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四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萧方微微一笑,道:“按理说是不行的,但博兄在上海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忠义帮的名头更算一号,我信得过,可以用!”

        “好好。”博展辉连连道好,提笔“喇喇喇”写出一张五百万的支票,往桌子上一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五百万。”

        看他的架势,终于有一家开始犹豫起来,过良久,摇摇头将牌一翻,不跟了。而另一家清点一下自己的筹码,划出五百万,向桌案中间一推,冷静道:“我跟。”博展辉双目溜圆,瞪着对方好半晌,手有些发抖,寥寥几笔,又写出一张五百万的支票,拿起,在空中停顿了三秒钟,下定决心拍在桌子上,闷声道:“兄弟,咱们每人再拿出五百万,比一下怎么样?”

        那人面无表情,只是冷漠的摇摇头,平静道:“要赌就赌,我不和你比。”博展辉一攥拳,喝道:“好小子你够狠,我就看看你手中的到底是什么牌。”他将支票往前一推,那人嘿嘿一笑,不再说话,开始收桌子上的筹码和支票。“你这什么意思?”博展辉怒声问道。“因为你输了。”那人动作不停,一只手拿起自己的牌往博展辉面前一扔。等博展辉看清楚之后,霎时间好象老了十岁,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喃喃道:“这……这怎么可能?”桌面上,对方的三张牌正是三张A,唯一能大过他的牌。萧方同情的拍拍博展辉肩膀,安慰道:“博兄,胜败兵家常事,赌场风云变换更是如此,不用太在意!”

        博展辉不听还好,听了萧方的话后眼眉都立了起来,一晃肩膀,甩开萧方的手掌,“啪”的震拍桌面,起身咆哮道:“不对!不对啊!其中一定有鬼!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我三张K,他就偏偏三张A,一定是有人做了手脚。今天,谁都别想把我的钱带走!”说着,他疯了一般狂揽桌面上的筹码。萧方脸色一变,冷冷道:“博兄,认赌服输这句话你应该明白吧!”

        博展辉气道:“若是真输,那我认了,可是,别人若想他妈的耍我,嘿嘿,我博展辉可也不是好欺负的!”话音未落,他伸手从后腰拔出一把明晃晃的片刀,往桌案上一插,脸色横肉直颤,道:“不把事情弄明白,这事没完!”

        他的手下见老大动了刀,纷纷掏出家伙,大有一拥而上的意思。周围赌客见动了真家伙,具是大惊失色,不知是谁大叫道:“抢劫了,杀人了!”这一喊不要紧,上千赌客顿时失了秩序,有往外跑的,有抢筹码的,还有往桌子底下钻的,一时间赌场内乱成一团,人声鼎沸。萧方脸色异常难看,他大声喊道:“大家不要乱,不要乱,没有事!”可这时候谁听他的,混乱依旧。萧方一咬牙,转身面对博展辉,刀子般的不光扫在他脸上,阴森森道:“博展辉,你输不起就想动家伙,你还知不知道是在谁的地盘上?”博展辉似乎也失了神志,跳脚大叫道:“不管在谁的地盘,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谁想黑我,我就和谁拼命!”“嘿嘿!”萧方气笑了,狰狞道:“怎么?你还想和我动手吗?自己几斤几两,心里总应该有个数吧。”

        “哈哈!”博展辉环视一周,渐渐恢复了平静,仰面大笑,笑声洪亮,在赌厅内盘旋,震得人耳孔嗡嗡做响。萧方微惊,暗道这人不是疯了吧?!他疑道:“博展辉,你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博展辉停止狂笑,跟着目光冰冷下来,手中把玩着片刀,悠悠道:“南洪门在此地也算是发了横财,有钱本应该大家赚,为什么偏偏要你一家独享?所以,今天我想请萧大天王帮个忙。”“什么忙?”萧方终于察觉事情不简单,暗中提高戒备,边慢慢向后退却边冷冷问道。博展辉扭扭脖子,嗤牙笑道:“把海港酒店借兄弟玩几天,等我玩够了,再还给萧老弟,你意下如何?”“呵呵,哈哈!”萧方好象听了天下最好笑的笑话,大笑不己,良久,才停下来,一字一顿道:“博展辉,看来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不要以为现在我们对付不了你,杀你,易如反掌!”说完,他啪啪一拍手掌,从赌场外冲进了无数手持砍刀的大汉,清一色白衣白裤,身高体壮,横眉立目,好不成风。自己***量涌入,萧方心中有了底气,昂首道:“博展辉,叫你的人把家伙扔掉,我或许会考虑不杀你。”

