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二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谢文东和高强同是一惊,吓得一缩脖,头都没敢回,硬是假装没听见。他两人虽然精心乔装打扮一番,但能骗得了外人骗不了熟人,萧方和谢文东打过交道无数,仔细查看难免会看出些破绽。萧方不是向问天,而且和他仇深似海,他若在这里发现谢文东,绝对不会顾忌身份,毫不犹豫的将其碎尸万断。这一点谢文东敢百分百的肯定,所以,当他发现萧方向自己和高强走过来时,双手低垂,金刀滑落于掌心。萧方冥思苦想了半天,也没想起在哪见过这个人,走到二人身后,缓缓伸出手来,‘啪’的一拍高强肩膀,疑道:“兄弟,你是哪的人?我怎么看你眼熟得很啊?”

        还好他找上的是高强!谢文东长出一口气,高悬的心也放了下来,萧方和高强本人并未见过面,充其量只看过照片。

        高强故意一愣,莫名其妙的转回头,疑惑的看了看萧方,狐疑道:“朋友,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萧方看清高强的面容后,摇头苦笑,对方一脸的胡须过于特别,若是以前真见过应该会有印象,暗笑自己太多心,自从谢文东来上海之后自己快成惊弓之鸟了。他颌首点头,客气道:“不好意思,朋友,我认错人了。”

        高强一笑而过,回道:“不用客气。”萧方领人走了,谢文东和高强二人同出了一身冷汗,对视一笑,后者道:“东哥,我看我们该走了。”谢文东笑道:“还好刚才萧方注意的不是我。”一顿,看了看托盘中的筹码,对旁边的女孩道:“都给你了,用这些钱去做你想做的事,不要再干让自己受苦的职业了。”说完,和高强走出赌场。女孩傻愣愣的看着怀中小山似的筹码,又看看谢文东离去的背影,仿佛在梦中,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东哥,”高强低声说一句,出言欲休。谢文东道:“有什么话你就说吧,和我还用见外吗?”高强把心一横,道:“东哥,那些筹码好象应该有一百多万吧,我们现在好象资金也很紧张。”

        谢文东道:“本钱有一百万,加上后来赢的,应该在一百五十万左右。”“可是,”高强苦道:“你转眼之间就给了一个咱们不认识的女人,是不是……”下面的话,他没好意思说下去。谢文东笑了,道:“你以为我们能拿着钱出去吗?”

        “怎么?”高强目光一凝。这时二人已经出了赌场来到大厅,谢文东目光一瞥棚顶,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前台那里至少有三架监视器,我们若是拿着筹码兑换现金,最快也得需要十分钟。十分钟可以发生很多事,包括萧方透过中空台的屏幕把我认出来。”高强吸了口气,他没想到这一点,苦笑道:“看来萧方一出现就让我们瞬间成了大输家。”

        “哈哈!”谢文东低声闷笑,说道:“一百万算得了什么,我能扔出去,也同样能讨回来十倍百倍。”

        他的话够狂妄,高强却一点都不以为他是在开玩笑,很认真的点点头,说道:“东哥,我相信。”二人在服务生的指引下,快步从原路走出酒店,上了车后,高强才算真正放下心,长长嘘了口气。谢文东问道:“强子,感觉怎么样?”高强慨然道:“好象在老虎洞里转了一圈。”谢文东气道:“我是问你这海港酒店的赌场怎么样!”高强闭目想了一会,才道:“我们所能设计出来的赌场至少落后人家五十年。”“恩!”谢文东长长答应一声,拍拍高强的肩膀,道:“回家!”

