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六十六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三眼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一家较近的医院,医院规模不是很大,周围环境倒是清馨雅然,三眼顾不上去欣赏它的别致,抱起谢文东,冲进医院大堂,刚一进来,就开始大声急切的叫嚷道:“医生?医生快出来。”

        此时天已将至凌晨,值班的医生打着瞌睡,冷不丁听到叫喊声吓了一跳,沉着一张老脸,慢吞吞从房间里走出来,不满的训斥道:“喊什么喊什么,这里是医院,不是菜市场。”“******医院!”三眼一个箭步窜到医生面前,一把将他的脖领子提起来,往回一带,与医生脸贴着脸,一字一顿道:“你给我听清楚了,把你们医院的所有医生都叫出来,如果救不了我朋友的命,嘿嘿,”三眼冷笑的一拉衣襟,露出肋下别着的开山刀,冷道:“我就要你的命!”

        医生吓了一哆嗦,这时才认真的打量起三眼,只见此人身高体壮,满嘴的东北口音,而且衣服上血迹斑斑,双目通红,特别是眉心之间的疤痕,让人一看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不是碰到从东北来的亡命之徒了吧?!医生暗中直咧嘴,表面上强做镇定,极是关心的问道:“怎么?你朋友受伤了吗?快快快,让我看看。”

        当他看到谢文东背后的伤时,心里顿时凉了一截,又摸又看了好一会,暗暗摇头不语。见他半天不说话,三眼大急,怒道:“怎么样?我朋友的伤怎么样?”“哦……这个,”医生微微晃头道:“贵朋友的伤伤及内脏,凭我们医院的能力,恐怕……”

        “去***!”三眼气得直咬钢牙,一脚将医生踢出好远,跳脚骂道:“你治不了不早放屁,还在这里装模做样的耽误时间,我朋友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和你没完!”说完,三眼一挥手,带着众人头也不回,转身往外跑。

        那医生被三眼一脚踢的半天爬不起来,看着这行神秘人消失的背影,恶狠狠的咒骂道:“别说医生,就连神仙也救不了他。”

        回到车里,姜森面色难看,说道:“三眼,不要浪费时间,你我都知道东哥的伤有多重,非平常医院所能治疗的,直接去市中的医院吧。”三眼懊恼道:“我,我真是一下急蒙了。”见姜森的面色不好,三眼一惊,问道:“老森,你也受伤了吗?”

        姜森微微笑了笑,摇头道:“没事,小意思。”三眼与姜森相交共事多年,还不知道他的脾气和性格,猛然一拉他的外套,只见姜森里面的衣襟已经被鲜血湿透了,他长叹一声,没再多说什么,加足油门,开车急奔。

        到了市中的最大医院,谢文东、姜森、李爽等众人一起被送进了急救室,主治的医生是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临进手术室前,三眼拉住他,问几人的情况怎样,医生只是说几人的伤都很重,其中又以谢文东尤其危险,即使上了手术台,生存下来的希望也不会超过百分之五十。三眼听后,二话没说,用粘满血污的手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五万块钱的支票,不由分说的塞进医生手里,说道:“我不想听到我朋友能活下来的几率有多少,我要的,就是他没事,可以象以前一样,你能做到这一点,不管你要多少钱,我都给得起,当然,如果你做不到……”三眼看了看塞进医生手里的支票,柔声道:“一直以来,我的钱都没有白白浪费过,希望你能明白。”医生在三眼如刀的目光下激灵灵一颤,忙想把支票还给他,同时说道:“我是医生,对每一个病人都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这钱,你还是拿回去吧,我不敢要,也不能要。”

        三眼一侧身,闪过医生递来支票的手,冷冷一笑道:“不用和我装什么清白,给出去的钱我是不会收回来的,你只是记住我刚才的话就好,当然,如果你继续在这里和我浪费口舌,我朋友有个好歹,我敢保证,你的下场一定比我朋友惨,包括你的家里人。”医生脸色一变,盯了三眼好一会,终于将支票放进口袋,不再说话,转身进了手术室。

