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八十五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三眼直摇头,心中还嘀咕着,这叫什么赢法,胜之不武!他都以为李爽赢定了的时候,躺在地面的任长风突然坐起,一刀刺向冲过的来李爽的小腹,大快了,一眨眼的工夫刀已经贴到李爽的衣服,几乎出于本能的,他腰身一扭,下意识的避过刀锋。唐刀贴着李爽左肋险险擦过,也惊出他一身冷汗。真是狡猾的家伙!李爽怒喝一声,左臂一用力,硬生生将肋下的刀身夹住,嘿嘿冷笑一声:“我看你还有什么花样?”说着,举刀对着任长风的脑袋就准备劈下去。刀身绑有布带,这刀下去虽不至于让任长风脑袋开瓢,也够他起个大包痛好几天的。他心中打算得不错,不过,高举的刀却没敢落下去。

        原来,任长风的刀身刚被李爽夹住,一按刀把的绷簧,“镗啷”一声,一半雪白一半乌黑的刀身脱鞘而出,他手臂一使,阴森森,寒气逼人的刀尖指到了李爽的喉咙前,很近,恐怕连寒毛都被切下几根,再近丝毫,就要见血了。所以,李爽高举的片刀,再也劈不下去了。场中一片寂静,过了好一会,周围的小弟纷纷尖声叫好,鼓起掌来,对任长风随机应变的能力佩服有加。李爽木然的退后一步,半晌,看了看四周的人群,老脸挂不住,指着任长风鼻子大声嚷嚷道:“你耍赖,这局不算数!”

        任长风收起刀,缓缓从地上爬起,慢条斯理的拍拍身上的粘雪,正色道:“兵不厌诈!如果不是比试,你这时已经死了。”

        李爽倒吸一口凉气,人家说得没错,如果真是在战场上,谁会给敌人留下机会?他挠挠头,问道:“兄弟,你刚才是故意摔倒的吗?”一场拼打过后,李爽对任长风的态度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连称呼也变成兄弟了。这时他算是真正明白任长风为什么那么骄傲,为什么那么盛气凌人。他有这个本钱。

        任长风摩挲着唐刀,像是在抚摩自己的孩子一样。三眼走上前,看了看李爽,嘴里嘟嚷一句,盯着任长风冷然道:“该我了。”没等任长风说话,李爽上前道:“算了,这兄弟的实力挺厉害,不用再比了吧?”“厉不厉害也得我试试才知道。”三眼向李爽一伸手,道:“把刀借我用用。”李爽无奈一叹,将刀递给三眼。任长风来者不俱,以前,姜森在他耳边没少谈起三眼,说他如何如何了得,文东会有今天的成就和他密不可分。这话他听得耳朵都快磨出茧子了,今天有领教的机会自然不会放弃。他朗声一笑,道:“我想,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二人站隔一米,这么近的距离都在双方攻击范围之内。毫无预兆,两人几乎同时出刀。没有任何虚招,也没有上下腾挪的躲避,完全是靠快、准、狠。你来我挡,我攻你守,两人站在原地,双刀上下翻飞,看得人眼花缭乱。这么打,凶险无比,一个疏忽,很可能让刀身粘上。这战在外观上比刚才李爽那战差很多,不过,其中的危险只有场中比试的二人心中明白。没到两分钟的时间,二人脸上都见了汗,头顶热气腾腾,可是两人谁都不甘示弱,退后一步,咬牙挺着。又过了两分钟,二人的动作慢了,刀出得也不像刚开始那么急,刀与刀的碰撞发出低沉的啪啪声。周围围观的人倍感无趣,想走,又舍不得,能看到三眼出手的机会并不多,而且那生面孔的青年似乎也挺厉害,可不走,这二人打得实在无聊,哪里是在切磋,简直是两个玩拍手掌的小孩。再次过了两分钟之后,三眼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像是拉紧了的风箱,任长风也好不到哪去,气喘如牛,一张白脸憋得通红。令人佩服的是,这二人依然没后退半步,各不相让。

