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六十九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老三这时脑袋也轻轻摇晃,谢文东的话他压根就没听见,一把将坐在自己旁边的女郎扑倒在沙发上,一双手游进她贴身衣服内。这时,四周突然暴起一阵尖叫和口哨声,他转目一瞧,只见半米高的舞台上有一年轻女子在神情进似疯狂的狂舞,身上的外衣已经脱掉,只胜下***罩,随身子的跳动,一上一下,摇摇欲坠。下面站满了人,有男有女,声声尖叫,更有***喊:“再脱!再脱!”那年轻女郎似乎也受到下面人的感染,一转身,随手将***罩拉了下来,甩手扔进人群内,下面哄抢成一片,整座舞厅如同都在疯狂,摇动。谢文东有些透不上来起,胸口闷得难受。他看看自己那几个兄弟,有的已经搂抱着小姐去黑暗之处,有的干脆拥抱在沙发上,他叹息,看了,自己或许真得有些落伍了。他没打招呼,起身走出舞厅。

        外面的雪没停,反而更大,鹅毛般的大雪片从空中飘落,打在脸上,麻酥酥的。谢文东抓起一把雪,很白,那是真正的洁白无暇,他添了一口,雪化成冰水流进体内,清凉得浑体通畅。“东哥!”高强如同影子一般,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谢文东身后不远处一黑暗的角落里。“强子!”谢文东一拍脑袋,道:“看来我今天真喝多了,连你走到我身后都不知道。”

        高强一笑,苍白无血的脸上露出森白的牙齿,道:“我早就站在这里了,只是东哥没发现而已。”

        这时谢文东才发现高强肩膀上已经落了一层厚厚的雪,心中歉然,道:“强子,让你久等了!”

        高强肩膀一震,积雪滑落,扶了扶头发,走到谢文东旁边,问道:“东哥,去哪?”谢文东淡淡道:“陪我随便走走吧!”他顿了一下,又道:“强子,你说如果我们不做***生意,帮会会有什么反应?”高强一楞,转而释然,文东会是靠***起家的,但谢文东很久以前就提出改变生财之路,把***生意转变成正当生意与走私相结合的路线。但随着和金三角、黑带挂上钩后,就有些欲罢不能,而且,以三眼为首的干部们似乎也没打算放弃一直以来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高强面露难色,道:“恐怕帮会中有些人会反对。”谢文东明白他指得是谁,点点头,叹道:“是啊!根深蒂固的观念是很难瞬间改变的。”

        二人沿着江边漫步。松花江的水流不急,没有波澜壮阔的声势,但却滔滔而连绵。两岸早已经冻冰,只有正中一小条还能看见江水流动。虽然进黑夜,但从堤坝上往江面看,有不少渔民在钻冰打鱼。不时还能传来一阵欢呼声,谢文东甚至能听到鱼尾拍打冰面发出的啪啪声。高强站身,举目了望。谢文东心有感触,道:“身处不同环境,自然有不同的满足!”

        高强一笑,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能打上想要的大鱼。”谢文东没有说话,脸上挂着微笑,他想要的不仅仅是一条鱼。

        江边的风硬得紧,站了一会,谢文东打个寒战,刚想和高强打道回府,不远处来了一帮人。一开始,二人也没放在心上,可这些人速度极快,方向就是奔二人而来,等快到近前,谢文东才看清,他们手中有刀有棒,面带狰狞,心中一颤,手慢慢摸向腰际,暗加小心。高强也是奇怪,但仍不确定这些人找的自己,在H市,还没有什么人敢和文东会对着干。他拉了拉旁边的谢文东,道:“东哥,这些人不一定是找我们的!”谢文东冷然未语,默默盯着飞奔而来的人群。

        那些人转眼之间到了近前,脚步并未停留,直接从二人身边跑了过去。高强长吁一口气,刚要说话,哪知擦过他身边的一个大汉,闷不吭声,反手一刀,取他后脑。高强征战不数,经验丰富,那人经过他身边一顿时感觉不好,反射的一弯腰,这一刀挂着劲风从他头顶掠过。大汉的冷刀象是一个信号,他刀未落,***人纷纷刀棍并举,向谢文东二人身上招呼。

