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六十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谢文东自然有他心安的理由,他此次前来,就是为把隐藏在暗中的魂组引到明面上,在他之后,有数十全副武装的血杀成员正在赶来,还有百余名北洪门旗下***蓄势待发,看时间也差不多应该出动了,别看魂组现在将他团团包围,实则,魂组却落入他的围困当中。只是谢文东千算万算,还是低估了这次魂组的实力与决心。当他进入废弃别墅的瞬间,魂组就没有打算让他活着出去,而且命令直接从他们日本东京本部下达的,不计任何代价,不计任何后果,目标就是谢文东的项上人头。所以这一次,魂组将派遣出来的所有能使用的人力、所有能用得上的武器都用上了。保守估计,树林中的魂组成员恐怕不下百余人,而且具是精英,佩带的武器也是相当先进的,这些,都是谢文东预想不到而且也不法探听出来的。

        交火在继续,或者说是单方面的攻击,在魂组强大的火力压制下,谢文东等人连抬头回击的机会都没有。别墅的墙体早己被打得弹痕累累,满面疮疤,可是发出的声音却小得可怜,轻一色安***器的步***,将***声压制最低。魂组还是有顾忌的,毕竟是在中国,是在上海,他不得不考虑到警方的因素。

        “啪!”随着棚顶电灯被打个稀碎后,别墅内陷入一片黑寂当中。

        姜森低头扶了扶头发上的碎泥屑,说道:“东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怕后面的兄弟还没到,咱们先被打成马蜂窝了。”谢文东亦是心潮汹涌,暗暗惊讶魂组好强得火力啊,从第一***到现在已经连续不停射击了八分钟,好象他们有使不完的***似的。他凝重的点点头,说道:“恩,给兄弟们打***,让他们加快速度。”“好!”

        姜森就等谢文东这句话,忙拿出手机,拨打给血杀。可是,***号码发射出去后,耳中听到得只是“嘟嘟”的茫音,姜森疑惑的看了看,茫然疑道:“怎么没有信号?”魏明趴在地上,苦笑一声,摇头道:“不用费力了,魂组已经在附近安装了干扰设备,方圆数里内是不会有信号的。”“啊?”谢文东等人听后具是一凉,姜森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子,提到自己近前,脸对着脸,怒声说道:“你刚才说什么?”魏明知道今天自己是凶多吉少,早豁出去了,精神颓废,身子瘫软,有气无力道:“今天,咱们谁都别想活着出去了,我们完了。”“完你妈!”姜森气得挥手把他打出老远,说道:“为什么你不早说?”魏明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呵呵呵”精神质般的笑了起来,目光呆滞道:“我以为我能在魂组进攻之前溜出去。”“哼!哼哼,”姜森阴笑道:“要死,我也会拉你这个垫背的。”“什么死不死的。”任长风坐在墙角,神情平静,边慢慢悠悠的擦着刀身边傲然说道:“魂组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以前不是没交过手,不过如此,让他们尽管来好了,正好战刀好长时间没饮血了。”任长风就是这点好,不管什么时候,不管面对多么高深莫测的对手,他的傲气始终依然。有时连谢文东也怀疑,他的那股子信心是从哪生出来的,比如现在。

        “你可有好的对策?”姜森看着他疑问道。任长风耸耸肩,一挺脊梁骨,冷笑道:“魂组只知道在外面放冷***,没什么了不起,对我们的威胁也不大,若是他们敢冲进来,嘿嘿,到时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斩一对。”“哧!”姜森差点气笑了,说道:“来一个,杀一个?凭什么?”任长风手腕轻动,如同铁尺般的唐刀在他手中灵活的旋转两圈,随之抓牢,挥手刺进身旁的墙壁中,傲气十足道:“就凭这个。”姜森看了他好一会,不再说话,和他这种目中无人、高高在上的人说什么都等于对牛弹琴,不过经过任长风这一闹,众人的心情倒也放松不少。

