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九十六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莉莉娅暗叹一声,本来想将谢文东一军,而人家根本不吃这一套,反把军将了回来。黑带的上层还是十分看重与谢文东的关系,不然二号人物弗拉基米尔也不会大老远跑到中国来拉拢他。更何况现在文东会已隐隐成为黑带***货源的第一来源地,她如果让两帮交恶,回去承担不起这个责任。想罢,她露出舔舔的笑容,十指交叉,掂于颚下,说道:“谢先生,今晚八点之前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她说话时,长长的睫毛上下扇动,活象两把小扇子。

        谢文东没被这两把‘小扇子’扇蒙,他欣然一笑,淡然道:“我静候佳音。”他举起面前的红酒,向莉莉娅敬了一下,一饮而尽,然后拿起外套,边穿边客气道:“莉莉娅小姐,事务繁忙,恕我先告辞了。”莉莉娅见他要走,略带失望道:“谢先生这么快就要走吗?”谢文东耸肩,无奈道:“时间对于我来说总觉得有限得很。让张哥陪你吧,你和他可是老朋友了,比面对我这个陌生人要自在得多。”穿戴整齐,他抬步向外走去,周围跟着站起七八号人,紧随其后。到了门口,他又站住,拍拍脑袋,回头笑眯眯道:“对了,我不是爱占别人便宜的人,别人对我的帮助我也会记在心里,如果以后你遇到困难,来找我!”

        他人出了酒吧,但那一刻阳光灿烂的笑容却在莉莉娅眼前久久难以消失。谢文东本身就是一团迷,他的多变让人无法看清他的内心。三眼来到她旁边坐下,见她毫无感觉,眼睛仍迷茫的看着大门口,他无奈的叹口气,在莉莉娅眼前打个指响,笑道:“回神了!如果你的脑袋再不转回来,我保证今晚你的脖子不会好受。”

        莉莉娅终于反应过来,疑惑的看眼三眼,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没什么。”三眼膳不搭的说道:“你不是一直很想见见东哥嘛,今天终于如愿,觉得怎么样?”莉莉娅凝思一会,才悠悠道:“我看不懂他这个人。”三眼暗笑,如果东哥是怎么容易被人看懂的,也就不是谢文东了。他安慰道:“别说你第一次和他见面,就连我有时也看不懂他呢!”

        谢文东出酒吧上车后,先给姜森打了***,他问道:“黄震走了吗?”姜森哈哈大笑,道:“夹着尾巴跑的。他大张旗鼓的一顿搜,结果连毛也没捞到一根,最后老脸都变了色,一阵红一阵白,让我连损他几句都觉得不好意思了。”谢文东仰面而笑,道:“看来,他回去会找安全局好好算一笔帐了。”“恩!”姜森一脸坏笑道:“安全局的大院恐怕很难象以前那样消停喽。”

        谢文东心情舒畅的挂断***。汽车一直奔向别墅,进了屋后,发现下面人一各个阴沉着脸,见了他纷纷垂下头。心中不解,谢文东随手抓住一个正准备悄悄溜走的小弟,问道:“我不在的时候是不是有什么事?”

        “哦……”小弟为难的挠挠头,转目看***的人,目光所到之地,无不闪身避让,看来想找一个帮他脱身的人是不可能了,牙关一咬,硬着头皮道:“东哥,那个……那个李英男……,跑了!”“恩?”谢文东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现问题,疑惑的看着小弟。小弟见他不懂,只要横心又道:“她趁我们不注意,偷着跑了。不过,东哥你放心,我们已经派出人去找了,她一个女孩子家一定跑不远的。”“跑了?跑了。”谢文东默默的松开小弟,在大厅内来回走了两圈,嘴唇一张一合,不知道他嘟囔着什么,猛得一抬腿,一脚将身旁的茶几踢翻,冷声道:“这么一个大活人竟然在你们眼皮底下跑了,而你们竟然还毫无感觉,竟然还在我面前大言不惭的说能把人找回来?!”他连用三个‘竟然’,声音微微发颤。谢文东甚少有动真火的时候,特别是对自己人,不过这回他真的怒了。连连长吸数口气,才算让心情平静一些,他眯着眼睛,环视四周的人,认真的疑问道:“你们让我是***头还是你们自己是***头?啊?”众人老脸纷纷一红,对上他的目光后感觉象是被刀子划过一般,***辣的,急忙低下头。谢文东叹道:“一个女孩子家都能在这里轻松跑掉,那如果有敌人来了,是不是也可以轻松进来,我要你们这一大帮人还有什么用?”刚才被他抓住的小弟一听这话,顿时双腿一软,跪在地上,声音哽咽,道:“东哥原谅我们这一次吧。”

