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五十八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谢文东拿掉她口中的手巾,秋凝水眼中不知不觉布起一层水雾,从谢文东的话里,她能听出一种担忧,发自内心的担忧。“谢谢。”秋凝水轻轻道,声音很低,不过谢文东还是听见了,他淡然一笑,诚恳道:“不要把自己的心锁住,永远都不要。世界上你不是孤单的一个,至少还有我,不管我在不在你的身边。”秋凝水哽咽,泪水不受控制的流出来,她忍住不哭出声,很久以前或者说那件事发生之后她就抛弃了软弱,学会了坚强。坚强有时候也会如同一把双刃剑,刺痛自己也伤了别人。秋凝水的坚强让谢文东为之心痛,看着她咬紧双唇,无助如刚出生的婴儿,他轻轻环抱住她,扶过黑顺如瀑的秀发,道:“想哭就哭出来吧,无须掩盖自己。我希望过了今天,你会变成原来的你,没有委屈和伤痛。”

        “哇!”秋凝水再也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女人再怎么装着坚强,她仍然是软弱的,秋凝水也不例外,她的委屈,她的难过,她所承受的伤害在这一瞬间完全发泄出来,也发泄在谢文东的身上。他感觉自己胸前湿忽忽的,低头一看,秋凝水的眼泪鼻涕一滴没跑,都在他胸前的衬衣上。谢文东却不敢动,也不能动,男人只能把痛苦埋在心底。

        不知道过了多久,秋凝水的泪水攻势终于弱了一些,谢文东排排她肩膀,微笑道:“哭出来有没有舒服一点?”

        见他微眯的双眼正看着自己,没来由的面上一红,秋凝水难为情的将头埋在被单中。谢文东展颜一笑,起身一把拉开窗帘,一缕从乌云缝隙中逃出的阳光照射在他脸上,让心情为之一暖,他感叹道:“看,快出太阳了。再黑再厚的乌云终会散去的,不管怎样也遮不住中天的骄阳。”

        闻言,秋凝水抬起头,看向窗外。眼中有细雨过后的虹云,有耀眼夺目的阳光,还有在阳光照射下那灿烂的笑容。一刹那,她感觉到谢文东的笑脸比太阳更让人目眩。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不管在哪里,都不会有人忽视他的存在的人。虽然不奢望能和他发生什么关系,但此时此刻,不用言语,秋凝水感觉一股从来没有的幸福感包围在自己全身。她脸上的泪痕为干,但笑起来依然令人心动,说道:“我决定了。”谢文东一挑眉毛道:“决定什么?”秋凝水笑道:“决定勉为其难的和你做个朋友!”

        “哦!”谢文东明了的一仰头,忽又疑问道:“难道我们以前不是朋友吗?”秋凝水道:“那是你一直自故自说的,我可从来没说过已经和你是朋友了。”谢文东苦命的摇摇头,道:“看来我一直都是在自做多情了。”他脸上苦,心中却有着难以压抑的兴奋,看见秋凝水久违的从心底里发出来的笑容,让谢文东浑身上下都舒畅。

        “知道就好!”秋凝水老神在在道:“现在赶快把我解开啦!”谢文东叹了口气,走到床前,刚想解开被单,又摇了摇头,说道:“解开?我看我还是不要自做多情的好。”说完,他缓缓向门外走去。“真是一个小心眼的人。喂,放开我,你干什么去,***头啊你……”秋凝水本来还有很多话要说,手疾眼快的谢文东急忙把刚丢掉的手巾拣回来放到原位,低头看了看床上剧烈挣扎的秋凝水,他一拍肚子,自语道:“突然感觉有些肚子饿了,还有,准备了早餐。”

        在秋凝水***辣的目送下,谢文东走出卧室。来到厨房,他长长出了口气,如果厨房是绝对封闭的,他真会忍不住大喊一声。谢文东出道以来做过很多事,但为有这一次让他最觉得成功,也最舒心。澎湃了好一会,他还真觉得有些饿了,随手那起桌子上的面包大大咬了一口,嚼了两口,本来红润的脸色瞬间变白,由白转青,“哇!”谢文东急忙捂嘴,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向卫生间。听见屋外呕吐声,秋凝水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根据谢文东对自己的表现,心中升起四个字:自作自受!