        谢文东藏匿于窗台之下,整个人陷入黑暗之中,面容模糊不清,但那双狭长的眼炯却精光四射,闪闪明亮仿如夜空繁星,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他微微一笑,说道:“长风说得有道理,我们无须担心什么,现在虽然被困,可是魂组真想攻进来,凭咱们的实力,他们恐怕也得费一番手脚,非短时间能拿下的,而且各位别忘了,我们还有大队援兵赶来,而魂组,却是孤立无援的。”别人的话,众人未必会相信,可是谢文东这么说,一干人等象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他的话,在北洪门特别是文东会,某种程度上已和真理没什么两样。李爽咧开大嘴,哈哈豪放笑道:“东哥都这么说了,那就确实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他看了看桌子上被打得粉碎的酒瓶,万般惋惜的说道:“这时候要是能有一杯酒,那感觉一定美妙极了。”高强听后一撇嘴,凑过来说道:“那感觉一定象是在空中飞。”“对,对对!”李爽好象终于找到了知己,拍着高强的肩膀,感叹道:“知我心者,高……”高强一晃肩膀,把上面的大肥手甩到一旁,斜眼冷道:“能让你一直飞到天堂去。”说完,闪到一旁去了。“该死的乌鸦嘴!”

        魂组又连续射击五分钟后,***般的攻击频率终于降下来,***声也渐渐缓慢,断断续续,时起时落。看样子他们的***好象不足了,可谢文东等人临场战斗经验及其丰富老道,知道魂组的真正进攻要准备开始了。果然,等了一会,别墅外的道路上响起低沉的“沙沙”脚步声。谢文东抬手指指窗外,然后拨出随身配***,示意众人做好迎战准备。

        “咣当!”一声巨响,别墅的木头大门被外面的人一脚踢个零碎,黑暗中,数条淡红光芒的射线上下晃动,照着人心里发慌。谢文东等人身在大厅,和玄关处有一面三米长的厚墙相隔。任长风身手极快,一个箭步窜到墙边,蹲身提刀。没有一丝脚步声,在微弱的月光下,一根黑漆漆的筒子从玄关伸出来。不等端***之人露头,任长风手臂猛的一挥,从下而上,唐刀撩了出去。“喀嚓”一声,刀锋正撞在***尖,力量不小,握***之人惊叫一声,微型***脱手而飞。任长风动作连成一气,瞬间都未停留,那人张开的嘴巴还没有合拢,他看也没看,凭感觉反手一刀,二指宽的刀锋竟没入那人咽喉过半。

        至始至终,那名魂组成员连对方的人影子都没看到,只是进了玄关之后刀光一闪,接着一条手臂横空划来,接着,脖子一凉,他什么都不知道了。同伴倒地,后面的魂组人员马上意识到不好,想都没想,齐刷刷的扣动扳机,开***乱射。

        可惜***不会自己转弯,他们的火力对大厅内的谢文东等人没有一点威胁。到了这时,姜森忍不住笑了出来,暗暗摇头,魂组的人依然不见长进,跟以前那些比起来不相上下。他刚想对谢文东打个轻松的手势,猛然***声消失,“啪”的一声,一支两个拳头般大小冒烟的手雷状东西撞墙反弹入大厅中。姜森不看方好,借月光仔细一瞧,大惊失色,瞬间流出冷汗,大叫道:“闪光弹!”

        没错,扔进来的正是闪光弹,在漆黑的大厅内,一颗闪光弹的威力绝对比一颗手雷大十倍,而且,它不会产生剧烈的爆炸声引起周围的注意。姜森话音刚落,“扑”,闪光弹炸开,刹那间,大厅内仿佛同时升起了十个愤怒燃烧的太阳,剧烈的强光连大厅外都照如白昼,厅内的情况可想而知。惨叫之声不绝于耳,魏明那些未死的手下反应稍慢,被强光照个正着,猛烈的强光灼瞎了他们的眼睛,个个双手蒙目,满地翻滚,鼻涕眼泪流了满脸。谢文东等人反应虽然快些,事前用胳膊遮住眼睛,可还是出现短时间的失明,趴在地上,紧闭双眼,希望能快些恢复,强敌近在咫尺的情况下看不见东西,和死亡没什么两样。

