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八十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谢文东拍拍三眼的肩膀,道:“***找彭书林。”三眼道:“我也去一趟。”谢文东摇头:“你还是留在家里压阵,我怕下面的兄弟闹出事来。”三眼了解,点头道:“那东哥小心一些。”谢文东微笑一下,道:“放心,没事。”

        由于彭书林是中央特别的,在地方的待遇比正厅级干部还要高,他所住的地方自然也非常人可比。谢文东并没有找彭玲,而是选择直接去彭书林家,他不想把自己与警方的关系牵扯上彭玲,更何况对方是她的父亲。X区,坐落在住宅区的小型别墅,不是很大,两层楼,内部使用面积在二百平左右,虽算不上豪华,但也够普通人一辈子可望不可求的了。这就是彭书林的家,别墅内只有他和一位中年保姆居住,有时,彭玲也会回来住上一两天。

        谢文东到时已经十一点多,别墅内还有灯光。看来彭书林还没有睡!谢文东坐在车内暗讨。和他同来的有姜森,高强和任长风。四人下了车,冷风习习,冰寒刺骨,天上飘起鹅毛大雪片,打在脸上麻秫秫的,瞬间融化,冰水从面庞滴滴滑落。谢文东抹了一把脸,走到别墅门前,轻按门铃。“丁冬!”***刚落,里面传来女人的问话声:“请问你找谁?”

        谢文东声音柔和道:“彭厅长在家吗?”“你是……?”“我叫谢文东,彭厅长应该知道我。”里面声音明显停顿一下,半晌才道:“哦!那你稍等一会。”

        隔了五分钟,房门打开,门旁站了一位不到五十的中年妇女,相貌平平,鬓角已有些班白的痕迹。谢文东颔首一笑,道:“彭厅长在家吧!?”中年妇女上下打量他一番,眼中闪过一丝惊奇,点点头,道:“在,他请你进去。”谢文东再次道谢,将身上的浮雪拍干净,才缓步走了进去。姜森三人紧随其后,纷纷跟入,几人心中同时冒出一句话:好大的面子啊!

        “谢……谢先生请随我来。”中年妇女在前引路,对于谢文东的称呼她还真有些为难,最后只有叫他先生,虽然这个称呼和他的样子不相匹配。她在一处房间前停下,轻轻敲了敲门,转头道:“请进吧!”谢文东也不客气,推门而入。房间不小,好象特别为接待客人所准备的,打眼一瞧,里面或坐或站,不下***人之多。其中有一个人谢文东认识,而且姜森和他也很‘熟’,只是没有想到这人竟然也会在这里出现。这人三十岁左右的样子,英俊的脸庞青一块紫一块,额头包扎着白色纱布,坐在轮椅上,腿部打着石膏,他正是被姜森好一番照顾的杜庭威。在他旁边还坐有一中年人,五十多岁,头发却依然乌黑而浓密,面容刚毅,一双明亮而大的眼睛仿佛刻在脸上,只是眼角已有条条尾纹。谢文东心中感叹一声,这人年轻时,只是这双眼睛就不知道可以迷死多少女孩,而且和彭玲的眼睛简直一模一样。不用问,这中年人一定是彭玲的父亲彭书林了。周围还站了几名身材魁壮的汉子,一各个虽然看着谢文东杀气腾腾,但他丝毫没放在心上。对于向他直咬牙的杜庭威,他看也没看一眼,只是怀疑他的身份,看样子,好象与彭书林的关系非比寻常,但他没记错的话,杜庭威以前应该不认识彭玲,这又有些说不通。他想不明白,干脆就不去想,走到中年人近前,展颜一笑道:“想必您就是彭伯父吧,第一次见面,以后还要请伯父多加照顾。”他和彭书林确实是第一次见面。

