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五十五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谢文东笑道:“危险吗?以前我没少去过,都是平安无事的回来!”谢文东以前数次去昆明任长风也听说过,他摇头道:“但现在和那时不一样。以前东哥去的时候南北洪门并未开战,向问天即使知道你去了也会睁只眼闭只眼。可现在,南北洪门激战正酣,他们有三个天王死在东哥手里,一个被擒,萧方也是被你打得身受重伤,如果现在向问天知道东哥深入自己的底盘,结果怎样可想而知。就算他向问天再怎么清高,不消动手,但谁能保证他的手下不动手,而且南洪门还有三个天王隐藏未出。”

        任长风唠唠叨叨说了一通,谢文东有听没有往心里去,而姜森和东心雷在旁连连点头,赞叹他说得有道理。姜森接道:“长风说得对,那里毕竟是人家南洪门的底盘,真发生个意外可就不好办了,再说,东哥带人多了去目标太大,容易发生危险,带人少了去……更加危险,所以还是不去的好。”

        谢文东摇头,坚定道:“我必须得去一趟。”“为什么?”姜森三人异口同声道。谢文东叹道:“为了一个人。”“谁?”“秋凝水!”姜森叹气,本来有一肚子的理由阻止谢文东,现在一听这个名字,他只能摇头苦笑。谢文东做事虽然阴狠狡诈,但对朋友却可两肋插刀,特别是秋凝水这个朋友,谢文东虽然一直没有说,但姜森知道他一直在为秋凝水的失身而深深自责。如果秋凝水有危险,前面哪怕是个火坑,谢文东也能往里跳。这不是姜森所能阻止得了的。

        姜森眨眨眼睛,无话可说。东心雷和任长风不知道秋凝水是谁,两人同声问道:“她是谁?”

        谢文东闭目不语,姜森也没有回答,而是说道:“东哥,如果你一定要去,我只有一个要求,带我一个。”谢文东轻轻敲打桌案,正色道:“带人多去目标太大,容易发生危险。”姜森老脸一红,喏喏道:“多一个人毕竟多一份力量。”谢文东笑道:“在昆明我们不是没人。”姜森眼珠一转,猛得一拍脑袋,道:“五行!”谢文东道:“没错,是五行!”

        东心雷和任长风有些糊涂,不知道姜森为什么一听见秋凝水这个名字立场就改了,本来是反对谢文东去昆明,现在倒好,他也想去了,任长风不管那些,认为姜森要做的事自己抢着做保证没错,他急道:“带一个人也是带,带两个也是带,加我一个应该不算多哈!”姜森心中暗气,你跟着凑什么热闹嘛,东哥还没同意带自己去,你又***来了!他转目一瞧东心雷,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得,不用问,这位也想去。果然,任长风话音刚落,东心雷跨前一步道:“既然大家都去,又哪能少了我?!”

        谢文东点点头,道:“我这次去昆明行程要保密,既不能让南洪门知道,也不可让自己人知道。而且进攻的计划还是要进行,就如同我没有离开一样。不然,让大家知道我不在,军心必乱,南洪门又得到喘息的机会,到时再想打出现在这个局面可不容易了。所以,你们跟***我不反对,但当中要留下一个人主持大局,和天行一起对南洪门施加压力。”

        姜森听后松了口气,笑道:“我是不能主持大局了,毕竟我是外人嘛!”任长风接着道:“我也不适合,论智谋我比不过老雷,论武艺我更是甘拜下风。主持大局这个人,非老雷莫属啊!”

        东心雷看着任长风得意的笑脸,恨不得一拳把他打个稀碎,他咬牙道:“我不信你打不过我,咱俩可以试一试!”

        任长风摇头,道:“不用试,在身手方面还能有让我佩服的人那只有你一个。”东心雷哧道:“我真是感到荣幸啊!”

