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零六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金蓉听后,连忙大点其头,生怕谢文东把她撵跑。这个小傻瓜!唉!谢文东心中一叹,微笑道:“确实没有。”他一手拨弄着面前的可乐杯,眼睛弯弯的看着苍狼,道:“常言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可惜这里没有酒,不然,我一定请你喝上一杯。”苍狼淡淡道:“若有情谊在,一切皆可当成酒。”谢文东笑道:“那得看情谊深不深。”苍狼道:“我们之间,足可以比海深。”谢文东心中一惊,笑容不变,问道:“我很奇怪,不知道何时和你节下这么深的‘情谊’。”

        苍狼眼神中第一次出现一丝波动,有痛苦,有遗憾,有失落,还有仇恨。他淡然道:“忘记说了,我本姓麻。”

        哧!谢文东暗吸一口凉气,天下姓麻的并不多,而和他有仇的只有一个家族,麻五和麻枫。不用问了,苍狼和这二人一定有极深的关系,甚至有可能是直系关系。想到这,谢文东忍不住呵呵笑了,眯着双眼,乐道:“看来,我当初是惹了马蜂窝了。”苍狼眼中杀机顿显,肩膀一颤,半个剑身已经透出袖口。谢文东笑容依然,眼睛缝中射出的神光亮得吓人,在他身上,苍狼即觉得都是破绽,又好象没有一丝漏洞,他不敢保证一击能要谢文东的命,这点让他很不舒服。他的注意力慢慢移到金蓉身上,木然的毫无感情,说道:“失去亲人是一件很痛苦的事。”看出对方将目标转移到金蓉身上,谢文东手指紧紧夹着金刀,注意力集中在苍狼的手臂上,只要他敢妄动,金刀会以最快的速度刺进他的喉咙。可惜谢文东没有把握一击必杀。

        他突然轻松下来,靠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仰面同情道:“我很同情你,可惜这种感受从来没在我身上发生过。”说着,他还无奈的摇摇头。如若换了旁人听到谢文东的话,恐怕早忍不住暴跳如雷。苍狼只是身子一僵,接着又恢复常态,狭长的剑身不知何时已全部显露出来,冷冷道:“也许,你就***受到了。”“是吗?”谢文东自在的掏出香烟,点燃吸了一口,问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我很奇怪,你们麻家一共有多少个兄弟?”苍狼微楞,不知他这时候问这话是什么意思,没等苍狼答话,也不用他答话,谢文***然动了,手指一弹,香烟脱手而飞,直打向苍狼的眼角眉梢。

        苍狼几乎出于本能的向后一仰之际,谢文东的金刀也到了。金刀虽是后出,但分量极重,几乎和香烟同时飞到。苍狼在没准备的情况下依旧不慌不忙,手臂微摇,只见银光一闪,发出啪的一声轻响,火花纷飞,香烟正弹在剑身上,接着‘叮’的金鸣声,金刀被袖剑撞飞出好远,与此同时,苍狼另一支袖剑快如闪电,带这一股寒风,直刺谢文东的小腹。

        这早在谢文东的预料之中,他本来翘起的二郎腿猛的一抬,脚尖不偏不正,正顶在苍狼握剑的手腕上。这一脚力道十足,可踢在苍狼的胳膊上,反把他自己震的脚掌生痛。苍狼的剑势只是稍微缓了缓,接着还是刺在谢文东的胸口上。如果他没有黑带送来的护身内衣,这一剑定可把他扎个透心凉。剑尖还未离身,胸口象是着起一把火,灼痛无比,谢文东也管不了那么多,一把揽住金蓉的小蛮腰,双脚猛一蹬地,连人带椅子,向后***出去。

        苍狼怎会轻易放过他,抬脚踢飞面前的桌子,薯条、可乐、汉包顿时飞散开来,引起四周顾客尖叫连连,纷纷躲避。

        他的动作虽然够快,但踢飞桌子毕竟耽误了片刻时间,这对谢文东已经足够了。当苍狼再冲到谢文东近前时,高强的刀和三眼的***已然同时出手。“砰!”***声一起,苍狼身子震了震,阴森森看了谢文东一眼,转身跑出快餐厅。他来得快,去得更快,甚至三眼连第二***都来不及开,他身躯晃了几晃,瞬间消失在门外。左右人群见有人动了***,无不心惊胆寒,抱头乱窜,拼命往外面挤,顿时乱成餐厅内乱成一团。叫骂声,呼救声,小孩的哭喊声连成一片。谢文东眉头快锁成一块疙瘩,一把抢过三眼手中的***,对这顶棚‘嘭嘭’连开两***,高声叫道:“不要乱,我们是***!”

