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五十二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谢文东没有错,周挺也没有错,事有凑巧,南北洪门的车队恰恰是一起来的。看清楚之后,别说场中众人惊讶,连谢文东和陆寇亦是一愣,暗暗吃惊。南北水火不相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双方明争暗斗数十年,门下***伤亡有多少,早已经统计不清楚。特别是谢文东上台后,北洪门一路南下,势如破竹,连挑南洪门八大天王中的四位,直打到其腹地上海,多亏有向问天苦苦支撑,才勉强挽回颓势,南北之争快要达到路人皆知的程度。而偏偏在陆寇和周挺阻杀谢文东这个大好时机时,南北援军却一起来了,而且是同路而行,双方的领军人物又都是门内数一数二的人物,场中拼死厮杀的人哪个不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带领北洪门的是东心雷,带领南洪门的是向问天。众人停手,目瞪口呆的看着双方各自的车队。

        向问天和东心雷的汽车各停道路一边,两人下车后,看清场中的局面亦是一愣,后者哈哈大笑,说道:“不知向兄所指的魂组究竟在哪里?”向问天没有回话,而是走到场中,看了看谢文东,又环视一周,最后,目光落在陆寇和周挺的身上。二者吓得一缩脖,基本上知道老大要说什么了。果然,向问天淡然问道:“两位,魂组的人呢?你们不是来追杀的吗?”

        陆寇苦笑,无奈道:“魂组没追上,结果遇到了谢……谢先生,结果,就动起来了。”“很好,很好。”向问天连连点头,没再多说什么,转头看向东心雷,道:“你听见了?”东心雷冷道:“我不是聋子,贵门天王的话我也听得很清楚,不过,我不得不说一句,向兄你是申明大义的汉子,何为重何为轻你应该比我明白,不管咱们两家的仇怨有多深,毕竟是咱们洪门内部的事,我想,你也没忘记当初老祖宗创建洪门的初衷吧,‘天下乃***之天下,哪容夷蛮践踏!’我话到此为止。”

        洪门创建于清初,宗旨为反清复明,发展到后期,成了抵抗外强的武装组织。魂组是日本右翼所支持的秘密帮会,来中国的意图自然不用多言,洪门于情于理都应该高举清剿大旗,而南洪门在关键时刻竟然胳膊往外拐,帮魂组拦杀谢文东,东心雷的话旁敲侧击,暗示向问天没有做到自己的本份。向问天叹了口气,只是道句“受教了!”说完,转身回到车上,招呼也没打一句,调转车头,原路而回。陆寇看看周挺,周挺也在看着陆寇,二***眼瞪小眼,对视了半天,默默无语。还是周挺先狠狠一跺脚,接着小声责怨道:“这次真是被你害惨了!”他一拉陆寇的衣角,道:“别在这里站着丢人了,走吧!”

        谢文东也没为难二人,笑眯眯的目送他俩上车离开。任长风收刀,不无惋惜,“可惜,就这样放他俩走了。”

        谢文东笑道:“咱家老雷都说出那么正气凛然的话,我们还能有何动作吗?”东心雷老脸一红,道:“没办法,***到这份上,话只能这么说了,不然,搞不好又是一场大厮杀,最后还是双方损兵折将,让人家魂组看笑话,有机可乘。”谢文东拍拍东心雷肩膀,说道:“老雷,我并没有怪你,反倒觉得你刚才说得很对,也很有水平,能让向问天哑口无言的,你是第一个!”

