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飞龙悍将

第一章 血与火    文 / 寂寞空庭 更新时间: 2017-08-13 17:1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2074甲午年,石油危机爆发,物价飞涨,世界局势紧张,各国都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

同年,在北纬25°44.6′的蛇岛附件发现了一系列巨大的海底石油矿脉,提炼出的纯度高得惊人,可以维系世界50年以上的石油消耗。这令原本就高度敏感的东海蛇岛归属权的矛盾变得更加尖锐。

辉日帝国的战舰立即从冲绳岛海军基地起航,在空军的掩护下偷袭了神龙帝国望月台海军基地。并用高震离子***袭击了SH市,造成了950万平民的伤亡。在袭击发生后的一个小时内,神龙帝国就发射了一枚深海潜航核弹头,爆炸引发地壳运动,巨大的海啸淹没了辉日帝国一半城市。这次打击,给辉日帝国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国内股价跌至历史新低,货币严重贬值,***将一半的财力用作海啸治理,其余全部投入到军费开支。这两家以制造业闻名的帝国终于运转起巨大的战争机器,新一轮的世界大战爆发了。

汤姆SIR联邦与辉日帝国处于同一亚太利益圈,在军事与***上又是盟友关系。在战争爆发后,汤姆联邦与辉日帝国的协约国条约立即生效,庞大的太平洋舰队立即封锁了第一岛链,将神龙帝国的舰队群死死地控制在狭小的浅水区位置。战斗初期,神龙帝国的兵力根本无法登岛,蛇岛一度落入到辉日帝国掌控。

面对这种力量上的悬殊差距,神龙帝国依靠着银河31D远程导弹对敌方的舰船实施了毁灭性的精准打击,一夜间,汤姆联邦的主力舰全部被打残,第一岛链的封锁宣布失败!汤姆联邦不得不退守到第二岛链,同时在几千海里的岛链上开启了“毒龙”幕障系统,强大的电磁波干扰领神龙帝国的导弹根本无法打击到指定目标。

中华神龙帝国与辉日帝国争夺的焦点还是在于蛇岛,双方趁着夜幕的降临,在这个小岛上投入了二十多万的精锐海陆两栖作战兵力。每日每夜的战斗、厮杀让海军陆战队上尉王飞龙感到神经麻木。他疲惫地蜷缩在战壕里,神情呆滞地抽着烟,等待着敌人的再次冲锋。

“轰隆”伴随着一声巨响,地平线再次被血色所凝固。

一发炮弹恰巧落在了王飞龙阵地十米开外的散兵坑中。一道剧烈的爆炸冲击波几乎将他从地面掀起,又重重地摔落到地面。只见他满脸血污,整张脸上包裹着泥土,乍一看根本不是一个人。他缓缓朝旁边的尸体爬去,那里的尸体早已冻成了冰块,面目僵硬,已经死了很久,有的则冒着热气,血肉模糊,被炮火炸成了碎片。尸体横七竖八堆在战壕里,这里似乎只剩下王飞龙一个人,只剩他一人还在死守这里。

“丁龙,夏天野......”王飞龙苦苦呼唤着手下每一位战友的名字。可这个冰冷的战场上传来的却只有爆炸的轰鸣声。他将头死死地埋进了泥地里,眼泪顺着眼角流下。当他再次抬起头,将目光探出战壕的时候,大批辉日帝国的敌军端着“飞火式突击步***”往这里潮水般蜂拥而来。

“妈的,这群***的。一仗下来损失了我几百弟兄,老子今天就在这里和你们拼个你死我活!”王飞龙端起一旁尸体上的“死神转轮式机炮”,对着对面密密麻麻的人影就开始扫射。“突突突突”眼前的黑点一个个倒下,但那些誓死效忠辉日神皇的步兵还是前赴后继的冲上来。

突然,王飞龙的视线被定格住了,那是一个全身附着强力护体机甲的机动步兵,正从敌军步兵编队中挤出身子,它将手中的雷神战刀抽出,挥舞着向王飞龙的***口处猛冲过来。

“FUCK,居然有机甲战士,来啊,让老子的机炮轰你个大窟窿。”王飞龙转动着机炮下的轮盘,对准那名机甲战士狂扫。“叮叮咚咚”一阵清脆的声音从机甲表面激起点点火星,机炮的***完全没有穿透这层坚硬的机甲。机甲战士从身后引擎处喷出一股浓黑的尾气,加速朝王飞龙这边猛冲过来。

