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五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谢文东淡然笑道:“你的脑袋自然不值这个数,可你别忘了,向问天的为人,重感情,又讲义气,他会将身外之物看得比兄弟的性命更重要吗?他会见死不救吗?他会眼睁睁的看着你被杀吗?”

        萧方无语。向问天是个什么人,没人能比他更了解。那是顶天立地的英雄,是惊天泣鬼的汉子。向问天会来救他,哪怕谢文东开出再高的价钱。“呵呵!”萧方苦笑,眼中却己布了一层水雾,缓缓抬起头,轻声问道:“谢文东,你还是人吗?”

        谢文东背手,转过身,他不愿看到萧方那包含太多感情的眼神,朗生吟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众人皆楞住,没人知道他这时候吟起“水调歌头”中的一段词是何用意,萧方也不懂,盯着他不说话。谢文东回身,笑眯眯道:“月有圆缺,人却无完人。我不是好人,向问天也同样不算是。争霸本来就是你死我活的游戏,既然加入了,那生死早应该置之度外。这是游戏的规则,你应该明白,向问天更应该明白。”萧方嗤笑,道:“可是你的手段却令人不耻。”“成王败寇,自古以来的道理,”谢文东道:“如果我是笑到最后的人,那我的手段,会被万千人所推崇,反之,则一文不值。”萧方无话可说,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如果向问天能有谢文东一半的作风和手段,南洪门哪至于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海港酒店的沦落,震惊了南洪门上上下下,而萧方的被擒,又有如当头一棒砸在向问天的脑袋上。谢文东会用什么手段对付这位和自己从小长到大的朋友、兄弟,他不敢想象。有那么一瞬间,他真有领人杀到北洪门,将谢文东千刀万剐的冲动,可他还是忍了下来,他现在只想知道,萧方是否还活着。他将南洪门内所有还喘气能行动的人都派了出去,打探消息。可回报的结果却令他失望。萧方被抓的第三天,南洪门的一位及其重要人物回到上海,此人名叫陆寇,为八大天王之首。

        一米八十挂零的身高,肩宽背厚,双臂长可临膝。一身白衣,白色的衬衫半敞衣襟,露出里面古铜色的肌肤,往脸上看,宽大的墨镜遮住双目,鼻管挺直,双唇薄如刀片,嘴角叼着一跟香烟,微微上翘,给人感觉似在笑,而事实上他确实也在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管发生什么事,他很少有不笑的时候。这就是陆寇,向问天看见他的时候就是这副模样。从心里说,向问天并不是十分很喜欢他,因为他过于随便,常年地痞***的坯子模样,怎能让生性正直刚烈的向问天喜欢?

        “小寇,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即使再不喜欢,这时候能看见他,向问天心中总算是安稳了一些。有陆寇在,自己无疑增加一条膀臂。向问天话刚说完,陆寇己张开双臂,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嘴角快咧到耳朵下,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他哈哈笑道:“天哥,真是想死我了,这一趟出门,好象快两年喽!”向问天掐指一算,可不是嘛,陆寇走的时候,南北洪门还没开战,他强颜欢笑道:“一路上够累的吧,先去消息一下。”向问天拍拍他后背。陆寇笑道:“天哥,我累倒是不累,只是……听说小方让人给抓了?”向问天点头道:“他在谢文东的手里,现在生死未卜,真是让人担心啊!”“谢文东?”陆寇一听,笑呵呵道:“我在美国也听说过这个人,好象很厉害的。”

        一旁的周挺接过话来,嘲讽道:“厉害谈不上,只是诡计多端,花样特别多而己。”“哦?”陆寇摘掉墨镜,一双炯炯有神,墨如黑洞的眼睛显露出来,嘴唇一弯,笑道:“真想会会他啊,不过,小方既然在他的手里,我还得忍一段时间。”顿了一下,他又问道:“谢文东抓小方干什么?”向问天摇头,表示不知。周挺道:“谢文东这家伙心里想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