        谢文东不知道何时走出别墅,站在门口,手中还拿了一根油条,边看边吃。当他吃完时,见二人也打得差不多筋疲力尽了,拍拍手,大声喊道:“行了,切磋到此为止,没分胜负,留到以后再说。”

        谢文东发话了,本来已到了强弩之末的二人纷纷向后窜出数步,站稳身子,先抬头看看对方有没有追来,接着,三眼一***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肺子憋得快要炸了似的。任长风手臂连提刀的力气都没有了,见三眼坐在地上,他精神一松,脱力,毫无感觉的手掌再也抓不住刀把,唐刀脱手刺进雪地中。谢文东笑眯眯的在二人身旁转了两圈,问道:“两位,感觉对方怎么样?都没让自己失望吧!”张任二人互视一眼,三眼大嘴一瞥,不消一顾道:“还算可以吧!”任长风则更狂,双目望天,面无表情道:“没我想象中的那么了不起。”三眼闻言气不打一处来,两个深呼吸,颤巍巍的爬起,怒道:“不服,接着打!”“我还怕你不成?!”任长风强拄着唐刀算是站起身。看来这一场恶斗根本没打出个所以然来,谁都没服谁。谢文东叹口气,皱眉道:“现在,你俩给我都回屋去,好好洗个澡,再胡闹,一人打三十大板。”谢文东一生气,这两人算是消停了,分别被李爽和姜森扶进别墅内。临回房间前,三眼还没忘指着任长风有气无力道:“如果不是东哥发话,你小子……”没等他说完,李爽连推带拽,把他拉进房间,回手将门关严。

        本来,谢文东打算召集人开会的,不过一看三眼和任长风的状态,估计这一天是起不来床了,只好作罢。他刚回屋内,椅子还没坐热,外面有小弟通讯,说是无名来了。谢文东将无名接进别墅,所要谈的事大家心知肚明,没必要说客套话,他开门见山,直接问道:“你们可是有了决定?”

        “是的!”无名点点头,说道:“经过这两天的考虑,上面做了决定,我们接受你的提议,不过,赤军必须和你的文东会划清关系,但以你个人所提出的什么要求,我们也会尽力满足你的。”“哦!”谢文东轻叹一声,问道:“为什么?”无名为难道:“内部反对的声音太大。你要知道,日本人对中国人多少还是有……”他话没说完,顿住了。谢文东眯眼一笑,道:“鄙视!对吧?”“嗯!”无名点头。谢文东哈哈一笑,揉腮沉思片刻,道:“按你说的做吧!”他打算让文东会和赤军拉上关系,可后者不管是怎样的组织,在骨头里还是有日本人的秉性,打心眼里看不起中国人。谢文东面上谈笑风生,心中暗暗记下,日本人对中国人有怎样的想法他不管,但他绝不允许别人藐视自己。其实赤军和魂组对于他来说都是一样,只是一个可以利用,一个想和他拼命。等到了前者失去利用价值的时候,他绝对会一脚踢开,如果有机会,还会上去狠狠踩一脚。

        “那么说……”无名连忙问道:“谢君,你同意了?”“没问题!”谢文东答应得很干脆。“那资金……?”谢文东呵呵一笑道:“我们虽然是朋友,但也不能随你一句话就把钱交给你,我要见你们的老大。”“老大?”“就是最高领导。”谢文东怕他不懂,又解释道。“这个……”无名沉吟,拿不定主意,好一会,才说道:“谢君,你要知道我们……老大的身份,并不好露面……”没等他说完,谢文东已经摇头,起身道:“如果见不到他,你们一分钱也拿不到。”

        见谢文东态度强硬,无名无奈道:“那我,还得回去问问。”谢文东嗤鼻,尽量客气道:“我的时间并不充裕,希望你下次来的时候能让我满意。”无名脸色一红,不好意思道:“很抱歉,耽误你这么长时间,我先告辞。”谢文东道句:慢走。

