凡效果……”

    罗南听得连连点头,他联想到了“魔符”,人面蛛的攻伐手段,往往也是通过复杂而特殊的结构来实现。只不过那家伙完全没有物质根基,只能在精神层面弄影。

    还有杰克所说的“构形”,亦即能量信息运转结构,在燃烧者身上体现得非常明显。

    此后,武皇陛下还就“结构艺术”这个话题,提及了“滴水剑”的高端应用标准。以她的说法,水珠爆裂并不困难,难的是凝如弹丸,锐如利刃,击人要害而不自伤,不过要实现这一点,凝水环的雕琢塑形就需要非常精密,结构稳固,为此消耗的心神太大,不够经济,不需要求全责备。

    消耗太大,不够经济?

    罗南现在就对消耗敏感,耳朵一下子竖起来,难道这颗乍现即破的小水珠,也能消耗大量灵魂力量?

    他的兴趣一下子拔高了好几层。

    可惜的是,武皇陛下并没演示这种所谓的“高端技巧”,这让罗南的恶意猜测再度爆发:是不是你当时也做不到啊?

    视频结束了,罗南意犹未尽。此时剪纸发过来的讲义笔记,他都还没看,仅从武皇陛下的解说入手,已经有一份自己的理解。

    控制精度和临阵机变,是“滴水剑”技法的核心,但最基础的还是精度。其基本要求,就是要在毫米尺度上雕琢有关结构,粗放的模子是没有效果的。

    要精度才好!罗南是精密向的精神强化者,精神感应又是第一等的敏锐,本身又有构形的基础认知,在这上面优势极大。

    剪纸说得不错,这门技法,简直是专门为他准备的一般。

    哦对了,他还算一个画师。结构艺术,某种意义上也算造型艺术嘛!

    对“焚心刀”的渴望,暂时被罗南丢到了九霄云外,他忍不住想要践行一下这门c级技法,而且他心气高,就要从高处来。

    那种短时的、不稳定的结构,他是不屑的,要来就来最精密的那种!

    罗南当下就遵照武皇陛下的建议,打开了房间里的空气加湿器,增大空气中的水分含量,一步步跟着讲解,尝试以灵魂力量雕刻结构。

    心气高是一方面,罗南本心还是个谨慎的性子。他没有想一口吃个胖子,将相对复杂的“滴水剑”整体结构全部拿下,而是暂时忽略掉后面的五种加持结构,全副心神都盯住“凝水环”。

    这个结构回路,是精神干涉物质层面的起始和根基,不把它弄个通透,后面的也无从谈起。

    从放大的微观模型来看,“凝水环”的结构,更像是一个平滑的面包圈,中央空虚,整体上规则不复杂。可要以灵魂力量准确描绘出内外环的三维曲面结构,对很多人来说,可以直接跪了。

    这是武皇陛下强调的难点。

    然而,罗南在渐渐潮湿的卧室空气里,只失败了两回,就让相关的结构,呈现在虚空中。

    这枚凝水环,直径仅有002毫米,只这一手,就碾压了绝大部分觉醒者。

    当然,开始嘛,雕琢的功夫多了些,根据六耳的计时,是47秒。再加上水分子集聚成型的时间,已经奔着10秒去了。

    至于凝水环结构本身,粗糙还是难免,水珠成形后的维持时间相对于集聚时间,更是低得可怜,只有04秒,在实战上毫无意义。

    可有个词儿叫什么来着?熟能生巧!

    做这种工作,相较于人面蛛的能量信息运转结构,除了尺寸较小,也就等于是画一个比较复杂的圈子,不计较精度和细部的话,真的不费事。

    对这点罗南还有些不满——谁说消耗大来着?

    可这样确实方便大量练习,一个做好了,就不用再管,任它自己集聚水分子,然后碎裂。罗南只管做下一个,继续调整。

    三五秒一次,一分钟就是小二十次。很快他对凝水环结构熟悉了,大部分凝水环的塑形,都能压到两三秒以内,这样一分钟就奔着三十次去了。

    一分钟内,三十次重复,而且多数都是次品,难有实效。

    枯燥吗?挫败吗?也许有些人感觉是枯燥的、挫败的,可罗南不这么认为。

    一切都要看细节。

    他学速写、素描的时候,也是靠着大量练习,慢慢磨出来的。勾勒轮廓的时候,看似扯出一根根大差不差的线条,重复而乏味,其实是僵硬还是柔顺,是粗糙还是细腻,手是能够清晰感知到的,人的审美是能准确把握到的,相应的成就感必将随之而来。

    是的,只有思维细腻了,才能触碰到更微妙的层面,捕捉到一点点变化、一点点进步的成就感。

    如武皇陛下所说,“滴水剑”技法是一种结构艺术,稍微变形,就是一种造型艺术。他的感知,他的审美,是能够评判的。所以罗南可以借用以前的成功经验,知道自己究竟要达到怎样的标准,对前期的枯燥练习,也有相当的心理准备。

    距离不是太远,进步可以目见,为什么不一鼓作气完成呢?

    罗南真的把它当成了画画,就按照当年的套路来,短时间的无脑练习之后,就不再轻易动念塑形,而是多动脑子,与武皇陛下的示例相对照,仔细模仿、修正。

    速度先慢下来,有所领悟之后,又开始提速;然后再慢、再提速;最后一路狂飙。罗南也忘了自己练习了多少次,开始还通过六耳记录一下,后来哪还顾得?

    大约过了两个多小时,约摸快到中午饭点的时候,罗南心头灵光乍现,灵魂力量的画笔刻刀,出奇地流利明快,几乎感觉不到雕琢的过程,一缕念头,如一枚印章,稳稳按下,凝水环就刻印在精神与物质的层面交界处。

    这份感觉,如雨燕贴水而飞,划出浅浅水痕,刹那美景,镌刻在镜头之上,永远留存。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