王飞龙紧锁眉头,将机炮的准星对准了机甲战士的面罩。

点射,不断地点射。“乒”一声脆响,那名机甲战士的面罩处印染上了一抹血红,紧接着,他的整个身子重重跪倒在了地上。“扑哧”一下摔倒在地,尾部的引擎还在不断喷出黑色尾气。

很显然,王飞龙的攻击直接射杀了位于机甲内部的操作员本体。后面的步兵看到自己的王牌战士***掉了,一时间纷纷卧倒在地,将***集***向王飞龙的机炮处。“嗖”一发***以诡异的弹道从******出,从空气中旋转穿梭向王飞龙。

一道鲜血从王飞龙的肩头飞溅出来。强大的***冲击将王飞龙整个人掀倒在地,他握住自己的肩头,痛得在地上到处打滚。

“锁骨被打穿了,真是好运气啊,居然没死。”王飞龙哈哈大笑,艰难地从地上爬起,再次操作起那柄旋转机炮。强大的机炮火力再次从阵地上呼啸着闪动起猛烈的火光,前方的辉日帝国步兵又是死了一***。可对面的***还是飞蝗般朝王飞龙飞射过来,他的手臂,脸颊都被***擦出血痕。王飞龙将身子晃动着,尽量控制自己,不让自己成为一个活靶子。

“呼”一道烈风从王飞龙的头顶激射而来。王飞龙当头一看,原来是两个机甲战士不知何时穿越了他的火力网,从他上空俯冲而下。轰鸣的机甲螺旋声呼啸而至。两把锐利的雷光刀迎头劈来,激荡的刀光与空气发生摩擦发出尖利的声响。

“不好!”王飞龙面对这两道锐利的刀刃只能舍弃掉手中的机炮,一个右闪身,扑向一旁的沟中。“哗啦”,这两道锐利的电芒硬生生将原本王飞龙所在的地面砍出两道深深的刀痕,那挺机炮被斩成了两截。王飞龙在地上扑闪过,立马回转身子打了个滚,将一旁的一把AK-99突击步***抄起,扳动扳机,突击步***里的***喷涌着火舌朝那俩个机甲战士射去。

那俩机甲战士的前胸护甲最为坚硬,上面用喷漆喷印着两尊天照大神的图腾,一位凶神恶煞的大神旗。“当当当”一阵***响后,***擦着厚实的护甲朝两边折射而过。“轰”一个沉闷的机甲落地声响起,黄土飞溅四起。王飞龙边退边朝他们射击,机甲战士则步步紧逼过来。机甲履带的转动声直刺王飞龙的耳膜,他已无路可退,后边是一整块的巨岩。他感到一阵恐惧,这是一种***入绝境的死亡前恐惧。众所周知,死亡其实并不可怕,但等待死亡降临前的那种气氛与感觉最叫人感到惊惧。他的眼神中留下的只有失落与无奈,看着周围自家兄弟堆积如山的尸体,看着炮弹窜入阵地带起的白色死亡硝烟,再看着死亡马上就要降临到自己的头上,他落寞的闭上了眼睛。

“弟兄们,我很快就来陪伴你们了,我们在另一个世界不会感到寂寞的,还是可以和以前一样抽烟、喝酒,一起寻欢作乐。”王飞龙悠然地点着了一根香烟,嘴角露出了一抹怪笑,对空吐出了一圈烟气。

“老大,你在想什么,我们连队的士兵还没死绝呢!还有我焦鹏在。”从右边的坑道中冲出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手持一柄军用K205战锤,奋力冲过来。他一锤砸向了一名机甲战士的后心,“咣当”一声,他手中的巨锤连带他自己的手腕被震得发麻。他一鼓作气,再次抡锤朝那名机甲战士的面罩重重砸落下去。那名机甲战士看来是个老兵,有丰富的操作经验。他轻轻将那机甲举手往上一抬,焦鹏的下巴被他重重撞了一下。他空中吐出一口血水,大声狂叫着整个人扑向了那名机甲战士。拳头,撞击,各种肌体的攻击落在机甲战士的面罩下。

“砰”,那名机甲战士的面罩竟然让他砸出了个大窟窿,外面的寒气立即涌入里面。那名辉日帝国的操作手口中“哇啦哇啦”说着自己岛国的语言,神态很是焦急。他操作机甲战士转身往地上翻滚,想要用机甲自身的重量将焦鹏整个人压成肉泥。焦鹏一见这情况,飞身从机甲战士身上跳开到战壕上。对面的***像狂风般朝战壕上射来,“噼噼啪啪”射入地表的掩体中。焦鹏看准时机,拿起一块实心的大板砖,朝机甲战士滚落的方向再次扑了过去,他用自己的蛮力往那面罩下面的操作员一顿凶横的狂揍。面罩上溅满了那名操作员的血浆与碎肉,机器直挺挺躺在那里熄火了。

