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一百五十四章 唯我知(上)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2-05 15:5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黑甲虫也算是精神强化侧的能力者,即便在感应观测这项上没什么天赋,基本的常识是有的。

    如果他本人的感应观测,能够达到“通透明亮”、“无遮无挡”的标准,自然极好。问题是,当他成为了被感应、被观测的对象,通体上下漏风渗雨,身心内外纤毫毕现……那是要疯啊!

    现在的黑甲虫,就是这么个感觉。

    从现实的、可以理解的层面来看,罗南的面孔就在他指掌之间,稍稍前探,就能把那小子的脸皮撕下来。可那份“无遮无挡”的感觉一出,他便觉得自家已是四面透风,不可抑止虚弱感,瞬间漫过全身。

    怎么回事儿?

    短时间内,黑甲虫很难琢磨清楚这份突兀而来的变故。他透过自家掌指的缝隙,只看到罗南渗着血水的眼睛,那对瞳孔略微扩散,漫无焦点,一动不动,显得有些呆滞。

    他心中刚升起这个判断,罗南的眼珠就动了下,散乱的光芒微微聚合,有那么一点儿微弱的光芒,与他视线相接。

    微光如针,透力如丝。

    些微针刺之力,若刺在皮肉厚重的位置,最多疼一下,可若刺进眼珠、刺入心脏、刺入脑髓,肯定是另一番后果。

    黑甲虫的感觉,就是如此。

    “千疮百孔”的状态,起不到任何防护作用,而那份针刺的力量,则畅通无阻,批亢捣虚,在他最虚弱致命的位置,搅了一搅!

    顷刻间,疼感便如雷霆,在脑宫炸响,即而急剧扩散,一发不可收拾。

    黑甲虫疼嚎出声,眼珠几乎要突出眼眶,视界黑红交错,感应一片混乱。他的心中本能漫过恐惧,可多年来的拼杀经验仍驱动着他,鼓尽余勇,尽力探手,意图将那作怪的小子一举拿下。

    只差一拳距离……涂了毒的指甲只是抓到了空气。

    一击落空,黑甲虫身形还往前冲。他这才记起,此时他正在高速突击的过程中,偏偏疼感爆发,感应错谬,神经系统应激变化,将他的身体平衡彻底搞乱。

    “我草!”

    前探的掌指斜划过坚硬的墙面,随即腕骨挫到了墙面边棱,接下来才是头面、身躯的撞击。

    黑甲虫整个人侧拍到电梯区的墙面上,在剧烈痛感的冲击下,身体反应完全失效,真真砸了个磁实,没有半点儿缓冲,然后滑落在地,罩在脸上的墨镜,也断了腿。

    直到这时候,脑部的剧痛才有了缓解的迹象,可是指尖、手腕、头面、躯干的撞击余感,又接续上来。相较于之前那波,痛苦程度算不得什么,可整个人“拍墙摔地”的耻辱感觉,就如同溅射的硫酸,泼入他胸腔,又洒了他满头满脸。

    “我杀了你!”烧蚀般的热度扩散开来,黑甲虫咆哮出声,同时拽下已经变形的墨镜,一掌捏碎。

    他不顾仍然混乱的视界,以及糟糕的平衡感,扶着墙面,挣扎着站起,发泄式地挥击手臂,又操控甲虫四面飞舞,可是,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连罗南的毫毛都没碰到。

    不行,要冷静、冷静下来!

    连贯挥击落空,暴怒与恐惧的情绪交错起伏,总算有一个波谷,让黑甲虫抓住。他全力镇定心神,试图摆脱当前糟糕透顶的状态。

    他背靠墙面,尝试呼唤自己的临时搭档:“操线的,操线的……草!”

    操线人尚未回应,那份“针刺”的感觉又来了。只不过这回带来的不是剧痛,而是缈然不知由何而来的声息。

    不,是意念!

    黑甲虫反手砸在墙体上,心中既有愤恨,也难脱恐惧。

    那些灵魂力量强大,精通相应手段的强者,确实可以单方面向他人传输意念,可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和平”状态下。真正生死交战时,彼此精神紧绷,高度戒备,这种单方面的意念灌输,肯定要受到强劲干扰,要想保证信息的完整性和准确性,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

    可如今,在黑甲虫脑中“响起”的声息,除了最初时有一些杂音,后面越来越清晰:

    “……因素分析,我学过的。”

    罗南的意念表达,接续的是他们之前“讨论”的话题,亦即“胜败因素分析”这一项。

    黑甲虫提起,毫无疑问是为了嘲讽罗南,以乱其心。而如今,罗南将这个话题倒转过来,一点点地塞进黑甲虫脑子里去:

    “我分析的胜因优势,和你不一样,你瞧:

    “我看见的,你看不见

    “我知道的,你不知道

    “我驾驭的,你比不过

    “我所在的,你够不着。”

    “最后,我得出的结论是:我的优势,在你贫乏的想象力之外!”

