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九十一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呵呵!”黄师长仰面大笑,声音洪亮,道:“年轻人,还是很会说话的嘛。”谢文东摇首客气道:“差得远啦,很多事情还需要向你多多请教呢。”黄师长听后又是一阵大笑,挽着他胳膊向楼上走,看二人亲热的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两个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会面呢!客套话说完,谢文东话入正题,边走边道:“听说,我一位‘好’朋友来到你这里,不知道是真是假?”

        “哦?你说得是谁?”黄师长莫名的一楞,不知道他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张大眼睛看着谢文东。

        “我的这位朋友叫杜庭威。”谢文东缓缓道,双目如鹰勾,在黄师长脸上划动,道:“黄师长不会说不知道吧?!”。他面容一热,***辣的,心中震荡,想不到对方只不过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会有如此凌厉的目光,黄师长哈哈一笑,演示自己的尴尬,说道:“你说小杜啊,他确实来过,而且现在也正在我这里。不过,他并没有个我提起有你这个朋友。”

        谢文东笑了,说道:“他认不认我,那是他的事,但我却认定他了。俗话说得好,受人点水恩,当涌泉相报,他的‘恩’我片刻不敢忘记,所以,我想见见他。”他话里有话,黄师长自然能听得出来。其实,谢文东和杜庭威的恩怨他都知道,当后者落荒逃到他这里的时候,把一切都说了,只是将开***射杀彭书林的事隐瞒,只字未提。黄师长名叫黄震,军衔大校,正师级。他和杜庭威不熟,但和他父亲却有些渊源,可以说他有今天的地位,和杜庭威父亲当初的提携分不开干系。杜庭威边说,他边摇头,认为为了一个女人而和谢文东搞得水火不容不值得,再则,他也认为谢文东过于张狂,无法无天,光天化日之下敢对有特种部队保护的杜庭威动手,简直目中没有王法。他心里早憋了一口气,谢文东这一提起,他不怒反笑,点头道:“可以,当然可以。你谢先生提出的要求,我怎么好拒绝呢?!”微微一顿,又半开玩笑半认真道:“***部我可开罪不起啊!”

        谢文东微笑道:“那有劳黄师长带路了。”二人一直上了五楼,黄震在一间房门前停下,道:“小杜就在这里休息。”谢文东含笑点头,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李爽姜森等人不知何时被人拦下,早已看不到踪影,他握了握拳,一咬牙关,连门也没敲,推门而入。房间不算大,三十平左右,但布置豪华、精致,特别是地面暗红色的地毯,踩上去软绵绵,仿佛在云端。房间内坐有三人,其中两个谢文东都认识,一人脸色惨白,五官平淡无齐,却透着一股死气,坐在房间靠窗户的角落里,死鱼般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窗外,丝毫没有因谢文东的突然出现而波动,他是苍狼,就算坐在角落里,那死亡和神秘气息仍无法让人忽视他的存在。一人三十左右岁,相貌堂堂,只是眼角眉梢之间显露轻浮之气,见谢文东进来,几乎本能的,反射性从椅子上一蹦多高,指着他,嘴唇都只哆嗦,他以为跑进了军区就等于进了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谢文东胆子再大,他还敢找来吗?!杜庭威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花了,结果,很不幸,谢文东真找上门来了,他的眼睛也没花。

        房间中第三个人正是开***打伤彭书林的那个连长,他动作极快,谢文东进屋还没站稳,他的***已经拔了出来。谢文东根本没放在眼中,只是笑眯眯的看着黄震,说道:“对于敢向我动粗的人,我一向有我的办法去处理。”这位大校眉头一皱,谢文东有多厉害,他不知道,但是他能活到今天,有今天这样的成就绝非偶然,真一旦打起来,万一伤及杜庭威,他没法向他父亲解释,想罢,大声说道:“这里是军区,是纪律最严明的地方,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不管是谁,敢在这里动手,别说我不讲情面,依军法处理!”这话很有用,那连长一听,不放心的看眼谢文东,最后还是无可奈何的收起***,站到一旁。

        “呵呵!”谢文东笑眯眯的走到房间正中,低头轻弹手指,说道:“杜兄的速度好快啊!”

