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九十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女孩也认出来了,哀号一声,扑到尸体上放声痛哭。谢文东心情自然也不好受,他和李根生虽谈不是有什么交情,可毕竟救过他一命,而这回以为自己而毙命,他逃不开干系。加上彭书林的生死未卜,谢文东心中象压了一块石头,喘不过气。他摇摇晃晃退后几步,一抬手,姜森聪明的跑上前,问道:“东哥,有什么吩咐?”

        谢文东揉揉鼻子,眯眼道:“把咱们所有的眼线都放出去,不管用多少人力,用多少时间,我要在H市找到杜庭威。”

        姜森点点头,道:“明白。”不用问,扑在李根生身上痛苦的女孩正是他妹妹李英男,谢文东蹲在她旁边,黯然道:“对不起。”他的道歉李英男完全没听到,继续哭泣,不知过了多久,她累了,也没有眼泪和力气了,眼前一黑,摔倒在她哥哥的尸体上,她神情有些呆滞,喃喃问道:“他们为什么要杀死哥哥,他做错了什么?”

        谢文东摇头,李根生的错就在于不应该救了他。看着伤痛欲绝的李英男,他感到无力,轻轻扶起她,道:“以后,我就是你哥哥!”李英男迟疑的看着他,可很快,目光一散,昏迷过去。谢文东知道她无碍,只是悲伤过度,把她放进车内,和彭玲睡在一起。两个女人,一个昏迷一个昏睡,一个父亲生死未卜,一个哥哥惨死,这都够让谢文东头痛的了,当然,这一切都是拜杜庭威所赐,他觉得自己很久没这样恨一个人了。

        战场打扫干净,姜森问过谢文东的意见后组织人将尸体全部放进破屋内,然后浇上汽油,一把火,连尸体带屋院,烧成灰烬。之所以把李英男家烧毁,一是现在只剩下她一个女人,无法生存,而且这里不安全,杜庭威随时有回来的可能,再则,也是怕她见物思人,徒增悲伤。谢文东也算是煞费苦心,看了看火光冲天的茅屋,心中长叹一声。这时,本来被***声吓回家的村民们见着火了,纷纷好奇的出来观望,谢文东不原惹麻烦,一挥手,带领众人上车,扬尘而去。

        谢文东让人将彭玲和李英男送到他的别墅那里,然后乘车赶往医院。彭书林伤势不轻,身重三***都伤及要害,加上年岁大了,抵抗力不能和年轻人相比,这一关并不好过。数名主治医生在手术室内急救,***进进出出,气氛压抑而紧张。谢文东在走廊里来回走动,摆在他眼前的有两件事需要解决,一是彭书林抢救的结果不管是好是坏,都要想办法让彭玲接受;二是必须在杜庭威离开H市之前把他找出来。他所考虑的还不止这些,转头对高强道:“看来,我们以后得低调一些了。”

        还没等高强答话,李爽不解道:“为什么?”谢文东淡淡道:“一个中央下派的厅长在H市都能出事,你说中央会不会视而不见,如果不出意外,这次严打不会那么好过的。”李爽摇头辩解道:“可是,彭书林并不是我们开***打的,而且我们还是救人的一方。”“谁知道?”谢文东眯眼道:“万一他有个好歹,谁能替我们说话,那时我们百口难辩,不好解释。”

        高强点头,道:“东哥的意思没错,还是小心一些的好。”几人正说着话,一名医生从急救室里出来,李爽急忙上前问道:“怎么样?还有没有救?”医生疲惫的摇摇头,李爽一见,顿时肩膀塌下来,急得直搓手,道:“这下可糟糕了。”高强莫不做声的一拉他脖领子,把李爽甩到一旁,面无表情道:“真没希望了吗?”

