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五十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谢文东一刀没打中他要害,暗道一声可惜,迅速拔出***追了出去。这两人一前一后,速度都极快,整个过程说来慢,实则只是一瞬间。跑到走廊,萧方已经快到转角处,谢文东不再犹豫,抬手就是两***。

        “砰,砰!”***声打破黑夜的寂静,异常刺耳。萧方飞奔的身子一栽歪,一颗***打穿了他的大腿,痛得他直咬牙,身子站稳不住,从楼梯上直接滚了下去。这到省事,萧方连滚带爬的下了楼,其速度比跑下来还快。

        谢文东刚想追上去,右手边房门突然一开,从里面走出一名大汉,披着衣服,一脸莫名的样子,和谢文东正好打个照面,那大汉一楞,面带惊讶之色,脱口问道:“你是谁?”谢文东嘴角一挑,并不答话,下面抬腿就是一脚,没有任何预兆,既快又出人衣料,鞋尖正蹬在那人小腹。大汉哎呀一声,捂着肚子退了两步,还没等站稳身子,只听一声***响,接着头脑一木,魁梧的身子颤了颤,轰然倒地,脑袋上多出一个带血的窟窿。谢文东的***法是不怎么样,但在这样近的距离下还不会失手。

        他一***结果了大汉,再看萧方,已经跑到楼下,他不敢耽搁,急步追了过去。这时外面也已大乱,任长风等人刚听见***声响起纷纷拔出刀***,门口那几个把守的大汉哪是他们的对手,加上又毫无准备,眨眼之间被解决个干净。任长风带着血杀众人从正门杀了进去。

        萧方没有奔正门,而是一瘸一拐向后门跑去,路过大厅时,这里正在激战,任长风等人和南洪门数十帮众撕杀在一起,刀***声四起,惨叫不断。萧方心中一抖,怎么样,就说谢文东不会一个人来!只是怪了,他们是怎么跑到这里的呢?他边想边快步走向后门,一个红面壮汉在他面前毫无声息的出现,上下打量了一番,语气冷冰冰道:“你受伤了?!”

        萧方先吓了一跳,抬头一看来人,心中顿时有了底,也不着急逃命了,苦笑道:“小伤,不碍事。”这红面汉子是红叶留在南京那十几人的队长,名叫王喜,身手和***法都煞是了得。王喜面无表情问道:“是谁伤了你?”萧方叹了口气,只是淡然说道:“谢文东。”王喜听后面色一变,红脸顿时成了紫色,他没再说话,快速拔出***,冷声道:“***解决。”他打个指响,身后窜出十数人,具是红叶成员,随在他身后向正厅走去。萧方本想阻拦,手伸了出去,在空中停了一会又缓缓放下,心中一动,让红叶去也好,能把谢文东杀了那最好不过,如果反被谢文东所杀也是不错,现在红叶并没有全心全意帮助自己一方,多数时候还是充当观众,说是来南京帮忙,实际倒象是坐山观虎斗,如果他们的人死在谢文东手中几个,恐怕红叶的大头目‘侯爷’侯晓云也会坐不住了。萧方想罢,冷笑一声,看着王喜一行人等的背影,低声冷冷道:“祝你们好运!”他一甩袖子,不管***人,自己推开后门,跑了出去。同时拿出***,向战龙告急。

        战龙现在正率领众多手下向北洪门的分堂缓缓靠近,他不敢走得太快,生怕中了谢文东的圈套,心中没底。就在他左右为难的时候,萧方打来的告急***,说总部受到谢文东攻击,让他领人速归。战龙听后仰面大笑,只是没笑出声,他满口答应,说道:“萧兄放心吧,我领人马上回来支援。”说完,挂断***,转头对一旁的心腹手下笑道:“怎么样,坐镇后方也不安全啊!”他大手一挥,拉长声音道:“撤吧!”一声令下,南洪门帮众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稀里糊涂的跟着战龙往回走。

        战龙走得并不快,对萧方让自己去试探谢文东有没有埋伏耿耿于怀,故意放慢速度,想让萧方多吃一些苦头。

        出了市区,刚进入南郊,只见前方火光冲天,人声鼎沸。战龙一楞,暗道还没有到总部啊,怎么这里就开始大乱了。他带人急行一阵,等接近之后再看,好嘛,人山人海,也看不出有多少人挤在一起围住一坐孤零零的二层小楼,其中有不少还正向小楼内扔沾过汽油的衣服,楼内浓烟滚滚,火光也是从楼中发出的。战龙聚睛细看,终于弄明白了,原来这小楼正是魂组落脚的地方,那点火的人不用说,定是北洪门***。

        他想得没错,小楼是魂组住的地方,外面那些人正是谢文东派来的四大瓢把子及其一干手下。

        这四人以为谢文东让他们攻打魂组是拣了一个大便宜,等到了之后才知道魂组虽然只有二十几号也不是好对付的。

        魂组占据地利,四大瓢把子虽有数千人,但吃亏在地形不熟,而大多数人用的只是片刀,哪顶得住魂组的真***实弹,一轮进攻下来,魂组的防守没打破,自己反到死伤数十号。四大瓢把子之一的吴业开有些挂不住,一拉衣襟,露出结实的胸膛,将嘴上半截烟往地上一扔,大叫道:“奶奶的,几千人竟让他妈的二十来人给压住了,继续给我冲,向前的有奖,后退的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吴业开这一叫,下面的小弟都是一哆嗦,这位瓢把子脾气暴躁是出了名的,他说到的也真能做得出来。

