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五十三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谢文东报以苦笑。江琳的话虽然有些贬义,但确实是实话,他只能心安理得的接受。洗去一身的污泥,精神为之一爽,心情也明朗很多。当江琳再进来时,谢文东己换好衣服,头发湿漉漉的,不过神清气爽,比刚才精神多了。江琳上下打量他,无论从哪看,他都象是个二十出头、不经世事的年轻人,事实上也确是如此,但他做事的手法和深沉的心计,恐怕五六十岁的老头子也望尘莫及。谢文东夸张的低头看看自己的身上,然后抚抚脸,笑道:“我身上没长花吧?”

        “啊?”江琳一楞,没搞懂他什么意思。谢文东道:“不然,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哈哈,”江琳没想到他也有开玩笑的时候,展颜而笑,大方的坐在坐在床边。在***色洋装的衬托下,凸凹有致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齐膝的套裙无法盖住那双修长匀称而又细致光滑的小腿,没有丝毫的瑕疵,恐怕连蚂蚁爬上去都会滑倒。当她神情愉快的时候,凤眼流露出迷人的光彩,如牛奶般细腻白净的肌肤微微透出一丝红润,回眸一笑百媚生。江琳不是最漂亮的女人,但她绝对是可吸引男人眼球的女人,因为她身上有男人无法抗拒的媚气,不管她是正眼看你还是侧眼看你,都象是在放电,同时她也是智慧的女人,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比智慧更加光彩夺目的,特别是当智慧钻进一个漂亮女人的脑子里。

        谢文东暗中叹了口气,感觉上天有时也很公平,给了江琳一个落魄的出身,但也给了她一个女人想要拥有的一切。

        江琳似乎也注意到谢文东的目光,第一次有些不好意思,轻轻踏了踏脚,白色高根的鞋子与地板发出“哒哒”的声音。很快,她又恢复了正常,身子前探,笑呵呵的问道:“好看吗?”香气迎面袭来,谢文东的目光终于从她的腿上移到她的脸上,笑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对于美丽的东西,我也喜欢去欣赏。”“可惜,”江琳探出的身子又往前移了移,眼神闪动挑逗又象是挑战的光彩,婉转道:“你只敢欣赏却不敢碰。”她是善于用自己身体说话的女人,洋装无法掩饰凸起的酥胸,深深的***沟在谢文东眼前浮隐浮显,甚至连里面白色文胸的丝蕾都能隐约可见。谢文东仰面,笑了,走到窗边,昂首看向夭际,说道:“天上的云彩只需要一点点来点缀天空就好了,若是太多太厚会变成乌云的。”江琳不懂他的意思,挑起弯弯的秀气的眉毛,等他下语,结果好一会,谢文东都没再说话。她终于先忍不住,开口问道:“什么云彩,我不懂?”

        谢文东回头,帅气的耸耸肩,说道:“我虽然算不上专一的人,但也不想去招惹再多的是非。”

        江琳红唇微启,神色有些僵直,她是第一次主动邀请男人,而且出于真心,没想到却吃了谢文东一个大闭门羹,对于她这种被男人捧着护着惯了的美丽女人,心中的挫败感和失落可想而知。不过她反应也很快,强做欢笑道:“我只是和谢……谢先生开个玩笑而已。”谢文东畅声一笑,倒了两杯茶水,说道:“我就说嘛,象江小姐这样美丽动人的女人怎么可能看上我这个坏蛋,哈哈!”“你确实是一个坏蛋!”江琳明知道他在给自己台阶下,却没击起一丝的感激,反而更加令她脸红。她一转话题,小心翼翼的问道:“听说,博展辉落到玄子丹的手里了?”来了!这才是江琳最关心的。谢文东暗笑,神色淡然道:“没错,玄子丹恐怕不会轻松的让他死去。”江琳目光一冷,紧咬银牙说道:“古代,有一种将鱼网紧缩在人身体上,然后将凸出来的肉一块快割掉的刑法,据说受刑的人可以挨数百刀还能不死。”谢文东对古代的历史没研究,不过没吃过***肉也看过***走路,接道:“江小姐说得是凌迟?”“对他这种***狗不如的***,任何一种刑法用在他身上都不过分。”江琳目光冰冷得可冻死一头大象,天下最毒不过妇人心。谢文东揉揉额头,感叹道:“还好,博展辉没有落在你手里。”