        话是假话,不过却实用有效。惊乱的人群一听他是***,瞬间平静了一些。他把怀中还有些闹不懂怎么回事的金蓉推给三眼,侧身在人群中穿梭,好不容易挤到餐厅外,左右一看,哪还有苍狼半个影子。“该死的!”谢文东咬牙一跺脚,恨声咒骂一句。苍狼既然和麻五兄弟有关系,那这个仇已然没办法化解,双方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而谢文东在明,苍狼在暗,加上他身手又异常了得,隐藏的威胁之大,可想而知。三眼和高强护着金蓉也从快餐厅里出来,见苍狼已跑得无影踪,三眼无奈道:“东哥,我们快走吧,如果***到了,我们不好解释。”“恩!”谢文东长长吞下口气,面容冰冷得吓人,冷声道:“走。”

        等几人上了车后,谢文东一摸自己的后衣,潮乎乎的,刚才和苍狼没对上一招,已经惊出他一身冷汗,即使是死敌,他忍不住长叹一声,赞道:“苍狼绝对是我见过身手最高明的一个。”三眼也是心有余悸,赞同道:“如果他用***,那结果可能不堪想象,我们恐怕一个都跑不了。”“所以,”谢文东眯眼道:“斩草不除根,吃亏的一定是自己。”

        金蓉双手紧紧抓着谢文东的衣袖,由于太用力,连手指尖都泛起白色,似乎受到不小的惊吓,眼泪汪汪,她颤声问道:“大哥哥你骗我,他不是你的朋友,他是谁?好吓人啊……”谢文东看着可怜西西的金蓉,身子不同颤抖,这让他回想起数年前从麻五手中把她救出来时的样子。心中一痛,拍拍她冰冷的小手,柔声道:“小丫头别怕,有我在,没人能伤害你。大哥哥保证,他以后永远不会在你眼前出现的。”说着,把金蓉搂在怀中,让她的小脑袋靠在自己的胸口。当苍狼用充满杀机和怨毒的目光扫过金蓉时,那一刻,他确确实实感到害怕了。一切的祸端都是出在麻五身上。他杀麻五,最根本的原因也正是金蓉。先有麻枫,今又有苍狼,麻烦不断。可为了眼前的小丫头,即使杀麻五能引出再多再大的风险和麻烦,谢文东也绝不会手软。

        这就是谢文东。有时有情,有时无义,但决非反复无偿,否则身边也不会凝聚着一群心甘情愿为他卖命的兄弟。他身上有着无与伦比的智慧,同时又带有不计后果的冲动。人本来就是复杂的,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蛋,好与坏只是一念之差。人人都可以做好人,有时候,人人也都可以成为坏蛋。谢文东的怀抱依然让金蓉觉得无比舒服,靠在他怀中,那种说不出的安全感围绕在身边,即使现在天塌了她也不怕,她知道有一个人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站出来顶住。不知不觉,金蓉睡着了。听着均匀的呼吸声,谢文东暗中松了口气,慢慢放倒金蓉,让她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他压低声音道:“强子,给我联系老森,让他不管用什么办法,不管用多少人力,就算挖地三尺,也得给我把苍狼掘出来。”

        “明白,东哥!”高强答应一声,拿出***,呼叫姜森。谢文东余怒仍存,又言道:“张哥,DL是你的地盘,至于应该怎么做,我不想多说。”三眼老脸涨红,握拳一砸自己的大腿,叫道:“我他……”刚想叫喊,一看熟睡的金蓉,下面的喊声顿时压了下去,他回手将脖领子的衣扣拉开,低声道:“我他妈的不把苍狼揪出来我也不用出来混了,东哥你放心,明天一早,不管结果怎么样,我都会给你个交代。”三眼眼睛通红,特别是眉心那到疤痕,因充血而红得快放光。他是真急了。