        不管东心雷荣幸于否,心中多么不甘,最终谢文东还是没有带上他。正如任长风所说,与之比较,谢文东对东心雷要更信任一些。不是后者跟他时间长的关系,而是东心雷比任长风做事稳重得多。狂傲是一种气势,能够压倒一切,但有时也是最最致命的。任长风一身傲骨,这也是谢文东最欣赏也最为之担心的地方。

        南京和昆明不算远,可也不近,之间要跨过五个省。之所以说不远,是因为有飞机这种交通工具,只需两个小时。

        谢文东、姜森、任长风三人便装打扮,带着墨镜,悄悄南京坐飞机南下直奔昆明。飞机上,任长风看着窗外还忍不住叹息道:“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谢文东呵呵一笑,道:“如果事情有变,我们很可能得出国一趟呢。”“啊?”任长风一呆,疑问道:“去哪?”谢文东低声道:“金三角。”姜森眉头微皱,问道:“东哥,去那里干什么?”谢文东冷然笑道:“和金三角的大将军‘聊聊天’。”姜森听后面色变了变,嘟囔道:“早知道要去那,多带上几个人就好了。”

        谢文东摇头道:“带再多的人去也比不上军队。”

        昆明,谢文东这是第四次来这里,每回来的情况都不一样,但为有这一次他的行踪最隐秘。下了飞机,第一件事先找金眼五人。经过数月的调养,金眼的伤已经基本痊愈,他们在市北租了两间房,数月下来,生活倒也平静。本来这几天金眼正准备给谢文东打***,不想在昆明呆了。可突然听说秋凝水把金三角的货扣了,几人一商议,不用回去了,弄不好东哥得亲自来。真被他们猜对了,事隔两天,谢文东果然到了昆明。

        金眼五人在机场等候多时,一见谢文东走出来,五人平静的面容泛起一阵波澜。谢文东走到近前,仔细打量一会五人,良久,他才笑道:“这一阵你们胖了不少。”他拍了拍金眼的肩膀,问道:“伤好了吗?”

        金眼歪头一笑,伸出手臂,握紧拳头,朗生道:“我感觉现在能一拳打死头大象。”

        “呵呵!”看见金眼这样,谢文东也感到很欣慰,如果他因为这次受伤而留下什么后遗症,那自己又会产生一份愧疚。

        金眼向谢文东身后一瞄,见还跟了两人,看清这二人的面容后,他笑了,姜森和他们五人自然熟得不能再熟了,任长风他们也不陌生,毕竟金眼等人在没跟谢文东之前是在北洪门混的,对这位年轻一代的二号人物怎么会不认识。只是任长风为人太傲,看不起五人的***行径,所以虽然同是一个帮会,但接触甚少,说话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

        任长风走上前,看了看五人,感叹道:“有两年了吧。恩,咱们快有两年没见了。”

        金眼叹道:“是啊!时间如流水,眨眼而过。”任长风轻笑道:“这么长时间没见,不知道你的身手退步了没有,有机会比试一下。”这个家伙还是老样子,万事争先。金眼心中嘟囔道,但嘴上不能这么说,一笑道:“好啊!”

        谢文东不想在机场耽误太多时间,招呼大家走出机场。外面金眼等人早把车安排好,一辆中型面包车。谢文东先是一楞,但也没问,凭金眼几人的能力搞到一辆车不是难事。上了车后,直奔金眼等人落脚的地方开去。车上,谢文东问道:“金三角的货被扣你们知道了吧。”金眼点头道:“听说了,是秋凝水扣下的。金三角的货竟然有人敢扣,道上传得沸沸扬扬,也许……”他一顿,看了看谢文东,小声道:“也许那件事对秋凝水的打击太大,水镜有给她打***,劝她不要碰金三角,可她听不进去。”

        谢文东叹了口气,仰面道:“金三角哪是那么容易惹得!”