        在谢文东打量彭书林的同时,后者也在打量他。看了良久,彭书林有些泄气,他实在搞不动就这么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年轻人能搞出文东会这样大黑道组织,更难以理解的是自己的女儿竟然也会对这种毛头小伙子动心。彭书林忍不住心中疑问,确认道:“你是谢文东?”没等谢文东说话,一旁的杜庭威抢着道:“彭叔,就是他,他就是谢文东……”一着急,振动脸上挂伤的肌肉,痛得他眼泪差点流出来,下面的话也没说完,只是用一双快要***的眼睛盯着谢文东。只可惜目光不能杀人,不然谢文东可能已经变成肉块。谢文东没理他,面不更色,对彭书林说道:“彭伯父,我是谢文东。”

        彭书林往椅背一靠,道:“无事不蹬三宝殿,我这虽不是宝殿,但你恐怕没事也不会来的。还有,不要叫我伯父,我承担不起。”***!你神气个什么劲啊?!任长风一听气大了,如果不是姜森一个劲的拉他袖子,早上前给他两嘴巴。谢文东不为所动,笑脸依然,道:“不管从哪方面来讲,我尊敬你是应该的,叫你一声伯父并不过分,至于你接不接受那是你的事,该我叫的我会叫,而且,”谢文东顿了一下,眼睛一眨不眨的对上彭书林的双目,接着道:“而且,该我做的我也会去做。”说着,谢文东打个指响,高强一声不吭的从旁边提过一把椅子放在谢文东身后,后者大咧咧坐下,从口袋中拿出一根烟。“现在,彭伯父,我们谈谈正经事吧!”

        不管谢文东年纪多大,身份怎样,不管对何人都自然而然的散发出的这种大将之风确实让人心折。杜庭威比大他很多,但也不得不服气,不过谢文东表现得越自如他越加眼气,重重拍了一下桌子,指着谢文东的鼻子破口大叫道:“你是什么东西,这里是什么地方,如果你想在这里撒野……”谢文东心烦的一皱眉,杜庭威的存在让他觉得一只苍蝇在自己眼前飞来转去,他随手一弹,香烟脱手而飞,不偏不正,打进杜庭威大张的嘴里,舌头顿时麻成一团,下面的话再也说不出来了。

        房间中那六七名大汉见谢文***然动手,纷纷晃动肩膀准备上前。姜森等人见事不妙,伸手入怀,随时准备迎战。双方箭上弦,刀出鞘,一触即发。这时,彭书林脸色一沉,重咳了一声,转头看向数名大汉凝声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大汉明显畏惧彭书林,退后一步,转头看杜庭威,后者捂着嘴,一张白脸憋成酱紫色,看了看谢文东,又看看彭书林,牙关咬得咯咯做响,最后重重闷哼一声,向几位大汉轻摇摇头。大汉们这才退回到原位,只是一各个暗加小心。彭书林看着谢文东道:“年轻人,做事不要太过分,别忘了,这是我家!”谢文东点点头,认真道:“正因为这样,他到现在还活着。”

        不用问,房间中每个人都知道谢文东口中的这个他是指谁。彭书林呵呵一笑道:“你很自信,自信是好事,但有时也会害人。年轻时我也很自信,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棒的,但随着年纪的增长总是经常碰壁。”

        谢文东道:“我也经常碰壁,可能是我的运气很好,一直到现在我的自信仍然没有自豪减少。”他又拿出一根烟,递给彭书林,后者摇头,他一笑,叼在口中点燃,话入正题,又道:“最近H市的治安不错,但是听说今晚警方查封了好几家歌舞厅,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彭书林知道他是明知顾问,笑道:“治安是不错,但平静下的罪恶也是一样该铲除的。”杜庭威可算抓住机会,看着谢文东得意一笑,马上接话道:“对,犯罪就是犯罪,不及时治理,以后说不出会闹出什么大乱子。”

        谢文东多聪明,一看他的样子心中猜到一二,这次彭书林动文东会,十有***和这个杜庭威有关联。他不敢肯定,试探性问道:“可以前罪恶也是有的,警方没铲除,也是一样未出乱子,有时,相安无事总是好的。每个城市,都会有黑白两道,白道,大家都有自己的浅规则,一旦被大乱,反而会适得其反,彭伯父,你说呢?”