        汽车已开出老远,北洪门被甩得看不到踪影,周挺还是觉得脸上阵阵发烧,不停埋怨陆寇出的主意能害死人,回去之后还不知道怎样受天哥的处罚呢!陆寇却一直沉默着,时常在嘴角出现的笑容也消失得一干二净,脸色异常阴沉,没有反驳一句,也没人知道他是否真听进周挺的话,直到快回到南洪门总部时,才有感而发道:“唉!此机一失,恐怕再难找出能让北洪门瞬间土崩瓦解的好机会!”“切!”周挺一听,气笑了,摇头道:“你的话,下回说什么也不会听了,白日梦你自己做就好,别再强拉上我了!”说完,他双眼一闭,不再看陆寇,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魂组在上海突然的出现,而且是大张旗鼓的偷袭,打乱了南北洪门的对局,好比两个正在下棋对垒到最紧要关头的人被突如其来的第三者一顿大闹,结果思路全乱了。谢文东正是如此,刚刚拿下了南洪门在上海最大、最豪华的赌场,势头正盛,本想一鼓作气将向问天在上海的势力一个个拔掉,结果魂组现身,让他又不得不考虑自己的后顾之忧。

        回鲜花酒店的路上,前后有无数的车队护送,更有东心雷在前开道,即使如此,谢文东仍然感觉不放心,心情低沉。魂组第一轮偷袭受挫,没再组织新的攻势,似乎已经退缩了,但谢文东等人没有一丝高兴的理由,因为那是用暗组数十名精锐的性命换来的,也是暗组创建以来最大的一次损失。谢文东点着一根烟,沉沉吸上一口,吐出几缕青丝,他摸***口,衣下有包着暗组兄弟断发的手帕,他缓缓问道:“魂组和向问天,南洪门和魂组,谁为重,谁为轻?”

        车内***人明白他的意思,姜森握了握拳,说道:“魂组神出鬼没,而且这次又派出了大批的精英,实力非比往常,隐藏在暗中,对我们的威胁太大了。”任长风摇头,说道:“攘外必先安内。魂组再强,强不过向问天,魂组势力再庞大,但对我们北洪门并构不成实质性的威胁。所以,两者比较起来,还是应该以南洪门为主,现在我们要做的是应抓住南洪门士气低落、人员不整的机会,将向问天一举打出上海,这样,南洪门再无屏障,只能龟缩回老家广州。到那时,离南北一统的日子也就不远了,这可是老爷子一直以来的心愿啊,魂组比起来,简直微不足道!”任长风说的有他的道理,可立场不同,对事情的看法也不同,他的话听在高强的耳朵里却变得异常刺耳,南北洪门统一与否和他一丁点的关系都没有,之所以来上海,不是为帮他北洪门的,而是为追随谢文东,但若是为了统一南北洪门而将东哥的性命都豁出去,高强忍受不了。他冷着一张脸,语气冰冷道:“可你没有想到魂组的存在对东哥始终是一种无法忽视的威胁。”若是东哥有个好歹,你北洪门还谈什么打垮南洪门?到时能自保现状已实属不错了。后面的话高强忍住没有说,毕竟一起做事这么长时间,还是要给任长风留点面子的。

        任长风并没注意到高强的不满,毕竟像他如此骄傲的人注意的只会是他自己,很少有看到别人的时候。他呵呵一笑,说道:“威胁是有的,但我们小心一些,不给魂组留下空子,想来也没什么大不了。”

        高强听后血气上涌,而眼神冷冰如霜,“啪”的一拍方向盘,一字一顿道:“小心一些?怎么小心?要是刚才坐在第一辆车内的是东哥,后果怎样,你想过没有?!”任长风吓了一跳,没想到高强发这么大的脾气,眨眨眼睛,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到底说错了什么。谢文东笑道:“长风说得也有道理,只是舍魂组而先对付南洪门,恐怕会被道上的人耻笑。向问天能做到先把南北的恩怨抛在一边,我们也同样能做到。”他没有将自己的想法说明朗,想了想又道:“世事变幻莫测,随机而定吧,如果真有大好的机会能一举将向问天踢出上海,哪怕背上再大的骂名,我同样也不会放过的。”后一句倒是谢文东的实话。

        车内人互相看看,都了解的笑了,谢文东就是这样的人,做事从来不受世俗的束缚,只要他认为可以去做的,那天王老子也拦不住,人言可畏,众口铄金,这些话从来没在他的字典里出现过。

