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一百八十四章 器性机(上)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2-05 16:0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小猴子年龄不大,却已经是这条旧式公路的超级玩家,硬是把简陋的电动滑板车,开出了大马力摩托的的效果。

    罗南缀了一段路,确认这小家伙没问题,也不再时刻盯着,便去研究自己的事。他切换了观照方式,任星空深邃、辰光列布,却只搜检其中的特殊结构。

    当然,要是能看到遮蔽星空的暗云,那肯定是大鱼了。

    可这时候,夏城庞大的人口基数,就向罗南展现出它惊人的影响。两千与两亿的对比,十万里挑一的比例,注定了能力者、畸变种不是轻易能看到的目标。

    特别是墨水两百米半径的观照范围,就算羞煞猫眼这样的专业人员,可在当代大都市面前,还是不够看。以至于前后左右,上下四方,星辰或多或少,流转列布,结构上都是平平无奇,普遍相似,正常人还是压倒性多数。

    星光再怎么绚烂,看久了也要头晕眼花。浑茫的星图、复杂的结构,就像迷宫,接触太多,甚至会有恐惧心理。

    罗南真想关闭了不看,但一考虑到目标是活的,随时可以移动,星图也在时刻变化,就只能咬牙坚持。

    也许是看得多了,不知什么时候就觉得,普遍平庸重复的星图之中,也有些别样的法理,存在着微乎其微的亮色。

    或许是错觉吧……至少下面的小猴子看了一路,特色是有的,可要说与其他人明确区分开来,似乎还差一些。

    由于要照顾小猴子的速度,墨水飞回到出发地,花了一个半小时。牡丹那边的勘探已告一段落,又回到之前的聚居区附近,以至于错开了,只能再找过去,继续与小猴子同行。

    还好,这种难有回报的“好鸟好事”,很快就结束了。在聚居区外的某处空地上,小猴子碰到了他的同伴,立刻加入玩耍大军。

    墨水盘旋在上空,把下方的情形尽收眼底。背后的罗南有些感慨,这帮小孩子年龄不好分辨,可怎么也有五六岁以上吧,这个年龄,罗南已经在早教机构上学了,可没机会这么疯狂。

    话说,现在早教之风铺天盖地,几乎无人可以幸免。聚居区这里倒成了“世外桃源”,这份野性和自在,不像大都市居民的风格,想来有“归化的游民”掺入之说,也不是空穴来风。

    从另一个角度看,小猴子掺进同伴中间后,对应星图上,那点儿微妙的差异感,又有所放大,可还是不够清楚。

    罗南干脆让墨水找了个绿化带,停在树枝上,就近观察。漫天撒网地看下去,怕是没出路了,不如锁定有限几个目标,看看能不能找出点儿规律和端倪。他准备给小猴子还有他同伴,画出更精细的生命草图,再搜检里面的差异。

    刚明确方向,墨水便被这群眼尖的毛孩子发现了:

    “今天早上那只大乌鸦!”

    不只是谁嚷嚷了一句,立刻招来一帮人强势围观,还有小鬼扔出了石子,想一举中的。

    这个举动立刻招来了训斥:“毛躁什么!我爸车上有射网枪,咱们逮着个活的,回头还能拿来和那帮人交换,照着高价来!”

    汗,这帮小屁孩!

    相对于同伴,小猴子倒是比较安静,没有响应,让罗南有些安慰:总算不是个白眼狼,不枉老子照看你一路。

    但不管怎样,一个小猴子,绝对抵不过十几个熊孩子。罗南可不愿被人当靶子玩,当即振翅飞起。

    一帮毛孩子见状大急,他们已经把墨水当成了盘中菜,见煮熟的鸭子飞了,均表示难以接受,大呼小叫中,飞石如雨,但都没卵用。

    那个自告奋勇去拿射网枪的小子,动作倒快,他老爸的车子也就在路边。那小子打开后备箱,拿了射网枪瞄了瞄,就想扣扳机。只是不知怎地,忽然脑子一昏,脚下错乱,地面像是海浪,来回波荡,板机是扣下去了,枪口都不知指向了哪里。

    “地震了,地震了!”

    最近一个来月,夏城地震的频率有所下降,人们也大都熟悉了这份感觉。可是在临时聚居区落脚的人们,由于房屋建筑强度的问题,还是非常敏感,特别是现在的感觉如此强烈。

    有的小孩子甚至脚下一软,摔在地上。

    一些本在路边看热闹的成人,被孩子们叫得心慌意乱,但更多还是莫名其妙:

    地震?没感觉啊!

    他们当然没感觉,因为罗南通过墨水,放出的精神层面冲击,针对的只是那帮毛孩子罢了。幅度其实很轻微,不会伤人,只是一时半会儿,难免反应迟钝,精神恍惚。

    墨水飞入高空,留下一地鸡毛,代表今天的搜索行动,就此落下帷幕。心中那份“抢占主动”、“一鸣惊人”的盘算,终究没有落到实处。

    还是那句话,百万级别的生意,并不好做。

    就算是“补偿”也一样。

    经过一整天的折腾 ,罗南从消极到主动,又经了一回落潮,终于知道世上很多事情,不是一鼓作气就能拿下的,心境不自觉平和了许多。

    搜索畸变种,对他来说,真不算特别迫切之事。反倒是被浑茫星空折腾半天,那份似明非明、又全无方向的感觉,特别拿人。

    于是罗南知道,他对“格式论”、对修行本身,还是更在意一些。

    到晚上,他很干脆地把墨水扔给牡丹,暂时也没闲心去搞什么“偷窥**”之类,而是和薛雷一起,到博山楼的神禹道馆去。

    据说,修馆主搬家也就在这几天了。罗南本以为道馆已经冷清下去,可没想到,入门就见前院灯火通明,人影绰绰。那是在前庭练习场外,等待的学员父母。

    罗南就奇怪了:“不是已经停课了?”

    “最后一个班。馆主觉得,基础五班的进度正好卡在一个节点上,就想再带几天,要是能有入门开悟的,也算是个机缘……这几天的课程都是免费的。”

    “哦。”这是修馆主能干出来的事。

    他们来的时候,课程都快结束了,便按照薛雷的意思,直接进了练习场,也看到了修馆主。

    罗南直接就楞在门口。

    (愚人节快乐,晚上还有一更。从今天起,尝试每天4000字。当然,如果尝试失败,请勿怪)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