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九十五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迎客饭店在这里绝对算是数一数二的大饭店,占地面积数百坪,上下三层,内部装饰以花草树木为主,清淡雅然,一排排半人工半天然的树木如同小栅栏,将一楼饭厅隔出数个小厅。为了分辨,每厅又都起了很幽雅的名字,什么寒暄阁,望月阁等等。不过现在饭店内坐着的人却和这里的格调格格不入。一楼坐有不下两百人,一各个大呼小叫,劝酒声、酒令声不断,其中还夹杂着浓妆艳抹的女人,如同花蝴蝶一样在人群中飞来飞去,所到之地都能引起一阵豪放的笑声。

        当黄震推开大门,进来时看见得就是这般情景,这,完全是一副吃喝玩乐的太平景象,和彭书林哪粘得上边!他心中一沉,正想望里走,迎面上来三名大汉,正中一人三十多岁,眼角一道疤痕,使本来的环眼变成三角眼,让人觉得他一眼大一眼小。这青年上下看了看黄震,也算客气,摇头道:“对不起,我们这里是私人聚会,不欢迎当兵的。”

        黄震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他要找得是彭书林和谢文东,没理那青年,只是瞥了他一眼,跨步从他身旁擦过。青年脸色一变,他在文东会也算是不大不小的头目,但这足够他自豪的,道上的人,哪怕是大哥级的人物对他都得礼让三分,而今,这军装中年人当他不存在。黑道最讲究的是一个面子,为了这两个字,不知有多少人可以豁出性命。他暗哼一声,回手一把抓住黄震肩膀上的军章,冷声道:“我说过了,这里不欢迎当兵的。”黄震眉头一皱,但他却没动。后面的警备员窜出一人,抬腿就是一脚,脚尖直踢青年手腕。警卫员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特种兵,善于紧身攻击的贴身战,一脚踢出力量不下百于斤,加上鞋头暗藏钢板的军勾,如若踢实,青年的手腕算是费了。文东会内头目哪有白给的,青年在道上混了多年,头脑未必过人,但一身的实战经验却不少,眼前黑影一闪,自知不好,急忙收手,险险避开,鞋尖挂着一道劲风,擦得他手腕***辣的。

        青年低头一看,手腕内侧擦掉一块皮,血丝从白肉和皮肤的缝隙中缓缓渗出。虽不算什么伤,但足够他脸红的,青年怒吼一声,躬起身子,正准备和警备员大战一场。这时,后方响起一声断喝:“住手!”

        青年憋了一肚子气,红着双眼,回头一瞧,看清喝话之人后,顿时泄气了。后面走出十多号人,正中两位身材都不高,一个是姜森,一人是李爽,左右分站十多名魁梧高大的黑衣大汉,二人与周围人比起矮了半头,仿佛成了被众山围绕的平原,但他俩身上带有的那股子气势,却没人感小视。姜森离老远哈哈一笑,态度热情的迎上黄震,客气道:“我道是谁,原来是黄师长,下面的人不懂事,还请多见谅。”黄震在没找到彭书林之前也不好闹翻,他对谢文东不能说没有顾忌,淡然一笑,故意环视一周,别有所指的问道:“你们这么多人聚在这里,不会是有事吧?”“有事?能有什么事?”姜森笑呵呵道:“年底了,大家辛苦一年,出来吃吃、玩玩,这也是正常。黄师长,你要知道,我们做生意的并不比你们军人闲。对了,不知道我们这算不算非法***啊?!”“算不算非法***我不好说,这恐怕得问***了。”黄震心中暗骂姜森狡猾。

        姜森笑道:“来者是客,黄师长里面请吧。”黄震一指外面刚刚赶过来的***,说道:“我这次不是一人来的,不知道他们算不算客。”李爽突然答话道:“东哥有交代,只要来了,就是我们的客人,并要我们一定好好款待!”

        “什么?”黄震一惊,马上问道:“你的意思是说,谢文……谢先生没在这里?”

        李爽无辜的眨眨眼睛,反问道:“谁告诉你东哥一定在这。”黄震暗暗摇头,心中急转,片刻,他为难一笑,说道:“不久前我接到线报,说彭厅长是被谢先生从医院带走的,而且就被挟藏在此地,不知是否真有此事?”