        经过此次一战,北洪门和文东会虽然未死伤多少人,但以谢文东为首的主要干部俱是身受重伤,送进医院抢救,北洪门上下骚动,还好有三眼为首的东心雷、灵敏几人主持大局,未使整个帮会陷入崩溃之中。

        “东哥的情况怎么样?”当东心雷赶到时,三眼已在医院走廊里等候快两个钟头,正焦急的来回徘徊。

        三眼见是他,稍微松了口气,摇头忧心道:“恐怕,不大乐观。”

        东心雷目光一沉,没再追问,低头沉思不语。三眼又道:“不管东哥的情况怎么样,有一点我很奇怪,这次东哥之所以能从魂组的手底下脱险,和向问天的及时杀到有直接关系,他为什么要救东哥,他们应该是最大的竞争对手,也是仇恨最深的敌人才对。”东心雷苦笑,道:“向问天做事岂能用常人的思维去考虑,鬼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也许,正如东哥所说吧,他是顶天立地的英雄。”三眼仰面道:“天下,真的会有这样的人吗?”东心雷耸肩,无奈道:“我只知道一点,向问天是条汉子。”

        “唉!”三眼长叹道:“有一种人,你认识他越深,就越难以成为他的敌人。”

        东心雷凝目说道:“有向问天这样的敌人你不觉得浑身的血液在沸腾吗?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也是个好对手。”

        “没错。”三眼点头,又道:“我摸不透他,这也正是其可怕之处,天知道他会不会趁东哥他们受伤之际对我们发难,老雷,这里有我就足够了,你回鲜花将弟兄们组织起来,我怕万一南洪门来攻,我们难以抵挡。”

        “他会吗?”东心雷不相信的问道。三眼却笑了,说道:“他连东哥都能救,我真不知道他还有什么疯狂的事做不出来。”

        东心雷权衡利弊,最后还是选择稳妥起见,虽然他和三眼同样关心谢文东等人的伤势,不过却不得不离开,不得不提防难洪门的偷袭,他们如果在此时真打过来,那自己一方辛辛苦苦在上海打下来的基础就毁于一旦了。

        三眼和东心雷倒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向问天没有借机发难,如果他真是那样的人也不会去帮谢文东消灭魂组。之所以帮他,是因为在向问天的心里,魂组的威胁和危害都要远大于谢文东,至少后者在中国还不敢过于为非作歹,而魂组就不一样了,他们来自国外,在陌生的环境里,在很好的掩饰之下,他们有实力也有能力做他们想做的一切,而没有这些那些的种种顾忌和良心上的谴责。陆寇也曾提出三眼所顾虑的事情,“魂组已消散,虽然跑了头头,但上下还是损失惨重,我们的目的业已达到了,现在谢文东等人都受了重伤,如果趁此机会攻打北洪门,让他们彻底毁灭如囊中取物。”

        陆寇说得有道理,事实上也确是这么回事,整个南洪门上下都知道,向问天自然更明白,但他简单的一句话将陆寇的主意否定个彻底。“趁人之危,胜之不武,堂堂洪门怎么能与宵小之辈同流。”陆寇听后点点头,又摇摇头,露出无力的苦笑,没再继续说什么。南洪门除萧方之外最了解向问天的就属他陆寇了,向问天的为人他哪会不了解,向问天说出的话又哪是可容他们质疑的。有时候他真怀疑,有这样一位大哥,不知道是自己的幸运还是自己的不幸。

        向问天回到他做住的别墅,脱下外套,扶膝而坐,自语道:“不知道谢文东的伤势现在怎么样了?”抬起头,看向陆寇,问道:“小寇,你说呢?”他爱死不死,关我屁事。这是陆寇的心里话,嘴上自然不能这么说,摇头道:“只是听兄弟回报,北洪门的人将他送进了市中的医院,至于有没有事,下面的弟兄也难以打探出来。”向问天道:“希望他没事。”