        这时,大门一开,高强走进来,见屋里跪倒一片,不明白怎么回事,疑惑的看向站在正中直喘粗气的谢文东。后者见他双眼圆睁,一脸莫名,气乐了,大声说道:“别看我,看他们。”高强眨眨眼睛,随手提起一人,问道:“怎么回事?”这人一五一十将事情说了一遍,高强这才明白谢文东为什么发这么大火,佯怒道:“东哥说你们也是对的,太平日子真是过多了,精神也提不起来,这次是个教训,看你们以后还敢不敢稀里糊涂的混日子!”言罢,他走进谢文东身边,小声道:“东哥,既然事情已经发生,给他们一个教训就算了,这些毕竟都是跟着东哥的老人。”

        “恩!”谢文东长叹,高强说得有道理,他如果为了此事把这些加入帮会多年的老人赶出去确实太伤人心,不过,这样算了他又不甘心,摇头苦笑一声,说道:“你们还跪在这里干什么,去,自己到执法堂那里领板子去。”

        众人听后,面容顿露喜色,纷纷言道:“多谢东哥!”蹦起身,争先恐后的去找张研江。若是平时,只要远远看见这位执法堂堂主的影子,都躲得远远的,生怕一不小心挨他的板子。谢文东没打算轻松放过他们,众人还没跑出大门,他又说道:“挨完板子,你们都给我出去找人,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使什么手段,总之在明晚之前,我要见到活生生的人!如果再令我失望,那那么自己就照量着办吧!”说完,一甩袖子,上楼了。留下一群只高兴一半,又被迎头泼一盆冷水的汉子们。

        唉!回到房间,谢文东仰天而叹,李根生已经因为他的关系死了,他不希望李英男步他哥哥的后尘,那会让他觉得惭愧一辈子。正如他说所,他是一个不愿欠人家恩情的人。“咚咚!”门外传来阵阵敲门声,他疲惫的坐在椅子上,没起身,只是淡然道:“进来吧!”高强推门而入,手里端了一盘饭菜,轻轻放在桌子上,道:“东哥,你吃点东西吧。”

        谢文东苦笑,摇头道:“我哪还有心思吃东西。”高强笑道:“人是铁,饭是钢。这可是东哥常说的话。”“呵呵!”谢文东点点头,拿起筷子,胡乱的扒起饭来。没等他吃完,***响起,接起一听,原来是黑带的莉莉娅打来的。他心中终于算是暂时舒缓一些,微笑道:“莉莉娅小姐真是准时的人,现在还没到七点种。”“对谢先生,我们黑带一向是受信用的!”莉莉娅轻松接道。“这么说结果已有了?”“没错,我想让你的朋友坐晚间十点的中俄列车进俄境内,到时我们在安排他坐飞机去美国,谢先生觉得如何?”谢文东对别人帮忙出力的事一向没什么意见,他呵呵笑道:“我相信你,更信任你们黑带,一切就听莉莉娅小姐的安排吧,晚上十点见。”二人互道再见,挂断***。彭书林一事终有结果,谢文东放下一桩心事,李英男失踪的事也暂时甩到一旁,吃起饭了也不似刚才那样食不知味了,他慢慢嚼着饭菜,突然发现味道不错,抬头问道:“这菜是谁做的?”

