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一百五十七章 雷霆雨(上)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2-05 15:5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紧赶慢赶还是晚了半小时愤而开悟改标题**,这是细纲和细节的矛盾,大伙儿莫在意

    看到这种严重违逆正常审美的情形,任薛雷胆识非凡,属于人类的本能还是让他头皮发炸,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什么怪物?”

    罗南没有回答,倒是黑甲虫那边,又把身体侧过来一些角度,正面对上二人,喉咙里继续发声:“帕沙沙,欧卡意思是,抱歉。”

    几个字的过程,黑甲虫的发音就是字正腔圆,如果闭上眼睛,几乎听不出前后有什么差别就算睁眼吧,也确实还是那个人,只要能忽略掉让人不适的细节。

    此时黑甲虫的表现,是一种无法理解的克制和礼貌。他双手有些僵硬地护在小腹处,略做交叉,头颅微垂,真的在道歉的样子:

    “提前动手,很多环节缺失,转化则还需要一个过程,请见谅。”

    如果不是这家伙的面部肌肉还在不自然地抽搐,如果不是他的口鼻甚至耳孔里,还在不时地冒出虫类的节肢尖端,眼下黑甲虫的表现,简直就像一位训练有素的礼仪人员。

    前后比对,内外比对,比出了让人心头发冷的诡异阴森。

    结合章莹莹先前的提醒,薛雷也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儿,他再次调整身位,把罗南掩护在他的宽肩之后,直面那人不人,虫不虫的东西,低喝道:

    “蛇语?”

    “转化完成之前,确实需要我与二位打交道。不过,就个人而言,在这短暂的时间里,我更希望与罗君进行一些有益的交流。”

    眼前这个外表是“黑甲虫”,内里是“畸变妖虫”,而意志则属于“蛇语”的古怪存在,就以看似礼貌坦承的态度说话。同时僵硬的身体,微微前倾,也像其适应发音那样,很快流畅起来,做了一个深鞠躬,非常恭敬的样子:

    “罗君的理论,发人深醒,点破了困扰我多年的关碍,受教了。”

    薛雷挡在两人中间,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挺多余。

    事实也正是如此,蛇语借黑甲虫之口说话、做动作,只是形式而已,其意念视薛雷如无物,只盯住罗南:

    “我相信,罗君应该也有自己的一组齿轮,也在进行奇妙的耦合作用,以洞彻生命的法度。可是,运转不是太流畅,是吗?”

    说话间,黑甲虫的面皮出现了和语气完全不合拍的抽搐,稍迟一线,他两个眼珠无声碎裂,血水飞溅,幽绿螯肢突出眼眶又缩回。

    在这让人眼皮狂跳的情景里,黑甲虫脸上偏偏露出笑容,漆黑涂纹的齿隙间,呵出的尽是非人的死气:“齿轮超凡,人身脆弱,越是复杂玄妙的耦合,带来的压力就越大。罗君还能支撑多久呢?”

    罗南站在薛雷身后,感觉脸上有些不舒服,是眼眶流下的血水快要干结的缘故。他就用白大褂的袖口,在脸上抹了两把,就是这么一个小动作,也牵动面部神经,带起刺痛,好像有小刀在刮动。

    他呼出口气,尽量保持面部的平静,轻声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缘故,你干脆把黑甲虫弄死,减少耦合的复杂度,以便于操控?”

    “罗君的说法,一旦明确涵义,倒是更见本质。”

    蛇语通过黑甲虫千疮百孔的身躯,作以回应。现在这位已经跟上了罗南的思维逻辑,可以做到有来有往:“容我略表异议:罗君断言黑甲虫已死,未免轻率,我只是对他的存在方式做了改动,按罗君的话讲,就是将中枢齿轮转化为另一个模样。”

    话音方落,黑甲虫的身躯一个剧烈抽搐,整个人都缩成团,跪倒在地上,浑身颤抖。

    薛雷下意识横臂,把罗南再往后拨一下,生怕那边再搞出什么妖蛾子。而就在他动作的同时,黑甲虫那里,隐约传出细密的咒音,与观景平台上的寒风揉在一起,吹落四方。

    不知是否是错觉,薛雷觉得平台上的风力变弱了。又迟一线,连串轻微爆音响起,来自观景平台的各个区域。

    薛雷耳根轻颤,视线盘转,准确捕捉到每处爆点,只见那些地方,均有浅绿的雾气升腾弥漫。

    “27个,应该是黑甲虫操控的虫子吧,全都爆开了”

    “是虫爆,小心里面的神经性毒剂,经过特别手法催发的话,腐蚀性也很强的。”章莹莹已经从手环通讯中,得知蛇语的到来,也越发心浮气躁,可为了不让两个菜鸟慌神,还要故作冷静,不知忍得多么辛苦。

    薛雷眼皮乱跳:“量看上去倒不大,可这么四面八面聚拢过来,是什么意思?”

    章莹莹愣了愣神:“聚拢?”

