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黑道学生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思念    文 / 煮剑焚酒 更新时间: 2013-01-21 22:2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勾起陈芸的伤心事,这丫头的眼泪就开始‘啪嗒啪嗒’掉个不停。

        我不会安慰人,或者说,安慰人是我的弱项。跟我在一起的都是些大老爷们儿,根本没有机会让我去安慰他们。这下可好,陈芸一哭我就显得有点手忙脚乱了。

        我说:“别哭了,你要是想家就回去看看。”

        陈芸摇摇头:“我父亲早就不认我这个女儿了,我还回去做什么?”

        我笑着将她揽入自己怀中:“别傻了,就算你父亲不认你做女儿,那也只是表面罢了。自己的亲骨肉谁会不心疼呢?”说完,我感觉自己的心里有点痛。他妈的,是啊,陈芸最起码还有老爸。我的老爸现在在哪儿?

        陈芸看着我,呆呆的问到:“宇,你说,我回去之后,他们会高兴吗?”

        我说:“看到自己的女儿回家,做父母的怎么会不高兴?”

        “宇,我真的想我妈妈了,明天你陪我回去好吗?”

        “好!”

        次日,学校发校服了。

        可恶的校服终于降临到我们新一届学生身上。绿色的裤子,白色的衣服,衣服左边口袋还缝着‘十六中’三个大字。整体来说,这校服就算摆在那儿,我都觉得恶心。更别说让我穿了。

        女同学的上衣款式和我们一样,奶爸和佐威几个色狼打赌到:“明天回到学校,猜猜咱班女生穿的纹胸大多是什么颜色!”

        学校规定了,校服一定要穿。否则将会做扣分处理。所谓的扣分处理也就是,一天不穿扣两分,扣满五十分,直接扫地出校。当然了,要是在学校内有特殊贡献之类的还可以获得加分。

        看着那崭新的校服,我叹了口气。

        在学校饭堂吃完饭,等回到班级一看。好一片绿色的海洋,不少学生在中午回宿舍休息的时候将那新校服换了起来。更夸张的是,五、六个相当前卫的女生,利用那段宝贵的时间将校服裤子修成了支离破碎的喇叭裤。裤脚是大开叉,膝盖被挖了个洞,屁股后面还贴了个熊猫妹妹。

        上课的时候,班主任发火了。狠狠把那几个女同学批评了一顿。我们几个在后面狂笑。

        就这事儿换成是我,我也得火。刚发下来两个小时都不到,就弄成这样了,那三年之后会变成什么?天知道。

        放学后,我将那套校服扔到奶爸手里,让他带回别墅去。陈芸则是拉着我坐上了‘的士’。

        在车上正和陈芸聊着天,一条短信传了过来,内容非常简单,加上标点符号九个字儿:夏宇!你这个混蛋!

        我无奈地关掉手机,陈芸此时怎么会注意到我,她现在正低头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宇,我穿这件衣服好看吗?”

        “恩,好看!”

        “靠!你根本没看!”

        ……

        足足坐了三个多小时的车,才来到陈芸住的地方。

        在进门之前,我陪陈芸在商场买了许多的礼品,里面包括什么‘黄金X档’‘脑X金’之类的玩意儿,着实花了不少的钞票。

        陈芸还兴致勃勃地为她的父母买了一条长裙和一套西装。

        俗话说的好,礼多人不怪。这么多玩意儿砸下去,就算是铁人都得动心了吧?更何况对方是自己的女儿?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陈芸家门口,那是一栋平房。

        陈芸说:“宇,你在门口等我一下好吗?”

        我点点头,将手上的东西塞进陈芸的手中,说:“放心吧,你父母肯定会原谅你的!”

        陈芸点点头,走上前,按了几下门铃。一小会儿就从屋内走出一个中年妇女。我在远处听到了她们母女的对话。

        “芸芸?你。。。真的是你?”

        “妈。。我回来了,我好想你和爸爸。”

        “孩子,快进来!老陈,你快下来,女儿回来了!”

        说完,陈芸和她的母亲进了屋。

        坐在门口,我抽着烟。心里怪不是个滋味的。看到别人母女团聚了,我是又嫉妒又羡慕。要是我的父母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还不一定是什么样的!冲上去掀他们几个耳光?还是?