        厅中还没有倒下的只剩下两个人,分别是任长风和姜森。前者双目如盲,只是超强的自尊心支撑着他,强忍着撑刀半蹲在地上,后者是众人中准备最充分的一个,所以他还能隐约分辨些事物,双手持***,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玄关与大厅的连接处,只要有人影晃动,他会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

        强光己逝,魂组的冲锋开始了,仿佛他们料想到闪光弹爆炸后大厅内的结果,显得有些肆无忌惮。等第一个冲进大厅的时候,姜森并没有开***,因为有一个人的动作比他还快,任长风。

        任长风双目模糊朦胧,但超乎常人的感觉发挥了作用,当魂组那人刚刚踏进厅内,他的刀如影随行也到了。似乎没想到对方还有抵抗的能力,那人一震,反应到也陕速,见开***已然来不及,忙抽身回撤,可是后面的人不知道他的情况,还在一个跟一个往前冲,他猛然向后一退,身后同伴收身不住,直又把他撞了回来。所以此人很不甘心,特是当任长风的刀尖刺进他的心口窝时,眼睛环睁,里面写满了气愤与无奈。“呀!”任长风断喝一声,双手握紧刀把,双臂运起全力,身子向前狠压,唐刀的刀身整个没进那人胸膛,刀尖在后心处透出,不偏不正,刺在后面那人正前胸。

        一刀刺出,要了两条人命,任长风再想拨刀,可惜后面的魂组成员再没有给他机会。“扑扑扑!”低沉的***声连响,***穿过他们自己同伴还没有倒下的尸体,向任长风扑面射来。无奈之下,任长风只好放弃唐刀,就地翻滚,轱辘到墙后躲避。

        魂组的人员身手了得,丝毫不给喘息的机会,“飕飕”连窜进大厅四五人。玄关漆黑,看不真切,等他们进了大厅后,借着窗外的月光,任长风才算看清楚他们的样子。几人全部统一的黑色背心和黑色长裤,下面黑皮军靴,头上带着绿光荧荧的夜视镜,脸上和身上露在外面的皮肤都涂着一道道黑绿颜料,冷眼一看,好象从地狱里趴出来的饿鬼一般。五个人,五把***,齐刷刷的对准了任长风。其中一个人似乎是几人的头目,懂些中文,环视厅内一周,见无数人还在满地打滚,双目如瞎,他得意一笑,最后,目光落在任长风身上,那闪着绿光的夜视镜格外诡异,他拔出身上的***,走到任长风近前,似笑非笑道:“不错,你的身手很不措。告诉我谁是谢文东,我不杀你。”

        大厅内有谢文东带着的好几号人,加上魏明那数十手下,放在一起密压压一地,任谁想从这些人中找出谢文东,一时半会都难以分辨,更何况只见过他照片的魂组人员。

        在对方五把***的逼迫下,任长风不敢轻举妄动,只是冷冷一笑,说道:“等你进了阎罗殿,你可以去问阎王。”

        那魂组头目闻言后微微一楞,好一会才明白过来对方的意思,嘿嘿一笑,走到任长风身旁,***顶在他的太阳穴上,幽深道:“你,现在,可以笑一下。”说着,手指扣动扳机。

        “啪”的一声***响,任长风只觉得脸上一热,红彤形一片血光。那是对方的鲜血。在魂组头目正打算按动扳机时,墙角处猛然站起一人,抬手一***正打在他的手腕上,血花溅了任长风一脸。那头目哎呀一声,***脱手而落,握住手腕的伤口踉跄退出数步才站稳,扭头慌张一瞧,在墙角处还有一人,身材不高,但目光如电,一手举***,一手拎刀,正是早做好准备的姜森。***的四名魂组人员齐刷刷的将***口对向他,可是他们的***法与这位比起来还是慢了点,“啪啪……扑扑……”一阵***声过后,双方的对射突然停止。四名魂组成员具是眉心开花,死不暝目的仰面倒在地上。至始至终,姜森一动都没有动,冷静的连开四***,而他的面颊上也裂开一条大口子,皮肉外翻,鲜血淋淋,触目惊心,那是在刚才魂组人员反击时,被其射出***擦伤的。

        魂组头目***虽掉,但还背着微型***,他单手抓住***托,对着姜森吼叫道:“不许动,不然,我开***!”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