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六十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力一刀被人接住,秃头汉子心中一颤,知道遇上对手,双眼瞪着溜圆,也不多说话,抽回钢刀,反手轮起又是一刀,直劈任长风顶梁。好快!虽然是敌人,任长风还是忍不住赞叹一声,这人可以说是他平生仅见的刀中高手。秃头汉子的强悍同样也击起他本身的好胜心,不躲不闪,举刀硬结。‘当’的一声巨响,任长风退出两步才把身子闻住,两条膀臂如同过了电一般。他脸上不但没有痛苦之色,但而神采飞扬,大喝道:“你也接我一刀试试!”说着话,急行两步,三尺多长的唐刀从下而上,向秃头汉子的小腹撩去。这一刀又快又诡异,石光电闪,秃头汉子根本没看见刀身,只觉得一道寒光逼向自己下身,他反应快极,几乎出于本能的向后一仰,唐刀在空中划出一条明亮的半月光芒,在他面前一闪而逝,秃头退了两步,肚子微凉,低头一看,小腹的衣服被划开一条三寸有余的大口子,显显伤及身体,他一生征战无数,还没有第一招就吃亏的时候,心中又惊又怒,大吼一声,轮刀和任长风杀在一起。

        他俩打成一团,***人也没闲着。和秃头汉子同来的那七人纷纷拔出片刀,向正打算后退的谢文东冲去。

        谢文东哪会将这些人放在眼中,但不想和他们纠缠,快步退了回去。姜森和金眼几人刚想上前,被他悄悄拉住,微微摇了摇头。几人一楞,狐疑的看向谢文东,他轻松的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向后面撇了一眼,道:“这些人自然会有人会对付,你们留些体力,后面的敌人实力恐怕更强。”姜森几人向后看去,可不是嘛,后方有数辆汽车无声无息向这边缓缓驶来,如果里面坐满了人,姜森略微估算一下,少说也有四五十号。几人互视一眼,面上都流露出谨慎之色,金眼从腰间拔出一把***交给谢文东。谢文东和姜森三人是乘坐飞机来的,武器无法随身携带,到了昆明之后,***刀都是金眼为其准备。金眼自己也拿出一把***,通体漆黑,***型硕大,即使没拿在手中也能看出它分量不轻,金眼熟练的上堂,打开保险,笑呵呵的向正激战的任长风二人走去。姜森眉头一皱,知道这家伙要干什么,江湖上两人争斗,最忌讳的就是第三者背后下毒手,他转目看谢文东。后者笑眯眯的没什么反应,只是轻声笑道:“非常时刻,就要用非常的规矩。”

        这一句话无疑是给金眼打了一针强心剂,本来还有些估计,谢文东这么一说,他放开脚步,来到二人附近,大喝道:“长风,让开!”任长风和秃头激战正酣,不分上下,突如其来一声断喝把他吓了一跳,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全力挥出一刀把秃头汉子逼退一步,抽身跳出圈外。寻声看去,原来是金眼,疑声问道:“怎么了?”

        金眼并不答话,举起手臂,对着秃头就是一***。如果换成别人,决难逃金眼这***,不过秃头似乎找有准备,***声还没响,人已经跃进路旁的荒地里,身影晃了几晃,顿时消失在黑暗中,同时,草地中也传来秃头的声音:“北洪门,尽用下等手段,朗朗虚名,也不过如此。”金眼和任长风同时一跺脚。前者是一***没把对手打死感到惋惜,大好的机会没抓住,以后再想把这人至于死地更加困难,有这么一个存在,不管是对谢文东还是对北洪门,都是一个潜在的威胁。任长风没想这么多,他心中象着起一把火,上前拉住金眼的胳膊,怒声道:“我正和他对决,你插什么手?”金眼向后一指,平静道:“我怕后面那群‘朋友’不给你这样的机会。”任长风向后一瞧,黑暗中隐约有黑影移动,心中一震,他蹲下身,再看,发现至少有十数辆汽车正缓缓开来。人不是站得越高就看得越远,有时候你站着看不清的东西,趴在地上却能瞧清楚。任长风自然知道这个常识。他从地上跳起,说道:“南洪门的人?!”金眼点头道:“没错!”任长风心中的火顿时灭了大半,手指一擦刀身,自语道:“看来他们人不少。”金眼掂了掂手中***,道:“这把***有二十颗***。”

