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九十二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如果这时硬动起手来,他仍有信心杀掉谢文东,可门口的一声断喝打消了他的想法。“把***放下!”五名全副武装的警卫员出现在门口处,手中都拿有五四***,***口对着胁持黄震的连长大声喊叫。苍狼暗中一摇头,袖口已经露出刃尖的双剑又迅速收了回去。他看着谢文东,淡淡道:“你或许可以成为别人的噩梦,但我同样会是你的。”说完,在***人全然没反应过来时,飞身射向窗户。“喀嚓!”一声脆响,玻璃破碎,苍狼窜出窗外。

        谢文东一惊,这可是五楼啊,就算苍狼再怎么厉害,他终究只是个人,从五楼跳下去能安然无恙,他不相信。他几步跑到窗台,扶窗框向下了望,地面除了有几快碎玻璃,哪有半个人影。谢文东上下左右,看了好一会,最后叹口气,不得不承认在前后不到五秒钟的时间,苍狼消失了。真是可怕!谢文东心中暗讨。连长一见苍狼跑了,神色更加慌张,他的***在黄震脑袋上快压出血来,大声嚎道:“都给我让开,不然我就杀他!让开!”警卫员相互看看,不知道怎么办好。

        门口的人越来越多,其中绝大部分是闻讯赶来的警卫员,还有一部分高级军官,见连长紧紧扣住黄震,一时间还没弄懂发生什么事。谢文东转过身,看着连长道:“我看你还是放开黄师长的好,一旦他有个三长两短,事情闹得更大,那时谁都救不了你了。”连长痛苦的狂笑两声,只是笑出来的声音比哭还难听,他拉着黄震一点点后退,直到贴进墙壁他才感到安全一些。他嘿嘿两声,道:“你以为我现在还有救吗?我后面没有什么大人物为我撑腰,而且,就算能回到北京,不出意外的话所有过错都得一人来背,杀不杀他,我都是死路一条,我还有什么好在乎的。”谢文东点点头,道:“既然如此,你现在跑掉也没有用,放开黄师长,我或许能帮你。”“你?”连长大笑,眼泪都快笑出来了,道:“你谢文东的话谁能相信。我就算死了也要拉上几个垫背的。”谢文东摇头,微笑道:“你谁也拉去。”连长一咬牙,喝道:“那我就先要你的命!”说着,他手臂一伸,想先结果谢文东。他的手臂刚刚伸出,一声***响,连长觉得手腕一轻,接着酥麻起来,垂目一瞧,手掌被穿个大窟窿,血正汩汩流出,***也被***撞飞好远。连长颓然的滩坐在地,抱着手腕,双目瞪得滚圆,整个人好象麻木了。

        “我说了,你谁也杀不了。”开***的是站在警卫员当中的姜森,说话的是一脸平静的谢文东。危险解除,警卫员根本顾不上姜森是怎么混进来的,几个警卫冲步上前,不由分说,一脚将连长踢翻,接着,没头没脸的一顿乱踢。这是中***警特有的作风,抓人之前,先让对方没有半点反抗的能力。军勾的鞋棱可以和刀子相比,特别是下死手的时候。不一会,连长面门被刮出数道大口子,白皮外翻,血肉模糊。黄震倒是有大将之风,整了整身上的军装,一挥手,拦住众人,振声道:“不要把他打死了,还得押送北京呢!”几名警卫员这才住手,将连长用皮带***个结结实实。

        谢文东看得直撇嘴,见杜庭威吓得呆呆站立,目光呆滞的看着连长,他上前亲密的一拍肩膀,道:“好好看看他吧,我保证,你的下场比他更惨。”说完,不再理他,对黄震一点头,道:“黄师长,剩下的事是你们军方内部的,我不好插手,告辞!”一抖大衣,走出房间。走廊内的警卫员自动闪出一条道路,让他经过,无数道好奇的目光投在他身上。

        姜森心有不甘,跟在谢文东身后,低声问道:“东哥,难道就这么算了。”“那还能怎么样?”谢文东反问道。姜森凝道:“如果让杜庭威回了北京,十有***不会有太大的事。”谢文东感到好笑的看着姜森,说道:“我打算来军区的时候,好象你和长风都很反对嘛!”“恩,我只是没想到***部有这样的重量,连堂堂大校都会礼让三分。”姜森叹道。