        医生叹口气,道:“三颗***都伤及到要害,其中两颗已经取出,但第三颗打到脊椎,***碎片压在中枢神经上,我们不敢轻易取出,凭我们的技术,成功几率很低。”李爽一听,又挤上前,瞪着眼睛,大声喊道:“你这叫什么话,用你们医生是干什么用的?”谢文东一皱眉,瞪了李爽一眼,向医生歉意的一点头,道:“听你的意思,是因为技术不行的原因而救不活对吗?”医生脸色微微一红,道:“不止我们技术不行,在中国任何地方都是一样,除非……”“除非怎样?”谢文东追问道。

        “除非送到美国。据我所知,只有在美国有做过类似手术的先例,并且成功过,但是让彭先生办理出国手续,加上路途的奔波,我怕人还没等到,已经不行了,而且,即使在美国,这种手术成功几率也不是百分百的……”医生实话实说,不想给谢文东带来虚无近似不可能成功的希望。谢文东仔细听着,等医生说完,他已经有了决定,一笑,问道:“你能留给我的有多长时间?”医生一楞,没听懂他的意思,见他一脸莫名其妙,李爽气道:“彭书林还能活多久?”

        “哦!”医生道:“维持一段时间不是问题,但超过五天,就算能救活,恐怕也会留下后遗症。”见谢文东一挑眉毛,他急忙又解释道:“谢先生,人的中枢神经特别脆弱,长时间受压制,会出现什么问题谁也不敢说。”

        谢文东点点头,道:“谢谢你,医生,我知道了。”姜森打楼梯处跑过来,伏在谢文东耳边低声细语道:“东哥,市里和省里那些领导正往医院这边赶来。”彭书林做为一名中央下派的厅长,级别不算高,但来头太大,连省长见了都要客气三分,这次在H市受到***击,可谓桶破天窗的大事。谢文东嘴角一挑,笑道:“好快的消息啊!”他垂头想了想,觉得还是不和这些人见面的好,省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说道:“既然他们来了,我们也该走了。”沉思片刻,又道:“强子,你带几个人留下来暗中保护,市里那些***我不放心,别让杜庭威钻了空子。”高强点头称是。谢文东一紧身上的风衣,带人走出医院。

        汽车刚开出医院不远,省里市里的车不停飞驰而过,奔驰、奥迪、红旗一辆接着一辆,他冷冷一笑,这真是一群外表华丽,肚里空空的马后炮。当然,也不能完全说他们肚子空空,当他们授受好处,勾心斗角的时候,却一个比一个精。

        一路上,谢文东的***不断。在别墅内看家的三眼先打来***,说彭玲醒了。谢文东心中一震,这时他真希望彭玲晚点醒来。不一会,三眼又打过来,说彭玲大呼小叫要找她父亲,别人谁都拦不住。通过***,谢文东听见另一边乱得厉害,人声鼎沸,还有东西破碎的声音。他低声诅咒一句,对三眼道:“我马上就回来了,你先把小玲问住。”

        三眼勉强的答应一声,挂断***。没过五分钟,******又响,谢文东无奈的翻白眼叹气,接起***,没好气的说道:“这回又怎么了?”这回打***的人不是三眼,而高强。***中,他语气很急,说道:“东哥,我刚刚收到杜庭威的消息。”

        谢文东精神一振,问道:“他在哪?”“哦……”高强沉吟半晌。谢文东不耐烦,又问道:“他到底在哪?”高强无奈道:“他在军区。”“什么?”谢文东眉头紧锁,疑声问道。高强叹道:“下面有数名兄弟亲眼看到几辆和杜庭威他们坐得一模一样的汽车往军区的方向开去了,这个消息应该不会错。”谢文东一眯眼睛,好狡猾的家伙!杜庭威知道跑到哪,只要没出东三省,都不能算安全,只有在军区,有大批正规军队的保护我才不能把他怎么样。他狠狠一攥拳头,一拍司机肩膀,命令道:“我们不会别墅了,去军区。”“啊?”车中,姜森和任长风都吓了一哆嗦,二人平时也算胆大妄为的人,可一听军队,心中也是直打鼓,忍不住问道:“东哥不是想和军队开战吧?”

