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六十七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三眼身上的伤没有痊愈,经过一场恶战,原本愈合的伤口再次拉开,这时候的疼痛比当初剧烈百倍。谢文东虽然还没有脱离危险,但他已知道东哥绝无大碍,精神放松下来,伤口传来的痛楚如潮水般袭来,他咬了咬牙,就近找了一位医生简单包扎一下。刚处理完,想去看看李爽等兄弟的伤情,下面一小弟匆匆跑上了楼,直接找到三眼,在他耳边细语道:“三眼哥,向问天来了。”“啊?”三眼一愣,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凝神问道:“你说什么?”

        “南洪门的老大向问天来了。”小弟再次确认道。“哧!”三眼吸了口冷气,暗道:他怎么来了?他来干什么?不是……他握了握拳头,眼珠连转,从怀中拿出***,同时沉声问道:“向问天带了多少人?”“不足十人。”“哦?呵呵,这倒是怪了。”三眼把拿出来的***又揣了回去,笑吟吟道:“不足十人?他不是打算来探望东哥伤情的吧?真是个古怪的人。”他摇了摇头,起身穿好外套,将身上缠绕的纱带遮好,然后向谢文东的病房走去,要不要见向问天,他不敢私下做决定,还是想问问东哥的意见。三眼进入病房的时候,谢文东正闭着眼睛,身上插着粗细不一的管子,听见房门响,他睁目看了看,微微一笑,道:“有事?”三眼吓了一跳,惊讶道:“东哥,你的伤……?”谢文东笑眯眯说道:“没你想象中的那么严重。”

        三眼疑道:“可刚才那个医生说你……”“说我还没有脱离危险期是吧?”谢文东笑道:“当一个人命在垂危之际,也正是他最脆弱的时候,只有当一个人最脆弱的时候,那些环绕在他四周的隐藏着的敌人才能浮出水面。我能感觉到魂组并非是我们唯一的敌人,在他的背后,一定还有某种势力支持着它,不然,就算它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上海如此猖狂到动刀动***的地步。”三眼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好一会,才喏然问道:“是谁?谁能在背后支持魂组?”

        谢文东摇头道:“我还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支持他们的人一定很有权利,至少可以压住上海的军政两界。”

        三眼敲了敲脑袋,摇头道:“真他奶奶的伤脑筋啊!不管他了,现在向问天就在医院楼下,东哥,你要不要见他?”

        “哦?”谢文东面容一展,笑道:“他来得还真快。张哥,你知道吗?我现在最想见的有两个人,其中的一个就是向问天。”

        向问天已经够古怪的了,而东哥古怪的程度绝对不在前者之下,真不知道这两个南北夙敌心中在想什么。三眼苦笑,问道:“那另一个人是谁?”“无名。”“无名?东哥要找赤军?”“嗯,我想拜托他们一件事。”“什么事?”“帮我送一份礼物。”

        向问天被三眼等人迎进医院,他平时很少到医院来,一是讨厌医院里那股无处不在的消毒水味道,另一方面,来医院也就代表着离别,生死离别,不知道有多少回在医院他看见几天前还生龙活虎的好兄弟慢慢闭上眼睛,慢慢停止呼吸,而自己只能站在旁边,什么也做不了。这一次,他来看望自己最大的敌人,谢文东,但感觉却没有太多的变化。

        当他见到谢文东的时候也吃了一惊,没想到他的生命力这么旺盛,虽然精神有些萎靡,但那双眼睛依然炯炯有神,亮得透人心肺。向问天摆摆手,示意让陆寇等人退出去。谢文东了解的一笑,向三眼一扬头,后者识趣的跟着陆寇等人出了病房。

        双方各站走廊一面,虽不至于刀***相见,但***辣的眼神已在双方之间的空隙里交起火了。三眼盯着陆寇,陆寇瞄着三眼,二人各不服输,如果目光能变成刀子,那他二人身上至少得挨数百刀了。三眼终于忍受不了,将烟头扔于地上,狠狠踩了一脚,跨前一步,呲牙咧嘴道:“小子,你看什么看!”陆寇冷道:“我没有看人。”

        三眼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见旁边的周挺等人噗笑出声,才寻思过味来,一把抓住陆寇的脖领子,怒道:“你他*的敢骂我!”他突然一动手,两旁南北洪门的***纷纷拨出家伙,空气中的***味急升,双方大有一触即发的趋势。

        陆寇冷冷地一挥手,打开三眼抓住自己的手掌,面无表情道:“如果不是天哥有话在先,刚才在你出手的一瞬间,我至少有十种以上的方法让你手腕折断。”三眼闻言笑了,上下看了看陆寇,轻蔑道:“小子,我知道你是谁,人家都说你是南洪门内的第一高手,我正想领教。”说着话,他瞄了一眼谢文东的病房,然后双手插着兜走开了,“如果有胆量的话,你跟我来。”

        陆寇冷笑道:“文东会,长着三只眼睛的第二号人物,不要以为在东北无人敢招惹你,就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天下大得很呢!”