        江琳起身,恭敬的深施一礼,正色道:“多谢谢先生!”“哦?”谢文东扬起头。“如果没有谢先生帮忙,我只怕一辈子也等不到博展辉能落得今天这个下场。”江琳解释道,说完,起身告辞。谢文东浅饮一口茶水,边送边说道:“江小姐,我能了解你的心情,但有一点我还是要说,永远不要让仇恨蒙蔽你的眼睛。”江琳欢颜笑道:“没,我不会的。对了,不要江小姐江小姐的叫,听起来怪别扭的。”谢文东一拍额头,笑道:“是啊,朋友之间如此称呼是有些不合情理,你也不要谢先生的叫我,直呼我名或叫我文东都可以,我也叫你一声江姐吧,恩,江姐不太好听,叫琳姐好了。”谢文东挠头笑眯眯的样子,天真得象个孩子,此时,任谁能象到他是那个能令南洪门畏惧十分,令魂组恨得咬牙切齿,令黑道诸雄闻风丧胆的地下霸主谢文东。“恩!”江琳叹了口气,想要说些什么,又摇头咽了回去,笑着摆摆手,转身走了。谢文东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暗道,如果不出意外,博展辉要开始受苦了。他料想得没错,江琳出了鲜花酒店,坐车直接去了忠义帮的本部找玄子丹去了。

        随着魂组的出现,南北洪门的争斗似乎平淡了一些,双方都没再出现大规模的火拼场面。洪门是安静了,可刚刚发生内乱的忠义帮却充满了***的气息。博展辉死了,据看过他死像的人透漏他死得极惨,身上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玄子丹同时向帮会内列出博展辉数条罪状,其中难免有添油加醋的地方,但还是有令人发指的实事,以示不杀此人难以平民恨。

        国不可一日无君,帮会也不可一日无主。群龙无首,在强敌环绕的黑道里,帮会很难生存下来。玄子丹明白,***的大哥级人物也明白,对于博展辉死后所留下的肥缺,任谁都想上去坐上一坐。齐笑龙,是忠义帮内资格比较老又深具实力的人物,他和博展辉属同辈,当初一起闯荡上海也立下过汗马功劳。人就是这样,共担苦难容易,而同享荣华富贵却难。忠义帮一日日壮大,下面的人异心也越来越重,对博展辉表面还是尊重,私下里怨声载道,各个暗藏私心,齐笑龙就属于其中之一。

        博展辉死后第三日,在黄浦江中又发现一具尸体,经警方证实,此人名叫博利,疑为他杀。“啪!”齐笑龙将报纸摔在桌子了,揉揉腮帮子,沉声道:“玄子丹好狠的手段,杀人不过头点地,可他竟然连人家的独苗都不放过,可恶!”

        他下面的人说道:“玄子丹狼子野心,谁都看得出来。他举出博展辉那么多罪状,实际上不就是找个理由名正言顺的***嘛,我看,他最想要的就是忠义帮老大的宝座!”“这还用你说!”齐笑龙冷笑道:“瞎子也能看出来。他玄子丹才多大的岁数,在忠义帮才混了几年,胃口倒是不小,哼哼,老大的位置可不是那么好坐上去的。”即使要有人来坐,也只有我有这个资格!后一句他憋在心里没有说,他的手下一干心腹可看出来了,纷纷不平附和道:“是啊,玄子丹太不知天高地厚了。”“不如,带上咱们的兄弟,杀到总部将他做掉算了,留着也是个祸害。”“打出为老大***报仇的口号,也算是名正言顺的。”齐笑龙正有此心,下面人一嚷嚷,正合他心意,不过他也不傻,既然玄子丹能一举拿下博展辉,固然是他有一定的根基和实力,最最主要的是有北洪门老大谢文东的支持,想动玄子丹,他一个人的力量还不够,同时也要看人家北洪门的意思。