        这些人没有一个说话的,上来就打,谢文东和高强莫名其妙,但对方明显是不给他们发问的机会,十好几人围住他两,刀刀奔二人要害而去。“妈的!”高强心中火烧,从贴身衣内拔出开山刀,挡在谢文东前面。谢文东也没闲着,不慌不忙,边上下腾挪躲避,边从容不迫的从腰间拔出刀。他和高强具是身经百战,个中高手,这十几人并不放在眼中,可没想到这些大汉异常彪悍,挥刀的角度和力量非常人可比,不是一般小混混之类。打了一阵,谢文东和高强并没有得到什么便宜,这反而击起二人的好胜之心。高强怒吼一声,全力一刀劈飞迎面大汉,接着一脚,把一人从堤坝上提了下去。高强的刀和三眼一样,都是从实战中练出来的,没有花样,中一刀不死也是重伤。见他勇猛,大汉们开始退缩,反急攻谢文东。他论打架或许不怎么强悍,但闪躲的技巧却天下少有人能与之相比。或许和任长风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他的刀也向刁钻方向发展。几个回合下来,已有三人中刀倒地,虽不至致命,但一时半会也爬不起来。

        对方大***数越打越少,可没有丝毫退却的意思。一各个拼命似的抡刀砍杀。谢文东看准机会,一把抓住一人的脖子,向前一推,那人吃痛,身子仰倒在地,谢文东底身问道:“你们都是些什么人?为什么来杀我?”

        那人眼睛一张,能清晰看见眼白上布满的血丝,他狠声道:“今天,你必须得死!”谢文东冷声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没等那人说话,后面三把钢刀一起劈向谢文东后背。他冷笑,手掌一用力,硬生生抓住那人的脖子把他提起,反手一推,三把刀,一刀没空,全部砍到那人身上。一声惨叫,那人捧腹跪地,鲜血和森白的肠子从他手指缝中挤出来。

        三个大汉失手杀死自己的同伴,情绪顿时激动起来,纷纷号叫一声,扑上谢文东。被怒火冲晕头脑的人他怎么会在乎,谢文东冷冷一笑,身子微微一侧,闪过一人的迎击,甩手一刀,劈在那人后背。没等那人倒地,他一个箭步窜上前,一手抓住头发,一手抓住其腰带,双膀一用力,斜着把那人迎面扔向另一个大汉。这不是谢文东的力气大,完全出于寸劲和他超人的爆发力。谢文东是睿智的人,拼杀的时候,他很清楚体力的分配,什么时候该用力,什么时候该游斗。

        那大汉收步不急,被受伤的同伴撞个满怀,惊叫一声,双双摔倒,刚坐起身,谢文东已到了他面前,冷然道:“躺下!”同时一刀劈在那人脑袋上。他手下留情,没有用刀刃,不然凭他手中刀的锋利,那人的半个脑袋也能削下来。开山刀重量不清,刀身砸在脑袋上也受不了,大汉声也没吭一句,两眼一翻,顿时晕倒。

        谢文东和高强好不容易把眼前这群不速之客清理干净,大气没喘一口,斜刺里又杀上一群人。和前一波一样的打扮,手中扔是提着刀棍,上来之后二话不说,抡手中武器就打。这时,谢文东不得不认真考虑,这并不是突发事件,对方明显是有备而来,而且幕后的主使相当聪明,并不一次性把人手全部派上,一是怕自己和高强趁机跑掉,二是太多的人撕杀容易引起别人注意而报警。他眼睛一眯,在印象中H市已经没有敌人,更别说拥有这样实力的敌人。给谢文东考虑的时间并不长,这些人很快又到了近前。谢文东和高强二人一前一后,又是一阵激烈撕杀,等把这些人再***后,二人都有些气喘,头顶冒起腾腾白气,身上的内衣被汗水湿透。可还没等喘口气,对方又来人了。这次大概有不下二十号,横眉立目,象是准备把二人生吞一般。谢文东知道坚持下去不是办法,一拉高强,急道:“强子,我们得走了!”