        中午,谢文东和秋凝水出去散心。经过上午那一哭,两人之间好象突然少了很多隔膜,并肩走在繁华熙嚷的街道,天南地比的聊着。秋凝水说道:“我曾经仔细查过你的资料。”谢文东一楞,随即笑道:“感觉怎么样?”秋凝水秀眉弯弯道:“十分精彩。”谢文东一躬身,道声谢谢。“我弄不明白。”秋凝水道:“你为什么好好普通人的生活不过,非要在刀口上生存?”

        谢文东仰望天际,想了良久,只是举起手环指四周,淡然道:“当骄阳渐渐远去半月高悬,当霓虹点点闪起昏夜降临,我们拿什么证明自己在这个城市的存在?”秋凝水无语。她在考虑谢文东的话。是啊,我们拿什么证明自己在这个城市的存在。这个问题很多人都在考虑,谢文东却付之于行动。没有对与错,没有善与恶,这只是各人的理想。

        秋凝水话锋一转道:“前几天有个人找过我,他说他是你的朋友,叫老鬼。”谢文东轻哦了一声,点头道:“是我的朋友。”秋凝水笑道:“他对我谈起了你,说你很聪明,虽然我一直也没感觉到。”谢文东失声而笑,道:“只是有一点。最主要的是我很勤快。”“勤快?”“是啊!世界上聪明的人或比我聪明的人有很多,但是想成功,不管是聪明人还是***,首先要具备的就是勤快。”“这么说你很成功了?”谢文东认真摇头道:“不是!”心中补了一句,在我没有遇见你之前一直都是。二人谈起老鬼,却对金三角只字不提,两人都在尽量回避着,这可能就是心照不宣吧。

        下午二人去超市买了不少肉菜,秋凝水决定在谢文东面前大展一下身手。谢文东对此不置可否,对饮食也没有太高的要求,反正在他想来有得吃,吃后不让他呕吐就可以。心中这样想,面上装做兴高采烈的样子,帮秋凝水大包小包提了不少东西。秋凝水做的菜严格来说确实不错,色香味具全,只是味道偏淡,对于东北出身,口比较重的谢文东来说食之无味,口中却赞叹有加。二人酒也没少喝,秋凝水酒量不错,当她有些发晕的时候见谢文东仍然神态自若,脸色不变,忍不住道:“看不出来你酒量不错啊!”谢文东讪笑道:“东北出来的人哪有酒量低的。”说着,又给她倒满一杯,道:“来,为我们今天正式成为朋友干一杯。”秋凝水知道自己快醉了,想推却,不过在他的盛情下显得无能为力。谢文东喝干杯中酒,叹道:“明后天我就得回去。”虽然知道谢文东会走,只是没想到这么快,秋凝水面色伤感,想劝他多留一段时间,但说不出口,只是淡然问道:“不多呆两天了吗?”谢文东摇头,道:“有许多事情还需要***做。”秋凝水甩甩头,强颜欢笑,自己倒了一杯酒,道:“祝顺风。”

        “谢谢!”谢文东和她一撞杯。一个人的酒量再好,当他想喝醉的时候一定会醉得很快。秋凝水倒下了,醉得人事不醒。谢文东确实要走,但只要她开口,他一定会多留一段时间,可惜她没有,选择了沉默。谢文东扶起秋凝水,轻轻放在床上,展开被单盖好,他在床前站了半晌,长叹一声,刚想转身离开,发现衣袖被秋凝水捞捞抓住,他摇头苦笑,拉了两下,发现她抓得很死,虽然在熟睡却没有丝毫松手的意思,谢文东无奈,若是平时,他会留下不走,但今晚有不得不办的事。他解开衣扣,轻手脱掉外衣,走出卧室。临出门前,他关掉屋灯,看着床上的人儿,低声道:“做个好梦!”