        陆寇听后倍感无聊,打个呵欠,道:“天哥,既然帮会无事,那我睡觉去了。”向问天还没说话,周挺先气囊囊道:“老陆,什么叫帮会没什么事,难道小方让谢文东抓走了还不算事吗?”陆寇耸耸肩,无奈道:“小方在人家手里,我们除了等,还能做什么吗?”“你……你,”周挺你了半天,你不出下文了。是啊,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等,等着看谢文东玩什么花样。陆寇眨眨眼睛,边往外走边挥手道:“现在还是多休息,养精蓄锐,赚足了精神再和谢文东周旋吧,随让他是聪明人呢?哎呀,真是伤脑筋啊”陆寇似自言自语的走出房间,周挺气得牙痒痒,对向问天道:“天哥。你看他这是什么态度?”

        向问天苦笑,抬目凝神,问道:“你第一天认识小寇吗?!”周挺听后,哑口无言。

        萧方没有死,而且活着好好的,要吃有吃,要喝有喝,而陪他吃喝的人正是谢文东。烧刀子,酒如其名,下肚之后仿佛真有一把刀子在肠胃里划来划去,***辣的,平常人喝上一口恐怕就得皱眉咧嘴,萧方却一口喝掉一整杯。他用手抿抿嘴,长声叹道:“好酒!”谢文东忍不住笑了,道:“看你的样子,好象应该不是爱喝烈酒的人。”萧方道:“当一个人想喝醉的时候,只有烈酒最有效。”“哦?”谢文东问道:“为什么要喝醉?”萧方无奈道:“当你不得不面对一个你最讨厌的人,还不得不和他一起喝酒,这时,除了醉,你还有别的选择吗?”谢文东听后仰面大笑,他很佩服萧方的直率,更佩服他的勇气。

        果然,一旁守侯的东心雷闻言后,双眉倒立,挥起老拳,对准萧方笑吟吟的面颊,恶狠狠砸了下去。“扑通l”萧方连人带椅子横着滑了出去,直到撞在墙壁才停下,他躺地伺搂着身躯,半天起不来,鲜血从紧闭的嘴角中渗出。东心雷这势大力沉的一记老拳至少打掉他三颗大槽牙,不过他硬是强咽进肚子里,颤巍巍站起身,笑道:“东老兄,你对待客人的热情方式还真特殊啊,不过,我接受了,也记得了。”“是吗?”东心雷豹子眼一瞪,大步上前,冷道:“那我就让你记清楚一点。”

        谢文东耸耸肩膀,起身,说道:“老雷,对待客人不要太过分,客气一些。”说完,转身出了房间。屋子外大厅内或坐或站,不下二三十号人,三眼披了一件黑西装,里面赤膊没穿衣服,小腹上缠着密密麻麻的绷带,上次鲜花酒店外的一战虽说负的伤不轻,可他年轻力壮,而且受伤早以成了家常便饭,只在医院住了三天就跑出来。难怪李爽总说他的生命力和嶂螂一样顽强。博展辉和他的一干心腹手下也在座,他在等谢文东下步计划,毕竟海港酒店己经拿下来,蛋糕究竟怎么分,自己能分少,是他最关心的。谢文东出来之后,缓缓将门关好,环视一周,微微笑道:“己经过去好几天了,南洪门有什么动静吗?”

        刘波接道:“没有,一切都风平浪静。”谢文东笑道:“向问天到是沉得住气啊!”姜森道:“可能他也是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毕竟萧方得人在我们手里。”谢文东悠悠道:“既然这样,那就给他打***吧,请他出来谈谈。”“现在?”“现在!”“好!”姜森答应一声,拿起手机走到大厅角落。三眼叼着烟,慢悠悠的拔出开山刀,掏出一张洁白的手帕,反复擦拭。

        李爽笑没好笑,问道:“三眼哥,你这干啥啊?”“准备杀人!”三眼一张老脸阴沉着,面色比锅底还黑。“杀谁?”“萧方!”李爽道:“杀萧方?我们可是要用他和向问天交换的,你杀了他,我们用什么换海港酒店的地产?”“用他的尸体!”三眼冷道:“总之不能放虎归山。”李爽眨巴眨巴眼睛,看向谢文东道:“东哥,这妥吗?”

