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八十八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杜庭威笑得前仰后合,进了屋后,掐了掐彭玲的面颊,得意道:“你还是老实一点的好,他可是特队中一把好手,让人家给伤了我可会心痛的?!”如果不是嘴被堵,彭玲真可能破口大骂。说不出话,她只能瞪着杜庭威干着急。杜庭威皮笑肉不笑的在彭玲面前来回度步,色眯眯的眼神在她身上打转,或许觉得她身上厚重的棉衣碍眼,得寸进尺的伸手解衣扣。

        彭玲象是被***咬了一口,闷叫一声,急中生智,突然抬腿向后猛一跺脚。她穿了一双黑色小皮靴,鞋根不算尖,却异常厚实,一脚塌下去,正踩在身后那人的脚面。“哎呀!”那人一声痛叫,顾不上被他制住的彭玲,叱牙咧嘴的松开手,捂着脚,跪坐在地面。获得自由,彭玲哪会放过这机会,一晃肩膀,摸出藏在腰间的***,伸手一指,黑洞洞的***口正好对上见事不妙而打算冲上来的杜庭威。***尖贴在他脑门,丝丝的寒气从他头顶一直凉到脚下。被***指着头,一般人都承受不了这种压迫感,仿佛一瞬间生命已经不属于自己,而是在对方的手指之间控制,最要命的是,对方手指只要微微一抖,也就代表自己命运的终结。杜庭威从小处尊养悠,在其有权有势父亲的羽翼下长大,他比任何人都更想活在这个世界上。顿时,他木呆呆的站在那里,脑中一片空白,不过,他的脸色比他的大脑更白。彭玲心中冷笑,故意狠声说道:“放了我爸爸,还有***无辜的人,不然,我会先杀了你!”杜庭威眨眨眼睛,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心中虚,嘴上却不松口,强振精神,朗声道:“你敢开***吗?你要是杀了我,***爸,还有你,一个都别想活着走出这里。”

        “哼!”彭玲没把他的虚张声势放在眼中,手指轻轻扣动扳机,冷冷道:“我的话不想再说第二遍,你不信可以试一试!”

        杜庭威后背渗出汗水,他听见***中弹簧缓缓拉紧而发出的‘嘎嘎’声,如同一把尖刀在他心上来回切着,划着。最后,他终于服输了,象泄了气的皮球,双肩塌下来,有气无力道:“你赢了……”

        彭玲心中狂喜,没想到这么简单就解决了杜庭威,她不敢大意,毕竟这里都是人家的人,依然冷着面孔,道:“出去。”

        “什么?”杜庭威一时还反应不过来。彭玲用***搓了搓他脑门,大声道:“慢慢走出去!”

        杜庭威咬咬牙,无奈听令,举起双手,缓缓退出厢房。彭玲寸步不离,紧紧跟随,***筒始终不离他脑袋。开始制住彭玲那人这时候也缓了回来,只是脚面肿起好大快,如果不是穿有军勾,恐怕脚骨都可能被踩断。他一瘸一拐急上前几步,可彭玲威逼住杜庭威,稍有差池,他的性命难保,杜庭威要是死了,他这个负担安全的连长也是难逃干系,他就算有心报复,也无可奈何。彭玲错就错在不应该走出房间,她忘了外面还有一个人,一个不是她能对付不了的人。

        当彭玲和杜庭威走到柴房门前不足两米的时候,一个黑影如同闪电一般窜过来。其速度之快,超出人的想象。彭玲甚至连这人是谁都没看清,只觉的脖根一痛,霎时间眼前一片漆黑,眼睛一闭,昏迷过去,***也脱手落在地上。

        这黑影正是被杜庭威叫做苍狼的人,一身死气,面上依然不露任何表情。他双手***袖口内,直挺挺的站在那,眼睛木然的看着一个地方,寒风吹过,连眨都不眨一下,好象一尊百年没移动过的老旧雕像。杜庭威打心眼里讨厌这个人,觉得他死气沉沉,一靠近,浑身不舒服,但他也不得不承认,苍狼是一等一的顶尖高手,在他身上投掷再多的钱也是值得的。他看了看苍狼,再看看倒地的彭玲,哈哈大笑,高挑大拇指,叹道:“苍狼,真是好身手,刚才那一击简直太快了,我眼睛一花……”

        没等他说完,苍狼已转身走了,一个字都没吐出来。杜庭威的笑脸顿时僵住,身子颤个不停,这时,连长拐得拐得走上前,关心道:“杜先生,你没事吧?!”好一会,杜庭威缓过这口气,一把揽住连长的脖子,压低声音道:“只要杀了谢文东,只要谢文东一死,你给我马上想办法干掉这个苍狼,明白吗?”

