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七十七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彭玲双臂环住谢文东的脖子,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在他耳边吐气如兰,幽幽道:“我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谢文东轻笑,耳边芬香的热气让他血液沸腾加速,一揽彭玲的小蛮腰,轻声道:“怎么会呢?这里是我的家。流浪的人在外面漂泊得再久,终究也是要回家的。”彭玲将谢文东搂得更紧,生怕一松手他就会飞走似的,秀眉微皱,如同繁星的双目蒙上一层水雾,她娇声道:“以后不要再走了好吗?”彭玲是个独立性很强的人,以前和谢文东在一起时,很少要求过他什么事,今天她醉了,说出心里话,但这同样也是谢文东做不到的。他挠挠头发,心中叹了口气,双臂一用力,将彭玲拦腰抱起,在她耳边轻轻道:“你醉了,***休息吧!”边说边将彭玲放在床上,然后展开毯子盖在她身上。

        谢文东刚要转身,发现袖子被彭玲牢牢抓住,正用那种可让男人为之疯狂的幽怨眼神看着他,细声道:“不要走……”

        谢文东拍拍袖子上的***小手,笑道:“***弄点吃的,一天没吃饭了。”彭玲没有放松力气的迹象,象是撒娇又象是恳求,吐字如兰道:“等会再吃嘛!”“唉!”谢文东点头长叹一声,现在他知道女人如果想折磨男人太容易了,一句话,一个眼神,都能勾起无限的***。至少彭玲对他是做到了这点。“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甩掉外衣,象是饥饿良久的恶狼扑***头无助的羔羊。“哇!”彭玲尖叫一声,没想到他来得如此强烈,左躲右闪,逼开谢文东强悍的‘刀锋’。

        女人心啊!谢文东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如同小兔子的彭玲压住,嬉笑道:“我可是受到你的邀请啊!”彭玲面容羞红,纤指一划谢文东脸荚,娇嗔道:“脸皮真厚!”谢文东敞开心怀,哈哈笑道:“脸皮厚的人从来都能吃个够!”他从扔在地上的外套里拿出打火机,轻轻一挥,划出一条美妙的弧线,准确无误的砸在卧室房灯开关。金鹏送给他的金刀真是让他受用无穷。“啪!”的一声脆响,房间内顿时一片漆黑,接着传出喃喃细语和咯咯的娇笑声。

        良久之后,彭玲趴在谢文东怀中,手指在他***的胸前画着圈圈,柔声问道:“文东,你回来几天了?”

        谢文东掐指一算,道:“有四五天了吧。”彭玲小嘴一翘,责道:“那你怎么才来找我?”谢文东划了划她翘起的红唇,半开玩笑半无奈道:“没办法,刚回来就有上百人欢迎我,先用丰盛的大餐招待我一番,后来又邀请我洗冬澡,热情得过分,以至于表达感情时动作激烈得过分!”彭玲咯咯笑不停,不信道:“这时候谁还会洗冬澡啊?”谢文东一指自己的鼻子,无奈道:“恐怕只有我了。”说着,他面容一整,正色道:“其实今天我早就来了,一直在楼下等你。”

        “真的?”彭玲一喜。谢文东又道:“可看见你和那个叫杜庭威的家伙手挽手上楼时我很生气,让老森开车走了。”

        彭玲问道:“那你怎么又回来了?”谢文东捻起她一缕绣发,怜惜道:“我相信你!我知道我认识的小玲不是这样的人,所以中途我又回来了。”他的话让彭玲感动,声音有些哽咽,喃道:“今天是我的生日。”

        谢文东心中一颤,自己怎么把这忘了。他眼珠一转,飘身下了床,电般冲进方厅内。彭玲大声喊道:“你干什么去?”

        当谢文东回到卧室的时候手中已经捧了好大一沓红玫瑰,他含笑递到彭玲面前,道:“生日快乐。”

        “你记得?”彭玲惊喜道。“当然!”谢文东脸不红气不喘心不跳道:“我怎么会把你的生日忘记了呢?”