        李爽倒是全没放在心上,他是不怕事大的人,胖手一伸,拉着谢文东袖子,兴奋道:“东哥,就算要去也等我多找些兄弟,多带上几把***的,就我们这点人,恐怕未必能擒住杜庭威,万一他趁乱跑了,那不是太可惜了?!”

        这***头!姜森和任长风很有默契的心中同时骂了一句,这点人去了还怕杜庭威跑了,自己能不能跑出来都是两马事。二***眼瞪小眼的看着谢文东。谢文东转头仰望车窗外的天空,长长出口气,没有说话。

        数辆汽车直开到军区大门,被门口看守的士兵拦住。谢文东拉下车窗,将***部的***递了出去。这张***他宝贝得很,在不少时候,这都是他的护身符。士兵接过来只看了封皮,顿时站得笔直,打开扫了一眼后,立刻恭敬的送回来,行个军礼,面容严肃道:“谢……谢先生!”他不知道应如何称呼谢文东,在***上,他的身份是中尉,但又由于是***部,直接叫连长显得不够客气,迟疑一下,选择叫他谢先生。军区谢文东以前来过,那次是被绑来的,在火红***和魂组的一次大火拼。他本以为自己死定了,可哪知在这里遇到了东方易,被他连虎带吓,加入了***部,现在想来,当初还真是得多谢东方老头呢。他也只来过那一次,如果没记错,当初和东方易一起的还有一位姓黄的中年军人,看军衔象是师长级,军区的编制他并不清楚,可笨想也知道,那人和东方易能站在一起,其地位也不会很低。他一笑,试探性的说道:“我找黄师长。”

        被他猜对了,那黄姓中年军人确实是师长,而且是军区里的最高级别。士兵一听,忙道:“请您稍等。”士兵跑回值勤室,急冲冲的打了***。过了没两分钟,他又快步跑出来,笑道:“***请您进去,但是……”士兵瞄了瞄后面的车队,下面话没敢说。谢文东眉头一皱,故意厉色道:“他们是我带来的人,还需要你的过问吗?”

        士兵身子一栽歪,吓点没趴地上,连连摇手道:“不需要,不需要!”

        谢文东瞪了他一眼,什么话也没说,将车窗关好。在士兵眼中,***部究竟是怎样一个机构他也说不清,总之是高高在上的,如果有毛病被***部抓住,别说是他,连他们的***都难以轻易脱身,行同于军政双方内的高级***。他不敢再多言语,升起栏杆,放行。汽车一路畅通无阻,直接奔向办公楼。这里和他当初来时没什么变化,只是多了一层白雪银装的掩饰。周围不时有来往军士递来好奇的目光,以为又有什么领导下来视察呢。姜森轻轻拉了拉谢文东,向他右手边的窗外一仰头。谢文东顺势望去,只见几辆大小不一的汽车停在不远处一块空地,和杜庭威逃跑时乘坐的车丝毫不差。“恩!”谢文东点头,抓了抓腰间的***,沉思良久,又把手松开,摇了摇头。他虽然有***部身份的掩护,但不代表他可以毫无顾忌,这里毕竟是军区,周围具是带有真***实弹的士兵,一旦他动手,无疑是与军方开战,也相当于与国家为敌。这么做值吗?他不得不考虑。

        汽车在办公楼前停下,谢文东飘身下车。这里已位于郊外,风比市区内要大,也硬得多,他打个寒战,将大衣紧了紧,抬步上了台阶。刚进楼内大厅,一位身着***呢绒军装,身材高大挺直,相貌堂堂不怒自威的中年军人迎了上来,人没到,笑声已传过来:“哈哈,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谢先生,我们有一年没见了吧?!”谢文东举目一看,正是上次和东方易站在一起的那个人,他反应极快,面带笑容道:“黄师长,差不多是有一年了,不过你风采依然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