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黑道学生

正文 第二百一十三章 误解(三)    文 / 煮剑焚酒 更新时间: 2013-01-21 22:2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六分熟的牛扒和不知道是八几年的红酒被端了上来。我用叉子按住牛扒的一角,右手用刀轻轻割开,盘子下面还渗出一堆血水。弄不明白,洋人怎么就喜欢吃这种玩意儿。

        几个女孩儿也都特淑女地吃起桌上的食物,她们也都是见多识广的人了,在这种高级的场所我感觉自己贼有面子。

        “干杯!”我端起酒杯一口将里面的红酒全倒进了喉咙里,唐晓敏和陈芸在旁呵呵笑着,笑的特喜庆,小雨点说:“哥,哪有像你这样喝红酒的,你把它当成啤酒了吧!”

        我瞅着酒杯内残余的几滴红酒,摇头连连:“这玩意儿真是喝不出一点味道,我还是比较喜欢‘百威’或‘五粱液’。”

        纯纯一边小口吃着桌上的菜,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瞄我,似乎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我不想破坏这种和谐的气氛,假装没看到她的眼神。对于一个女人我总是狠不下心。

        这时我的手机响起,我接起,是老大:“小九,在哪里?”

        “哦,老大,我在对面的西餐厅吃饭,要不要一起来整点?”

        “我不去了,你吃完以后来办公室一趟。”

        “恩,对了,老大,有什么急事儿么?”这句话刚说完,老大那边已经挂断了。

        “怪了,老大今天吃错药了吧。。”我心里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

        陈芸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问:“宇,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我笑了笑:“没什么事儿,咱们吃咱们的。”

        一顿饭吃的倒是蛮舒爽,最后结帐的时候差点没把我吓着,三千八,五个人。据说还是新开张,打了五折。

        我恶狠狠地诅咒了一下这间西餐厅,穿过一条马路回到了总部。

        三个女孩儿睡了一下午精神饱满着呢,发现纯纯确实跟我没什么不正当的关系后,商量了一下,撒开小腿跑去逛夜市了。

        纯纯这时才开口说话:“米九,你的三个女朋友真是太漂亮了。”

        我一边向前走,一边说:“还好吧,今天吃的还满意么?”

        纯纯笑了:“当然满意了,谢谢你的招待,我要回房休息了。”说完,她转身向右边走廊处走去,立刻有个服务员跑过去接过她的钥匙,替她开了门:“请进。”

        纯纯转过头冲着我点头一笑,进房了。

        我苦笑着刁着根烟进了电梯。

        火男和山猫还没有消息,打他们的手机也不通,我有点慌了,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儿吧?转念一想,山猫那帮子人的身手自己又不是没见过,火男呢,虽然几年不见了,但也不会差到什么地方去吧?

        想着想着,电梯门已经打开,我向整条走廊最里面的房间处走去。一回到这里,我的心思就又回到了公司身上,心里掂量着要不要告诉老大,虎哥吸毒的事儿。

        由于虎哥是刚刚吸上白粉,瘾还不是十分的大,强行戒毒没准能起到一点效果,要是时间长了,再过半个月,我回南吴上学,等再回来的时候,虎哥没准就变成了第二个白骨,那是我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左思右想,我还是下定了决定,要将这件事儿跟老大说说。

        “妈的!虎哥你可别怪我啊,小九也是为了你好!”我嘟囔着推开门。

        老大和蛇爷这对老搭档基本上都在一起的。老大正坐在转椅上盯着电脑,蛇爷斜依在沙发上正说着些什么,一见我来了,立刻不说话了。眼神有点怪异,我见了之后有点害怕。

        我心想:“这到底是怎么了?不会是出了什么问题吧。”

        “老大,找我有什么事儿?”我嬉皮笑脸地问。

        老大的脸色不太正常,他弹了弹桌面,到:“我跟老蛇今天去看不凡了。”

        “不凡?他怎么了?死了?”我心想:“他死了才好,老子怎么看他怎么不顺眼,这小子骨子里渗出一阵阴气,要是在晚上碰见他,第二天起来肯定着凉。”

        老大说:“你很希望他死么?”