        高强心有不甘,但确实没有***的办法,现在身体隐隐有些乏力,再打下去,自己和东哥谁都跑不掉。他点点头,二人向反方向跑去。谢文东猜得没错,这里确实有人做好了准备,想跑哪是那么容易的。他们不跑还好,这一跑,暗中埋伏的人全部杀出来,四面八方,略微一看,少说有百余人,把谢文东和高强围在中间。仍然没有人愿意多说一句话,随着其中一人的吼叫,拉开了进攻的序幕。刚开始,谢文东和高强还能背靠背,相互照顾,可后来,对方的人实在太多,把二人冲散,分成两波***。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谢文东面对的是数十把片刀。加上对方人多,数十人把他捆住,连施展的空间都少得可怜。不一会,他身上的衣服背划出七八条口子。不知人群中是谁大喊一声,道:“往他脑袋上招呼!”

        这句话让谢文东压力倍增。砍在身上,由于有保护他还能忍痛不在乎,可脑袋就不一样了,挨一刀就可要人命。谢文东也急了,大喝一声,开山刀发出的亮光形成一道半月型,又快又急,对方不敢正对锋芒,纷纷退后,见左右的敌人***退,

        谢文东看准一丝空挡,闪身飞了出去。出于对方意料的是他并没有向外跑,而是向堤坝的方向蹿去。他跑路的速度一向很快,等对方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到了堤坝边缘,毫不犹豫,纵身越下。堤坝虽陡峭,不过有厚厚的积雪掂底,起到很好的保护作用。他连滚带爬从大堤上滚下来,一头扎进雪堆内。下面围了不少渔民看热闹,见一个人突然滚下来,七手八脚的把他扶起,谢文东起身,只觉得天旋地转,一阵阵反胃。他滚下来,上面那些大汉可也没闲着,抱起弃而不舍之决心也纷纷从堤坝上轱辘下来。“这帮该死的苍蝇!”谢文东张嘴吐了一口雪,那是扎进雪堆里啃的。他向渔民道声谢,快步沿江往下跑。

        谢文东一向觉得自己的跑功天下难有敌手,可现在,他知道自己错了,至少后面那几十紧紧跟随的大汉和他有一拼。

        不知道跑了多久,谢文东觉得一双腿象是灌了铅一般,异常沉重。扭头后瞧,那些大汉比他强不了多少,几十人变成十几个,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突然,一个大汉惊叫一声,谁都没看清发生了什么,活生生的人瞬间消失。这一幕被偷眼后瞧的谢文东看得真切,忍不住停下脚步,转身细看。***的大汉也纷纷停下,寻找自己的同伴。低头一看,那人消失的地方有个黑洞洞的窟窿,江水正咕噜噜的往外冒。原来,谢文东这一阵狂跑,不知不觉跑到接近江心的地方,下面的冰薄而脆,一个寸劲可让冰面塌陷。活该那人倒霉,谢文东跑过去没事,数名大汉跑过去也没发生意外,偏偏到他这冰面崩裂,摔了进去。

        东北人都知道冰窟窿的厉害,掉下去的人十有***是交代了,能活着被救出来的很少见。那人只发出一声惊叫,冰窟窿里冒出几个气泡,接着恢复平静,一个半米见圆的窟窿瞬间吞进一条人命,众人,包括谢文东在内也忍不住心惊。

        这事没发生,谢文东还可以继续向前跑,可这时,他却有些犹豫起来,抬起的腿不知该不该落下去。

        不是谢文东胆子小,这时,谁还能毫不顾及的往前跑,那不是疯子就是傻子。谢文东不疯,他比谁都聪明,他不敢向前走一步,那十几个大汉也不敢轻易向前。双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就这样僵持着。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