        正胡乱想着,一个年龄与陈芸相仿的女生走了过来,说:“喂,你是谁呀?坐在这里干嘛?”

        我抬起头,笑到:“哦,我是陈芸的朋友。”

        那女生长的一般,但是眼睛很有神,一听到‘陈芸’两个字儿,她大叫到:“什么?芸芸回来了?”

        我点头:“是啊,刚刚进屋,你是她的邻居吧?”

        那女生重重地点头说:“当然了,我和芸芸可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呢!不过从四年前,芸芸就离家出走了,没想到她今天竟然回来了!不行,我得进去好好说说她!”说完就要往屋里冲,被我一把拽住了。

        我说:“哎哎哎,人家陈芸刚回家还没跟父母团聚够呢,你怎么就那么不识趣,非要插一脚呢?在这坐会儿等她出来!”

        那女生一听我说的有理,也就点点头,坐了下来。

        那女生问我:“你是哪里人呀?”

        我说:“海州的,听过么?”

        “海州?当然听过啦!离这里不是很远哎,坐车几个小时就到了。”

        “恩!”

        “海州有‘肯德基’么?”

        “什么?”

        “海州有没有‘肯德基’?就是英文缩写KFC啦!”

        “当然有了。。”我有点发怒。

        “那海州有‘华伦天奴’专卖店吗?”

        “有。。”我比较怒了。

        “海州有公交车么?”

        “有。。”我疯狂了。

        “海州是用人民币的么?”

        我彻底无语,这是一个什么女孩儿啊?为什么现在的女孩都那么无知,都那么幼稚?我感觉自己有点抓狂了,我狠狠地说:“南吴有的,海州都有,不要再问这么弱智的问题了行么?”

        那女孩呵呵笑了两声,说:“我不是不知道嘛!听说海州那边很穷是不是?”

        “海州,这个嘛,有穷人,当然就有富人了。总体来说经济是比不上南吴的。”

        “哦。。那就好。。”

        我愣了,瞪着眼睛看着她:“你什么意思?看不起我们这些外地来的?”

        那女孩‘哈哈’一笑,说:“没有啦!跟你开玩笑的啦!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好气地说:“夏宇!”

        “蛮好听的嘛,我叫小蕾!”

        “哦。。。”其实我现在是在想屋里的陈芸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根本不想跟小蕾这种丫头片子说话。

        小蕾说:“告诉你个秘密,我们班上有个很帅的男生哦!比你还要帅一点呢!”

        听到这句话,我心里很受用,毕竟被一个小女生夸奖嘛。我能感觉到自己脸上的表情缓和了许多,我笑着说:“你没听过一句话么,叫:‘女追男隔层纱,男追女隔重山。’既然他那么帅,你就去泡他呗!”

        “哈哈,你可真坏!”小蕾下面的一句话差点让我吐血,她说:“可惜啦。他是外地来的。。”

        “靠!”骂了一声,我站起来,决心不再搭理这个讨人厌的女孩儿了。如果他是男的我保证一拳打过去,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一个尖锐的声音突然从屋内传了出来,我能辨认是陈芸的叫声。

        我急忙走上前,推了推门发现被关严了,按动几下门铃,过了有两分钟,门‘嘎吱’一声被打开。陈芸哭着从屋内冲了出来,拉着我的手便往外走。

        我急忙问到:“芸,到底怎么了?”

        我能看得出,陈芸正压抑着自己的脾气,她低声哽咽到:“宇,你别问了。我们走吧。”

        从屋内冲出一男一女,那女的是陈芸的母亲,而那男的一看就知道是陈芸的父亲了。

        “你给我站住!你这个不孝的东西!”陈芸的父亲显然被气昏了头,冲上来就给陈芸两个耳光。‘啪啪’两声响起,我呆住了,陈芸呆了,小蕾也吓傻了。

        “老陈!她是芸芸啊!咱们的女儿!你怎么能动手打孩子啊!”陈芸的母亲气的眼泪都掉下来了。

        “什么女儿?我才没有这种女儿呢!好好的学不上,跑去混黑社会,学电影里的那里小混混打架,砍人!你现在是不是还吸毒啊?”

        陈芸尖叫到:“我没有!我没有!”

        这时陈芸的父亲转过脸来,指着我说:“说,这个小混蛋是你什么人?是不是你所谓的那些老大?”