这时候,王飞龙的神情似乎才从刚才的幻觉中找回自我。他一看焦鹏还活着,还将一名机甲操作手用石块活活给砸死了,他立马大喊起来:“大焦,谢天谢地,老天爷开恩啊,给我们连队留下了你这个火种。”他大喝一声,再次举起了AK-99,装换***,将整***的***对准另一名机甲战士的面罩处一阵狂射。那名机甲战士来不及躲防,匆匆以手遮面。但是很多AK-99的暴跳弹还是射碎了面罩下那名操作手的脑袋,将整个机甲战士的神经中枢给打了个稀巴烂。那机甲战士立即就软成了一滩烂泥,跪倒在地上,脑袋重重垂落在身躯前。

“老大,敌军的进攻太凶了,我们怎么办?”大焦朝王飞龙挥手致意。

“上校命令我们死守阵地,我们就算死,也得死在阵地上,阵地不能放弃,大焦,快去把所有手雷与炸雷收集过来。”王飞龙摆弄着手势朝大焦摆弄着。

“曹上尉,收集武器的事情交给我吧,你们赶紧拿***阻敌,敌人快冲破我们的防线了。”一个矫捷的身影瞬间闪了过来。

“叶明,你也还活着?”王飞龙的目光中流露出惊喜的神色。

“曹上尉,敌人的炮弹与***都避着我绕圈子,我帮你们去手机***与手雷,大不了我们和这帮兔崽子同归于尽。”叶明挥动着粗实的胳膊势要与敌人斗个你死我活。

“好样的,大焦,和我上战壕阻敌!”两道敏捷的身影忽的窜上了战壕,手中的自动化武器喷射出复仇的烈焰。对面的敌步兵又倒下了一批,后续的预备队又摆开一字队形猛冲上来。

“怎么那么多,源源不断地朝我们攻击,他们到底投入了多少的兵力?”大焦越大越着急,面对茫茫的敌人步兵,他不知道朝哪里开火。哪里都是敌人,无论朝哪里开火消灭了一批,另一边将会有更多的人朝他们疯狂冲锋过来。

“叶明,手雷呢,***的,我宁愿死在与敌人的肉搏战中,也不想因为火力不济被***的干掉,快接上***与手雷,快!”王飞龙几乎是疯狂地在大声喊叫,杀人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望着眼前成批倒下死在他***口下的亡魂,他丝毫没有一丝怜悯。他的***口在冒出火光,他的眼中也在冒出火光,而他的心却是在滴血。战争让他成为一名屠夫,让他在这座炼狱般的小岛中体会到了死亡的恐惧,也让他意识到了生命的脆弱。

“轰......”、“轰......”、“轰......”,手雷呈弧线被扔出,掉落向敌方的步兵冲锋线上。飞溅的弹片瞬间将步兵撕扯成了碎块,残肢,鲜血,哀嚎声与碎骨声响彻一片。而王飞龙三人的耳中却什么都听不到,他们声嘶力竭般嚎叫着,愤怒地投出一枚枚手雷,直到对面完全没有了动静。

敌人的冲锋被打垮了,难以想象,三个人坚守的阵地居然死守了下来。大焦微微露出脑袋窥视着前方的景象,硝烟味与血腥味混杂着泥土的泥腥味中,他一口吐了出来。王飞龙拍了拍他的肩膀,微微一笑道:“看不出,像你这种铁骨铮铮的汉子居然会因为这种情景而呕吐,看来这场战斗真的很血腥啊。”

“我当兵那么多年,打过无数战役,杀过美国佬,干过***子,还没有哪一场向现在那么恐怖,那么血腥。”说罢,大焦擦了擦嘴,喘着粗气对王飞龙伸出了大拇指。

“我们打得很漂亮,可惜我们的连队也消耗殆尽,只剩下我们三人了。我们将这些兄弟的尸骨埋一埋吧,被炮弹轰碎了可就没辙了。”王飞龙起身又点了跟烟,将一名阵亡的士兵尸体扛在了肩上。***两人见王飞龙如此做,也都跟着将弟兄们的尸体抬到了后方。

月色下的阵地显得格外的苍凉。夜风带着咸咸的海水吹打在王飞龙的脸上,他平躺在战壕的沟壑中,抬头仰望着漫天的繁星,心中若有所思。一旁的叶明则端着一个红外线探测仪,仔细观察着阵地前方,红外线下的景物是墨绿色一片。