        一路无事,众人回到鲜花酒店后,具是身心疲惫,谢文东也看出众人精神萎靡不振,叮嘱几句,让大家休息去了。别人可以休息,但他却不行,回到自己房间后,谢文东又将刘波找来,开口第一句就直接问道:“有没有魂组的消息?”刘波为难的摇摇头,似有难言之苦,光抿嘴,不说话。

        谢文东白了他一眼,道:“老刘,你跟我还有什么不好说的吗?”刘波苦笑道:“我只是后悔当初不应该在东哥面前夸下海口。这次,魂组的人隐藏得确实很好,没有露出半点马脚,而且上海不比H市,我们人生地不熟,即使情报网络初有规模,但与H市的比起来,差得太多了,而且……而且我怀疑魂组有可能隐藏在南洪门的势力范围之内,那里是我们最难以接触的地方。动作大了,很容易惊动南洪门,那么,我们好不容易安***去的眼线就全暴露在人家的眼皮底下,得不偿失。”

        “哦!”谢文东嘘了口气,背着手在房间内打转,话锋一转,又问道:“现在忠义帮的内部如何?”

        “啊?”刘波一愣,本来以为他在考虑魂组的事情,没想到突然又问到了忠义帮,好一会才追上谢文东跳跃性的思维,说道:“还能怎样,就一个字,乱。”正如谢文东所料想的一样,他眯眼道:“怎么个乱法?”“今天,玄子丹一举将傅展辉擒下,下面有实力的大头头们人人自危,纷纷***人手,以防不备,同时还有不少人想趁机***,反正整个帮会就是乱七八糟的一团了。”由于事情发生不久,刘波所知的也不是很详细。谢文东点点头,笑道:“还不够乱,我们应该再加些调料。”

        “东哥的意思是……?”刘波迷茫问道。谢文东仰面一笑,道:“如果再死一两个老大级人物,那好戏很快就要开场了。”

        “啊,啊!”刘波眼珠一转,大点其头,也笑了,说道:“没错,***安排!”谢文东道:“让老森去做吧,暗组对此行更熟练一些,告诉老森,别露出马脚。”“明白!”刘波刚要走,猛然又想起什么,转个身又回来,问道:“东哥,那魂组的人呢?”

        “我们现在连人家落脚的地方在哪、有多少人、都是些什么人还没有搞清楚,拳头即使挥出去了恐怕多半也会打空,不然也是打在石头上。打不了,就不去打,想不清楚,就不去想,他们的目标是我,早晚会自己主动上门的,我们只是等就可以了。”谢文东笑眯眯,胸有成竹道。刘波见他自信满满,没再多问什么,转身告退。其实他不知道,谢文东表面轻松,心里也是一点底都没有,但他不会表现出来,他要是有一点惊慌之色,那下面还不乱套了?!

        刘波走后,倦意袭来,谢文东打个呵欠,刚想洗个澡要休息,江琳不约而至。她来了有一会,一直站在门外,只是听见房间内有说话声,不好打扰,才没进来。刘波出来时看见她后,嘻嘻笑了,认识时间长了,关系自然也近些,半开玩笑道:“如果我的房间外也能有你一样漂亮的大***在等候,那我做梦都会笑。”他的话遭来江琳一个大白眼,用假得不能再假的笑容回道:“看来,你这一辈子做梦都别想再笑了。”“女人还真毒啊!”刘波挠挠头,灰溜溜的跑下楼。

        江琳进屋一看谢文东的模样,吓了一跳,接着“咯咯”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原来谢文东一身黑衣都快变成黄衣了,上面粘了不少泥巴,其中还夹杂着血迹,脸上更是黄一道白一道,比京戏里的花脸强不到哪去。见江琳看着自己笑,他转身照了镜子,自语道:“还好没天黑。”江琳笑问道:“怎么?”谢文东自嘲道:“若是天黑时让人碰到我这样,不得以为我是从地底下钻出来的僵尸吓个半死啊。”他的话又是惹来江琳连连娇笑,“你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吧!”谢文东笑道:“本来我是这样想的,可突然你……”“我明白,我明白,你洗澡的时候有人在你房间你不习惯,特别是女人,而且还是‘陌生’的女人,对吗?”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