        谢文东是个***很强的人。他所要做的事,想要得到的东西,从来不会掩饰。回到鲜花酒店,他对着镜子撕掉那两撇八字胡,然后再将头上的发油清洗干净,轻轻松松泡个热水澡,等一切事毕,他给博展辉去了***,二人之间没有客套,直入正题,谢文东先道:“海港的赌场***了,也看了,玩了。”“感觉怎么样?”博展辉正在家里,他坐在大号的竹椅上,虽然开了两扇空调,汗水还是把他的背心沁湿。这可能就是一般的胖人最不喜欢夏天的原因所在。“不错。”“只是不错?”“很不错!”“哈哈!如果我能有一间如此规模的赌场,我的一生都知足了。”博展辉象是说笑道。他的弦外之音自然逃不过谢文东的耳朵,仰面大笑,道:“如果能占一半呢?”博展辉打个机灵,腾的从靠椅上坐起,尽量放松语气问道:“谢先生的意思是……?”

        谢文东一字一顿道:“我们合力把它打下来!事成,你我一人占一半。”“哧!”让博展辉说说还可以,真到让他做的时候,又开始犹豫起来,毕竟南洪门多年来形成的有形或无形的威慑力不是说忽略就忽略掉的。万一失败,后果不堪想象,即使成功了,向问天能饶了自己吗?南洪门的报复自己能承受得了吗?他的犹豫,谢文东可以理解,不想把他逼急了,笑呵呵轻松道:“不管成功与否,我们都是合作伙伴,南洪门要是想对你不利,他必须得先过我这关。话,我就说这些,你自己再考虑吧!”说完,谢文东没再给博展辉说话的机会,挂断***。他活动一下筋骨,打开房间中的音响,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姜森敲门而入,看了看床上悠闲自得的谢文东,道:“东哥,你的心情不错?!”谢文东眼不睁,头不抬,道:“还算好。海港的赌场你去了?”姜森搬把椅子做在床边,点头道:“去了。”“我想要把那打下来。”谢文东一向少说废话。姜森眉头一皱,道:“有些难度。”“所以嘛,”谢文东双目微张,笑眯眯道:“多把些暗组的兄弟混进去,里面咱们的人越多,成功的几率就越大。”姜森摇头而笑,忧虑道:“我担心的不是能不能把它打下来的问题,我在想,即使我们拿下海港赌场,那里的产权还是人家南洪门的,我们根本立不住脚,也没有霸占的理由。”谢文东笑道:“这也正是我要考虑的,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姜森沉思了良久,才悠悠道:“老刘探来的消息说海港是萧方管辖的,而向问天又恰恰是一个重感情的人。”

        谢文东打个指响,点点手指,赞道:“聪明!”聪明人说话一向很简单,不需点明,已心照不宣。

        谢文东的耐性并不比常人多,也正因为他性子急,才发展的如此之快,头脑聪明灵活,心计阴沉诡异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他运气一向很好。但此次对付海港酒店的那间赌场,他的耐性却出奇的好。他利用暗组和血杀成员,足足渗透了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到底潜入或者在赌场内混熟了的暗组和血杀成员有多少,他自己都不甚清楚。同样,一个月的时间也可以发生很多事。南洪门的全面反击绝对是最令谢文东头痛的一件事。向问天投入了多少人力和资金,谢文东并不清楚,但有两次对方来势汹汹,全力***鲜花酒店,大有一口吞掉北洪门的意思。

        第一次,六月初二,南洪门以两大天王田方常和周挺领军,麾下人手无数,直奔鲜花酒店进发。由于***一处人手太多,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所以兵分数路,即使如此,每一路的车队都已经用浩荡来形容。南洪门的异动,暗组早早的发现,第一时间将消息传回临时总部鲜花酒店。谢文东得知后,并未见慌张,他先是给博展辉打了***,说明南洪门动用主力对自己发动进攻,希望他能派人支援。他的本意希望把博展辉顶在前方当炮灰,当忠义帮和南洪门打得不可开交时,他再出来,把两股势力一起消灭,或者坐收鱼翁之利也是不错的办法。哪知博展辉更是狡猾得很,既没有直接拒绝,也没有完全答应,而是说自己在这段时间人手也紧缺,同时和临近帮会有些纷争,不敢将人力大量外派。最后,他只是象征性的派出玄子丹加上五六十号无关紧要的小弟。看着博展辉派来的虾兵蟹将,谢文东气得直咬牙,心中暗恨,表面上没表现出来,热情招待了玄子丹一番。凭他的人手自然无法和冲天之势的南洪门主力抗衡,不得以,只好用了最后的法宝找***护架。

