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五十四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听谢文东这话,齐笑龙心中一块石头算是安稳落地,婉转道:“没错,我也很不耻博展辉的为人,但他是老大,我们做兄弟的亦是敢怒不敢言,现在他垮台了,其中玄子丹虽说出了不少力,可他以老大的***人身份自居,恐怕,难以服众吧?”他说得委婉,眼睛一直盯着谢文东不放,打算从他脸上看些端详出来。可他失望了,谢文东一直保持着笑呵呵的表情,连目光都没有一丝波动,他手中把玩着打火机,来回甩动,发出“啪啪”响声,笑道:“我刚才说过了,谁做老大,那是你们忠义帮的事,我是外人,不好表态,也无权插手,齐先生,大家都是聪明人,还没明白我的意思吗?”

        “哦,”齐笑龙先是一楞,接着连连点头,慧心一笑,忙说道:“明白,明白我明白谢先生的意思了!”

        谢文东面露不耐,打个呵欠,说道:“齐先生如果没什么事,留下来一起吃顿便饭吧。”他的意思很明显,开始下逐客令了。不知道齐笑龙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顺竿往上爬,借着谢文东的客气之言,献媚笑道:“那就讨饶了,呵呵。”

        扑!谢文东刚喝进嘴里的茶水差点喷出来,暗道这家伙的脸皮还真是够厚的,不傻装傻的人最可恶。一顿饭下来,谢文东吃得并不舒服。吃饭时,身边有一个人从始至终、没有片刻停歇、变换着各种各样肉麻的语言来恭维你时,任谁都不会有好胃口,特别是象谢文东这种并不喜欢听恭维话的人,他的脾气算不上暴躁,但也绝对谈不上柔和,能忍住没当场发作,说明他比以前成熟许多。好不容易将齐笑龙送走,旁边的姜森笑出了声,总结一句话:“他是善于言辞却不善于察言观色的人。”

        “妈的,”谢文东笑骂道:“不用选别人了,就他吧。”随着阅历和年纪的增长,不再象以前,谢文东已经很少有骂人的时候,即使是他怒极气极也不例外,从谈吐举止上看,己完全成了一派文明人的模样,当然,这不包括他无可奈何时,比如现在。弹了弹手指,他眯眼又补充道:“将齐笑龙准备对玄子丹不利的消息放出点风声,不要太大,只是能让忠义帮那些头头们了解一二即可。”“为什么?”姜森对自己弄不懂的事总是喜欢刨根问底。谢文东悠然一笑,道:“一个好故事,精彩的部分要开始时,前面总是需要有一些铺垫嘛。”姜森还是不懂,刚要追问,谢文东摇手道:“问是一种好习惯,不过若是能一边去做一边去理解,你会从中学得更多。”言罢,谢文***然叹了口气,走到临街的窗前,一扶窗棱,又道:“我不可能一辈子都在你们身边,也许有天我可能莫名其妙的死了,或者厌倦了准备离开退出时,你们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姜森吓得一哆嗦,不知道东哥怎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疾步上前,来到谢文东身后,小心问道:“东哥,你……”

        谢文东笑呵呵的转过头,摆手道:“没什么,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己。世事无常,瞬息万变,这一分钟我还站在这里,可谁知道下一分钟会发生什么。人有生老病死,只要话着精彩,活着随心所欲就足够了。”姜森吸气,感觉脑中晕沉沉的,比平时重了很多,他不知道谢文东现在在想什么,此时他才发现,自己对东哥的内心原来是如此的不了解,所以他只能苦笑,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来。谢文东是不需要别人安慰的人。看出姜森的想法,他舒展眉梢,笑道:“真奇怪,不知道怎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可能魂组的偷袭真的***到我的内心最深处了吧。”说着,他小孩子脾气的擤擤鼻子,嘴角一挑,拂袖背手道:“总有一天,我也要给魂组那些坐在安乐窝里享福的人一个天大的惊喜!”是什么样的惊喜,姜森不得而知,但他清楚,只要谢文东想得到、说得出的那他一定能将其付之于行动。