        正如谢文东所说,那几个和秃头同来的人确实有人帮他对付。阿水和他带来的十几个手下拿着片刀拦住七名黑衣大汉。双方没什么好说的,一边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谢文东的命,另一边想为死去的兄弟报仇,你可以说金三角里的人坏,说他们***、残忍,但是他们多年在一起的感情旁人无法领略到,无数次生死战斗,无数次的并肩作战,他们之间甚至比亲兄弟还亲,打死一人,会讨回十倍百倍的代价。双方红着眼睛杀在一起,刀刀砍向对方要害,刀刀见血,片刻工夫,双方有数人倒地。谢文东见差不多了,对姜森一使眼色,道:“帮他们一下。”

        姜森点头答应,抽刀上前,正赶上一人退到他身前,一笑,伸手拍拍那人肩膀,说道:“兄弟,你可以了!”

        那人被他突然的一拍吓了一跳,急忙回头,看清姜森的面容后脸上布满疑惑,不知道这个子不高的青年是谁。姜森咧嘴,露出一排小白牙,没有任何预兆,挥手就是一刀。姜森刀法并不见长,但也非一般人可比,而且来势突然,别说这人,恐怕换成任长风也难以躲避。那人惨叫一声,胸前被斜着划开条一尺有余,深可及骨的口子,晃了两晃,轰然倒地。

        一刀展杀一人,阿水等金三角之众精神大震,加上姜森,把剩余几人一一砍倒。没等查看自己一方受伤者的伤情,后方脚步上大起,数十黑衣人从车内跳出提刀杀上来,声势浩大,杀气腾腾,只看借着月光发出寒气的数十把片刀就够令人心惊。谢文东是人,面对这阵势心中自然也升出一丝寒气,但这种情形遇到得经历得太多了,只是迷眼一笑,将***扔给走上前的阿水,说道:“这个你用,你的***法应该比我好。”阿水感激的看眼谢文东,金三角的***多是正规部队,平时训练也是以***械为主,他还真不习惯用刀,向谢文东一点头,也不客气,接过***后对着杀来的人群抬手就是五***。顿时,有数人中***不起,金眼等人也没闲着,纷纷拔***射击。***对刀,优势自然可想而知,如狼似虎的四十多号人刹时间倒下半数。姜森手有些发软,放下***,这根本就是单方面的***,对方做不出任何反击,还没到近前,已经身中数弹,心中不仅为之惋惜,无奈道:“策划这次偷袭的人不是疯子就是一个***。”谢文东可不这样想,和南洪门交手这么久,真正的***还没碰上一个。

        就在众人以为大举已定的时候,公路前方飞速驶来五辆面包车,速度极快,接近双方交战场地时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谢文东眼尖的很,暗道一声不好,随手一拉旁边的金眼和任长风,向路旁窜去,同时高声叫喊道:“快闪!”

        他话音喊出,五辆面包车也到了眼前,姜森和木子等人久经沙场,经验老道,反应也非常人可比,谢文东拉金眼一动时他们感觉到不好,几乎反射的纷纷向道路两旁躲避,阿水稍微慢一些,听见谢文东喊声后,用尽全力一越,显显躲开,车身擦着他的鼻尖咆哮而过。他避得快,但他带来那些人没这么好运,差不多同时有五人被撞飞出去,身子在空中飞翔三秒钟,落出十数米远,正掉在南洪门人群中,有没死的刚挣扎着想站起,周围上来数人,乱刀齐下,‘卡卡’声不决于耳,连扑进路旁草丛中的谢文东都清晰听见,胃里剧烈翻腾,他知道,那是刀入骨的声音。