        一旁的水镜问道:“他们有什么反应?”谢文东道:“老鬼和我通过话,只有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如果看不见货,将军会开出百万的‘暗花’。”金眼惊道:“暗花?如果金三角开出暗花,那秋凝水恐怕……”木子接道:“恐怕死定了。”姜森道:“如果到时秋凝水真的不松口,我们怎么办?”谢文东眼睛一眯,道:“我欠她一个人情。”

        众人互相看看,暗自摇头,不再说话。

        见气氛有些沉重,木子笑道:“既然东哥有了决定,那绝对错不了。这里是中国,不是缅甸,金三角就算再有实力在这里也同样施展不开,没什么好怕的。”姜森谨慎道:“金三角是施展不开,我们又何尝不是如此。”昆明毕竟是南洪门的地盘,谢文东在这里暴露身份都是一种危险,更何况要和金三角周旋。木子一翻白眼,话锋一转道:“别说那些扫兴的话了,今天我来施展一下数月苦练而成的厨艺。”

        任长风一听他要做饭,嘴角差点撇到耳根下,说道:“希望不要把我们毒死就谢天谢地了。”

        汽车开近一座住宅小区,内部环境幽雅别致,花园凉亭,小桥流水,北方的寒气在这里没有丝毫体现,花红娇艳欲滴。

        谢文东下了车后环视一番,忍不住道声不错。金眼边带路边道:“虽然这里偏远了一些,但环境和空气都不错。”

        任长风点头道:“这里是养老的好地方。”姜森赞同道:“没错,等老了在这里买栋房子,倒也悠闲自在。”

        金眼租的房子在二楼,用他的话说二楼是最佳位置,哪怕真出了事,进可攻,退可受,实在不行还能从窗户跳走。姜森对他这套理论佩服有加,直赞叹他是天生混黑道的人。谢文东三人不知道木子做饭的水平怎样,不过一看他的打扮,心想这顿饭不是那么好吃的。木子歪带着一顶白色帽子,任长风敢打赌,这绝不是厨师带的那种,身上系碎花围裙,显然是水镜的,嘴里叼着烟,眼睛眯缝,一把菜刀在他手中舞得霍霍生辉,***人纷纷闪出厨房,因为那把刀在他手中有随时被甩出的危险。

        任长风透过玻璃看着里面的木子,问金眼道:“你们平时也是让他来做饭?”

        金眼道:“一般不会!”任长风刚想问为什么,只听喀嚓一声脆响,举目一瞧,木子手中菜刀脱手而出,把玻璃制成的拉门打出一个碗大的窟窿,肇事者正一脸不好意思的向众人摆手示意。任长风挑挑眉毛,道:“我看出来了。”

        木子做菜速度快极,切菜眨眼之间完成,毕竟是玩刀高手嘛。一道道菜摆上桌,谢文东吃了一口,点点头,虽然算不上***,但也可称是美味。席间,金眼看着面前的酒杯,眼珠一转道:“东哥,我想到一个注意。”

        “什么?”谢文东问道。金眼笑呵呵道:“如果三天后秋凝水态度还是那么硬得话,我们可以让她失踪。这样不就天下太平了!”“失踪?”谢文东一楞,道:“什么意思?”金眼道:“把她灌醉,然后直接送到咱北方去。”

        任长风听完差点没把嘴里的酒喷出来,咽了口吐沫道:“真是好得不能再好的狗屁主意。”

        谢文东也是摇头道:“不妥,凝水的脾气太硬,如果这样做,弄不好会搞出事来。再说,这也太儿戏了。”

        “这不行,那不行,到底怎么办才好。我看让她改变主意,那根本就不可能。”金眼无奈道。

        谢文东喝了口酒,笑道:“车到山前总是会有路的,就算没有,也得挖出一条路来。”金眼莫名的眨巴眨巴眼,问道:“东哥有好主意了?”谢文东笑眯眯的指指自己的脑袋,道:“我现在还在想!”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