    大略齐整的句子信息,透着临时拼接的生涩,可其中毒辣的嘲讽,却随缈然意念,层层渗透,直至烙为印记。

    “咯”声微响,黑甲虫咬碎了一颗后槽牙,下一刻,他的情绪便随着粉碎的牙齿、血光,喷溅出来:

    “我草你祖宗八代!”

    粗暴的骂声,滚沸的气血,却无法淹黑甲虫心头那份彻骨寒流。他很清楚,罗南投射进来的意念并不强大,丝缕而已。可任他用尽一切抵挡防御的手段,都难以对其形成干扰。

    这丝缕意念,要来就来,要留就留,更肆意在他精神层面抹画刻印,如入无人之境。倒与那“通透明亮,无遮无挡”的感觉契合十成。

    不可抑制的恐惧和耻辱,就像两把钢刀,一刀捅进去,一刀拔出来,轮流戳砍,将他的尊严剁得面目全非。

    如果稍稍加一把力,稍稍……

    “叮!”

    电梯到位的提示音,就在他耳边响起。此时黑甲虫因剧痛而错乱的视力,已经有所恢复,恍惚有残影从眼角闪过,不多时,电梯门重又闭合。

    而此时,罗南倒是没了声息。

    一连串细节变化,就像根伏线,突兀提起,勒得黑甲虫心头剧颤,某个念头冒出来:如果那小子真能把老子轻易了结,何必拼到眼冒血水,还要废话连篇?

    疑点一出,黑甲虫都顾不得去想后续,踉跄半步,转身往电梯那边看,却只看到高速电梯内门合拢,箱体应已向下而去。

    还有些模糊的视线又是四面一绕,空旷的电梯区、能够看到的楼体空间,哪有罗南的影子?

    是了,加一把力……特么那小子的干涉力有问题,纯粹精神冲击还好,直接打穿、影响形神结构的手段,怕是根本发不上力才对!

    “我草啊!”

    黑甲虫再次破口大骂,重击电梯门户,却只是砸凹了金属挡板。电梯楼层的显示,已经开始变化。

    他再不犹豫,用力晃晃脑袋,锁定走廊外侧的消防通道,几步冲过去,撞开楼梯间大门,从狭窄的楼梯间隙一跃而下。

    同时,他再一次联系同伴:“操线的?没死说话啊!”

    “咝,那小子太阴,我差点儿呛死在水里,到手的人险些丢了。”操线人的咒骂声终于传回来,“蛇语的防护咒不顶个屁用……”

    “这是他最后一板斧。”黑甲虫咬牙道,“他没后劲儿了,逃了!肯定是撑不久,你盯住电梯,15号。”

    “正盯着……停下了,133层!”水晶柱里,魔鬼鱼与高速电梯跑了个“并排”。

    黑甲虫也不差,胳膊肘几次借力,身形翻飞,准确停在133层的楼梯间位置,随即撞门而出。

    电梯间里,15号电梯前面,正好有个白领等电梯门开启,就是他中断了电梯的下行过程。

    这位白领被突然从消防通道闯出来的黑甲虫吓了一跳,刚扭头,黑甲虫如魅影般抢到他身前,伸手按住他头面,狠撞在金属门上。

    白领当即头破血流,昏死过去。

    “谢谢帮忙。”

    毫无诚意的一句话吐出,黑甲虫咧开嘴,面部却愈发狰狞,身上气息几乎要燃烧起来。他颈上系的领带,就像一条活蛇,滑出西服领口。其上某个甲虫图案,莫名蠕动突出,变成了真货,沿着领带爬行。

    只待见到罗南,就要把领带缠上去,把毒虫塞进他喉咙眼里儿,管他死活!

    自动程序控制的电梯,对外面的情形毫不关心,到位后,电梯门自动打开。

    黑甲虫身子前倾,便要发动。

    然而,电梯厢里空荡荡的,人影全无。

    不,还有一个……纸人。

    这个只有巴掌大的“作品”,与前面两个被黑甲虫搓碎的同出一门,也是无畏无惧。在按动了电梯按钮后,就一直端正站在电梯厢的木制地板上,摆出拳架。

    “去你的!”

    黑甲虫脑子里的“理智之弦”就这么断掉了,他直接一掌伸出,不管掌心如何作痛,强横发力,硬将纸人捏扁搓碎。

    “他没下去,又回去了观景平台!”黑甲虫身后的水晶柱里,魔鬼鱼急速浮升,操线人隔着防护玻璃向他打手势,示意向上。

    最正常不过的动作,在黑甲虫看来,却是绝大的讽刺。就是到现在,他也没有真正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只知道他又一次被罗南耍了。

    正如罗南以丝缕意念,在他精神层面留下的印记:

    我看见的,你看不见

    我知道的,你不知道

    我驾驭的,你比不过,

    我所在的,你够不着!

    “啊啊啊啊啊!”

    黑甲虫疯狂出拳,将电梯厢的金属门彻底砸变了形,再也合不拢,卡在原地,刺眼的警报灯亮了起来。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