        男人对女人有时也要说些假话,定会收到不错的效果。至少这时谢文东赢得了彭玲一个大大的拥抱。

        这晚,两人折腾到很晚才睡觉。第二天,日上三杆,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射进房间内,也照在谢文东的脸上,他打个呵欠,恋恋不舍的从床上爬起,扭头一看,彭玲还在香甜而眠,黑色的长发,洁白无暇的肌肤,被单下若隐若现的隆起,微微开启的红唇,每一样都让谢文东浑身发烫。他抬头看了看表,在彭玲耳边小声问道:“今天不用上班了吗?”

        “恩……?”彭玲睡眼朦胧,问道:“现在几点了?”“七点五十。”谢文东笑道。“哦!”彭玲心不在焉的答应一声,两秒钟后,猛然从床上坐起,眼睛瞪得溜园,大声问道:“几点了现在?”

        谢文东的眼神顺着彭玲的面容缓缓下移,后者也注意到了,急忙用被单挡在胸前,反射性的嗔道:“瞎看什么?”

        谢文东耸耸肩,柔和一笑,突然一把将碍眼的被单拉掉,扑在彭玲身上。彭玲焦急道:“还闹,我都快迟到了。”谢文东胸有成竹道:“我保证让你十分钟之内到达单位,所以,现在我们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你……哎呀,好氧啊……”

        春光无限好,只恨时间少。这是谢文东的心里话。把彭玲送到单位之后,他问姜森,道:“昨天,你没让那小子轻易离开吧?”姜森挠挠头,讪笑道:“什么事都瞒不了东哥。”谢文东也笑了,道:“那杀***似的尖叫声可能全楼的人都听得清楚。”姜森无奈道:“其实我也没做什么,只是让他滚了两层楼梯,结果这小子‘肉脚’得很,起不来了,硬要叫救护车。”

        “哼!”谢文东哼笑一声,没把杜庭威放在眼中,只不过是靠家里撑腰的公子哥。他一挥手,道:“回别墅,看看张哥处理得怎么样了。”当谢文东回到别墅的时候,三眼等人正在大厅内商量事情,见他进屋,纷纷起身问好。谢文东一摆手,直接问道:“关裴说了没?”李爽一拍桌子,怒声道:“这家伙嘴太紧,屁都挤不出来一个,我们正商量怎样让他开口呢!”

        谢文东沉思片刻,道:“带***看看。”李爽在前带路,从别墅出来后向后身走去,后院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间四十平米见方的小屋,在谢文东的印象中这里应该是一片空地,他疑惑的一指小屋,问道:“这是……?”

        “哦!”李爽解释道:“东哥,这房子是前一阵不久盖的。帮会大了,人也多,其中经常出现一些不遵守规矩的,对他们执行家法要有个固定地点,想来想去,只有别墅这里偏僻一些,所以加盖一间房子。”

        谢文东呵呵一笑,一拍李爽的肩膀,笑道:“小爽,你想得挺周到的嘛!”李爽老脸一红,不好意思的拍拍额头,道:“我哪会想到,这是三眼出得注意。”“恩!”谢文东点点头,嘟囔道:“这样就可以解释了。”***人听后纷纷大笑,只有李爽还没明白过来,撤着嗓子大声疑问道:“东哥,可以解释什么了?”谢文东没答话,含笑向小屋走去,三眼经过他身边时在他***上踢了一脚,撇嘴道:“***头啊你!”

        小屋内光线明亮,一前一后两扇大窗户。正中摆有香案,上供关羽的泥像,前方放了不少水果甜点,小屋内烟雾缭绕,香气扑鼻。谢文东眉头一皱,问道:“供这个干什么?”李爽抢先答道:“现在道上的人都时兴供奉关二爷,说是能保平安。”