        杜庭威发火,连长发呆,他不知道这小主子干什么生这么大的气,不管怎么说,人家刚刚救了你。心中一叹,点头称是。

        杜庭威长出一口气,垂目一瞧昏倒的彭玲,他马上又恢复兴致,拦腰将她抱起,从新回到厢房。这下更省事!他心中美孜孜道。小心的把彭玲放在炕上,他回身将门关好。当门要关严的时候,一只苍白的手伸了进来扒住门沿,杜庭威吓了一哆嗦,后退数步,门一开,一位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人走进来。压抑以久的怒火再也控制不住,管不了那么多,杜庭威大叫骂道:“苍狼,***要干什么?”苍狼看没看他一眼,目光扫过炕上的彭玲,接着在房中巡视,发出毫无声调起伏的声音:“房中有人。”“他妈的废话!”杜庭威快暴走了,指着自己的鼻子怒道:“我不是人吗?”

        “有生人!”苍狼擦过杜庭威,走进屋内,一把三指宽,半***半剑的奇型武器从宽大的袖口中露出,这是甚少有人使用的袖剑。“是她吗?”杜庭威见他认真的样子不似开玩笑,跟着紧张起来,用手指着炕上的彭玲颤声道。苍狼未说话,缓缓向炕边走去,鼻孔一张一合,毫无预兆,猛得抬起手臂,向躺在炕上的彭玲刺去。“你……”杜庭威想阻止哪还来得急,只说出一个字,苍狼手中的袖剑已然连根没了进去。“我……你疯了……”当杜庭威冲到近前才发现,这一剑没刺到彭玲,而是离她不到一寸远的地方,一尺有余的剑身完全没进土炕内。苍狼木然拔出,微微摇头,转目又扫向***的地方。

        他刚刚转身,炕上的棉被忽的立了起来,活了一般,铺天盖地的罩向苍狼的脑袋。棉被展开后面积极大,加上又事出突然,即使苍狼加了小心,想跺也来不急了。被落,后面显现出一个人,一个相貌清秀,通体黑衣的女人。她一把搂住彭玲,没见怎么用力,轻松将她夹在腋下,抬起一脚,将靠近土炕的后窗踢个稀碎,飞身跳出窗外。这女人个头不高,和彭玲比,至少矮半个头,可彭玲在她手中,轻如无物。说来麻烦,实际上只是一眨眼的工夫。杜庭威还没等反应过来,棉被正中伸出两只剑尖,接着‘哗啦’一声,棉被裂开一条大口子,苍狼从中窜了出来。左右一瞄,毛腰从破窗户跳了出去。

        这时,门一开,打外面拥进数人,领头的正是那名连长,他先是环视一周,见杜庭威平安无事,从出口气,询问道:“杜先生,怎么了?”“怎么了?”杜庭威抬手给他一耳光,红着眼睛道:“我还想问你怎么了呢!你知不知道,这屋里竟然还有一个人,你们是怎么看守的,真是一群***。多亏有苍狼那个家伙在,如果光靠你们这群***,我早死了。”

        连长被他训得连头都抬不起来,脸上四个红指印,清晰可见,他眼珠一转,道:“既然埋伏了人,说明这里也不安全,杜先生,我看我们还是马上离开吧?!”“恩!”杜庭威长嘘一口气,想了想,道:“好!”“那彭书林和那女的怎么办?”“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彭书林活下来,他说得话在中央还是有一定分量的。女的嘛,带走,搞不到彭玲,就尝尝这‘处儿’。”

