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八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东心雷把他所了解的洪天集团大致说了一遍,谢文东听后,趴在桌子上静思,手指轻轻敲打着脑袋。他不说话,***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屋内静悄悄的,气氛沉闷下来。李爽眨眨小眼睛,左右看看,见众人皆是板着一张‘苦脸’,玩笑道:“有什么嘛?!搞南洪门,先搞洪天集团就好!洪天集团不是有什么大型的购物中心和广场吗?我们一把火烧掉他几间,即使不伤他们元气,可也够向问天心痛一阵子的吧!”“哎呀!”三眼猛得一拍手,眼睛闪出亮光,伸手按住李爽的脑袋,上下看了半天,嘴里还喃喃自语道:“好主意啊!你今天怎么变得这么聪明,让我看看你脑袋里是不是长什么瘤了……”

        “狗嘴……去死……!”

        “放火?”东心雷认真思索起来,走房间内走来走去,嘴一张一合,不知道在算计什么。他晃来晃去,把谢文东心里的思路都晃没了,叹了口气,无奈道:“老雷,你坐下歇会行不行,走来走去,我眼睛都快花了。”东心雷站住身子,猛得一拍手,道:“东哥,小爽这个主意好,向问天再聪明,也决不会想到我们刚刚到上海就能打他白道生意的主意,放火,恩,一定会烧他个措手不及。”谢文东也有此想法,但他不着急表态,反而转头问***人,道:“大家的意思呢?”

        任长风第一个发话,乐道:“我举双手赞同,虽然手段卑鄙了一点,但总比猫在家里躲着强。”说着,还有意无意的看眼东心雷。后者哼了一声,假装没看见。***人也纷纷道主意不错,可以一试。李爽在旁乐得嘴巴都合不拢,摇头晃脑,得意异常。见众人无异议,谢文东一拍桌案,道:“那好,就这么决定,大家分头准备一下,特别是老刘,将洪天集团旗下的所有企业都打探清楚一点,包括有多少人看守,有多少门进出等等,总之,我要了解我们所能知道的一切。”

        刘波深深一点头,道:“东哥放心吧,交到我身上了。”“还有,”谢文东又道:“我们这次打死打伤忠义帮不少人,听于笑欢说忠义帮在本地区的实力是相当强的,所以我不得不做些防备。老森,这个叫给你了!”“没问题!”姜森轻松答道。

        要说的都说完了,谢文东扶案而起,伸个懒腰,身上的骨头节都嘎嘎做响,看了看手表,快六点了,略带疲惫道:“辛苦了夜,大家都回去休息吧!”众人也确实累了,听后纷纷起身告退。

        谢文东回到自己的房间,一间只是不到八坪的小屋子,里面放了一张床已不能再摆放***的东西。本来他到上海的时候东心雷已经为他准备好酒店,可谢文东执意不同,他不想搞出特殊化,毕竟刚到上海,条件恶劣,但也只有在艰辛的环境下和下面兄弟同甘共苦才能更得人心,这点他很明白,人心所向的重要性他更是了解,硬是在破旧的办公楼内找了一间小屋住下。

        脱掉衣服,卸下一身的防备,终于可以轻松的休息一下。谢文东舒展身子,斜靠在床头,望向窗外,天已大亮,上海的天空很蓝,或许只仅仅是今天,没有一丝浮云,他不觉想起了彭玲,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应该到美国了吧,彭书林是不是已脱离了危险?叹了口气,心烦的闭上眼睛,谢文东不知不觉中睡着了。或许多天没睡好,或许这一阵子确实太劳累,这一觉他睡得很熟。朦胧中,只觉得外面有喧杂的吵闹声音传来,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翻个身,将毯子往脑袋上一蒙没去理会,稍等了一会,谢文东猛然坐起身,反射性的从床下跳下来,在枕头下摸出***,静静聆听一会,外面的声音大有越吵越大的趋势。这是怎么回事?谢文东弄不明白,胡乱的披件外套,刚想出去看看,房门一开,姜森跑了进来。没等谢文东发问,他先开口道:“东哥,白燕领人在外面闹呢,非要你出去给她个说法。她说你若不出来,就杀进来找你,东哥,动不动手?”