        我此时也被激怒了,我走上前说:“我是陈芸的男朋友!不久之后的老公。”

        “你。。。”陈芸父亲原本那张刚毅的脸上充满了愤怒,指着我半晌没说上话。

        “芸芸,芸芸听妈的话,进屋说行吗?”陈芸的母亲慈爱地看着陈芸,拉住了她的小手。

        “哼!”陈芸的父亲气冲冲地走回了屋里。

        我们一行四个人进了客厅。

        陈芸正哭个不停,此时的她就像是一只受了伤的小鸟,想回到父母羽翼之间养伤,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回家的路。

        陈芸的父亲从抽屉中取出三叠用报纸包住的东西,狠狠砸在了地上,说:“我告诉你!这些脏钱,我一分也没动!现在全部还给你!还是几年前那句老话,我压根就当没生过你这个女儿!”

        我低头不语,看着那三叠钞票发呆。这丫头在没跟我之前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指挥百来人的小混混,她哪来那么多钱的?这些钱加起来估计得有几十万吧?

        我站起来,冷冷地说:“伯父,那是你女儿拼了小命赚回来的钱,她自己不舍得花,不舍得吃寄给了你,你干嘛还要这么对她?”

        陈芸的父母冷哼一声:“你们这些小混混在外面干些什么样的勾当,别以为我不知道。伤天害理的事儿没少干吧?哼,流氓!无赖!”

        我耸耸肩说:“随便你怎么说,只是进入了黑道是没人能全身而退的。谁也不能,只能摸着黑往前走,走多远算多远。如果你真的爱你的女儿,就应该好好对她。当然了,我一个外人是管不了你们家务事儿的。只不过,我要澄清一点,这些钱或许不是很干净,但这绝对都是陈芸的心意,这是做不了假的。”

        “我嘛,我承认,我是个混黑道,捞偏门的。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儿。我从小就被父母遗弃,不走这条路,等待着我的只有被饿死!你现在的做法和我的畜生父母没什么分别!你妄称什么文化人!”

        “小子,你给我闭嘴,我的家务事还轮不到你插嘴!陈芸!我最后跟你说一次,你如果想回来,就给我好好做人!跟你以前的那些狐朋狗友全部断掉联系!不然的话,你以后再也别回来了!”

        陈芸坐在板凳上呆呆地看着地板,不知道她心里在想着些什么。

        但是我很清楚一点,在社会混了这么多年,那种性格早就定了性,要让她变成一个乖巧听话的小女生那是天方夜谭。

        陈芸站了起来,脸上的泪水已经干了。她来到我身边,轻轻拉着我的手,用恳求的语气说:“宇,带我走吧。”

        我轻轻地说:“芸,不如你别混了。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很伤心。”

        陈芸摇摇头:“我除了会打架砍人,还会干什么?小时候的那些优点全都没了。。。我这辈子就这样了。”

        一听这话,我火了。我从凳子上站起来吼到:“他妈的,你说的这是什么狗屁话?什么叫这辈子就这样了?”

        陈芸抿着嘴巴,可怜兮兮地看着我,说:“宇。。。”

        我眯着眼睛,千万种想法在我脑中闪过。

        我说:“芸,你留下来照顾你的父母吧。黑道上的事情由我来打点就行了。”

        陈芸连连摇头,说:“不,我要跟着你!”

        我怒到:“他妈的,我的话你也敢不听?我让你留在这里陪着你的父母!我一有时间就会过来看你!这样还不行?”可能是上次白骨的事儿,我心里有些怕了。万一陈芸再受点什么伤害,我这个做男人的还不得内疚一辈子?

        我抚摩着陈芸的小脸,说:“黑道上的事儿,你就别管了。安心在家里呆着吧,学校那边我帮你办退学手续。几年都没回家了,这次就待在家里陪自己的父母聊聊天吧。我看伯父也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

        陈芸的母亲欢喜地说:“对啊,芸芸,你就留下来陪妈妈吧。妈妈这几年天天都在想你啊。”

        我露出微黄的牙齿,笑着说:“学点做菜的手艺,到时候我可是要考验你的!”

        陈芸重重地点了点头。

        晚上在一起吃饭的时候,陈芸的父亲说了一句让我比较受用的话:“小伙子,看来你还没坏到骨子里。”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