        谢文东呵呵一笑,道:“在我打算来军区的时候,我就没想把杜庭威怎么样,只是敲山震虎,别让他走得别太轻松了。”

        “结果……”“结果会是这样,我也没想到,看来,***部值得利用的地方还很多呢!”谢文东仰面大笑。李霜、任长风等人正在大厅内等候,见谢文东下楼,众人跟着他往外走,李爽问道:“刚才我听到***响,东哥,是怎么回事?”

        谢文东步伐不停,边走边道:“回去再说。”一行人等是了车,飞速开出军区,当谢文东的轿车经过军区门口岗哨时,那名士兵还不忘打个标准的军礼。车上,谢文东若有所思道:“其实,杜庭威不算可怕,不管他爸爸的来头有多大,他这人却是成不了气候的,反倒是他身边那个苍狼,深不见底,不好对付。可这么一个特别的人,以前为什么从来没听说过?!”

        李爽笑道:“可能人长得丑,想出名也难了点。”一句话,把众人都逗笑了。任长风实话实说道:“他的刀法确实很厉害,我平生仅见,连老雷也比不上他。”谢文东冷冷道:“有这么一个敌人实在不是一件令人舒服的事。老森,你想办法把他找出来。”姜森一吐舌头,他的情报网遍布H市每一个角落,但要找出这么个没有背景,没有身份,不知道他下步要干什么,风一般的人,无疑是大海捞针,他为难道:“东哥,我尽力去做!”谢文东眼睛一眯,缓缓道:“看来,一个人做事顺利的次数多了,连本质也会忘记。”他看着姜森,眉毛一挑,道:“以前在老森的嘴里可找不到‘尽力’两个字,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

        姜森一震,老脸一红,立刻答道:“东哥放心,只要他没出H市,三天之内,我定然找出个结果。”

        谢文东听后满意一点头,赞叹道:“这话才是我认识的老森该说的。”

        等谢文东等人回到别墅,三眼正和彭玲对峙。一个想急于想找到自己的父亲,彭玲感觉到父亲可能出事了,不然,没有理由不让自己见,一个怕她出去有危险,而且谢文东还特意交代过。二人谁都不让步,三眼的脾气本就不算好,被彭玲一逼,两人对喊吵起来。谢文东一回来,三眼顿时松了口气,急忙把彭玲塞给他,说道:“东哥,我有事,先走了。”

        三眼急于闪人,谢文东也看出来了,把他拉到一旁,小声说道:“张哥,小玲的父亲情况不乐观,以国内的医疗技术救不活,必须去美国的医院就医,时间有限,你想法用最快的速度弄一张护照来。”三眼凝思道:“弄本护照倒不是问题,但时间方面恐怕不好办。东哥,护照的手续很麻烦,最主要的是,还需要美国大使馆方的审批,没有个把月,哪能弄下来。”谢文东道:“所以我才让你想办法,没有那么多时间,只有三天!”“三天?”三眼眉头紧琐,沉思片刻道:“好,交给我吧,***想办法。”说完,他快步离开。见谢文东和三眼在门口窃窃私语,彭玲支起耳朵听了半天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等三眼走后,她实在按耐不住,上前问道:“文东,我爸爸怎么样了?是有是有危险?”

        见她着急,谢文东拍拍她绯红的面颊,安慰道:“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彭玲摇头,泪眼婆婆问道:“我爸爸到底怎么样了,我要去见他!”谢文东知道瞒不住她,无奈道:“彭……伯父中了三***,其中一颗***伤及要害,在国内治疗,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恐怕会留下后遗症,我打算将伯父送往美国医治,那就万无一失了。”

        “真的?”彭玲还是有些不大相信。谢文东露出令人宽心的笑容,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水,扶她坐在沙发上,正容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彭玲心中稍宽,无力的趴在他怀中,精神放松下来,疲惫感立刻占领她全身,精神恍惚,喃喃道:“爸爸他不会有事的,他是好人。”说着话,不知不觉睡着了,这一天对于彭玲来说发生的事情太多,她确实累坏了。

        谢文东拦腰将她抱起,看着她不安的睡容,眯眼,对彭玲又象是对他自己道:“这个世界上,好人何时有过好运!”

