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等了好久,握住耳朵的三眼一直没听到爆炸声,疑惑的探头看了看,又转目狐疑的对向李爽,眼神中尽是不解。后者也正莫名其妙的挠着头,自言自语道:“哎?怎么没响呢?”“是啊!我也正想问你呢!”三眼没好气的说道。好久,李爽蹦出一句:“可能是个哑雷!妈的,俄罗斯生产的东西质量还真差劲!”“靠!”三眼差点当场***,一脚踢在李爽***上,“你***头啊……”

        手雷虽然是没炸,可把南洪门的人吓得不清,跳出来那十几号人没一个还能站起来的。周挺气得一跺脚,转头一看自己带来的手下,已不足二十人,其中还有不少挂了彩,皱眉咬牙的包扎伤口,他苦叹一声,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对方竟然还有一帮***法奇准的高手,这个教训记住了。大事已去,再挺下去恐怕一个都跑不了,周挺心中有了退意,晃晃***,边打边向后躲。他一失去信心,***人更是没了主心骨,纷纷后撤。南洪门一举一动没瞒过谢文东的眼睛,见对方要跑,他冷笑一声,慢悠悠的掏出***,倒出***,查看一番里面的***,装好,上堂,深深吸了一口气,大喝一声,向对方窜去。

        他上身前倾,速度极快,加上浑身的黑衣,如同一只狸猫,电闪一般靠在对方一辆面包车下。“啊?”三眼吓得一吐舌头,暗道东哥刚刚从医院出来,还没有完全痊愈,怎么如此冲动,进了人家的腹地万一有个散失可糟了。担心谢文东的安慰,毫没犹豫,三眼几乎本能反应的跟着窜出来。可惜他没谢文东那么幸运,前者冲时比较突然,南洪门的人包括周挺在内都没想到,可到了三眼这,刚跑出没几步,迎接他的是一梭子***。无奈之下,他只好就地一滚,又轱辘回去,难进分毫。

        周挺虽然看见对方有人冲进自己的阵营,可他位置撤得比较靠后,谢文东又一身黑衣和夜幕混成一团,难以分辨,并未认出是他,只是高声大喝道:“把冲过来的那个干掉!”本来躲在面包车后几名大汉互视一眼,听声音已经知道对方就在自己这辆车的后面,其中一人想探头看看对方的位置,脑袋刚露出一半,***声响起,那人身子一震,张开的嘴巴连声音都没发出,已无力的一头栽倒下去。旁边的两位同伴急忙将他拉回来,低头一瞧,吓得一闭眼,原来那人的眼睛上被打出一个大窟窿,里面黑的,红的,白的,混合在一起的液体从伤口处缓缓流淌出来。“兄弟!”其中一人怒吼狂叫,对着车身,一阵乱***。

        顿时,车身***痕累累,具是冒着青烟黑洞。另一人反应挺快,迅速趴在地上,通过汽车底盘和地面的缝隙观察对方的位置。

        他能想到的,谢文东自然也想到了。论狡猾,论阴险,论随机应变,他和谢文东比起差远了。这人低身趴下来,脸贴地面,在车底下对上的是一张笑眯眯,写满无害的笑脸。这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张大嘴巴,眼珠差点没掉出来。谢文东没给他喊叫的机会,伸手一拉,将他的嘴捂住,另只手手掌伸直,如同一把利剑,狠狠刺了下去。谢文东的手指不会要人的命,可他手指间夹着得那把寒光四射的金刀却可以。“扑哧!”,整个刀身莫没近了大汉的喉咙内。大汉发不出声音,车下又狭窄,他手脚乱蹬,不一会工夫,只剩下微微的抽搐。车后的同伴不知道车下发生的事,一轮***打光后,心情稍缓,边往单夹内装***边低头查看同伴,加他上身都没在车子底下,只剩下双腿留在外面,不时还颤动两下,心中奇怪,踢了踢他***,毫无反应,也无应答,更是不解,莫名其妙的底下身,想查看究竟。刚蹲下来,车上猛得伸出一只手,一把银光闪闪的***直指他的脑门。大汉立刻明白了,不用问,车下的同伴定然也遭到不测了。他很机灵的一句话没说,将***一扔,双手抱头蹲了下去。谢文东笑呵呵的从车低趴出来,没起身,而是在那人的对面蹲下,笑道:“你挺聪明的。”