        谢文东仰面望天,既没同意,也没反对,只是说道:“让向问天去博兄的地头上和我们交易。”他的话是说给在角落里打***的姜森听的。博展辉面色一变,干笑道:“谢先生,这样做好象不……不妥当吧!”只有傻子才会同意把战场拉到自己的家里。谢文东正色道:“如果让向问天来我的底盘交易,你认为他会同意吗?如果让***南洪门的地盘交易,我也没那个胆量,只有选择在一处第三方的势力内,大家才都放心。”“可是……”博展辉犹豫道:“可是我和你联手打下海港酒店的时,向问天不会不知道吧?!”“他怎么会知道!”谢文东笑道:“那天,海港酒店被我们围成铁桶,上上下下没跑出一个人,消息不可能走漏出去,向问天是人又不是神,放心吧,他不会知道的。”“哦……这个……”博展辉怎么想怎么觉得其中不对劲,可一时又难以反驳,犹犹豫豫,不敢轻易下决定。玄子丹在旁接道:“辉哥,就按谢先生的意思做吧,反正该动手也动手了,而且海港酒店不也是有咱们的一份嘛,南洪门早晚会知道。”说着,他伏在博展辉耳边,细声道:“不如卖给谢文东一个人情,而且我们出的力越大,得到的份额自然也越多。”博展辉双眉紧皱,仍是犹豫不决。

        谢文东哈哈一笑,道:“既然博兄有为难之处,我也不好勉强,只有另找他人了,不过,多找一个人,就等于多一个人来分享,是两人分好还是三人分好,博兄你自己做决定吧。还是那句老话,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随便你去拿,但得付出相当的代价。既然你想得到一些东西,就必须得先付出一些,包括风险!”博展辉吸气,转头看向智囊玄子丹,后者正一个劲的向他点头,一狠心,二咬牙,三跺脚,终于说道:“好吧,谢先生智谋过人,而且又讲义气,自然不会害我,就按你的意思做吧!”

        博展辉想用黑道中人最注重的,义气,二字先套住谢文东,后者暗中冷笑,义气对于他来说直接是天方夜谈。

        既然定下在自己的地盘内招待向问天,博展辉早早的起身告辞,回家准备去了。谢文东的为人他接触不是很多,但亦知道此人心计阴沉,而且做事诡异毒辣,说不定反咬自己一口也未尝说啊。博展辉心里打鼓,回到忠义帮本部,召集人手,在海港酒店里的一战让他损失数十帮内好手精英,心痛不己,现在虽说还有二百多青年壮汉听他指挥,心仍放不下来。回到自己房间,特意找来玄子丹,问道:“子丹,谢文东究竟打得什么注意?你说他这回不是想害咱们吧?!”

        玄子丹在屋内徘徊,半晌,道:“如果他想害咱们,那他早就动手了,何必费尽心思,跑到咱们的地盘来?我看,不象。”

        “恩。”博展辉长长出了口气,玄子丹的话如同一颗定心丸,让他沉下气来,感叹道:“或许真是我太多心了……”

        “其实……”玄子丹左右看了看,见没有外人,伏在博展辉耳边低声细语道:“辉哥,这对于我们来说或许还是大好机会”

        向问天终于等到北洪门的***。“萧方在我们的手里,很幸运,他还活着,不过活着的时间长短是由你来决定,想救他,我们就谈比买卖,两天后,下午十四点忠义帮总部见”姜森一口气说完,没给向问天一句插话的机会,挂断***。

        向问天拿着***先是一楞,后是一喜,知道萧方还活着,这可能是几天来唯一能令他兴奋的消息。召集南洪门上下所有主干,开了一次会议。会议上,众人唇***舌战,争论不休,争议的焦点就是向问天应不应该去。就在这时,有人发出一声嗤笑,让众人的声音为之一顿,纷纷转头看向笑声的来源。陆寇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来回摇荡,嘴角挂着残笑。

        周挺一看他吊儿郎当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就差点没指着他的鼻子,质问道:“老陆,你什么意思?在笑我们吗?”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