        杜庭威被黄震押送去了北京,后者本来没打算这样急冲冲把他送走,有很多事情他还不明白,杜庭威为什么要杀害彭书林,他搞不懂。但中央一纸命令下达,他也没办法,连夜派人用直升飞机将杜庭威送走。站在办公室的窗台前,黄震看着缓缓升空的直升飞机,心里轻松一些。不管怎么说,能把杜庭威这快烫手的山芋扔给中央,他也算了了一桩心事。他正在窗前凝思,一位贴身副手敲门进来,走到他身边,递过一张文件,谨慎道:“***,中央又有命令下达了,你看看吧!”“哦?”黄震一楞,不知道中央那些人还有什么事,接过文件一看,面容一呆,过会,他抖抖手中的白纸,苦笑道:“有这种必要吗?”

        谢文东将彭玲安置***,体贴的将被子小心盖好,刚出房间里出来,看见大厅内又多了一个人。他展容一笑,下了楼,问道:“荣荣,你什么时候来的?”来人正是金荣,一脸焦急模样,正缠着李爽问长问短。李爽这一天也没好好的吃上一顿饭,肚子早在打鼓,金荣又唠叨起没完,他饿得直翻白眼,一个劲的指向一旁的姜森,道:“问他,问他,他比我知道得多。”金荣似乎对胖乎乎的李爽‘情有独钟’,丝毫没打算放他走的意思。谢文东一下楼,算是把李爽解救了,仰面叹道:“东哥,你可算下来了。”金荣也看见他了,张开双臂,向谢文东跑去,抱个满怀。虽然每次见面拥抱都快成金荣的惯例了,谢文东还是有些不大习惯,拍拍她后背,微微向后一侧身,问道:“蓉蓉,你怎么来了?”

        “我听说玲姐姐的爸爸被人暗算,中了三***,是真的吗?”金蓉抱着谢文东一只胳膊不松手,仰起小脸问道。

        谢文东一楞,彭书林被暗算虽称得上是一件大事,但消息封锁得很好,连***机关知道的人都不是很多,金蓉又从哪知道的信儿呢?他不解,问道:“蓉蓉好灵通的消息,谁告诉你的?”金蓉听后,脸上顿时得意起来,骄傲道:“我身边又个大嘴鄂鱼!”“大嘴鄂鱼?”谢文东更糊涂了,问道:“那是什么东西?”金蓉用手一指门口,道:“就是他喽!”谢文东顺势看去,原来在门口玄间还站了几名大汉,他觉得眼熟,想了一会,恍然大悟,那是他好久以前怕南北洪门之间的纷争连累到金蓉而在她身边埋下的几名暗组兄弟,。这些人保护金蓉快一年了,她也由刚开始的排斥到后来的渐渐接受,再到现在已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谢文东平时事务繁忙,和这几人联系一直都是姜森的事,姜森也会把一些突发紧急的事情转告他们,让他们做好准备。这次就是这样,随彭书林的出事,姜森马上又想到金蓉,这个小丫头比彭玲更要命,她如果有个万一,谢文东和金鹏,连带着文东会和北洪门都得发疯。这几人其中一个嘴巴特别大,心中藏不住事,金蓉也最喜欢缠着他,当谢文东在南京时,金蓉就是从他那里得到不少关于谢文东的消息。此时,这位鄂鱼先生正用手抓着头,老脸红得快渗出血来,向谢文东一个劲的傻笑。谢文东也笑了,真诚的向他点点头,没有丝毫责怪之意,心中反而怀有一丝歉疚,让这么几个大男人整天陪一个长不大的小女孩转,其中的乏味可想而知,也正因为有这些默默无名的人在,他才少了后顾之忧,在前进的道路上大刀阔斧的拼杀。这就是后勤的重要性!

        PS:看着心疼。几十万的推荐都没了……几万的收藏也没了。大家帮忙多做一下广告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