        谢文东准备拿齐笑龙开刀,原因很简单,只是因为他看不出人家的眉眼高低,正因为这样,说明他也是个自私自利、眼中只有自己的人,这种人最容易被利用,所以他顺理成章成了谢文东的首选对象。当日晚间,众人***一堂一起吃晚饭间,江琳亦在其中,谢文东有意无意中提到齐笑龙来找自己这件事。别人都没放在心上,只是三眼捂着肚子,细嚼慢咽的吃着菜,随意问道:“齐笑龙是谁啊?”他小腹的伤还没痊愈,不过精气神十足,走起路来和普通人无异。姜森道:“就是忠义帮里的一个有些实力的头头。”“哦?”东心雷擦擦嘴,抬目问道:“他来找东哥干什么?不是想要回海港酒店那一份吧?!”

        姜森摇头笑道:“当然不是忠义帮再没有自知之明,也不会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老虎嘴里拔牙。齐笑龙来是邀请东哥帮忙的。”“帮什么忙?”“借咱们之力除掉玄子丹!”姜森若无其事,悠然说道。别人听后没什么感觉,稀松平常,黑道本来就这这样,不是你吃掉我就是我吞并你,可江琳一听这话,脸色微变,垂首立耳,仔细听着众人的谈话。她和玄子丹的关系可以说很微妙,后者即是她的恩人,又似她的亲人,若是没有发生那件悲惨的事,玄子丹恐怕早已成了她的姐夫。

        “靠。”三眼大嘴一撇,脸上流露出轻蔑之意,别过头去,低头吃饭,不再说话。东心雷玩笑道:“如果能得到足够多的好处,也是可以考虑的嘛!”“是啊!如果他当了忠义帮的老大能将名下一半的地盘送给咱们,这个忙也是可以帮上一帮的。”姜森瞄了一眼江琳,半真半假道。李爽听后也跟着随声附和,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看样子大有出人助齐笑龙一臂之力的意思。江琳急得直搓手,只是谢文东还没表态,她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旁敲侧击道:“人家刚帮你们除掉大患博展辉,既然知道齐笑龙心怀不轨,不帮忙也就算了,怎么还能反过来与其同流合污呢。”任长风斯条慢里的拿起手帕轻擦嘴角,老神在在道:“万事利最大,有利不做,那还出来混什么。”江琳一听,鼻子差点气歪了,再看任长风那表情,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无奈,凤目一转,看向谢文东,两柄小扇子似的睫毛呼扇呼扇的上下摆动。谢文东开起话头,一直没说话,只是边默默吃着饭边听众人讲话。话是他挑起来的,自然也该他来收尾,放下筷子,喝口茶水,酒足饭饱的拍拍肚子,总结出一句话:“见机行事吧!”

        说出这么一句模凌两可的话后,谢文东起身,回房间了。李爽摇摇肥头大耳的脑袋,环视众人问道:“东哥什么意思?”

        三眼跟着站起身,说道:“东哥的意思就是,我们帮谁不帮谁,最终的决定还是要东哥自己拿定。”“靠,你这不是等于没说嘛。”李爽掘嘴道。三眼坏笑道:“所以,愚蠢的人只能问出愚蠢的问题。”说完,怡然自得叼起烟,笑呵呵走到一旁。

        李爽眼睛一瞪,刚要发作,又不知出何原因忍了回去,对在坐的一干人道:“要不是看他身上的伤还没好,我早上去狠狠揍他一顿了,你们信不信……”没等他把话说完,众人纷纷站起身,三两成群,走人了。“哎?哎,我话还没说完呢,你们急着走什么?”李爽不满的嚷嚷道。“你自己在这好好的自言自语吧。”高强回头扔下一句,再不理他。