        杜庭威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有黄震这个师长在,他象是吃了一颗定心丸,心里塌实不少,得意一笑,道:“在你谢文东的地盘上,跑得不快哪行啊!”谢文东摇摇头,道:“我没有那么厉害,不然,你也不会在我的眼皮低下杀人。”“杀人?杀谁了?”黄震接过话,若有所思的看着杜庭威。没等杜庭威狡辩,谢文东立刻道:“彭书林,还有一个无辜的渔民。”“什……什么?”黄震有些发傻,彭书林是什么人物,他自然知道,那可是中央下派的特派员,见官大***的。杜庭威会做出这样的事,他有些不敢相信。谢文东看出他的想法,冷笑道:“不要不相信,杀个特派员对杜兄来说又算得了什么,不是吗?”

        杜庭威急道:“黄叔,不要听他一面之词,我没有杀过人,更不会杀彭书林,何况,他是我心上人的父亲,我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来。”他说的脸不红,心不跳,一副被冤枉的委屈状。黄震点点头,认为他说得不是没道理,他确实没有必要这样做。

        谢文东懒着和他争辩,继续道:“你不应该杀彭书林,因为他是彭玲的父亲,你更不应该杀那个渔民,因为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杜庭威心中气往上涌,大声喝道:“我没有杀过人!”谢文东象是没听到他的话,又说道:“你不要以为你有个有权有势的父亲就可以为所欲为,在这里,谁惹上我,那我绝对是他噩梦,只要他一天不死,噩梦就一天不止,天王老子来也不好使,不要把我说得话当玩笑,我只和朋友开玩笑,你认为你可能成为我的朋友吗?”谢文东的傲骨霸气让杜庭威心折,也让他眼红,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靠山比对方大得多,可自己却偏偏比不上谢文东,一见到他,感觉自己总是被压下一头,他‘啪’的一拍茶几,恼羞成怒,吼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以为你自己当真了不起了吗?”

        谢文东终于正视他一眼,傲然冷笑道:“至少我是敢作敢当的人,而你,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

        杜庭威虽然怒火攻心,但心志未失,仍不松口,强颜一笑,道:“我没杀过人,我承认什么?反倒是你谢文东,你杀害彭书林的动机要比我多得多吧?!”谢文东在杜庭威眼前摇摇手指,笑道:“你知道彭玲为什么不选你而选我吗?因为你永远也比不上我。”杜庭威咬牙,看样子狠不得咬谢文东一口,他的软处被谢文东***裸的揭开,暴露出来。谢文东接道:“我做过的事,不管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我会一并担下来,而你,不能!因为你是靠你的父亲,你的身上,永远不会有这种魄力。”

        杜庭威双目圆睁,慢慢布满血丝,身子也颤抖个不停。他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被人尊着,让着,护着,谁敢在他面前说出这样的话。见情势不妙,连长在后面暗中拉他的后衣襟,打算提醒他不要失去理智。可这时的杜庭威还哪能听得下去,他一晃身子,将连长伸过来的手甩到一边,声势力竭,连声音都变了,叫喊道:“谢文东,你不要在我面前装做一副很了不起的模样,你只不过是个流氓,你杀过的人,恐怕用十个指头都数不过来……”

        谢文东平静道:“没错,但你说少了,我杀的人,十双手加在一起也同样数不过来,那又能怎样,哈哈……”他仰面狂笑:“我是谢文东,谁能把我怎么样?谁敢把我怎么样?杜庭威你呢?”谢文东一顿,冷冷道:“你只不过是一只老鼠,对了,是背后有老虎撑腰的老鼠而已!不值一提。”杜庭威身子快抖成一团,所剩不多的理智被燃烧的怒火烧得飞灰湮灭,猛然间嚎叫一声,上前一把抓住谢文东的脖领子,一只手点着自己的胸脯,狂喊道:“彭书林是我杀的,是我杀的,你谢文东有种来杀我啊!你敢杀我吗?”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随着杜庭威的撕吼,房间内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谢文东脸上的狂气渐渐消失,取而带之的是一种平静,他淡淡道:“不用怀疑,我总有一天会让你的噩梦终结的,但是,不是今天。”他一挥手臂,打掉衣领上的手,叹道:“我真替你那位了不起的父亲感到悲哀。”他缓缓转身,对黄震道:“事情明了了,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如果你怕他的父亲迁怪你,我不介意用我***部的身份把他带走。”