        “恩……”谢文东一阵头痛,脑中晕乎乎的,他有低血糖的毛病,加上多日来睡觉的时间都很少,心烦意乱,浑身乏力,连话都懒着说,只是摇摇头,擦过姜森向外走去。谢文东的毛病姜森自然知道,刚要再问,一见他目光发直,脸色苍白的样子吓得一缩脖,东哥出现此状态时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好脾气,还是闪得远点为妙。

        谢文东出了旧楼,来到厂院门口处,放眼一看,人还真不少,门内一泼,门外一泼,双方对峙,怒剑拔张。远远望去,白燕依旧一身白色的洋装,依然是那么合身,显得体型修长,美艳过人,可接下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只见她单手叉腰,手指在空中乱点,朱红的樱唇一张一合,不知道在叫嚷着什么。站在她对面的有三眼、东心雷等人,具是一脸无奈,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她一人唱独角戏。没有谢文东的指令,他们不敢轻易动她,毕竟白家的势力也不可小窥,不到万不得已,没必要多结下一大劲敌。上次谢文东抓住白燕,借机邀请他哥哥白紫衣,双方对对方的身份都很了解,后者明知道谢文东是故意擒住自己妹妹的,但顾忌到他的地位,又有意靠拢,并未发作。白燕在她哥哥的劝说下,也没再找麻烦,本来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了,哪想到今天白燕竟然带上四五十号人找上门来。

        白燕在门前来回走动,跳脚叫嚣,三眼等人正犹豫该不该动手让她走人的时候,谢文东出现了,他分开众人,从门内缓缓走出来。他走得很慢,脚下似乎有些发飘,头微微低垂,凌乱略长的黑发遮住眉梢,却挡不住那双细窄而又狭长的双目中散发出的丝丝冷光,目光之冰冷如同一把寒气封骨的冰刀,直刺进白燕的胸口,他举手抬足间自然而然散发逼人心魄的阴柔气息是***人所无法比拟的,也是别人所无法模仿的。白燕没来由的激灵灵打个冷战,下意识的退后两步,举目一看,这才发现一脸漠然无表情的谢文东正向自己走来,她咬牙站稳脚跟,暗气自己没胆量,谢文东虽然是北洪门的掌门,但毕竟只是个二十岁出头的毛头小子,再厉害还能有什么作为?白燕自己给自己打气,她其实也没比谢文东大上几岁。

        谢文东越走越进,白燕感觉到压力也越来越大,身边的空气好象凝固了一般,让她觉得即使动一下都需使出浑身的力气。

        空气自然不会凝固,那是谢文东身上的杀气。当二人之间只剩下五步左右的距离时,谢文东的步伐依然没有任何要停止的迹象,白燕忍受不住这种快把自己压垮、压碎的气势,喝然大叫一声,让自己精神为之一振,试图摆脱对方带给自己的压力,同时手中多了一把和唐刀差不多模样,只是要薄上很多的战刀,猛然向谢文东挥了出去。

        刀身很薄,而且挥出的速度极快,象是一张颤动的纸片,在空中发出‘沙沙’刺耳的声音。她本来没动杀机,上次被谢文东抓住后骄傲的自尊心受到莫大的耻辱,当日虽在其哥哥白紫衣的劝说下没再发难,可从谢文东那里出来回到家后,越想越不是滋味,暗暗发狠要给对方点颜色看看。她表面冰冷,内心却清高而火热,这点,她和谢文东很象,都是不擅长表达更擅于隐藏自己内心的人。她瞒着白紫衣,暗中纠结五十多号人,浩浩荡荡来到破旧厂房前,只要谢文东道个歉,面子上能过去,她也就算了,哪知谢文东一出来非但没有赔礼的意思,反而一副‘***’的样子,更主要的是,白燕确确实实被他吓住了,感觉如果自己不出手就会被对方一击斩杀,不得已全力使出一刀。