        “哈哈!”姜森仰面而笑,说道:“这怎么可能呢?别说东哥和彭玲有那层关系,就是没有,我们与彭厅长一直都是相敬如宾的,挟持?呵呵,真是无稽之谈。”他摇摇头,喃喃道:“谣言真是可怕啊!”看他一脸受了莫大冤枉的表情,黄震鼻子差点气歪了,没想到谢文东已够狡诈的了,而他的手下则更会演戏。在医院时,事情发生突然,黄震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没想明白,等出医院,他反复一琢磨,在H市,除了谢文东还有谁能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挟走彭书林,就算不是他,也和他有关系。他无可奈何道:“或许这是谣言,但无风不起浪,我既然收到这样的线报,没有不弄明白的理由,而且,”黄震压低声音,故做神秘道:“我这也是帮你们找回清白,你说呢?”老狐狸!姜森暗骂一声,耸耸肩,道:“既然这么说,我如故不配合岂不是有嫌疑?!黄师长你放心,我一定鼎立支持。”“那就好!”黄震满意的点点头,道:“可能要耽误你们十多分钟的时间。”说完,他转身对身后的副手轻轻点下头。副手明白他的意思,马上跑出饭店,召集士兵***。

        没用两分钟,***下来的士兵集结完毕,随着黄震一声令下,两百余名士兵对旅游休闲区进行了全面搜查,特别是文东会***的这间饭店,检查之细,大有挖地三尺的意思。士兵尊命办事,没有那么多的顾忌,在大厅内来回穿梭,手中拿着打印出来彭书林头像与***人一一对照。文东会有不少人酒喝多了,醉得人事不醒,出溜到桌子底下,士兵并不放过,抓住其脖领子,提起来确认。很快,对于士兵的野蛮引起左右人的不满,争吵声时起比伏,有些人干脆拿起啤酒瓶和士兵对峙起来。如果不是黄震和姜森压着,双方早大打出手了。这一搜,至少用了半个多小时,士兵快将饭店翻个低朝天,连彭书林的影子都没看见。各路人不断回报,结果都是没有。黄震渐渐沉不住气,心烦的来回度步。他对安全局给的情报有些怀疑起来,彭书林没找到也就算了,怎么谢文东也不在,他们不是说亲眼看见谢文东进了这里吗,那人呢?难道长翅膀飞了不成?

        谢文东没有长翅膀,更不会飞,他现在正坐在一处不出名的酒吧里,神态悠闲的品着红酒。酒度不高,有些甜,又带些酸,喝进肚里,回味不断。他在等人,等黑带驻在H市专门和文东会联络的负责人。这人谢文东没见过,是他接管北洪门之后黑带为了联络沟通方便才派到H市的。一直以来,都是三眼和对方见面会谈。有时谢文东也忍不住感叹,三眼负责那么多事,依然能把帮会打理得井井有条,确实让人刮目相看。他看眼手表,还有一段时间,无聊的环视一周,酒吧人不多,加上又是白天,只是稀稀拉拉有几位‘客人’,当然,这几位客人谢文东都不陌生,其中有三眼,还有负责保护他的文东会成员。

        “玎玲!”一串清亮的风***响起,门一开,打外面进来五人,四男一女,男的具是一身黑色西装,女人身材高窕,穿了一件米色毛领的呢绒大衣,下蹬高根筒靴,靴子和大衣下摆之间露出一小段洁白的小腿。进屋之后,女郎栽掉帽子和墨镜,一头金黄的长发飘然滑落,加上白净无暇的肌肤,活象大号的巴比娃娃,她用蓝汪汪的大眼睛在酒吧内巡视一周,当她看见三眼时,甜甜一笑,点头致意,最后,目光落在谢文东脸上,眼睛一亮,直步走过去。

        她来到谢文东近前,伸出手来,甜笑道:“你就是谢先生吧,我一直以来都是在照片中看过你的样子。”她的声音很细致,而且汉语极其熟练,让谢文东听起丝毫没有别扭的感觉。谢文东起身,握了握面前白皙的小手,软软的,柔似无骨,他第一感觉是这只手没拿过***,也没用过刀。他耸下肩,笑眯眯道:“我是谢文东。”