        好半晌,黄震长长出了口气,从头到尾,他的心一直提到嗓子眼,现在,终于落下了,却摔个稀巴烂,杜庭威终究是斗不过谢文东啊!在心志上,相差太悬殊。黄震暗叹摇头。他当然不能让谢文东把杜庭威带走,进了他手里,真就象他所说,那是一个噩梦,杜庭威有个好歹,杜老先生自然会惩罚谢文东,但也不会放过自己。他摇摇头,一拉房门,准备叫警卫员进来把杜庭威暂压,在最短的时间内送到北京,交由中央处理,那时和自己就没有任何关系了。他是明哲保身,想得不错,但有人反对。连长见事情败露,恨得牙根痒痒,杀死特派员,这不是弄得玩的,杜庭威有他父亲保着,而他呢?他又能靠谁?连长即恨谢文东的狡诈,又恨杜庭威的无能。真是扶不起来的阿斗啊!他暗骂一声,身子一弓,箭一般的射向谢文东,五指入钩,扣向他的喉咙。谢文东是什么人,他早有准备,本来他以为苍狼会狗急跳墙的动手,而后者从始至终,一直木头一般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他轻轻一闪身,躲开连长这一抓,没等反击,连长已从他身边窜过,爪势不变,猛一用力,顺势扣到黄震的嗓子上,另只手瞬间拔出***,抵在他太阳穴上,轻声歉然道:“对不起了***,要怪你只能怪谢文东!”

        谢文东一脸轻松,笑道:“这里是军营,你以为你能逃得掉吗?”这时,杜庭威才反应过来自己失言,心中后悔莫及,顿时没了主张,可他还不忘幸灾乐祸道:“谢文东,刚才我是承认我杀了彭书林,可你也说过自己杀过人,而且用十双手都数不过来,今天,你也同样别想跑。”谢文东耸耸肩,向杜庭威投去悲哀的眼神,说道:“这你也信吗?我之所以这样说,完全是为了能把你的真话诈出来。我怎么可能会杀人呢?我是***部的,同时我又是一名商人,杀人的事,违法的事,我想都不敢去想,又怎么可能会做出来呢?!”

        杜庭威听了这话,差点没***,指着谢文东的鼻子,好半晌才说出话来:“你……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把你刚才说过的话当放屁了吗?”谢文东无奈道:“对不起,我不会承认我没有做过的事。”遇到谢文东这样的人,心脏没毛病也能气出毛病,杜庭威就是这样,他感觉心脏压抑得难受,快喘不过气来。沙哑如割玻璃的声音突然响起:“算了,你斗不过他。”一直没动的苍狼不知何时来到杜庭威身旁,可惜的看了他一眼,又道:“谢文东的狡诈又岂是你这种***子弟比得上的?!”

        谢文东看着苍狼,微微而笑,而身上的寒毛已随他的走近顿时根根立起,反射的蹦紧身上每一处神经。

        每一次和苍狼靠近,他都有种在鬼门关打转的感觉。他讨厌这种挥之不去的无力感,对苍狼的警惕也异常的高。同样,苍狼也正盯着谢文东看,他在找他身上的破绽,如果有可能,一击必杀。二人足足对视五秒钟,结果苍狼失望了,在谢文东的笑脸上他找不到任何东西,反之那一双狭长的细目,闪闪放光,阴柔寒冷的气息直逼人心魄。

        PS:终于可以登陆了,不过可惜的是。将近35000的收藏量没了。唉1年的心血,就这样没了……希望大家继续支持六道,支持坏蛋!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