“头,没有发现敌军侵扰的迹象。”叶明轻声对一旁的王飞龙说道。

“保持时刻警惕,敌人很狡猾,我肯定他们会夜袭。”王飞龙一***从地上站起,用一双充满血丝的眼睛仔细看着阵地前沿。敌军的尸体高高叠成一团,风中带着一股浓重的腥臭味。

“头,这敌军肯定是被我们白天的阻击打跑了,我看啊他们夜里不敢来。”焦鹏托着下巴,打了个哈欠,没精打采地说道。

“我说,你现在烦什么愣啊,敌人就在距离我们不远处,给我打气两百分的精神,去,去检查下各处的***安放点,要保证各处的引线都没有问题。”王飞龙吩咐大焦赶紧去查看下情况。

“是,头,我这就去。”大焦二话不说,接到命令就俯身走入另一处的坑道中。王飞龙很是满意的会心一笑道:“叶明啊,你说如果你是对面的那群敌人,你会选择什么时候进攻?”

“当然是夜最深的时候,最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情况,我肯定带着一个敢死小分队冲进阵地来搞破坏。”叶明自己用手比划着。

“恩,有道理。”王飞龙沉默了一会儿,没有说话。

“头,我已经都检查过了,各处的***引线都没有问题,只要他们敢来,就可以把他们炸的底朝天,哈哈。”焦鹏笑了笑。

“那我就放心了,我们还有多少的***武器?”王飞龙扭头问向蹲在地上抽烟的叶明。

“刚刚检查了一遍,头,我们还有六把AK-99突击步***,三千余发***,重型暴风式***一挺,六千五百发******,手雷一箱,***三把,***二百发。就这么多了,头!”叶明掏出了自己的宝贝***,借着月光用***巾飞速地擦着***的每一个零件。

“好,所有武器一律上膛,我们三人每人把守阵地要害处的一个点,用无线步话耳机通讯,我们分头行动,快。”王飞龙刚一下完指示,天空处一颗照明弹落向了他们的阵地。突然间,流星雨般的炮弹又再次光顾向这片阵地。王飞龙赶紧拉着***两人躲进防空坑洞中去。

猛烈的轰炸过后一定是敌军步兵的疯狂冲锋。一大群蚂蚁般的步兵迈着大步朝王飞龙的阵地前涌来,他们各个都是戴着夜视仪,穿着防弹护甲,突击步***前端装着铮亮的刺刀。

“快,上去迎敌,快,***上膛准备发射。”王飞龙很是着急,催促手下赶紧从坑洞内出来战斗。

“头,重型***被炮弹炸烂了,没法用了,我们只能用步***防御了。”焦鹏从地上捡起一支AK-99突击步***,朝叶明丢去。王飞龙则将手雷的盒子撬开,急忙从里面取出四五枚手雷。

“听我命令,等他们靠近再开火,省点***对付后续的敌人。”夜幕中,一双透着白光的眼睛从战壕中探出。但什么都看不见,前方是乌漆漆一片,什么也没有。

“沙沙沙”步兵的脚步很慢,但不管怎么慢,都还是会发出一丁点的声音,这一丁点的声音就足以让王飞龙判断敌人与他们之间的距离。

“二十米,十五米,走,给我狠狠揍他们!”王飞龙率先扔出了两颗手雷,巨大的爆炸声与火光从阵地前沿冲天而起,敌人瞬间被炸飞好几个。“哒哒哒哒”,突击步***的***从***膛中幽然划出,飞行着钻入一个个敌军步兵的身体里,血花飞溅,原本活生生的人一下子就成了一具具的尸体。一分钟的时间里,王飞龙已经扔出了整整半箱的手雷,敌军的进攻再次在阵地十米处受阻。叶明通过红外线探测仪一看,敌人又丢下了五十多具尸体,***人纷纷撤离了战场。

“过瘾啊,哈哈,***娘***的。”王飞龙往地上吐了口唾沫,死死盯着被自己炸死的这一***敌人。

此时的王飞龙感到自己的身体非常的疲惫,他背靠着战壕壁,缓缓顺着战壕壁坐下身子来。借着这皎洁的月光,他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皱褶的已经有些发黄的照片,照片中是一位美丽而贤惠的女子。女子长发空盈,动人的双眸散发出令人心醉的目光。

“雪莉,雪莉,你在那边还好吗?”王飞龙口中喃喃自语道。他一把将这张照片紧紧捏在手里,心里似乎有说不尽道不明的话语。他闭上了眼睛,心里一沉,梦境似乎已在朝他招手了。