        神秘女子挟着彭玲,速度不减,两个箭步窜到栅栏边,单手一支,身子横着跃了过去,干净利落,无半点拖拉。她的动作也算够快,可后面追出来的苍狼更快。虽比她晚一步,但转眼之间已接近她不足七八米远。

        不用回头,光听脚踩在雪地发出‘咯吱’声音就能知道对方离自己多远,她心中暗暗惊讶,后面那‘死人’的速度比自己想象中快得多。刚才她藏在被下,偷看苍狼一剑刺进土炕如同切豆腐一般,已然知道自己绝不是他敌手,所以,当苍狼被棉被罩住的时候她连偷袭没认为没必要,直接选择跑路,哪知跑路也不是人家的敌手。不得已,女郎使出全力,双腿如飞,顺着大道向上奔去。苍狼紧随在后,女郎满面通红,微微有些气喘,而他脸色依然苍白的可怕。正当女郎被追得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时,前方大道使来一排汽车,有大有小,电闪雷鸣驶来。‘嘎吱’当头一辆轿车停住,车门一开,走下一人。个头不高,却异常敦实,他看见飞奔而来的女郎,露出笑容,大喝道:“闪开!”

        女郎心有灵犀,当他到了这人不远的地方,飞身向前一扑,于此同时,一道电光从她头顶闪过,直袭向紧跟她身后的苍狼。“当啷啷!”金鸣乍起,火星四渐,苍狼用袖剑硬挡了这势大力沉的一刀。二人一合既分,各退出数步。出刀这人低头看了看手中三寸宽的开山刀,完好无损,心中赞叹:好刀!三眼的刀果然不错。这人正是姜森,同坐一车的当然少不了谢文东。

        谢文东会来,都靠刚刚救了彭玲的那神秘女郎。她和谢文东很熟,和姜森更熟,正是被姜森一手训练出来,让谢文东安排在彭玲身边,暗中保护她的文姿。在彭玲去酒店和杜庭威见面的时候,文姿在暗中瞧得真切,她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小心起见,还是给谢文东打了***。后来,她一直悄悄跟随,到了村内,仗她身法灵巧,不留痕迹的翻过栅栏潜进院内。唯一让她想不明白的是,苍狼怎么会知道她的存在。她哪会知道,苍狼的名字的由来不只是因为他的冷酷无情和犀利的身手,还有一只和狼一样灵敏的鼻子,文姿虽然没化妆,但女人天生的体香还是引起苍狼的注意。

        姜森和苍狼对拼了一刀,这时他才感觉到高强为什么会差点死在这人的刀下。人家是在他突袭的前提下苍茫抵挡,而现在,他整条手臂麻如处电一般,提不起力气来。后面数辆汽车一起停下,车门一开,高强、李爽、任长风等人下车。谢文东也缓缓走出汽车,伸手接过文姿怀中仍昏迷不醒的彭玲,察看她身上有无伤势,他的脸色越加难看,看也没看苍狼一眼,只是冷冷道:“杀了他!”说完,将彭玲轻轻放进车内,从怀中拿出烟,点燃。

        姜森联合高强四人慢慢围住苍狼。后者倒是满不在乎,低着头,看着手中双剑,淡然道:“你们,可以一起上。”

        任长风的自尊心象是被人踩了一脚,高傲的本性的抬头,长笑一声,傲然道:“杀你,用得上***人嘛!”说着,拔出唐刀,连刀鞘都没拿掉,劈头盖脸砸向苍狼面门。把刀当棍用,任长风的招法总是出人意料。苍狼目光一闪,举刀迎击。等快要结实的时候,任长风猛一按绷簧,刀鞘射出,打在他高举的双剑上,同时,他变砸为刺,唐刀毒蛇一般窜上苍狼的心口窝。

        这变招更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既刁钻又狠毒,姜森等人暗自点头感叹,纷纷推测,如果换做自己,对这一刀恐怕也没十足的把握闪躲。苍狼的脸上看出任何波动,肩膀微微一晃,人已退了出去,退得不算远,刚刚到了任长风的刀刺不到自己的位置。他闪避得轻松自如,实则极快,反手一剑,撩上任长风双目。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