        谢文东走出小区,姜森等人早已等候多时。没有意外,猜到他们一定会来,谢文东一笑,直接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对金眼道:“去市局。”金眼一楞,也不问为什么,将腰间***拿出来检查一遍,打开保险,放在自己最习惯的地方,然后带上黑皮手套,上了车。***人也是如此,将身上刀***准备妥当,纷纷上车。

        天色渐暗,霓虹灯渐点亮,面包车在公路上飞驰,划过的车灯如同一道闪电。途中,老鬼打来***。“兄弟,三天时间以到,问题解决了吗?”谢文东淡淡道:“叫上你两个最亲信的人来市局接货,记住,只要两个人。”老鬼精神一振,忙道:“为什么只要两个,我不好露面,但我多派几个人去不行吗?”谢文东仰面想了想,道:“好吧,你自己看着办。把你的人装扮一下,别一眼让***看出你们是金三角的就行。”老鬼笑道:“这你放心吧,我让他们一律穿中山装,和你一样总没事了吧。”

        谢文东嗤笑一声,道:“别土的掉渣就行。”“***!”一旁的姜森见谢文东挂了***,欠身问道:“东哥,我们真去市局提货吗?”谢文东点点头,道:“我和张繁友谈妥了,这次去就是把货提出来。”姜森不明白***部的事,但还是有些担心,疑问道:“那秋凝水那关呢?”谢文东看向窗外,若有所指道:“她,现在醉了。”

        谢文东是先出发的,等他到市局门口的时候,老鬼派来的人已经到了有一会。道旁停有三辆吉普车,数名黑色装束的人站在车外,手中香烟已燃烧过半。看这些人的样子,谢文东甚至怀疑老鬼早把人安排在这里的。面包车缓缓停下,引起黑衣人的注意,纷纷扔掉烟头,聚睛打量。谢文东下车后,一个二十五六岁的青年迎上来,一脸灿烂的笑容,说道:“谢先生!”

        谢文东闻声看去,觉得这人有些眼熟,手指轻轻敲了敲脑袋,恍然大悟,这人他见过,第一次来云南准备进金三角时,当时给自己和老鬼开车的青年就是他。谢文东一笑,道:“如果我没记错,你叫阿水吧?”

        阿水心中赞叹一声,点头道:“谢先生真厉害,事隔那么久还记得我。”谢文东的记忆力一向不错,特别是记人。他看了看阿水身后,问道:“你们来了多少人?”阿水低声道:“不多,只有十人。鬼哥毕竟是被通缉的要犯,这种地方不适合出现。”

        谢文东明了的点点头,玩笑道:“这家伙如果被抓住,判他十个死刑都够了。”阿水挠挠头,不好意思道:“鬼哥曾说过,他做的恶事不少,但和谢先生比起,连一半都不如。”谢文东听后仰面大笑,道:“他可真是个‘死鬼’啊!”

        谢文东让阿水和他的人在楼下等着,只带姜森一人进了市局大院。这里不是他第一次来,轻车熟路,直接进了正门。收发室内的中年***见进来两个陌生人,招呼也不打就往里走,急忙跑出来将谢文东二人叫住,问道:“你们找谁?”

        姜森阴沉着脸,道:“找你们局长。”中年***上下看看这二人,年纪都不算大,身穿黑色立领装,说话这人相貌平平,面色不善,带有一股肃杀之气,被他注视有一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心中打个冷战,虽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不过看这身气势猜想两人身份不一般,忙客气道:“局长现在快下班了,你们是……?”

        谢文东上前一步,微笑道:“给局长打***,就说***部的人找他。”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