        陆寇笑道:“天哥可能是第一个希望自己敌人没事的人。”向问天仰面而笑,说道:“他与我抗争这么久,从南京打到上海,一路而来占尽上风,足可以证明他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如果这样一个人死于魂组的计谋之下,那才是一种可叹的悲哀。”陆寇笑着补充道:“天哥还希望自己能亲手打败他,而且是用正大光明的手段,让天下同道中人看出我洪门的大气和实力。”

        向问天呵呵一笑,一拍大腿,站起身,重新穿好外套,说道:“心中瞎琢磨,不如亲眼去看一看。”

        陆寇楞道:“天哥不是想去市中的医院探望谢文东吧。”向问天展颜道:“小寇真是聪明,也最了解我的心事。”

        “唉!我情愿笨一点,不了解一点,这样,自己心情或许会好过一些。”陆寇的心里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一旁的周挺和田方常见向问天准备去看望谢文东,身上的疲惫一扫而空,站起身,忙问道:“天哥,带多少弟兄?”

        “不要超过十个人。”“什么?”二人一惊,不到十个人?那不是去送死嘛!两个刚想劝阻,陆寇在旁使个眼色,微微摇头。等向问天走出别墅,而人在后小声问道:“老陆,你拦我俩干什么?不到十个人,那不有去无回……”

        陆寇无奈道:“天哥的脾气你俩还不知道吗?!说再多也没用,天哥的心胸虽然坦荡荡,但他绝不是傻子,如果没有把握,怎会去白白送死呢?咱们只是按吩咐去做就好了。”“希望……这次听你的没有错。”二人心有余悸道。

        外面天已开始放亮,手术室门上的那盏抢救灯终于灭了,三眼精神一振,将手中的第十五根烟头弹开,疾步走到门前。

        房门一开,那位年轻的医生走出来,面色不是很好,微微泛白,双目通红,整个人也很虚弱。一看他的样子,三眼的心为之一沉,沉默半晌,问道:“我……我朋友怎么样?”他问得很小心,生怕听到可碎人心的***。

        医生抬头看了看他,又无力的垂了下去,顿了片刻,才说道:“伤者还学要观察才能知道是否脱离危险。”

        三眼眨眨眼睛,问道:“你的意思是?”医生道:“他现在还处于危险期,至少得观察两天,不过有一点很庆幸,你朋友的生命力很顽强,如果是普通人受了这么重的伤,恐怕很难下得了手术台了。”

        “这么说……”三眼一字一顿道:“我朋友没事?”“这点我不敢保证,但情况是稳定下来了,如果两天之内伤势没有恶化,那你朋友的这条命算是保住了。”“呼!”三眼长长嘘了口气,高抬的心总算落下一半,对于东哥生命之顽强他有信心,拍拍医生的肩膀,又塞了一张支票给他,客气道:“辛苦你了医生,一点小意思,等我朋友痊愈了,我会给你更多的。”

        医生哪敢奢求更多,只希望早点送走眼前只群催命的阎王,他苦笑道:“不用谢我,这就是我的工作。”说完,摆摆手,走开了。三眼象是又想起什么,回头问道:“对了,我***的那些朋友怎么样了?”医生摇头道:“我不知道,不过我会帮你问问的。”三眼点下头,笑道:“那真是麻烦你了。”

        当谢文东被从手术室推出来的时候,他神志还未失,眼睛微微睁开,只是身上的麻药在起作用,难以移动分毫,看见三眼后,嘴角抽搐了一下,好象是在笑。三眼上前握住他的手,说道:“好险啊!东哥,你知不知道,你又从鬼门关闯回来了。”

        谢文东手指颤了颤,缓缓眨下眼,算是做了回答。推病车的***面色不善说道:“病人的病情还很危险,需要休息。”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