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星辰之主封面

第一百三十九章 太极球(下)    文 / 减肥专家 更新时间: 2018-02-05 15:5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罗南见状恍然大悟,原来是磁浮式的。当今世界,超导技术大发展,类似的物件并不罕见。

    沉重的金属球悬在半空,还在旋转。罗南拨弄一下,速度便有些微的提升,上面的彩色线条也拼接出更清晰的图形,虽然还是没看出是什么东西,却也颇有童趣。

    这种五彩缤纷的玩意儿,有点儿像莫鹏小时候收集的悬空陀螺,只是要大得多。也许,这就是给孩子上课用的道具?

    罗南拨弄金属球,又摸了摸碗托。从二者之前接触时的运动方式看,应该都不是超导材料,他不免好奇造成磁悬浮的动力源在哪儿。

    他有意提升了感应精度,透过金属球的外壳,果然发现在球体中央,埋着一件比较古怪的机械,偏又不像电机之类。

    正琢磨着,外间脚步声响起,薛雷向他打招呼:“南子,馆主来了。”

    罗南忙移到门口,见薛雷跟着一位瘦高男子走进来,他也没见清面目,便依着早先的准备,欠身行礼:

    “修馆主。”

    咚咣一声巨响,在空荡的屋子里炸开。罗南吓了一跳,回头去看,便见那个悬空的金属球已经砸落下地,带翻了碗托,在软木地板上隆隆滚动。

    “……”

    还是薛雷反应快,直冲过去,三两步赶到,将滚动的金属球一把扶住。

    罗南那份儿尴尬就别提了,他僵在当场,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薛雷重新把金属球抱回碗托上,还不忘为他缓颊:“没事没事,馆主、南子,你们先聊。”

    罗南张了张嘴,面对这突发情况,之前准备的一些话都派不上用场,只能再低头行礼:“对不住,我……”

    “坐吧。”

    站在门口处的修馆主走到矮几后面,伸手给罗南指了位置。他的嗓子暗哑低涩,若有若无,若不是手势动作,罗南差点儿没听明白是什么意思。

    此时罗南才真正看清来人,又是愣了愣神。和他想象的雍容端正的“老派人物”不太一样,这位修馆主大约是四五十岁年纪,非常瘦,长竹竿似的,户外夜风吹来,宽大的仿古外褂飒飒作响,好像随时能把他带到空中去。

    内外光线的差异,又在他枯瘦的面颊上抹出几块阴影,猛看去,简直就像皮肤即将风化剥离的骷髅。

    坦白讲,这位馆主真不好看,可是这副形象,罗南并不陌生,爷爷受病痛折磨这些年,也是如此。

    难道这位的身体也不好么?

    修馆主当先跪坐在地,罗南知道是古礼,便学着坐下。然而修馆主只是摆弄茶具,似乎要沏茶待客。

    罗南心里琢磨措辞,可惜这远非他所长,重新梳理也要时间,只能是保持沉默。练习场中一时静寂无声。

    越静寂,越尴尬。

    罗南几次想说话,都找不到由头,只能给自己找点儿事做,通过精神感应关注薛雷那边。

    薛雷把金属球放回碗托上之后,动了一个开关,将球体外层拆开,从中央空腔处,取出一个机械装置,也是圆球形状,直径六七公分,只有拳头大小,外层裹着一层细密的金属网,内层则是类似于陀螺仪的装置。他鼓捣两下,就是挠头,显然这玩意儿是是坏掉了。

    罗南最后一点儿侥幸的心思也给打消,这倒也给了他出言的机会,他垂头道歉:“不好意思,修馆主,是我把那个……”

    话说半截,他想不出那个金属球该怎么表述,又卡了壳,额头上都见了汗。

    修馆主正注水入杯,闻言抬头看他一眼:“太极球。”

    “是,太极球。那个太极球,我一定修好……咳!”

    好像注定了今天罗南说不出个囫囵话,嗓子眼儿里的痒意偏在此时冒上来,堵也堵不住,只能扭过头,咳了两声。

    修馆主则并不怎么在意:“原本就是坏的,能撑到这时候,已经很奇怪了。”

    说话间,他把一杯茶推到罗南身前。

    罗南喉咙眼儿的痒意未褪,接了杯盏,却不敢喝,怕一个忍不住,直接呛出来。

    这大概算是失礼吧,罗南颇是无奈。

    修馆主也不管他,拈起杯盏,自顾自一口饮下,接下来也垂着头,将杯盏拿在手中把玩。

    刚刚说了两句话,又要进入静默状态,罗南一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薛雷在那边见势不好,也不管太极球的事了,匆匆将机械装置再装入空腔,急步走过来,也跪坐到一边,给两人添茶,又悄悄给罗南眨眼,刻意大声道:

    “南子,你在这儿不要拘束,馆主是最不讲究俗礼的。”

    罗南看自家跪坐的姿势,再看手上拈着的茶杯,一时无言以对。

    还好,有薛雷这么一打岔,修馆主从静默的状态中出来,依旧是垂头把玩杯盏,但总算是说话了:

    “我听薛雷说起你一些事,是他推荐你学呼吸吐纳,治疗咳嗽的病症。然而我不是医生,呼吸吐纳也没有那么神奇……”

    罗南仔细倾听,生怕听得岔了,可听到后半句,心里就是一突。他看了眼薛雷,后者偷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

    “薛雷。”修馆主突然点了名。

    薛雷吓了一跳,忙直起身子,正襟危坐:“馆主。”

    “那天你是怎么说的?”

    薛雷张开嘴巴,呃呃几声,才理清思路,小心翼翼地讲:“我说的是馆主你讲过的呼吸内可察脏腑、动百脉、摄魂魄……那些。”

    后面更玄乎的诸如“观天地、知阴阳、晓神机”之类他没有提,但意思肯定是带到了。

    接下来,又有五六秒钟,修馆主一言不发,只让杯盏在枯瘦露骨的指掌间转动。

    就在罗南几乎以为这位生气了的时候,他缓缓抬头,深凹的眼眶对准这边:“我授课会讲虚话,骈四俪六,给当下年轻人的印象深刻,让他们多记得几句也避免教得死板僵硬,把功夫练坏了……”

    罗南被修馆主的眼神盯得心里发毛,但也应了声“是”。

    必须要承认,就算有薛雷活生生的例子摆在眼前,那么玄乎的形容,他大半也是不信的。他也真的没指望学了呼吸吐纳,就能立起沉疴,主要还为了避免拂了薛雷的情面,也想着日后生活方便之类。

    修馆主这么讲,更显实在,他自然能接受。

    又是几秒钟静默,修馆主再度开口:“不管什么功夫,入手都要从实处来。时间和份量,才是正途。你的身体不适合上量,那么时间呢?”

    “呃?”罗南一时没听明白。

    修馆主注视着他,吐字暗哑,意思清晰:“你有稳定且足够的时间吗?”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