        众人在他威胁下又冲了几次,但均被打了下来,损兵不少。房国栋一看这样不是办法,就算冲到最后能拿下魂组,自己一方也会有不小伤亡。他把***三人聚在一起一商量,还真想出个好注意,既然魂组躲在楼内不出来,占据地利,那就用火攻,把他们烧出来。他这一说,***三位瓢把子纷纷点头表示赞同。房国栋令人将所坐汽车的汽油全部倒出来,又让手下脱掉外衣,淋上汽油,点燃之后往楼内扔。这一招大出魂组意料之外,没想到他们的胆子能如此之大,公然放火。楼房本来就有些年头,内部破旧不堪,加上大多结构为木质,沾火就着,这一烧,根本没有办法控制,火借风势,风乘火威,一坐二层小楼瞬间成了火楼,直把魂组烧得鬼哭神号。魂组那二十来号人除了少数几个逃出来,大多被活活烧死在楼内。就算逃出来,外面迎接他们的是数千把钢刀。四大瓢把子的手下把魂组恨得牙痒痒,这回他们被烧出来哪会手软,一拥而上,乱刀齐挥,侥幸从火坑中逃出来的魂组成员顿时成了血人,身上横七竖八都是大大小小的口子。

        那三大瓢把子在后方看得真切,吴业开高挑大指,叹道:“高!真是高招!房兄计谋过人,小弟这回算是服气了。”

        房国栋面上有光,谦虚一笑,道:“雕虫小技而已,吴兄过奖了。”

        这四人正在得意之际,战龙领人从后面上来了。双方都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对方,房国栋心中奇怪,战龙不是去打市区了嘛,怎么突然杀回来了?战龙多少有些明白过来,难怪在市区中没有遇到北洪门***,原来都暗中潜出市区偷袭自己的本部和魂组了。双方没什么话好说,既然碰了面就没有不动手的可能。短兵交接勇者胜。双方数千人刹时间混战成一团。刚开始,四大瓢把子还不落下风,和战龙手下你来我往,打得有声有色,没过多久,战龙摸清了四人的底细,知道谢文东没在其中,他不再保留,令手下大举压上,他自己也没闲着,两把***,如同两面招魂的旗帜,每一声***响,都有一人中弹倒地。

        战龙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威慑。他所冲之处,北洪门***纷纷退让,不敢正对其锋芒,那四大瓢把子跑得更快,只要见战龙益友要过来的意思,早早闪到一旁,生怕和他有对面的机会。带头的如此,下面人可想而知,虽然双方人数相差不多,但北洪门的败局已经显露出来,只是时间的问题。

        正在激战的双方谁都没发现不远处的草丛中还隐藏着一波人,十几条大汉伏在枯黄的草下,默默无语的看着眼前‘壮观’的场面。这些人全部黑衣打扮,其中一个身材魁梧,五官如同刀切一般,棱角分明,虽在黑暗之中,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发出寒光。他蹲在最前面,嘴里叼着一根枯草,边看边点头。一旁有人搓了搓发麻的双腿,上前问道:“刘哥,咱们帮不帮?”

        大汉一笑,柔声道:“帮什么,让他们自生自灭去吧,东哥说过,靠不住的人不如早点交代的好。”

        “哦!”那人一点头,又退了回去。这大汉正是刘波,他带着暗组来了有一段时间,四大瓢把子怎么带领数千手下被魂组二十几人打在门外,又怎么放火烧楼,这些他都看得一清二楚,只是一直没站出来,谢文东事前早料到,四大瓢把子攻打魂组,他们一定会遇到战龙。果不其然,萧方一受到攻击,被他派到市区的战龙回撤,正好遇到四大瓢把子***魂组。四大瓢把子是什么样的角色谢文东很清楚,这四人捆在一起也比不上一个战龙,他叮嘱刘波,隐藏在暗中,只许看,不许出手。

        谢文东追赶受伤而逃的萧方,萧方没追上,反把红叶引出来。谢文东并不认识红叶的人,只是这一行人等太过于特别,而且身上那股杀气也不是普通人所有的,虽然在大厅内有百于人在撕杀,场面混乱,谢文东还是注意到这十几个人的出现,暗暗加了小心。就在他小心戒备的时候,那红叶带头的王喜也看见了他。王喜也没见过谢文东本人,只是其照片没少欣赏,一见从楼梯跑下个年轻人,模样普通,身材中等,但一双眼睛细长而闪闪发光,这正是谢文东的标志。为了确定,王喜还是高声大喝道:“谢文东!”这一声洪亮而悠长,把谢文东也吓了一跳,叫名字就叫名字吧,喊这么响干什么?他举目看向声音源头的王喜。这下王喜确定这人是谢文东没错,几乎同时抬起手臂,扣动扳机。

        ‘砰!’谢文东暗喝一声好快,不过他躲避的本领非***法可比,王喜肩膀一晃时他就知道不好,身子横着飞了出去。***擦着他的衣服飞过,连肌肤都能感觉到***辣的一热。他窜出一米多远,身子刚粘地,见眼前有人影晃动,他一把把那人抓住挡在身前。果然,一阵***响,被谢文东抓住的那人胸口顿时多出十几个窟窿,人已经断气,但身子却没有倒,谢文东用一支手支撑住尸体,另一手握***从其胯下伸出,向红叶等人的方向连扣扳机。

        大厅本来就不大,加上人多拥挤,谢文东这一顿凭感觉的乱***还真打中不少人,有红叶的,也有南洪门***,任长风同样注意到红叶的出现,正提刀往这边杀,还好由于人多速度不快,不然也遭谢文东这顿乱***的殃。即使这样,一颗流弹还是在他脸上划出一道口子。

        二十发***被谢文东打得一颗不剩,再看周围的人,纷纷抱头鼠窜,有多远躲多远。任长风一擦头顶的冷汗,暗道好险。见谢文东正打算掏怀中的第二把***,心中一哆嗦,大喝一声:“东哥,让我来!”话音未落,他对着王喜抡起就是一刀。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