        江琳是最后一个离开的,垂首,眉头紧锁,满腹心事。回到自己房间后,想了片刻,还是给玄子丹打了***。

        齐笑龙要对自己不利,这话若是别人说,玄子丹未必会相信,可江琳传出来的话却不得不信。挂断***后,玄子丹暗暗倒吸冷气,忖道好险啊!自己还没有准备,而且博展辉一死,下面那些人不少对他都是面和心离,加上帮会需要处理的事情堆积众多,他的时间大多花在这上面,要是齐笑龙真突然打来,那自己必然惨败无疑。还好,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谢文东还没站在齐笑龙那一头。自从玄子丹得到江琳传来的消息后,一方面加强戒备,同时广拉亲信,四处游说立场中立的头头们。齐笑龙倒是没有他那么紧张,那日在鲜花酒店,谢文东透漏给他的信息是可以暗中助他,有了北洪门的支持,那玄子丹变得微不足道了,即使各方面的消息都表明后者在暗中蠢蠢欲动,他也没放在心上,而是拉上谭小春和魏明两个亲密伙伴,密谋计划。月末倒数第二日,晚,天阴有云,看不见星斗,就连月亮也隐藏在乌云背后,散发出微弱的光芒。

        东方***,是魏明的场子,在当地名气不小,但面积却不足篮球场大,属于中型舞厅。里面装修的很一般,有些装饰甚至已经破旧,但丝毫没影响到它生意的兴隆、火暴。魏明与当地警方关系交好,上下都有联系,甚至有时当地警方无法完成上面定下来的,指标时,还要找他帮忙,即使是在严打期间,***的铁拳也打不到他的头上,因此,此处成了一处只要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的场所。***、***、赌博,在这里都可以找到,当然,前提是你必须有足够的家底来让你挥霍。

        齐笑龙和谭小春都经常光顾这里,因为东方***里有他们喜欢的一切,今天,这两位心情似乎格外的好,和魏明打了一声招呼后,前后到场。二人将随身的小弟们扔在大厅,自己钻进一间包房。两人***还没坐热,魏明也到了,他喊来***的“妈妈”,让她将新到的几位小姐叫来,齐笑龙和谭小春听后,正合心意,笑容满面问道:“怎么,魏老弟又引进新人了?”

        “刚走了一批,没办法,只好临时找些新手,再说,现在出来玩的人都喜欢清纯的,越嫩越高兴,价钱也高。”魏明经验丰富,说起话来底气十足。谭小春倒酒,拿起喝了一大口,问道:“不知道长得怎么样?”魏明故意上下看看他,仰面笑道:“两个字,水灵。”谭小春一听也笑了。齐笑龙趁小姐们还没来,正色小声说道:“你两位准备怎么样了?我这面可是万事具备,打算下月初就动手。”潭小春和魏明收起色迷迷的笑容,沉声道:“没问题,人手都准备好了,就等动手呢。”

        “啪!”齐笑龙一合手掌,笑道:“此事当万无一失了,而且又有北洪门支持咱们,玄子丹想不死都难,等事成之后,你我三人,将共统忠义帮。”“好!咱们熬了这么多年,终于盼到出头的日子了,哈哈!”魏明精神抖擞,仰面大笑。

        几人正说笑间,“妈妈”领着数明年轻艳丽的女郎走进包房。齐笑龙和谭小春的目光顿时被吸引住,拔都拔不出来,嘴巴张开,就差点没流出口水了。齐笑龙目光盯在小姐们的脸上不放,问道:“老魏,这些妞从哪找来的?”

        “怎么?你齐老哥不是想挖兄弟墙角吧。”魏明嬉笑道。“奶奶的,我今天都是真有这个意思了。”齐笑龙直言不讳,他和魏明相识多年,说起话来也没有太多的客套。“哈哈!你饶了兄弟吧,我可就是靠这来吃饭呢。”魏明向一旁媚笑的“妈妈”摆摆手,道:“没你的事了,出去吧。”“妈妈”连连点头,脸上擦抹的胭脂都快被她笑得掉下渣来,说道:“知道知道,齐哥,谭哥,你二位玩好啊!”“恩!”齐谭二人不耐其烦的点点头。“妈妈”出去之后,几人再忍耐不住,纷纷拉上自己心仪的小姐,让其坐在自己身边,上下其手。魏明掏出一支白色透明的小口袋,笑道:“先来点***的。”谭小春一看大乐,拍手道:“这口我喜欢!”说着,打了个呵欠,接过魏明递来的细长吸管,迫不及待的将口袋里的白色粉末倒在茶几上,手指一粘,塞进嘴里。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