        “嘿嘿!”博展辉连连冷笑,道:“谁杀谁还不一定呢。”说完,手中片刀一挥,喝道:“给我杀!”一声令下,忠义帮***蜂拥而上,劈头盖脸,和南洪门的人战在一处。双方人力相差不多,忠义帮亦是以骏勇好斗出名的,而且事前早有准备,和南洪门打在一处并不落下风。萧方为人谨慎,看出忠义帮有备而来,生怕有失,慢慢往中控室退,想借机给向问天打***通风。可他的动作没逃过博展辉的眼睛,后者哈哈一笑,挥刀拦住他的去路,冷道:“萧先生,你想去哪啊?”

        萧方狠不得将其碎尸万断,故意装做惊慌失措的模样,颤声问道:“博展辉,你想怎样?”

        “怎样?哈哈……”博展辉大笑,扫一眼四周,双方难分高低,拼杀进入白热化,再看了看萧方,中等身材,比自己足足矮了半头,皮肤白净细腻,象是个手无伏鸡之力的书生。南洪门的萧方萧天王诡计多端是出名的,至于他的身手,博展辉曾问过谢文东,后者只是简单的回答了两个字:“一般!”此时博展辉更是起了轻视之意,只是他太不了解谢文东的为人,一个人能让他称为一般已然极不容易了。笑罢,博展辉狂言道:“我想留下你的命,也想留下你的人!”

        萧方闻言,脸色一变,下意识退后一步,反手抽出刀来,状似装腔作势道:“你……你不怕我们南洪门的报复吗?”

        博展辉自然怕,而且怕得要命。他紧跟不放,向前大跨一步,说道:“怕,所以,我才会和北洪门合作,希望能早日把你们南洪门打出上海。”萧方恍然道:“原来你己经投靠了谢文东?”“只是,你知道得太晚了。”说完,博展辉不再废话,抡圆了手中的片刀,劈头盖脸向萧方猛砍。在他想来,这一刀下去即使不要萧方的命,也能把他吓个半死,劈成重伤。

        可是他错了,大错特错。萧方的身手不是他所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当他一刀挥出时,对方看似单薄的身躯顿时灵活得如同一只狸猫,曲身收腹,向外疾跳,速度飞快,博展辉只觉得眼前一花,萧方已斜身滑开,还没有看清他是怎么拔刀的,一道雪亮的光芒在他小腹上开了花。博展辉哎呀一声,蹬蹬蹬退出三米开外才站稳身子,低头一看,小腹的衣服开了一条一尺多长的大口子,萧方闪电般的一刀差点让他开膛。博展辉惊出一身冷汗,象是第一次见到萧方似的,上上下下重新打量,冷冷道:“阁下,好快的刀啊。”萧方脸上找不到半惊慌之色,取而代之的是满满自信,他傲然一笑,道:“我的刀一向很快,只是你不知道罢了。”博展辉血往上涌,黑熊模样的身子向萧方猛压过去,喝道:“我倒看看你是如何快的。”

        萧方一招之间差点重伤了博展辉,并非是二人之间实力得真实体现,主要由于后者过于轻敌,心存大意,萧方又是早有准备。而这回他暗中加了小心,两人争斗在一处,打得不可开交。萧方在快,博展辉在猛,刚开始,萧方还能够应付,没过多久,他渐渐顶不住对方一轮又一轮的狂轰乱炸,连连气喘,汗如雨下,对对方的重刀亦是左躲右闪,险象环生。而博展辉却越战越勇,浑身上下好象有使不完的劲,攻势如潮。萧方暗叹一声:“苦也!”无奈之下,只好用出绝招跑!他虚晃一刀,猛刺博展辉双目,后者冷笑,随手用刀一划,把对方刺来的钢刀弹开,顺势向前一冲,连带着抬起一脚,正踢着萧方胸前。