        女郎姗姗坐在他对面,道:“对了,谢先生,我还没介绍自己的名字,我叫莉莉娅!”谢文东点头笑道:“我知道。莉莉娅,在俄罗斯是百合的意思吧。”女郎眼睛一亮,疑问道:“谢先生怎么知道?”谢文东仰面而笑,没回答她的话,反说道:“我觉得这个名字和你很配。”这是实话,他觉得女郎的白净比百合更胜几筹。莉莉娅听后脸色一红,在她所想象中谢文东应该是阴沉得可怕的人,可今天一见面才发现,他只是个普通的年轻人,很年轻,面上不时还流露出不懂时世的纯真。这样一个人能成立起连黑带高层都不敢小窥、一举打跑猛虎帮的文东会,简直不可想象。她含笑客气说道:“谢谢!”

        谢文东笑眯眯的看着她,道:“我很奇怪。”“恩?”莉莉娅一楞。“在腊月天穿着裙子,是不是俄罗斯人真的不怕冷?”谢文东很认真的问道。这话把莉莉娅逗笑了,说道:“世界上怎么会有不怕冷的人?只是我们已经习惯了。”

        “习惯?”谢文东叹道:“真个习惯真不错。”言罢,他话入正题,说道:“这次我找你来,是有事相商。”莉莉娅收起笑容,一脸的小心,她虽不知道是什么事,但既然谢文东找上门,不会简单的。她正色道:“谢先生请尽管说,只要我能帮上忙的,我一定尽力去做,况且,在H市,谢先生的部下也是给予我不少帮助的。”她的话很客气,但只提到她自己,并没把黑带拉进来。谢文东心中暗笑,看来,这莉莉娅也并不是简单的人物。他道:“我有位长辈急于出国,但短时间内弄到护照很麻烦,我希望能通过黑带的关系,把护照这关避开。”莉莉娅是聪明人,一听就明白他的意思,是让黑带帮忙偷度一人,这对于她来说是小事情,神色顿时一缓,接着,又故意问难道:“谢先生,现在俄罗斯境内对于偷度的验查特别严格,特别是对中国人,这事恐怕有些难办。”谢文东双眼如刀子,把她的表情尽收眼底,刚才莉莉娅神色的瞬间一松没逃过他的眼睛,他立刻意识到这对于黑带不算难事,他笑眯眯反问道:“那莉莉娅小姐的意思是没办法了?”

        “也不能这么说,只是很麻烦……”莉莉娅话没说完,谢文东本眯起的眼睛缓缓一张,顿时两道精光射在莉莉娅脸上,那一瞬间,她敢发誓,她当真看见谢文东的眼睛在放光,一股阴柔无形的压力快将她淹没,下面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

        谢文东柔柔道:“以前我协助黑带打猛虎帮的时候也很麻烦,但我并没说什么,而你,现在却和我说麻烦。”他冷笑一声,站起身,双手拄住桌案,上身探近莉莉娅,双目如炬,淡然道:“现在,你只需告诉我能帮还是不能帮,***的我不想知道。”

        一个人转变得如此之快,好象瞬间变了个人似的,莉莉娅今天算是见识了。她毕竟是黑带派出来的负责人,见过大场面,迫于谢文东的压力,后背的贴身内衣已被汗水打湿,但面上丝毫不露痕迹,她甜甜一笑,神情自若道:“谢先生请放心,不管于公于私,我都会尽力帮忙的。”谢文东道:“但我的时间有限,人到俄罗斯后再转乘去美国,加上今天,只有三天的时间。”

        “还要去美国,只有三天时间……”莉莉娅沉思起来,半晌才道:“时间紧迫了一些。”

        “这也正是我找上你们黑带的原因。”谢文东平静道:“希望你们黑带不会另令朋友失望。”说完,他一笑,缓缓坐回原位。本来跟着他一起站起身的文东会成员见状也都纷纷又坐下。三眼长嘘口气,他也怕谢文东和黑带闹僵,那对文东会的损失可是要命的。三眼一直都很看重***生意,认为那才是真正的生财之路,对谢文东提出的转行虽然支持,心里却不已为然。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