东方显露出了一抹鱼肚白,微光映射在了王飞龙满是血污的脸上。

“什么?我竟然睡着了,完了,现在是黎明前的短暂时间。现在正是敌人最想进攻的时机。”王飞龙急得从地上跳了起来,四处张望着另外两人的踪影。

“妈的,居然现在给我打盹,快给我起来!”王飞龙一脚重重地踢在了那两人的***上。

“啊,敌人进攻了吗?”一旁的大焦与叶明同时惊醒,从口中喊了出来。

“防守关键时候居然给我睡觉,敌人难道不知道黎明前是我们这里防守最为懈怠的时候吗?给我抄家伙好好伺候着。”王飞龙瞪大着眼睛朝他俩白了一眼。

“哎,我说头,你刚刚自己也不睡过去了吗?”大焦油嘴滑舌的说道。

“我说你小子是***痒了是吧。”王飞龙见状又要抬脚去踹一旁的焦鹏。

“哎,别别别,头,我听你的就是了。”焦鹏见老大发火,缩着头拿起了突击步***站上战壕。

“刷”一支带着强劲锋刃的利箭死死地钉在了焦鹏的左肩上,强大的劲道将他从战壕上推落下来,重重摔在了泥地里。黝黑的泥地里立马印染上了大焦的鲜血。他连连咳嗽起来,疼痛传入他的大脑,他在地上挣扎着起不来。

“不好,有敌人来偷袭,大焦你怎么样?”叶明一把扶起了倒在地上的大焦,徒手将那支利箭连带着箭头从肩头抽拔了出来,一股热血又涌了出来。叶明用军用喷雾剂在他的伤口处赶紧喷上止血药水,用绷带迅速包扎起来。

“妈的,真是疼死老子了。”大焦从牙缝中挤出这么几个字。

王飞龙探头一看,这次并不是敌人的步兵队伍。他最担心的东西来了,那是一群精锐旭日帝国甲胄武士,鲜明的武士铠甲,佩戴者锋利的各种冷兵器。他们的进攻势头比起那些狂热的步兵更加勇猛,几乎每个人都是狂奔过来的。明晃晃的武士刀刀刃闪烁着铮亮的光芒,看了令人十分的胆寒。

叶明看了大惊道:“头,这群家伙可不好惹啊,我们怎么办?”

“叶明,你去准备拉响***与手雷链,大焦你挺住,快,快,快。”王飞龙说话间已经开火了,***齐刷刷射向了那群飞奔而来的武士。***与武士铠相撞,“叮叮咚咚”响成了一片,有几个前排的武士一头栽倒在地,后面的武士踩着同伴的尸体双目血红地继续往冲去。王飞龙的***已经完全不能阻挡住这群疯狂武士的进攻了,眼看武士就要冲进战壕与他们肉搏了。

“头,趴下,我要拉雷了。”叶明重重喊了一声,将手中的***引线点燃,引线发出“呲呲”的响动,“轰隆”一阵巨响响彻整个岛屿,飞鸟纷纷从树枝上飞散,树枝被震裂。王飞龙阵地的前沿如火神降临,整个地表被重新掀翻了一遍。那些穿着鲜明甲胄的武士被巨大的火光炸得肢飞体解,有几人背上燃烧着火焰冲入了王飞龙的战壕里。王飞龙拿起那柄锋利的工兵铲就朝一个武士的脑袋劈去,那武士都还没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就被王飞龙的铲子削去了半个脑袋。大焦也看红了眼,从地上抄起一把巨锤朝武士的身上砸去,“咣”一声,武士身上的铠甲被硬生生凿出了一块凹陷,他仰头僵死在了地上。

刚才的爆炸虽然炸死了不少的武士,但还是有很多武士猛冲过来,背脊后边的武士旗迎风舞动。已经有一个、两个、三个,不断有武士涌入王飞龙他们坚守的阵地内部。武士们纷纷抽出锋利的雷光武士刀,将王飞龙三人紧紧围在了垓心。

“这回真的是走投无路了。”王飞龙心想道。武士穿着着铠甲的身躯比起王飞龙他们要整整大上一截,暴戾的杀气袭来,令他们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头,我这里还有几枚手雷,我们和他们拼了吧。”叶明在暗处将手雷递给了王飞龙。

“好兄弟,我王飞龙真不枉和你们做生死弟兄,来世我们还做兄弟。”王飞龙将眼睛一闭,手里的手雷已经拉响。

武士们见状纷纷朝四周躲散,“轰”一声沉闷的声音拔地而起,震裂了树木,震碎了土地。片刻间,王飞龙瞬间感到浑身非常的自在,非常的舒服。

“难道这就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吗?”王飞龙见到的不是猛烈的手雷爆炸,而是一道圣十字光柱从天而降,覆盖在他们三人的身体周围。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