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七十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雪渐渐小了,风却越来越大。江风穿骨,象是随时能凝固人体内的血液,那是寒进心底最深处的冷。谢文东感觉自己的脚开始麻木,失去知觉。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握紧刀,就算和对方硬拼也比在这里活活冻死强。没等他出手,对方先发动了。一大汉胡子上布满了白霜,身子抖得厉害,握刀的手指已经冻得僵硬,突然,他大叫一声,向谢文东奔去,与此同时,一刀直砍他脑袋。大汉的凶猛自然吓不住谢文东,他不慌不忙,见对方刀到了自己面前时,才准备侧身闪避。

        他肩膀一晃,身子并未侧开。他猛然发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的鞋和冰面冻在了一起。人在冰面长时间不动,脚上的热气透过鞋底把脚下的冰融化,而寒冷的天气又能很快把融化的冰凝固,这个常识谢文东却忽略了。如果换成别人,这时一定是惊慌失措,而他却想笑。人在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东西都是有储备的,运气也是一样,当它透支的时候,那人就开始走霉运了。谢文东自嘲而笑。他的笑容让那已到近前的大汉心惊,更让他觉得恐怖,心里猜测谢文东是不是还留了后手。由于心底有顾忌,大汉手中下劈的刀自然也缓了一缓。他缓,谢文东可不慢,将浑身的力气运在手臂上,平着挥出一刀。这一刀可能是谢文东有生以来发出最快的一刀,两寸多宽的开山刀连刀光也没显现,一晃而逝,只是刀身和凌烈寒风摩擦发出刺耳的‘咝咝’声。大汉高举的刀再也没有劈下,胸前衣服裂开一尺有余的口子,鲜血汩汩流出。他的胸骨连同心脏被一分为二。谢文东收刀,大汉倒地,他看也没看地上的尸体,一脸平静,刀子一般的目光直勾勾扫过对方十数人的面孔。

        天的寒冷,人可以忍受,但谢文东那快把人神经冰封的寒冷却能让人疯狂。几乎同时有五名大汉吼叫着,疯了一般向谢文东冲去,之间没有配合,五把刀,取得都是他脑袋。谢文东虚张声势的一刀轻松斩杀一人,这时,心中却在叹气。他无法躲避,硬头皮一手握住刀把,一手按住刀身,举刀迎接。‘当啷啷’几声脆响,五把刀几乎同时磕在开山刀上,谢文东双臂发麻,身子后仰,显显坐在地上。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更要命的是谢文东感觉自己脚下的冰层发出嘎嘎的断裂声。

        ***人见谢文东脸色一变,面带惊容,以为他已强弩之末,其中一人象是头领,大喊道:“兄弟们上啊,他快不行了!”他说得不错,***人纷纷上前时,他却站在原地没动。这十几人围住谢文东,左右开攻,上一刀下一刀,若是移动自如,他或许还能坚持一阵,但现在双脚被固定,有些相形见拙。身上,手臂上,腿上,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脚下的冰都被染得血红。见他不支,带头的大汉顿时来了精神,双手一握刀把,大喊道:“都是饭桶,十几个人连一个都收拾不了,统统给我闪开!”

        他妈的,人都快死了他来劲头了!大汉们心中暗骂,但不敢表露在脸上,聪明的人都知道,永远不要和自己的顶头上司抢功劳。领头大汉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谢文东跑去,等到了近前,腾空越起,双手握刀,立劈华山,从上而下,同时对着摇摇欲坠的谢文东大叫一声:“去死吧!”谢文东是虚脱了没错,但神志未失,看着那一脸兴奋的大汉心中叹息一声,喃道:“算你倒霉吧!”他长长吸了口气,横刀接架,只听叮的一声金鸣,接着咔嚓一声断响,“啊……”大汉惊叫声只发出一半,他和谢文东两人双双从冰面上消失,地面留下半米见圆的窟窿。十几名大汉楞了一阵,缓缓上前,围住窟窿看了良久,不知是谁最先说了一句:“完了,‘班长’和谢文东都死了!”其中一人忍不住道:“难道救不上来了吗?”那人一横眼,没好气道:“能!你下去救啊?”“不不不……我下去不也得交代啊!”