        我微微一笑,说:“老大,我想跟你说件事儿,但你要保证,我说出这件事儿之后,你不准生气!”

        老大和蛇爷面色一凛,我皱眉到:“老大,蛇爷,你们怎么了?”

        蛇爷叹了口气,到:“你说吧,什么事儿。”

        我点点头,到:“老大,我今天去找虎哥,发现他正在办公室里吸毒,不过听他说似乎刚吸上没几天,在这个时候戒应该还来的急!”

        “再怎么说,我小九也是老大、蛇爷你和虎哥一起带出来的,本来我是答应了虎哥不告诉您的。。不过呢,为了虎哥的将来,我也只好牺牲一下自己了,要怪,虎哥也只会怪我不是么?”

        我正预测着老大的反映,是一拍桌子站起来怒吼:“妈的,把老虎给我喊过来,吸毒?他不想活了是不?”还是,‘嗖’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愤怒地按几下桌上的电话:“老虎,给我滚来公司!”

        结果,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老大竟然相当的镇定,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一包东西,扔在桌上。

        我定睛一看,那是一包香烟,‘三条五’。

        我莫名其妙地问:“老大,这是什么?”

        老大没说话,身后的门猛地被打开了,没等我转过头,就感觉到头部被重重地击了一下,我整个人跌向前,额头一下子便撞在了桌角上。

        我眼前一黑,嚎叫一声,捂住了脑袋。

        “你他妈的,害老子!”这,这声音竟然是虎哥的!

        由于头部受到了重创,没有还手的余地,我的肚子挨了四下,力道很重,应该是用脚踢的。我‘扑通’跪在地上,‘哇’的一声,将刚刚吃进肚子还没开始消化的东西全吐在了地上。

        我抬起头,看到的确实是虎哥,他脸上的表情显示出他极度愤怒,脸和脖子都通红通红的,好象是一块巨大的烙铁。

        我难受地捂着肚子骂到:“妈的,你他妈的疯了!”

        不说这句话还好,一说这话,虎哥不知从哪儿弄来一个啤酒瓶狠狠砸在我的脑袋上。

        血缓缓滴在地板上,我不敢想象自己现在的样子,我满手都是被玻璃碎片割开的口子,嘴里也不停地向外呕吐着秽物,包括血。

        虎哥一把拎起我的衣领,‘啪啪’就是两个耳光,我被彻底激怒了。

        我疯狂推开虎哥,提起脚就蹬了过去,嘴里反复重复着一句话:“我操你妈!”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按在桌上的,老大面无表情地指着那包香烟,说:“米九,虎哥有哪点对不起你,你要这么害他?”

        “米九,老子看错你了,你他妈的整个一白眼狼,吃里扒外!操!”说完,我脑袋又挨了一下子。

        被打了这么一下,我反而有点清醒了,我高声吼着:“老子没有吃里扒外!”

        老大的脸变的越来越黑,他抬抬手。我感觉自己身上的压力小了很多,我勉强直起腰,用手去擦脸上的血。

        虎哥一把将我推到了沙发上,冲上来,盯着我,他满嘴的酒气,一看就是喝了不少的酒。

        他说:“米九啊米九,你究竟想干什么?我老虎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你要用这种掺了白粉的香烟害我?”

        我哑口无言,心里却跟明镜一样雪亮:“我被人陷害了。”

        “妈的,老子不就是在老大面前说了几句你太年轻,不太适合接管天门公司么,你就要这么整我?”

        我摇着头,说:“我没有。”

        虎哥笑了:“没有?你敢说你没有?这烟就是你用来害炎帮的东西!你他妈的还敢说没有?知道这包东西是哪来的么?是从田旺区,你小弟花蛇手里拿来的!他还很莫名其妙地对我说:‘怪了,最近九哥也拿了几条香烟,这玩意他不会是用来送人的吧?’你还有什么话说?”

        我迅速在脑海中整理了一下思绪,冷冷地笑到:“虎哥,我什么时候送过烟给你?”