        “当然是我啦!”随着一声清亮的嗓音,金蓉从门外跳进来,后面竟然还跟着彭玲。高强在旁展容一笑,识趣的走出房间。

        谢文东一楞,看了看金蓉,又看了看她身后的彭玲,哑然道:“小丫头还没有回家,现在都快七点了,再不走,***妈会着急的。”金蓉笑嘻嘻的在他面前晃了晃手机,得意道:“难道你不知道现在有***这种通讯工具吗?”谢文东无奈的摇摇头,这小丫头在他面前越来越没大没小了,现在竟然敢嘲笑他,如果不是有彭玲在场,他真可能打她的***。他转目看向彭玲,正色道:“今晚我送伯父去俄罗斯,在那里我已经安排了人,他们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送伯父去美国医治。”

        “去俄罗斯?”彭玲没想到这么麻烦,问道:“为什么不直接去美国?”谢文东摇头一叹,道:“没那么容易,现在中央已经下令由军方负责保护彭伯父的安全,虽然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出于好心,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到了军方那里,伯父的病情肯定会被耽误,所以我也是事出无奈。”由军方接手!彭玲一惊,马上意识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她疑道:“会不会是杜庭威的爸爸在搞鬼?”聪明!谢文东暗赞一声,彭书林虽然是中央的特派员,但职位并非大到可动用军方的程度,此次黄震插手,明显是受了上面的指使,而做手脚的人很可能就是杜庭威的爸爸。为了自己的儿子,杀人灭口不是不可能。只要彭书林进了军方的手中,那就等于随便他们怎么处置都可以了,一个意外,或者一个失误,都可以成为死亡的理由。

        他神色一黯,摇头道:“希望不会是这样!”他没说明,但彭玲已然明了,泪水在眼眶打转,替父亲感到不值,为国家做了一辈子,贡献半生的心血,结果只换回如此凄凉下场,戎马一生比不上一个含着金勺出生的***子弟的性命,她对人生第一次产生疑惑,泪水划落,浑然不觉,迷茫的看着谢文东,问道:“难道,就找不到一处可以讲理的地方吗?”

        “理?”谢文东对这个字嗤之以鼻,嘲然而笑,仰面道:“道理不是讲的,是用拳头拼出来的,是用血肉垒出来的。谁强谁就是理!”彭玲打个寒战,无力的摇头,感觉突然有一座大山压在心头,快要喘不上气来。看着她的无助,谢文东心中一痛,环住那柔软似柳的纤纤细腰,安慰道:“别担心,不管遇到什么事,有我在呢!如果你找不出道理,我会帮你踢出个理来。”

        “真的?”“我虽然不是好人,但坏蛋也从来不骗自己人。”他的话,让彭玲的心为之一暖,长长吸了口气,擦擦眼角的泪水,勉强一笑,转移话题,问道:“文东,你说得那些俄罗斯人靠得住吗?”她虽然信任谢文东,但实在放心不下父亲的安全。谢文东看出她的意思,想了想,说道:“是我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只要我还活着,他们绝对信得过。”

        彭玲伸手捂住他的嘴,摇头道:“不要说这样的话。”谢文东眼睛笑得如同两道月牙,拉掉嘴上的小手,道:“能杀我的人,只能比我更坏,不过,我真怀疑世界上有这样的人吗?!”彭玲被他的洋洋自得的样子逗笑了,半晌,她的笑容渐渐消失,神色坚定道:“我要和爸爸一起走。”“啊?”这句话大出谢文东预料,他本来担心彭玲会不放彭书林走,没想到她也要跟着去,刚想阻拦,彭玲又道:“不要劝我,打小妈妈就去世了,是我和爸爸相依为命,不管到哪,我都会陪在他身边,只有这样我才能放心,不要劝我好吗!”彭玲将头埋在谢文东怀里,她知道他一定会反对,先用话把他的嘴堵住。

        看着二人当自己不存在,紧紧拥抱在一起,金蓉突然觉得喉咙痒痒的,没办法,她只好使劲的清清嗓子。“咳……咳!”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