        谢文东和那领头大汉双双掉进冰窟窿里。没有亲身接触冰窟窿的人是不会知道它的恐怖,不是掉下去之后再从原位钻出来那么简单。江水寒冷刺骨,清醒的头脑顿时变得发涨。谢文东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那是彻底的黑暗,没有一丝光亮,仿佛光明从来没在这里出现过。黑暗是恐怖的,加上彻骨的江水,那领头大汉忍受不住,惊慌失措的张开嘴巴大叫,但发出的只是咕噜声,只一会功夫,身子缓缓沉了下去。这些谢文东看不到,他憋住气,拼命的往上游,希望能找到自己掉下来的那个窟窿。四周依然黑暗,他干脆闭上眼睛,那能让自己的恐怖感降到最底,当他脑袋顶住冰的时候,双手开始乱摸,没到五秒钟,他马上意识到自己错了。江面上的冰是凝固的,而下面的水却是流动的,经过这一阵折腾,早不知道被江水冲出多远了,这时在往上找冰窟窿,那就是刻舟求剑了。谢文东鼻孔冒出两个气泡,他在笑,笑自己在这个情况用‘刻舟求剑’这个成语实在贴切。谢文东放弃寻找冰窟窿,还好下来时长长吸了口气,够他维持一阵的。他让自己尽量放轻松,一动不动的随江水流动。真是霉运连连啊!谢文东暗道,先是被人莫名其妙的砍杀,又碰到一群体力和意志都很好的人穷追不舍,最后,又碰上一个傻子双双掉进冰窟窿里。这是有预谋的!他心中很清楚,但也没时候去想,他感觉自己体内的氧气越来越少,肺部的空气被吸得一干二静,二氧化碳不停的冲进去,快要把肺憋炸。

        他却不敢把废气吐出来,他知道,这一吐,自己离死真就不远了。

        时间一秒秒过去,谢文东神志渐渐模糊,慢慢的,他感觉自己陷进无底的深渊,那是无头无尽的黑暗,无力抵抗,身体内一丝力气都发不出来。就这样死了吗?他不甘心,大风大浪自己闯过无数,却在他最熟悉也认为最安全的地方阴沟翻船,他怎么能甘心。他还要许多人放不下,还要很多事没做完。不能这样死去!谢文东用尽全身力气睁开眼睛。

        “醒了!醒了!”江面上围了一群渔民,大声欢呼着。正中躺着一位年轻人,在几个年轻力壮渔民的拍打下,‘哇哇’吐出两口积水。眼睛缓缓睁开,看了一圈周围的人群,然后又慢慢闭上,嘴角微微上挑,象是挂了一丝微笑。

        “这个小子的运气真好!掉进冰窟窿里都死不了!”一个年纪较大,皮肤黝黑的渔民笑道。

        “他运气好,我的运气却遭透了!本来以为网到一条大马哈,哪想到拉上来一看是个‘死人’,白白欢喜一场!”说话这人二十多岁,不过挂满沧桑的脸让他外表比实际年龄大很多。“这人怎么办,要送医院我可没钱!”说完,他转身就走。***渔民急忙拦住他,说道:“你怎么就这么走了,人是你钓上来的,你就应该负责到底嘛!再说,你既然把人救上来,丢在这里不管,如果死了,不怕***来抓你啊!”“是啊!弄不好***会说你杀人呢!”青年渔民挠挠脑袋,被众人七嘴八舌说蒙了,一躲脚,骂咧咧道:“算我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他一把抓住地上年轻人的脖领,一手抓住腰带,微一用力,把他扛在肩上。他这一折腾,年轻人鼓了鼓嘴,哇哇又吐出两口江水,一滴没跑,都吐在青年渔民身上。“***……”青年在一片哄笑声中从江边一直骂到家。不用说,这年轻人自然就是谢文东。掉进冰窟窿里,一千人中恐怕也就算活下一个,谢文东算是那一个!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躺在热烘烘的炕头上,上面还盖了两层棉被。他第一次感觉到炕头是这样的温暖,让人如此的舒服。谢文东想活动一下,刚刚抬起胳膊,刺痛感蜂拥而至。原来身上大大小小,缠了不下二十条纱布。