        “呵呵,哈哈……”三眼仰面大笑,连连点头道:“好好好,南洪门的人嘴皮子功夫厉害是出了名的,不知道手底下是不是真有两把刷子。”“何止两把,还有六把七把呢,不过对付你这样的人,一把就足够搞定了。”陆寇毫无畏惧,大步跟上三眼。

        不用问,众人都知道这两位要准备干什么去,纷纷动身,紧随其后。三眼一举手,拦住众人,傲然道:“咱们文东会、洪门的弟兄从来不以人多欺负人少,你们留下看护东哥,至于南洪门的小蚂蚁,我一人足矣了。”

        陆寇耸耸肩,无奈道:“一直都听说东北人喜欢吹牛,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他回头对周挺等人说道:“你们留在这里,我不是牛,不怕会被他吹上天。”三眼听后气得直哆嗦,恨不得上去咬他两口,他攥了攥拳头,暗暗运气,准备一会先把陆寇的那两颗兔子门牙打掉。三眼在前,陆寇在后,二人没下楼,反上了医院楼顶的天台。

        三眼站在天台正中,仰面长长吸了口气。天空漆黑,老月半悬,几缕灰土土的云彩漂浮正空,让繁星的光芒变得暗淡,仿佛在提醒人们,它和你的距离是那么的遥不可及。不知道过了多久,三眼才缓缓转过身,面对着陆寇,幽幽道:“来者是客,我先让你三招。”“不用,谢了。”陆寇拿出手帕,边缠绕在右手上边说道:“我怕三招过后你已经趴在地上,那我就没得玩了。”

        “唉!”三眼叹了口气,说道:“真不知道你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不过,看在今天向问天帮了东哥忙的份上,我就赤手空拳和你打一场。”说着话,他猛地一窜身,挥起一记老拳,直袭陆寇面门。

        什么东西?刚说完让三招就先动手了!陆寇心中暗骂,不慌不忙地伸出手掌挡在面前。三眼那一拳不偏不正,被他拦个结结实实,同时下面抡圆了,一脚猛踢三眼软肋。好快啊!三眼心中一动,一拧腰身,抽身退了出去。

        两人一触即分,眨眼之间已各换了一招,对对方的底细也稍微有所了解。二人开始小心的向前凑,当他俩之间不足三尺时,各叫一声,混战在一处。三眼和陆寇都没有拿家伙,但即使用拳头,依然打得有声有色,险象环生。像他俩这样的人物,都有着丰富的格斗经验,对人体的要害之处甚至比普通医生了解得还多,而且凭他二人出手的力道,就算不用家伙,一旦击中对方的要害,其下场不死也是重伤。所以,他二人各都是加了十二分的小心,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三眼和陆寇在天台上打得难解难分,谢文东和向问天则在病房内有说有笑,亲热的程度不下于多年未见的老朋友。

        向问天拉把椅子坐在病床旁边,首先开口笑道:“没想到谢兄弟受了这么重的伤,依然神采奕奕,果然有过人之处。”

        谢文东笑道:“不然怎么办?谁让咱们混的是江湖,走的是黑道,捞的是偏门,一入这一行,心里早有了准备。以前不是没受过比这重好几倍的伤,但我现在还活着,知道为什么吗?”

        向问天含笑摇头,并未说话。谢文东道:“因为我不想死。我一直认为,只要我不想死,那,没有任何人能杀死我。”

        “哈哈!”向问天大笑,说道:“世界上有很多人都不想死,但每天在这个世界都有数以千计、万计的人死于被杀。

        “很简单,因为,”谢文东悠然一笑,说道:“因为,他们中没有一个人的名字叫做谢文东。”

        “哈哈……”向问天这回笑得声音更大,听谢文东的话,除了笑,可能已没有***的反应了。若是***人听了,一定会笑谢文东在大言不惭,但是向问天却知道,他说的话是有他的道理的,之所以笑,是笑谢文东在表现出傲气张狂一面的时候,也是蛮可爱的。“怎么?”谢文东一挑眉毛,笑问道:“你认为我在说大话?”

        “不,你说的是实话。”向问天终于停住笑声,话锋一转,说道:“魂组的头头跑了。”“我知道。”“你知道?”“呵呵,”谢文东道:“我也是有我的眼线的。”“嗯!”向问天点点头,又问道:“你知道他跑到哪了吗?”“军队。”“你不觉得奇怪吗?”

        “当然。所以,我告诉医生,我这回伤得很重,重到生命垂危,命在旦夕的程度。”

        向问天盯着谢文东,好一会,咧嘴笑了,点头道:“聪明!”谢文东笑道:“不聪明点,我可能在刚刚踏入黑道的时候就让别人吞掉了。对了,我一直很想问你一个问题。”“请问!”“你,为什么那么恨魂组。”向问天挠挠头,起身转了一圈,又坐了回来,垂头弹着手指,道:“我说我很爱国,我说我恨那些在中国胡作非为并造成伤害的日本人,你相信吗?”

        “我信。”谢文东毫不犹豫的接口正色道:“向问天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他说的话,我相信。”

        “英雄?!向问天咀嚼着这两个字,摇头道:“我背不起这个称呼。”

        “没什么背不起的。”谢文东笑道:“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英雄,至少他是他自己的英雄,不是吗?”

        “呵呵,有点意思。”向问天笑吟吟道,“如果我们不打仗,一定会成为好朋友。这话,我好像曾经也说过。”

        “对。”谢文东点头道:“在南京。”向问天道:“谢兄弟记得很清楚嘛!”“向兄没听别人说过谢文东很记仇吗?其实记***的事我也很在行。”“哈哈!”向问天放声大笑,猛然,收起笑声,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谢文东,问道:“我们之间,能够不再打仗吗?”谢文东脸上的笑容冻结、僵住,能不打仗吗?这是他能决定得了的吗?北洪门上下数代万余众的夙愿是他能左右得了的吗?他背不起。他摇头道:“或许能,或许不能。”

        向问天又问道:“我们真能够成为朋友吗?”

        谢文东叹了口气,还是摇头道:“或许能,或许不能。”

        “难道,”向问天反问道:“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让你为难的事吗?”“如果有的话,就是你。”谢文东苦笑道:“向兄应该听过那句老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些事情,不是你我二人能决定的。唉!江湖……”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