        谢文东呵呵一笑,走到桌案前,伸手将泥像拿起,左右看了看,面无表情道:“就这么一个泥像能保你们平安?”说完,谢文东双目一眯,甩手将泥像甩飞。‘啪嗒’一声,泥像撞在墙壁上摔个粉碎。他冷冷道:“我看你们是太平日子过多了,胆子也小了吧!”“不是……”李爽满头是汗,急忙解释。谢文东挥手打断他的话,对众人道:“你们记住,世界上没有神,黑道上更不会有,如果有,那就是我们自己,我们的命运在自己手中,由自己去掌握。没了信心,没了魄力,那你也就不适合在黑道上混了。你们认为呢?”谢文东的话象一根钢***在众人心中,纷纷垂下头。三眼打个哈哈一笑,道:“大家当初只是闲得无聊,东哥你又在外地,大家精神没有寄托,不知道以后的路该如何走,现在好了,东哥回来了,我们又可以一起创业了。”

        “哧!”旁边传出一声嘲笑,声音微弱道:“你们……以为谢文东是神吗?”

        谢文东一楞,扭头一看,原来在角落里还捆着一位,浑身上下血迹斑斑,一只眼睛肿得象鹌鹑蛋大,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看了半天,他才认出来,这位正是关裴。他还没说话,一旁的李爽闷叫一声,飞起一脚踢在他胸口上。他一肚子气没地方发泄,全用在关裴身上。关裴对他的拳打脚踢完全不在乎,只是一个劲的笑,嘴里嘲道:“有种你杀了我!”

        “妈的!”李爽小眼睛一张,从怀中掏出一把***,大叫道:“你以为我真不敢是不是?”

        谢文东一翻白眼,上前将李爽手中的***抢下来,沉声喝道:“小爽,你还是那么冲动。”转目对关裴又道:“我不是神,但我能做得到的事,神也未必可以做到。”他用手中***轻轻修剪指甲,声音柔和说道:“比如,我能杀死你的父亲,也同样能杀死你,当然,只要我愿意的话。”这时关裴脸上没了笑容,他发出野兽般的怒吼声,剧烈挣扎,如果没有***,可能早冲到谢文东面前拼命了。“谢文东,***的还是不是人,我们关家和你有什么仇?!”

        谢文东无奈道:“无仇!但是不管是谁,只要挡住我的路,那我就是他的噩梦。告诉我幕后那个人是谁,我可以考虑给你一个痛快。”关裴咧开嘴,牙齿已经变成红色,他发出痛苦的笑声:“我说过,你永远也别想在我口中得到任何东西。”谢文东目光一冷,刚要说话,******突然响起。姜森的***。他接起一听,面露喜色,伏在谢文东耳边细语几句。后者点头一笑,笑容满面的转向关裴。关裴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继续叫嚣道:“有种来杀我!”

        谢文东摇头而笑,道:“现在可能不单单是你一条命的问题了,你好象还有个关系不错的情人吧?”关裴顿时僵住,谢文东又道:“她好象还有个孩子不知道是不是你的?”“谢文东!”关裴眼睛都红了,咬牙切齿的喊出这三个字,哇得一声吐出一口血,泄气的皮球一样瘫倒在地。他声音低沉道:“如果你还是个人物,就别为难他们。”“是否为难他们这要看你的表现!”谢文东淡然道。“你不应该把我们之间的恩怨牵扯到***人身上。”关裴的声音虚弱。

        “这就是黑道,既然你选择这条路,你就应该承受得起。”谢文东知道这种威胁的手段很下流,不过也恰恰很实用。

        关裴叹了口气,喃喃道:“我只希望你放过他们……”他说话声越来越小,最后,如同蚊子一般。谢文东一震,暗道不好,急忙上前,一翻关裴的身子,双目圆睁,出气多,如气少,眼看要不行了。他急忙回头叫道:“快找医生急救!”

        文东会有自己的专用医生,当三眼拉着医生跑来时,关裴已断气多时。李爽还一脸莫名,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好好的人只说了几句话的工夫就死了。医生上前检查,摇摇头,道:“救不活了。”谢文东面色一沉,凝声问道:“怎么回事?”医生一指关裴的胸口道:“他断了五根肋骨,其中一根好象刺进了肺叶,神仙也救不活他!”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