        萧方惊叫一声,飞出三米多远,落地后连滑带滚,又溜出四五米远。见他如此狼狈,博展辉刚想哈哈大笑,嘲讽几句,可转念一想,不对,自己刚才那一脚用了多大力量他清楚,不应该让对方退出如此之远,再看萧方,顺势一转辘,站起身,连头都没回,甩开双腿,向赌场外飞奔而去,其敏捷程度,哪有半点受伤的模样。

        糟糕!博展辉急得一跺脚,暗呼上当!边追边大声喊道:“萧方要跑,快拦住他!”不用他喊,早有人上前了。至少有四条大汉横刀拦住他去路,一不停顿,二不答话,四把刀向扇面一样向萧方袭来。萧方确实身手不凡,前有狼后有虎,依然不慌不忙,慢悠悠横跨出一步,堪堪躲过四刀,然后突然加速,趁那四人回刀之时,身子己蹿到四人面前,肩膀一晃,甩出致命一刀。四条大汉,其中两人胸前开花,血光乍显,另外两人各闪一边,才侥幸幸免。空隙一现,萧方哪敢耽搁,侧身穿过,几步来到门前,冲了出去。一出来,他即大喊道:“来人!来……?”后面那个“人”字被他硬生生咽了回去,原来大厅内正对赌场大门的沙发上坐有一年轻人,二十岁左右,单凤细目,和笑眯眯的抽着烟,起身后左右,站了无数名黑衣大汉,年轻人脚下还躺着一个人,正是海港酒店的青年经理,脖子上被利刃刺个窟窿,鲜血泪泪,眼看是出气多,入气少,活不成了。萧方一看清此人的面目,顿时泄气了,长长呼出一口气,双手捧刀,低头查看,苦笑道:“看来,今天我真是很难跑出去了。”

        沙发所坐之人正是谢文东,他轻轻弹了弹烟灰,露出真诚灿烂的笑容,这张阳光灿烂的笑脸和他脚下那张垂死挣扎、静等死身降临的恐惧面容形成强烈的反差,让萧方不寒而栗,暗打冷战。谢文东柔声说道:“今天你似乎真的很难有逃出去的机会。”萧方笑了,说道:“在南京,我同样以为我逃不掉了,结果到现在我还活着,况且这里是上海,是我们的地盘!”

        谢文东同清的看了他一眼,摇头道:“败军之将!将失败的历史般出来讲有意思吗?若是我,我绝对不会。”

        萧方只是给自己打气,若是自己落在谢文东手中后果会怎样,他不敢想象,但有一点他清楚,就是一定很惨。听了对方的话,萧方老脸一红,强颜道:“听了你这话,好象你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他有意在拖时间,希望海港受袭的情况能早点传出去,好让临近的兄弟前来解救。谢文东多狡猾,一眼看穿他的心思,淡然道:“萧兄,你不用指望有人会来救你。即使来人了,那也是白白送死,既然我现在能站在这里,说明我己经做好了应付一切可能发生事端的准备。”萧方一言未发,凝视谢文东良久,才说道:“谢文东,你不想杀我!”谢文东没说话,只是点点头。萧方继续道:“以你的性格,若是想要我的命,恐怕现在我早己死了。”谢文东点头。萧方疑问道:“那你究竟想要什么?”

        谢文东直截了当道:“我确实不想杀你!我想用你的命来换向问天一个签名。”“签名?”萧方愕然,疑道:“签什么名?我不懂!”谢文东笑眯眯道:“在将海港酒店过户到北洪门旗下的合同上签个名。”“啊?”萧方眼睛瞪得溜圆,好一会仰面大笑,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喘息道:“谢文东,你太高估我的身份了,知道打造海港酒店我们花了多少钱吗?你知道海港酒店一天能给我们带来多少利润吗?告诉你,我萧某人一百颗脑袋也不值这个数的十分之一!”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