        谢文东点点头,嘴角微微挑起,道:“张哥做事我放心,我等你和老森的消息。”

        等回到公寓楼下,谢文东见金蓉仍在熟睡,不忍叫醒她,轻手轻脚将她抱起,进了楼。公寓大堂内保安不明原由,见他抱着一位昏睡女孩,以为他心存不轨,加上他又是陌生面孔,正想上前拦阻,三眼低沉咳了一声,简单道:“自己人。”

        “哦!”保安们不认识谢文东可认识三眼,一见他,如同老鼠见猫,恭敬的闪出老远。谢文东上了楼后,先将金蓉安置一处单人房间,细心的盖好被子,轻轻退了出来。本来正在屋内对饮的李爽和任长风二人见他们气色不对,猜想可能出事了。酒也不喝了,等谢文东从房间出来后,上前问道:“东哥,怎么了?”谢文东疲惫的摇摇头,一***坐在沙发上,长长出了口气,低头一看,胸口的衣服被刺出一条二指宽的小口子。他苦笑的用手一指胸前***,道:“苍狼。”

        “什么?”李爽和任长风同是一呆,惊讶道:“苍狼跑到DL来了?”三眼道:“那一手快剑,绝对有假包换。”言罢,他也忍不住后怕,感慨万千道:“如果东哥不是有黑带给的衣服,这一剑的后果不堪想象。苍狼的快剑比狼牙还狠,还毒,还快!”“苍狼……”任长风咀嚼着这两个字长叹一声,他和苍狼交过一回手,他是一个骄傲的人,但却不得不承认,他在苍狼的手下没信心走出五招。很难想象,一个人会在什么情况下能练出如此的身手。谢文东眯着眼,喃喃道:“这个人,必须得除掉。”

        能给谢文东带来压迫感的人并不多,苍狼绝对可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他不喜欢这种心里没底,随时处处提防一个人的感觉。谢文东又自语道:“就算能把他找出来,可谁又能将他制住?”此话一出,全屋子的人都把头垂下。这些人都可称上是个中高手,可和苍狼比起,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任长风突然悠悠道:“东哥,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江湖吗?”

        谢文东微楞,反问道:“洪门不正是在江湖中吗?”任长风摇头,道:“如果在几十年前,洪门或许还能算是江湖中的一员,可现在,它的性质已经改变了,人们追求的不在是江湖中的自由和理想,而是钱和利,地盘与名誉,洪门已不是曾经的洪门。在洪门内,很难找出一位真真正正的高手,包括我和老雷在内,我俩在江湖中充其量只能算做三流身手。”

        “那苍狼呢?”李爽听得入迷,追问道。任长风顿了一下,说道:“可算是二流高手。我想,他应该是江湖中的一员,至少教他功夫的人是江湖中人。东哥,江湖人理应找江湖人来伏。”谢文东目中精光一闪,疑声问道:“去哪找江湖人?”任长风在屋内来回走了两圈,犹豫良久,才缓缓言道:“洪门,元老‘望月阁’。”

        望月阁,这个曾经风光无限,在江湖人耳中如雷贯耳的名字,虽然只是洪门内一个元老***的机构,但它的名头已然凌驾于洪门本身之上。曾有一段时间,洪门帮主的权利都受到望月阁的制约,阁内的元老们说话的分量比帮主还重。只是后来,随着国内争乱连连,洪门飘忽不定,四分五裂后,望月阁慢慢淡出洪门,厌倦世俗纷争,过起隐居的生活。到现在,即使洪门内部知道望月阁这三个字的人都不多了。但无法否定的是,望月阁一直都真实存在着,而且,那才是真正的洪门‘元老阁’,而里面的人也绝对是货真价实的武林高手,江湖奇人。

        “望月阁!”谢文东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陌生得很,仔细品味一阵子,摇头道:“老爷子没跟我提起过。”

        任长风笑道:“那也很正常。望月阁虽然是洪门的元老机构,但它早已淡出了洪门,即使现在南北之争如此激烈,死伤无数,可那些元老和他们的徒子徒孙们也没有一个站出来说句话的。”他的言语中,隐隐有一丝埋怨之意。

        中文网.cmfu.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