        “哦……”彭书林沉吟半晌,没有说话。杜庭威以为他犹豫,急忙道:“彭叔,你别听他的。什么潜规则,你看我这身伤,就是被他……被那些******打得,这也叫治安好吗?如果我爸爸知道我在这里受到暗害,不知道会对H市的情况做何感想?!”见彭书林犹豫,生怕他改变注意,急忙将自己的爸爸搬出来。杜庭威并不傻,他的家世也不一般,他知道谢文东的身份,***部里的红人,也是文东会的幕后大哥。他更知道***部不好碰,就连大如他父亲的权利都左右不了,说出自己是让谢文东打得于事无补,不如算在谢文东下面的文东会身上,打击黑势力理由正当合理,又可以去掉谢文东的膀翼,没了文东会,谢文东也就只是个光杆司令,没有了爪牙的狮子。那事,他对***部已没有价值,除掉他,轻而一举。杜庭威的小算盘打得不错,他看着谢文东嘿嘿冷笑。谢文东叹了口气,实在搞不懂他笑什么,因为他已经看见彭书林的眉头在随着杜庭威的话慢慢皱起。不管是谁,受到别人的威胁终究不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就算事实上确是这回事,说出来,面子上终究过不去,更何况彭书林是堂堂一中央下派的副厅长。谢文东看出苗头,淡淡道:“你没有***已经很不错了,要知道,世界上没有比***更可耻的了。”杜庭威老脸一红,偷眼观瞧旁边的彭书林,后者也正一脸惊奇的看着他,急忙大声反驳道:“你说什么,不要血口喷人。”谢文东冷笑道:“你做的事不需要我细说吧。”

        他转头又对彭书林道:“彭伯父,我有些话想和你单独谈谈。”杜庭威自然不肯,忙道:“彭叔,别听他的……”杜庭威激烈的反应,傻子也能看出来不正常。彭书林不留痕迹的下了逐客令,揉着额头道:“好了,我累了,有什么话以后再说,你们都走吧。”说完,对门外的中年妇女道:“小刘,送客。”他摸摸口袋,对谢文东道:“烟抽了了,请给我一根烟。”

        谢文东一笑,将整盒烟放在桌子上,起身道声告辞,和姜森等人走出房间。杜庭威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再留下来,起身说道:“彭叔,那我也走了,你多休息,不要相信他的话,他就是一流氓混混!”见彭书林不耐烦的点点头,心中暗骂一句,领着一干大汉走出房间。他坐在轮椅上,被人推出来后,谢文东已经坐在车上,缓缓启动。他眼珠一转,多个心眼,对身后一名汉子道:“你留下。给我暗中盯着彭书林,看他有什么动静。”大汉点头称是。这时有人上前扶他,他一把将那人推开,从轮椅上站起,一瘸一拐的走向轿车,狠声嘟囔道:“谢文东,你给我记住,这个仇没完!”

        真被他预料对了,谢文东坐在车上在市中打个转,又命令姜森往回开。任长风等人不解,问道:“东哥,人家已经赶咱们走了,还回去干什么?”谢文东一笑,道:“回去拿我的烟。”“什么烟?”“彭书林只向我要一根,我却给他一盒,多余的自然要要回来!”谢文东老神在在道。“不是吧,东哥!一盒烟而已,还用斤斤计较吗?”“做事要认真嘛!”三人听后同时摇头。

        汽车又缓缓开回小区,在别墅前停下。谢文东下了车,再次来到别墅门前,还没等敲,门已经开了,这回开门的不是那中年妇女,而是彭书林本人,他见到谢文东回来脸上没有丝毫惊讶之色,只是笑道:“你确实是一个很聪明的年轻人。”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