        白燕功夫平平,但全力一刀也煞有气势,银光乍显,石光电闪一般,直奔谢文东胸口袭去。突然眼前一花,白燕连看也没看清,谢文东眼睁睁在她眼前消失了,一刀挥出斩到的只有空气。“呀!”白燕惊叫一声,暗到不好,收刀想退后,可此时已经晚了。只觉耳朵热乎乎的,本能的转头一瞧,对上一双亮得灼人的双目。“你……”白燕下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谢文东出手如电,一拳击在她小腹上。“嘭!”白燕闷哼一声,小腹一阵酥麻,浑身的力气顿时消失的无影踪,身子软绵绵的倒了下去,正好摔进了谢文东的怀中。后者一捞手,单臂将她揽住,接着反手一抓,正中白燕腰带,五指一扣,如同拎小鸡一样抓起白燕向回走去。转变得太快了,刚才白燕还活蹦乱跳的,威风无限,这时已成了人家囊中之物。

        她带来的下面人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目瞪口呆的楞在原地,其中一个小头目最先明白过劲,猛得惊叫一声:“快救小小姐!”众人清醒过来,一各个大惊失色,纷纷抓起武器准备上前营救。谢文东拣起白燕的战刀,转过身面对着数十如虎似狼的大汉,面不更色,轻轻摇摇头,然后提了提手中的白燕,用刀背在她头顶拍了拍。意思很明显,只要再上前一步,你们的小姐可能性命难保了。白燕浑身乏力,但神志未失,被谢文东这样凌空拎着,面红似血,杏目圆睁,咬牙切齿道:“你要把我怎么样?”

        谢文东低侧着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什么话也没说。他不动,白燕那一干手下也不敢妄动,三眼东心雷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不明白谢文东要干什么。双方僵持着,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时间一点点过去,白燕感觉自己快喘不上来气,胸口闷得快要爆炸,抬头再看谢文东,只见他面色苍白如纸,双眼紧闭,站在那里直摇晃。正奇怪时,姜森看出谢文东不对头,一路飞奔跑过来,关心问道:“东哥,你没事吧。”以前因为低血糖的关系,他曾昏迷过数次,姜森怕他有失,才慌张上前询问。谢文东挤出一丝笑容,慢慢晃头,手指一松,‘吧嗒’一声,白燕趴落在地。谢文东现在连眼睛都不敢睁,刚才用了曲青庭传他的身法轻松躲过白燕那一刀,虽然一拳击倒了白燕,他自己也突然一阵天晕地转,在对方众目睽睽之下,强挺住没有到下。此时一见到姜森,精神一松,透支的身体没有了支持,再也承受不住,眼前漆黑,摔倒在地。还好有白燕垫底,谢文东结结实实摔在她身上。“不好意思啊……”感觉到身下的柔软,神智模糊的谢文东轻轻吐了一句,接着什么事都不知道了。他没来由的一句道歉,反把白燕说楞了,木然的看着躺在自己身上的谢文东,一时忘记了起来。

        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她突然发现谢文东是一个很‘精致’的人。白白的皮肤没有血色,但却很细腻,不似她所认识中那些男人的粗糙。一双丹凤眼紧紧闭着,能清楚看清他的睫毛,很细,很长。正当她对谢文东的面容读得认真时,姜森不适时机的将谢文东拦腰抱起,‘歉然’的低头对白燕道:“对不起,虽然我很想再让你仔细‘研究’一会,但现在,东哥必须得去医院了。”白燕听后一张俊脸羞得象一张红布,连忙从地上趴起,尴尬得恨不能钻进地缝里去,借着拍打身上灰土的时候,演示慌乱异常的内心。姜森边走边认真道:“有句话我不得不提醒***,白家在上海确实算得上有实力的大家族,但和洪门比起来,天壤之别。下一次见面,我不希望还是在这种情况下。”等白燕恢复正常时,姜森和三眼等人已把谢文东抱上车,快速开往医院。东心雷没跟去,而是留下看家,他看了看白燕和她身后那一干人等,想到东哥就是因为他们而晕倒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没好声的说道:“***,现在你满意了吧?!”白燕也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乱得很,她没再多说什么,转身莫不做声的领人走了。白燕好奇,看谢文东的身法应该是功夫异常了得的人,为什么会无缘无辜的晕到?难道他受了伤?可又没有道理,他的身手已是非常人可比,加上那一班高手如云的手下,谁能伤得了他?!想不明白,坐在车内,白燕双眉紧皱,连她自己都没发觉,她竟然会对谢文东关心起来。

        中文网.cmfu.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