        ‘支嘎’五辆面包车停下,车门一拉,里面又拥出数十号手擎片刀的大汉,连同第一波人一起杀上来。

        如果刚才谢文东一方还占有优势,现在瞬时被逆转。金眼等人的***经过一阵猛射已用了大半,这时对方又多了一批生力军,而且有没有后援还不一定,连一向狂傲的任长风也是眉头深锁,握紧拳头的手指有些泛白。谢文东拍了拍他肩膀,面带轻松,不慌不忙的脱掉外套,拉出塞进腰带下的衬衣,抓住一角,用力撕下一条,边把刀把缠在手上边眯眼道:“记得我刚到H市的时候曾单独被二三十号人追着砍,那时的情景比现在危险的多,结果,我现在还活着。”说罢,他用刀在衬衣上又割下一条,系在鼻下,既象是对任长风说又象是对他自己道:“真是好久没有这样硬碰硬的干一仗了。”

        “是啊,东哥!”姜森等人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谢文东身旁,他宝贝的收起***所剩不多的***,拔出开山刀,和谢文东一样,从衬衫上撕下一条布带,系在鼻下,傲然道:“文东会的人哪有害怕的时候,只会让对方胆寒。”金眼五人相视一笑,纷纷撕下衣襟,接着姜森的话道:“我们是最强的力量!”金眼五人虽然是北洪门出身,但跟谢文东的时间较长,那段一起拼杀打天下的经历,只要想起,浑身血液都在沸腾。任长风虽然体会不到,但众人的话也激起了他本身的傲气,老脸一红,挥了挥手中唐刀,环视一圈,大喝道:“你们嘟嘟囔囔说些什么,谁说我害怕了?!”

        阿水那十多人现在只剩下六人,一直以来,金三角在中国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他一双眼睛布满血丝,瞪得眼角欲裂,也不管谢文东他们有什么计划,在地上拣起一把片刀,吼叫一声,和六名手下疯了一般迎上杀来的南洪门帮众。他们刀法不怎么样,也不适应这种近身搏斗,但这些人各个都是亡命之徒,下手狠毒不留余地,而且大有一拼之心。一人拼命,十人难挡,这六人拼起命来,威力也不可小窥,南洪门数十人将其围住,一时间还真不敢靠前。谢文东和金三角关系不错,不管于公还是于私,都没有旁观的理由。他一弹刀身,发出一声清鸣,眼睛快眯成一条缝,说道:“该我们上了!”

        谢文东八人,八把刀,这八把刀可非一般的刀可比,不是刀好,而是用刀的人。谢文东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刚才场面混乱,加上谢文东在路旁的草丛中,南洪门帮众并未发现他,现在他走出来,马上引起人们的注意,其中一个身材瘦小的南洪门***惊叫一声:“谢文东!”他喊的快,动作也快,身子急向谢文东窜去,同时递出一刀,直刺谢文东的心脏。

        这人身材矮小,谢文东个子勉强算中等,但他只到其肩膀。后面的任长风差点没笑出来,这样的人也能混江湖?如果东心雷在这能一脚把他踩死。任长风小看这人,谢文东却没有,他多聪明,头发丝拔出一根都是空的,一看这人就知道不简单,象这样条件的人能在南洪门立足定有过人之处,暗暗加了小心。真被他猜对了,等小个子接近谢文东两步远的时候,身子提溜一转,那刺向他心脏的一刀顿时向谢文东脖子划去。

        “不好!”任长风大惊,想上前急救,但已然来不及,那小个子的身法简直快得吓人。收刺变划,没到一秒钟。谢文东早有准备,吃定他力量不足的先天劣势,手棱空一兜,正抓住小个子握刀的手腕,另支手横刀劈下。小个子灵活异常,手腕被抓,反借谢文东的抓力,身子腾空跃起,险险躲过这一刀。谢文东冷笑,手臂往回一拉,同时下面抡圆了就是一腿。这一脚又快又突然,加上谢文东一拉之力,任他灵巧,想躲依然来不急,皮鞋正蹬在小个子前胸,他怪叫一声,飞了出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