        虎哥‘啪’又一耳光扇过来:“米九,你他妈的心肠还真是狠啊,害完一个还想害第二个,不凡!你让不凡将这烟送给我,说是感谢这么多年对你的照顾!完事儿之后,你又找了枪手去杀不凡,想把这件事儿彻底隐瞒过去,你说吧,还有什么事儿,我是不知道的!”

        我明白过来,是不凡和花蛇一起来陷害我。

        我无力地瘫在沙发上,浑身剧烈的疼痛让我不愿再说一句话,我有点累了,血就顺着我的眼角往下滴,流过了那件白色的衬衣。

        虎哥转过头冲老大吼到:“今天就让我执行家法!废了这个畜生!谁也别拦我!”

        蛇爷淡淡地说:“年轻人偶尔犯了点小错误,还是能值得原谅的。家法,什么家法?都是自己人,断他五根手指赶他出公司算了。”

        我狂笑着推开虎哥,再次狠狠地擦了擦脸上的血:“蛇爷,你对我可真是太好了,陷害大哥,吃里扒外,这可是要千刀万剐的,竟然只断我五根手指?你说,我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哭?”

        蛇爷看着我,没吱声。

        老大这时开口了,声音有些沙哑,让我的心感觉有点痛。

        老大说:“米九,看来你的翅膀硬了,终于想要飞了。。。可是,你真的等不了那么两年么?两年以后我一定会将公司留给你的啊。。可是,可是你为什么要害老虎啊?他,他对你多好啊。。以前我让虎哥带着你出去砍人,你把对方一个老大的腿卸了,还是他去替你顶罪的。我说,年轻人,让他进进大狱也没什么坏处。你知道老虎怎么说么?他说:‘我是把米九当成自己亲生儿子一样来养的,跟我出去砍人出事儿了,理应是我来扛,他还小,不能送他进去,这样会毁了他。’米九,你这样做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么?你他妈的拍拍自己的胸口问问,你对得起虎哥,对得起我吗?老蛇,去把我那把刀拿过来!我今天一定要宰了你这个畜生!”

        我慌了,第一次感到这么慌,我有点不知所措,脑中一片空白,看着老大那柄专用的砍刀,我惨叫着:“老大,我是被人陷害的,不关我的事!是不凡和花蛇合起来陷害我的。。老大,老大!”

        我死命挣扎着,虎哥按住我的脑袋和我的双手。

        “老大,我是你从小带大的,你就这么不相信我么!我对公司绝对没有二心啊,我怎么会害虎哥,我是被人陷害的啊!”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嚎叫着,这种感觉比一个人砍倒了五百人还累。

        老大缓缓走过来,我能看到他脸上的表情,那是失望和愤怒,似乎还有一层我看不懂的感情。

        “米九!!”老大忽然泪水狂飚,他猛地举起了手中的刀,狠狠砍了下来。

        “啊。。。啊。。。”我浑身剧烈地颤抖着,‘砰’门被踢开,一个人影飞快地跑过来抱住老大的腰,哭喊着:“干爹,不要杀哥哥!”

        是小雨点,小雨点来救我了。

        跟她一起的还有陈芸和唐晓敏,这两个女人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两支枪,陈芸吼到:“妈的!放开夏宇!不然我就开枪了!”

        唐晓敏飞起一腿踢在虎哥的脑袋上,一把将我扯到一旁,她看着我满脸迷茫的样子,抬起枪对准了虎哥。

        我无力地说:“不要。”

        唐晓敏漠然地着我。

        老大看了看我的三个女人,咬咬牙:“你们走吧,米九,你记住,你已经不是天门公司的人了。”

        虎哥退到了一旁,盯着我,我同样看不懂他脸上的表情。

        只有蛇爷,他冲着我吼到:“妈的,老大让你们走,你们耳朵都聋了?还不快滚出海州?滚回南吴去!”

        小雨点哭哭啼啼地从地上站起来搀住我的胳膊,对老大说:“干爹,谢谢你。”

        唐晓敏、小雨点扶着我,陈芸断后,我们四个人就这样走出了公司,让我觉得讽刺的是,门口的小弟竟然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地问我:“九哥,你怎么了?”

        我抬起头看他,说:“没什么,真的。”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