        向局长确实很够意思,是典型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类型的,谢文东一句话,他奔儿都没打,马上向上级申请,自己管辖地区将会有大规模拼斗爆发,请求调动防暴大队。上百名真***实弹的防暴***和数十名全副武装的***在鲜花酒店附近布防。警车停在道路两侧,快添满整条街道。如此声势,向来少有。田方常和周挺的胆子再大,也不敢公然和***火拼,就算赢了,以后也无法再在上海立足,而且整个南洪门都跟着遭殃。没办法,二人命令大部分手下半路返回,他两人只带少数人到鲜花酒店前走一圈。透过酒店的玻璃窗,两人都看见了谢文东。后者似乎有意坐在窗户附近,笑盈盈的大口吃着菜,喝着酒,旁边还有***江琳相伴,悠然自得,喜笑言开。田方常、周挺二人在车内气得一直跺脚,在***众目睽睽之下也拿谢文东没办法。

        田、周二人含愤而去,谢文东仰面而笑,打发走看热闹的玄子丹,他拿出一张百万支票,递给姜森,说道:“帮我送给向局。”

        姜森接过,一看上面得一排零,吐了下舌头。谢文东笑道:“向局是个可以依赖的人,拿出再多的钱花在这人身上都不浪费。”姜森赞同,但眼睁睁看着用无数兄弟性命拼回来的血汗钱就这么轻松的砸出去,他还是有些不舍。

        谢文东对于对自己有用的人一向都很大方,从来没小气过。他很清楚,钱是系紧双方关系的重要纽带。

        没费一兵一卒,没动一刀一***,南北洪门间的大规模争斗就在***的眼皮底下草草收场。虽然逃过一劫,但北洪门门下***并不怎么高兴,毕竟己方是借助***的实力而把敌人吓跑的,十分不光彩。南洪门的人更是大骂谢文东不要脸,打着洪门旗号是给洪门丢人,周挺脾气火暴,数他骂的最欢,连同谢文东的祖宗十八代他都集体问候了一遍,可他忘了,自己和向问天,不也同样借助过***的力量。谢文东不会在乎别人怎么说他,怎么骂他,他一直都说自己是坏蛋而非英雄,所以,他做事可以毫无顾忌,甚至不用考虑什么脸面问题,因为坏蛋可以不择手段,所以坏蛋可以无法无天。

        南洪门的第一次大规模进攻就这样被谢文东轻松化解,同时也给后者提了醒,自己和向问天在上海的实力还有不小的差距。他抓住得来不易的空隙,在上海本地招人,从T市继续大规模调派人手,最后,他甚至将目光投向远在东北的文东会和身在云南的老鬼。只要能提供出人手,他统统收纳。没出半个月的时间,北洪门人手倍增,由于安身之地有限,所以人力分散得极广。道上的人笑称,只要有旅店的地方,就能看到北洪门的人,只要有租赁房屋的地方,一定能找到北洪门的人。

        人多,却过于分散,形如散沙,不容易组织。谢文东明白其中的道理,他和东心雷商讨两天,总算弄出解决方案。将所有分散的人力按区域划分,每区一个头目,每三区合为一大区,直接规东心雷,任长风,灵敏等北洪门主干管辖。这样一来,有了凝聚力,真若是拼斗起来的话,也能发挥出战斗力。他规划得刚刚有些起色,向问天发起了第二轮进攻。

        第二次,萧方也参入其中,人手比上次更多,而且怕谢文东再玩上回利用***的花样,特别和上海市局局长交过招呼。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