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黑道学生

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 太子葬    文 / 煮剑焚酒 更新时间: 2013-01-21 22:2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炮手和沙袋这两个人的造型一直保持着第一次冒充大哥时的样子,一开始他们还不太习惯,但久而久之竟然也喜欢上这种***青年另类的颓废美了。

        “宇哥,我们俩穿成这样去参加葬礼好象不太好吧?”炮手有些担心,一边开车一边回过头问我。

        我正戴着墨镜横躺在车座上,这种美妙的天气去参加一个不喜欢人的葬礼还真是件很爽的事情。

        “你好好开你的车,别的事儿你就不要管了。浩南和奶爸他们不是回学校了么!这次正好带你们俩出来见见世面,顺便认认脸。你们跟太子很熟么?”我眼都没睁地问。

        沙袋说:“我们刚出来混的时候唯一知道的除了白骨就是这个太子哥了,但一次都没见过。”

        我说:“那不就结了,就当凑热闹去了。你们看看我,穿的也挺休闲吧?”

        炮手和沙袋连声说:“那是那是。”

        来到殡仪馆,门外已经停满了各种豪华轿车,太子在南吴的势力还是非常大的,不然怎么人死了还能有这么大的排场?

        将面包车停靠在一旁,有几个刚从奔驰上走下来的中年男人鄙夷地看了我们一眼,随后有说有笑地进场了。

        沙袋看了看那辆破旧的面包车对我说:“老大,咱们是不是应该换台好车了?”

        我取下墨镜,白了沙袋一眼,没说话走了进去。

        妈的,好车是买不起么?上次奶爸买了一台宝马新款,才用了不到一个星期时间就被人给砸了。还是这本田用的舒服,价钱不贵,坏了再买,反正现在黑市价三千块钱一台,还是八成新的。

        扯远了,我带着炮手、沙袋走进那庄严、神圣的殡仪馆,门口两个穿着黑衣的小弟恭敬地冲我点点头。

        “有客到……”一个嘶哑的声音响起,冷不丁我被吓了一跳,从小到大还真没参加过什么正式的葬礼,所以啊,我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

        有人要问了,那你的兄弟要是挂了怎么处理?那就没办法了,出来混,混到我这种程度的虽然不像古代说的那么悬乎,什么‘一将功成万骨枯’不过也得死个百八十人的,如果死一个人就得帮他办个隆重葬礼,那我也就不用混了,一般都是找个干净点的地儿埋了,连棺材都没有。还说这些,别墅院子里不就有现成的么。

        耶稣面无表情地坐在一旁,双眼轻轻磕起,双手扶着那龙头拐杖,似乎已经睡着了。

        我冲炮手沙袋挥挥手,让他们止步,自己走上前,接过香,点燃,轻轻鞠了一躬,将香插在了那巨大的香炉中,再看太子那张嚣张跋扈的脸,此时被定格在相框中,似乎也安静了不少。

        上完香,我也算是给足了耶稣的面子,刚刚准备走出去,白骨竟然带着灰熊来了。

        白骨的出现,场内顿时喧哗起来,十几个太子手底下穿着黑衣的小弟叫嚷着准备冲上来,被耶稣喝住了:“都闭嘴!”

        白骨甩着自己的长发,来到太子的遗像前,却不上香,喃喃地说了几句话。距离太远我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

        “白骨,老子今天就让你偿命!”好嘛,又来了一群狠人,那正是太子的干弟弟,天龙。

        天龙带着秦远和一众小弟冲进来,十数名小弟手里都持着闪亮的钢刀,猛地向白骨身上劈来。

        灰熊可不是吃干饭的人,他怒吼一声,上前一步,单手扣住其中一个小弟的手腕,另一只手抓住他的裤腰,将那小弟整个人举了起来。

        我正看的出神,耶稣走了出来,他来到灰熊面前,指了指那名被吓得脸色雪白一片的小弟,对灰熊说:“放了他。”

        灰熊呵呵一笑,双手一松,那小弟‘扑通’一声被摔在了水泥地上,痛苦地扭了几下身体昏了过去。

        “啪!”一声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灰熊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一个掌印。

        是耶稣,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耶稣动手打人。

        耶稣看着白骨,说:“你们两个,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们!”

        白骨呵呵一笑:“老人家,我想你是误会我今天来的目的了,我并不是来参加你这个***儿子的葬礼的,他是死有余辜。我是来送请帖,我的老大胜爷刚从金三角回来,今天摆桌,想请您老过去喝喜酒。”说完,白骨掏出一张金光闪闪的请柬递给了耶稣。

        耶稣没作声,看着那张请柬,挥挥手:“送客!”

        天龙嚷到:“干爹,不能就这么放他走!大哥是让他害死的!”

        耶稣说:“你好好给你干哥哥上柱香吧。”

        “娘咧,今天还真是热闹,白骨的老大回来了?是谁啊?又是什么级别的***啊。”走出殡仪馆,我看到灰熊正依在门外那辆轿车旁,一见我出来了,迎上来。

        我笑到:“灰熊,不会是你们老大的老大摆酒,连我也请上了吧?”

        灰熊呵呵一阵憨笑:“我老大说了,你对这个胜爷一定很感兴趣,所以就算我们不请你,你也会来参加,还不如卖你一个面子。”

        “靠,那我真该谢谢你老大了。”我接过请柬,嘿嘿笑着告辞了灰熊。

        坐在面包车内,我才看到十几辆款式相同的轿车拥簇着白骨的座驾离开了殡仪馆。

        “胜爷这个名字已经很多年没听过了,宇哥你真牛啊,连胜爷都要请你去吃饭,说出去咱们***有面子!”炮手无不羡慕地说。

        我将那请柬砸在炮手身上,笑骂到:“你要是想去,那你就带***,妈的,这摆明了在向我们***么!我看白骨他也知道自己惹祸了,不然怎么连他老大都请回来了?”

        炮手问:“老大,太子究竟是怎么死的?”

        我想了想,回答说:“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被气死的。”

        “气死的?!”二***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