        齐笑龙先给与他关系最为密切的忠义帮内两位大头目谭小春和魏明打了***,将他二人约到自己家,说明自己意图之后,谭魏二人毫没犹豫,抚掌赞同。三人同是野心勃勃,可谓一拍即合。最后,齐笑龙说道:“***的因素,以我们的实力都很好掌控,唯一一点有些麻烦的是……”下面的话他故意顿了一下,没有说下去。谭小春和魏明见他干长嘴不说话,急道:“齐老大,有什么话你倒是说啊!什么麻烦啊?”齐笑龙一字一顿道:“北洪门的谢文东!”“呀!”谭魏二人同时倒吸冷气,忍不住打个冷战,经齐笑龙这么一说,他俩也想到谢文东和玄子丹的关系,如果没有前者的呼应,玄子丹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动博展辉啊,更谈不上能将其生擒活捉。他二人同声问道:“对啊!齐老大,咱们要干掉玄子丹,谢文东能同意吗?”齐笑龙沉思良久才喃喃说道:“同不同意我不知道,但是事情我们还是要做的。”“万一北洪门怪罪下来,我们可吃不了兜着走啊,到那时即使杀了玄子丹也毫无意义了。”魏明心思还是比较敏捷的。

        齐笑龙狠狠一握拳,道:“那也未必,一个死人,对于任何人都是没有半点用处的,如果玄子丹死了,我们又能顺利拿下老大的位置,给他谢文东足够多的好处,我看以他的为人,也未必会难为咱们,再者,我想先和谢文东联系一下,探探他的口风如何。”“恩!”谭魏二人点点头,认为齐笑龙的话有一定道理,说道:“齐老大,咱们听你的。”

        齐笑龙并不是开玩笑,送走谭魏二人后,他开始着手准备,广招人手,同时不忘打探玄子丹及其帮内***势力的动静,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意思。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还真被他联系上了谢文东,提出要登门拜访,后者倒也同意了。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齐笑龙就动身去了鲜花酒店,毕竟他还没搞清楚谢文东的意思,不敢搞得太明目张胆。

        他是第一次见到谢文东本人,二人一见面,他第一感觉就是惊讶,虽然早听说谢文东很年轻,可没想到他年轻到这种地步,如果在大街上碰到,他绝对不会看第二眼的毛头小子的模样。谢文东依然是一身干净整齐黑色立领的中山装,显得成熟一些,但仍无法掩饰其脸上的稚气。刚开始,齐笑龙还不敢肯定眼前的年轻人就是自己要找的人,支吾道:“谢……谢先生?”

        谢文东眯眼一笑,落落大方的摆摆手,说道:“我是,齐先生请随便坐。”见他还是盯着自己猛看,满脸的狐疑,谢文东的那双单凤眼都快笑成两条线了,耸肩道:“无事不蹬三宝殿,齐先生到我这里来,不是只想看看我长什么样子的吧。”“啊?啊……啊!”齐笑龙咧嘴一笑掩饰自己的尴尬,道:“谢先生,真是不……不好意思,因为你太年轻了,我一时……”

        谢文东摇手,他对别人讨论自己的年龄与相貌没兴趣,直截了当的问道:“齐先生若是有事,请直说,若是没事……大家都很忙,没有必要耽误彼此的时间。”齐笑龙见他面露不快之意,心里一紧,忙道:“有事,有事。”“何事?”“哦,不知道谢先生对我们忠义帮的这次变动有什么看法?”齐笑龙不敢再废话,切入正题道。谢文东仰面,想了三秒钟,说道:“无所谓。”“恩?”齐笑龙没听懂他的意思,张目疑问的看着谢文东。后者点起一根烟,笑道:“那是你们忠义帮内部的事,具体如何我也不太清楚,也不想插手过问,总之,就算你忠义帮企鹅飞上天,母***爬上了树,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哦……这个……”谢文东的话并不是齐笑龙想要听的,总感觉对方在应付了事。没笑挤笑,又问道:“可……可谢先生是支持玄……子丹的啊。”谢文东潇洒的一耸肩说道:“我想你误会了,我没有支持任何人,其实不管是谁,只要能杀了博展辉的,我自然而然会助他一臂之力。”一顿,他仰面昂首又道:“我讨厌的只是博展辉一个人而己,至于支持忠义帮里的谁,还谈不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