        可能这次无名见谢文东态度不佳,开始着急了,第二天又匆匆赶来,说井上有要事在身,来H市的可能性不大,但近几日就可能会和谢文东进行一次视频会晤。他说得没头没尾,谢文东不解,问他井上是谁。无名忙道:“井上就是赤军最高领袖。”谢文东道:“那视频又是什么?”无名从随身携带的背包中拿出一台一尺半见长的银色长盒,拍拍道:“用这个东西,可以在电视中看到千里以外的人。”“哦?”这东西谢文东还从没见过,那时候别说是他,在整个中国恐怕见过的人也不多。他好奇的拿过来打量,半晌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李爽一指,疑问道:“就这么一个破东西就能看见千里以外的人?”

        无名连连摇头,道:“当然不是,还有许多配件。这台机器只是核心设备。”沉默无言的任长风一直懒散的半躺在沙发上,昨天和三眼那一战,到现在手臂还在酸麻中,使不上力气。他突然发言道:“用视频?这么说,视频那天,你们赤军的老大也应该在中国吧?不然,跨过视频是很难安装的,至少短时间内无法完成。”

        无名赞赏的看眼任长风,没想到在日本眼中极度落后的地方还有明白人,他点头一笑,道:“井上君确实会来中国,只是他会在哪个城市,连我都不知道。到时,只是通过***联系。”“哧!”李爽鼻孔一粗,哼叫一声:“有必要搞得这么神秘西西的吗?”无名说道:“当然!赤军已经被好几个国家公开承认为恐怖组织,包括你们中国,所以,我们每一次入境,都是冒着相当大的风险。井上君自然更是倍加小心,如果他一旦被抓,我们也就都完了。这就像,就像谢君被抓,文东会也就完了一样。”谢文东仰面而笑,道:“你错了。就算我被抓,文东会依然会运作的,有人会补上我所留下的空缺。”

        真的有人能吗?李爽和高强忍不住暗想,很快,二人就想到三眼身上。不过对于三眼,二人承认他有实力,不管头脑还是身手,在文东会仅次于谢文东,可三眼和谢文东站在一起,总是感觉缺点什么,是什么,他俩也说不清,可能这就是人格魅力吧。无名又谈一会,起身告辞。他每回来都是来去匆匆,从不多耽搁一分钟,谢文东笑谈说:“这就是日本的效率概念。”送走无名,他点齐文东会中所有高级干部,商谈和他一起南下,打击南洪门的事。

        陆续有人进入别墅大厅内,很快,人头济济,座位不够使用。不得已,一些身份稍低的人只能站到一旁。这些干部中,谢文东认识大半,可还有一部分眼生得很,正好借这次开会的机会和下面干部认识认识。这些***多都是谢文东去南洪门之后,文东会外扩时加入文东会的,不只有H省的,还有一部分是临近两省具有相当实力的人。谢文东大脑像是一台计算机,把每个人的名字、特征及讲话时不小心流露出的小动作一一记牢。等一干人介绍完毕,谢文东步入正题,朗声说道:“过几日,我会抽调一些会中高级干部前往上海,大家有没有什么意见?”

        这事三眼等人早已知道,不过下面大部分干部还闻所未闻,一句话,顿时交头接耳,纷纷议论。谢文东细长的手指轻轻敲打桌面,他在给下面人议论的时间,他有耐性,可有些人的耐性一向不足,李爽被众人的嗡嗡声弄得头大,一拍桌案,大声叫道:“别嚷嚷了,有什么意见尽管说!”他一嗓子把全屋的声音都盖住了,连窗户的玻璃都唰唰震响。下面人对谢文东还不熟,多少有些惧怕,心中有话也不敢说。谢文东看出众人的犹豫,呵呵一笑,道:“有话就尽情的说,我又不是一个暴躁的人。”说着,他还不忘瞪一眼一旁又要吼叫的李爽。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