        他叹口气,扭头打量房间。屋里很简朴,或者说简陋,唯一的电器是一台残旧不堪的老式电视,天线上还挂着两瓶空的一拉罐,房间的墙壁有不少脱落,露出里面的红砖,顶棚上糊得全是报纸,地面坑坑哇哇,比山涧小路还凹凸不平。谢文东闭上眼睛,考虑这房间的主人是一个怎样的人,自己掉进冰窟窿里竟然能被他救出来。正想着,房间门帘一撩,一个面带沧桑,皮肤黝黑的青年人走了近来,见炕上谢文东睁着眼睛目不转睛看着自己,心中没有好气,嗡声嗡气道:“你醒了,能不能走,能走赶快滚蛋!对了,是我把你救了的,加上给你包扎上药,你得给我二……三百快钱就算拉倒。”

        谢文东眨眨眼睛,无语。他的表情落在青年人眼中却成了傻像,见他没有反映,仍然盯着自己,忍不住问道:“你有没有听明白我说的话?”谢文东暗叹一声,还是无语。那青年人狠狠一躲脚,骂道:“没想到我他妈的救了一个傻子!”

        如果不是被他救了,如果不是身上有伤,谢文东真忍不住下炕揍他一顿。这时,门帘一条,又有一人近来。一个妙龄女郎。年纪不到二十,眼睛大大的,黑黑的眼眸如同闪烁的宝石,又似黑夜的繁星,明亮又充满灵气,一头如瀑的黑发扎在脑后,黑缎子似的。皮肤略黑,小麦色,更显得健康。女孩很活泼,见他醒了,又蹦又跳,喊着:“醒了醒了,他醒过来了!”

        青年一翻白眼,道:“我又不瞎,还用你说,安静点!”“哧!”女孩撇嘴,倒也不再吵闹。青年看着谢文东,若有所思,一本正经道:“看来,他可能是个傻子!”

        谢文东忍不下去了,张开嘴想说话,发现嗓子象是着火了一样,只能发出沙沙的声音。女孩注意到了,上前瞪大眼睛,问道:“你想要说什么?”谢文东用尽浑身力气,结果发出的还只是蚊子一般的声音,抿了抿嘴,叹口气,不再浪费力气了。

        青年没有被谁淹过,自然不会知道谢文东的虚弱,一拉女孩,嘟囔道:“傻子就是傻子,和他费什么话,这次我是陪大了!走,吃饭去吧!”女孩问道:“那他呢?”“他?”青年道:“真是麻烦啊!”说着,他嘴里嘟囔再走出房间。一会,拿了一碗米饭往谢文东身边一放,懒着多说话,只道:“吃!”

        谢文东苦笑,他现在身子散了架子似的,连胳膊抬起的力气都没有,这让他如何吃。见他不位所动,青年看着女孩道:“怎么样?我就说他不饿嘛!”说着,在谢文东眼巴巴的注视下把饭端走。最后还是女孩还出他的心思,把饭抢下来,一口一口的喂他。谢文东心中升起一丝暖意,等吃过饭,勉强从嘴里挤出一个谢字,不过声音太低,连他自己都听不清。女孩似乎明白他的心意,微微一笑,转身离开。她不是谢文东见到得最漂亮的人,但女孩清纯的笑容绝对是最灿烂的。

        就这样,谢文东在这一冷一热的男女家中住了三天,对这个家庭有了大致的了解。这里是位于H市市区不远的临江小村,青年和女孩是兄妹,父母双亡,靠打鱼为生,白天,青年去江边网鱼,女孩运到市区卖,虽然赚得钱不多,但也够这兄妹两唯生的了。转眼之间三天过后,谢文东可以扶着墙慢慢移动,也能自如说话,但他却依然一句话不说。他和这兄妹两是两个世界的人,不想和他们发生任何交集,把黑暗和麻烦带到这宁静的家庭中。他知道青年叫李根生,女孩叫李英男,很有中国乡土气息的两个名字。青年的脾气暴躁,不过人却淳朴,只是有些小心眼。他一直叫谢文东傻子,女孩却对哥哥的称呼有异议,两人经常争辩的不可开交,谢文东则在一旁满有兴致的静静观望。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