        那人无奈道:“我只是识时务。”“恩,很好。”谢文东手中的***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尖却始终不离他脑袋。“按我说的做,你能活。”那人点点头。“现在,把手放下,缓缓站起身,然后向你们带头那人的方向走,你最好不要妄动,因为我会一直在你的身后,当然,还有我的***。”谢文东的声音很柔和,但听在大汉的耳朵里,无疑成了天下最刺耳的噪音,而他又不得不按照谢文东所说的去做,因为他怕死。大汉按照谢文东的话,站起身,缓缓向周挺的方向走去。

        周挺一开始还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表现,正站在自己车前,高声指挥一干手下后退。无意中扫到走过来的大汉,见他慢吞吞的,急道:“你在干什么,快点上车!”汗水从大汉的脸郏滑落,他想快,可身后那把***不让他快,想是没听见一样,继续缓步向周挺走去。周挺头脑机灵,见他表情不自然,动作僵硬,头脑马上反应不好,想也没想,抬手就是一***。

        他打的是大汉的左小腹,并非要害,即使如此,大汉痛叫一声,仰面摔倒。谢文东一低身,在大汉跨下钻出来,抬手对着周挺扣动扳机。他的手指扣下去就再没有松开,“哒哒哒……”半自动***展开连射,如同***一般,一口气把光所有***。

        谢文东最大的弱点恐怕就属他的***法,即使在不到十米的距离内,二十发***没有一颗命中,只是在周挺衣服上留下几个懂,吓得他一缩脖,话都没敢多说一句,直接扑进车内,一踩油门,跑了。他一走,可苦了南洪门下面那些小弟,没有了斗志,打也不是,逃也不是,最后,直接把***一扔,投降了。三眼等人接着冲上前,对着投降之人一顿乱踢,打得号叫连天。三眼来到谢文东近前,前前后后检查一番,见他无事,长出一口气,道:“东哥,你怎么这么冲动,快吓死我了。”

        谢文东惋惜的看着手中的***,暗讨***是好***,只可惜落在一个不会用***人的手里。他呵呵而笑,道:“长时间不运动,身体都虚了。”姜森走上前,眼角一扫那些投降的人,用嘴一弩,问道:“东哥,他们怎么办?”

        谢文东低头沉思片刻,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转身走向轿车,临关车门,平淡道:“我们没有时间,也没有人力去看管他们。”

        三眼和姜森二人立刻明白他的意思,从肋下拔出刀子。灵敏一皱眉,道:“东哥,杀了他们,万一被***找上,我们不好解释。”谢文东道:“杀一个是杀,杀十个也是杀,既然有人已经死了,那也不在乎多挂几个!”说完,关上车门,对开车的高强道:“去工厂!”汽车开走,后面响起一片恐怖的惊叫声。一般来说,扫尾工作都是姜森来执行的。虽然这个活他也不愿意干,但用三眼的话说:老森比较在行!“也该给向问天点颜色看看了。”谢文东做在车内,从怀中拿出一块黑色的手帕,仔细的摊开,系在鼻下。见状,车内的高强和李爽都笑了,是啊,有谢文东在,他们好象还没怕过谁。

        汽车一路前行,等接近厂房时,只听见里面喊杀连天,火光将夜色染红了一片。谢文东丢掉***,在软肋之下抽出一把冷气逼人的开山刀。在他身上,刀与***是不分家的,即使昏倒住进医院,这两样东西同样藏在他的衣下。身在江湖,武器就是命。刀与***,谢文东更倾向喜欢后者。毕竟,***里的***终究是有限的,而刀的嗜血却是无限的。

        数辆汽车在厂房门前停下,各车门一齐打开,谢文东等人具是黑帕蒙嘴,从中走出来。门口有南洪门的人看守放风,刚开始见远处来了一行车队还有些担心,等近了一看,发现是自己人的汽车,以为是周挺回来了,当车停下时,有四五号身穿白衣的汉子迎上来,可从车内走出人却他们大吃一惊。“你们是……”他们见下来的都是陌生面孔,一时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

        突然一团黑雾向几人飞出,他们慌张后退,黑雾飘忽落地,几人低头一看,原来是一张黑色的卡片,一人好奇,拣起来细看,黑卡上有一血红的大字,那人吃惊读道:“杀?”“你说对了!”银光一闪,那人眼睛只是在一眨之间,喉咙已经被人一分为二。“扑通!”随着他的倒地,谢文东挥刀向前,身子如同离弦之箭,刀光粼粼,水银泄地一般在周围几人身上划过。