    罗南插言进来:“蛇语正在控制平台上的气流。雷子,你带着我还能爬楼吗?”

    “没问题!”就算是有,薛雷也要克服。

    “那我们就算了,迟了一步。”

    罗南的嗓音更哑了,他的身体确实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以至于越来越虚弱,可心里则越发透亮。

    正如蛇语猜测的那样,罗南概略成形的秩序框架下,齿轮之间形成了耦合关系,也许不怎么顺畅,却足以生发灵光,映照内外,无所不至,以至于拥有了惊人的预见性。

    可惜由于对敌经验较差,面对蛇语这种心思诡谲莫测的咒法师,罗南的反应还是慢了一线。

    此时,平台上的寒风气流,在细密咒音控制下,已经变得驯服和顺,它打着旋儿,将分布在四面的浅绿毒雾次第送来,层层叠叠压向罗南二人的位置。一眼看去,直如细纱漫卷,飘而不散,又汇结帘幕,环拢四周,连平台之外都不放过,封住了罗南二人的退路。

    薛雷环视一圈,额头血管都在跳动。他有心以拳风将这层毒雾帘幕打破,可再想想蛇语神乎其技的控风咒术,便是投鼠忌器。

    以他“得符”的境界,未必就怕了这毒雾,可罗南怎么办?以罗南的身子骨,不可能经得住折腾。

    蛇语这手,轻描淡写,却是戳中了他们的死穴。

    现在该怎么办?等毒性挥发吗?别看这里是半开放式的平台,可在蛇语的控风手段下,对他们而言,和一间全封闭的密室有什么差别?

    这还没完。

    薛雷眼皮再跳,就看到刚刚抽搐倒地的黑甲虫,慢慢从地上爬起,身子还有些摇晃,已经变成血窟窿的双眼不断地冒血水,脸上也被锋利的虫肢刺穿几个口子,可他仍然露出礼貌笑容:

    “转化完毕,让罗君见笑了。”

    尾音未绝,黑甲虫脸上面具式的笑容砰然粉碎,代之而起的,是扭曲到极致的仇恨和疯狂。他脸孔上的两个血窟窿,转向罗南的方位,切齿道:“躲到女人裙底下的小杂种,你去死啊啊啊啊啊啊!”

    突兀变化的画风,让薛雷头皮一炸,眼睛是也是一花,黑甲虫已经咆哮着冲上来,直接冲过浅绿的毒幕,正面出拳。

    相对稳定的毒幕被冲起了散乱的涡流,薛雷鼻端更多出一份腥意。想到身后的罗南,薛雷勃然大怒,厉喝声中,雄壮身躯竟然凭空涨了一圈儿,身若巨灵,重拳擂下。

    “嘭”地一声爆震,黑甲虫以较来时更快的速度飞退,他的右臂臂骨被薛雷硬生生砸成三截,又被重拳压住,扭曲着崩回自家额头,将头骨砸得凹陷下去。

    可就在黑甲虫被轰回的刹那,他左手偷扯下领带,顺势挥动,无声划过薛雷胸口。后者胸前的道服如遭利刃切割,瞬间开裂,胸口处现出一道白痕,迅速转红、充血,将破未破,还透着一抹暗色。

    薛雷咬牙不哼一声,只盯着黑甲虫不放。

    若是正常情况,他硬挨一击,换来的是黑甲虫脑浆迸裂,早已胜了。可眼前这家伙,纵然面目扭曲,头骨开裂,可里面出来,不是脑浆,而是一头丑陋妖虫的半边躯壳。

    黑甲虫甚至还咧嘴发笑:“哦哦,透风的感觉不错为什么我以前没发现呢?”

    薛雷心头一阵恶寒,竟不知黑甲虫是站在个人、还是那头妖虫的立场说话。

    这家伙现在究竟算什么?

    薛雷念头未绝,黑甲虫面色又是一变,唇齿开合,传达蛇语的意志:“罗君,黑甲虫这样,算死了么?”

    薛雷身后,罗南声音低哑,却还算稳定:“只不过是残缺的灵魂,被你揉捏成了怨灵似的怪物”

    “这也是一种说法。”

    蛇语并不否认:“生死的尺度,对于我们而言,已经比较模糊了,你说死,我曰生,各有标准。但我想问的是,如果罗君也变成这个模样,到那时,您会是怎样的感想呢?

    “”

    “当然,我肯定不会像对待黑甲虫这样粗糙,我会用最细致的手法,慢慢捏合,让罗君的灵魂,成为我最珍贵的收藏。”

    在蛇语的控制下,黑甲虫再次向这边鞠躬,迸裂的脑壳内层,幽绿的甲虫替代了大脑的位置,微微蠕动:“到时,我会为罗君重塑一个更合适的躯壳,以安放您耀眼的灵魂。如果足够幸运,我们还可以时常交流探讨,完善秩序框架等天才的想法。我的计划就是这样

    “罗君,您意下如何?”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