        “呀!”南洪门的人无不抽身后退,等站稳之后,感觉胸前***辣的,低头一瞧,几人胸脯都被划出一条一尺有余的大口子,鲜血将白衣染红一***,触目惊心。还没等他们有所反应,谢文东身后的一干人等已经动了。三眼的刀和谢文东手中的开山刀是一模一样的,可使在他的手里却变成另外一种充满阳刚之气的味道,大开大合,钢猛异常,势不可挡。开山刀似乎专门是为他这种人而量身打制的。钢口坚硬,刀锋凌厉,横刀与之硬接,无不断为两截。谢文东几刀下去划伤众人,三眼接着上前一顿冲杀,顿时人仰马翻,不时有人号叫倒地。高强和李爽跟在谢文东身后,寸步不离,生怕他有散失。

        任长风见杀出来南洪门的***都是小兵级的,自然没放在眼里,手中的唐刀连刀鞘都没拔掉,有人冲上前,只是微微晃身,接着,一刀下去砸昏。打得最干净的就算他了,一路冲杀进去,身上连个血星都没粘上。

        谢文东带头撕杀,他要找的是向问天。进入工厂越深,对放的人也越多,放眼看去,白压压一片,到处都是南洪门的人。

        有多久没这么痛快大打出手,连谢文东自己都记不清了。他敞开衣服,斗志被激到最高点,这时即使有头大象在他眼前,他自信也能一刀将其毙命。大喝一声,谢文东提溜一转,横着飘了出去,周围砍来四五把片刀在谢文东刚才所站的位置撞击在一起,发出叮当响声。他身子不停,绕到一人身后,抽冷气狠刺下去。“啊……”尽三寸的开山刀整个刀尖没进了那人的后心,滚烫的热血从刀身中空的血槽***出。谢文东毫不停留,猛得一拔刀,迅速低身,几乎同时,后方又砍来三把片刀。

        他一掀衣襟,顿时将对方的刀卷在一处,用力一拧,那三人吃痛,片刀脱手落地,谢文东单臂一挥,金光荧荧,那三人只觉的脖子一凉,身上的力气消失的一干二静,软绵绵倒了下去。谢文东看也没看一眼,将手中金刀上的血珠甩掉,继续向前。

        等接近厂房内的小楼时,南洪门的人已集聚都极点。小楼周围,被人包得里三层外三层,也分不清个数,还有一些人正向小楼内浇汽油,大有一把火烧成灰烬的势头。离老远,谢文东发现一个带着墨镜,大声吆喝的粗壮大汉在人群中指手画脚,不时命令左右人多灌汽油。得了!谢文东暗暗点头,向问天他没看见,就拿这个黑天带墨镜的家伙出气吧!

        谢文东振声喝喊,引起三眼等人的注意,用手指了指那大汉,手指一划脖子,叫道:“杀!”此人谢文东和三眼等不认识,可任长风却有耳闻。北洪门有什么能人,南洪门知道的清楚,同样,南洪门有哪些主要干部,北洪门的人也同样不陌生。任长风只一打眼,脑中马上闪过一人,南洪门八大天王之一‘独眼龙’田方常。他暗按绷簧,同时一甩手中的唐刀,刀鞘飞出,正好击在一个向他冲杀过来南洪门***的面门,顿时鼻口窜血,捂面倒地嚎叫翻滚。任长风吃惊的看了他一眼,耸耸肩,暗下嘟囔道:“你还真倒霉!”说他倒霉,其实也是幸运,如若真冲上前,他的命也难保了,任长风下手刁钻狠毒,向来少留活口。他提着三尺半长的唐刀,直冲冲向田方常而去,头也不回喝道:“东哥,把他交给我了!”

        “抢什么风头嘛!”三眼踢翻眼前一人,偷空白了他背影一眼。虽说他对任长风的傲气一向看不惯,可也不得不佩服这家伙的胆量,确有过人之处。杀近敌阵中央和对方主将单条,恐怕也只有他这种人能做得出来。三眼担心任长风吃亏,莫不做声打后面跟了上去。在战斗中最能培养感情,这话一点不假。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