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四十九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白日,风平浪静,双方都毫无动静。入夜,天空阴沉,弯弯的月牙躲在乌云后散发出微弱的光芒,这一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谢文东带上血杀三十多人早早出了市区,隐藏在南郊一处荒地中。白天环境还不错,阳光明媚,可到了晚间,刺骨的晚风轻而一举的打透单薄外服,让人狠不得缩成一团。冬天的夜晚,不管在南方还是在北方,都不是好受的。

        任长风蹲在枯黄的草丛中,衣领竖起,缩着脖道:“东哥,咱们是不是该动手了,这样下去,没战死也得冻死。”

        谢文东也是人,他同样冷得要命,身子一抖,打个寒战,他吸了口气,苦笑道:“早知这样,出来时多穿几件衣服好了。”

        任长风道:“白天暖洋洋的,穿单衣都热,谁会想到晚上竟然变成冰窖。”

        谢文东转目一瞧,***人也都是一各个抱着肩膀,缩成一团,血杀基本上都是东北出身

        ,他们都冷成这样,任长风就更可想而知了,谢文东安抚道:“再等等。萧方的大部队还没有出动,我们这时候出去等于送死。”

        任长风叹了口气,无奈摇摇头,抽出一根烟,吧嗒吧嗒吸起来。

        到半夜十一点,姜森打来***,南洪门的人已经出动。没过片刻,刘波又有消息传来,魂组按兵未动。谢文东听后一眯眼睛,嘴角上挑,自语道:“很好!”他拿出***,直接打给四大瓢把子,没多说什么,只是淡然道:“你们该动手了。”

        原来,谢文东在白天已经吩咐过这四人,他们今晚的任务就是主攻魂组,不管付出多大代价,定要将其全部歼灭。四人听后满口答应,心中暗暗窃喜,这任务简直太简单了,他们的部下加起来不下四千人,而魂组只是区区二十号,四千对二十,就算魂组再厉害,自己的部下再草包,踩也将他们踩死了,一人一拳,也能把魂组那二十来人打成肉酱。谢文东***更打完,这四人带着各自部下,迫不及待的从暗中窜出,四人也不傻,悄悄绕过南洪门的大部队,向魂组所落脚的地方进发。

        谢文东收起***,任长风在旁嘟囔道:“东哥,你给那四大瓢把子的任务也太简单了吧?!”谢文东缓缓一笑道:“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他面容一整,眯眼道:“我们也该去会会萧方了。”

        正如谢文东所说,这次南洪门大举进攻市区,萧方并没有出动,而是坐阵本部指挥。他现在很得意,主动权在自己一方,这也代表了他掌握着先机。唯一让他不痛快的是上午接到了北洪门送来的钱喜喜人头,不过,钱喜喜和南京比起来,已变得微不足道,如果能把南京打下来,就算杀不死谢文东,他在向问天面前也有了很不错的交代。

        他坐在旅馆一间最大的房间内,边喝着茶,边看着桌子上铺的市区地图,心中默默算计,哪里谢文东会安排重兵把手,哪里会是薄弱的地方,在向老大回来之前,自己能不能将北洪门彻底赶出去。这算计着,***响起,接起一听,原来是战龙打来的。这位***王被萧方安排做先锋,统帅数千人,浩浩荡荡开进市区。

        萧方心中一动,问道:“战兄,可遇到谢文东的抵抗?”身在市区的战龙无奈而笑,道:“奇就奇在这里,一路进入市区中心,别说没动一刀一***,就连北洪门的人影都没看见。萧兄,你说这里面会不会有玄机?”

        萧方一楞,疑声道:“没有丝毫抵抗?”身在市中心的战龙很肯定答道:“四路人手,现在都已经都了市中,一路上都没有阻挡,这里简直如同一潭死水。”萧方站起身,在房中来回度步,嘴里嘟囔着:“这谢文东究竟在玩什么花样?!”好一会,他才停住身,长长吐了口气,说道:“不管那么多,也许这只是谢文东的空城计。战兄,你现在马上去攻北洪门的堂口,到底有没有玄机,一试就知。”战龙听后一翻白眼,萧方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让自己去试,他却躲在大后方。心中这么想,可嘴上不会这样说,战龙一笑,点头道:“好,我这就去。”萧方叮嘱道:“战兄多加小心。”战龙道:“放心吧,我心中有数。”

        战龙一路上走走停停,缓缓前行,生怕中了谢文东的圈套。可他做梦也想不到,谢文东现在就在南郊,而且还在悄悄接近他们南洪门的大本营。南洪门大部分人都已经外派出去,大本营内只有不到百人,做事谨慎的萧方却一点都不担心,因为,在百人中有令天下所有人位之胆寒的红叶,而且,他根本也想不到谢文东会舍南京而不顾,来偷袭自己的本部。

        萧方忘了,谢文东做事哪能以正常人思维来判断。谢文东和任长风带着三十多名血杀成员缓缓向萧方所在的旅馆潜行,一路上并没有遇到阻拦,暗处也没有探子,只有到了旅馆附近,才发现有数名大汉在附近来回溜达巡逻。

        谢文东慧心一笑,向***人一点头,大步走了过去。

        等快接近时,楼前那几名大汉才发现有一行人等走过来,具是一楞,但还没想到会是北洪门的人,更没想到其中还有谢文东,一个小头头大声喝问道:“什么人?”谢文东微微一笑,速度不减,边走边说道:“连我都不认识,你真该死!”

        听谢文东说话底气十足,语调沉稳而有力,这不是叫个人就能装出来的,小头目一惊,聚睛细看,可黑咕隆咚的难以看轻,隐约觉得这人一双眼睛异常明亮,流转中带出寒光,暗道不会是从总部来的什么大人物吧,他疑声问道:“你是……?”

        他这一犹豫的工夫,谢文东已经到了他近前,钉子步一站,柔声道:“你再仔细看看。”

        这回小头目看清楚了,眼前之人年岁不大,但身上的气势却令人不敢小窥,阴柔的气息直冲魂魄,只有长时间高高在上的人才有这样的气派,小头目挠挠头,虽然不认识这人,但他不敢得罪,灵机一动,侧面问道:“大哥,你从广州来的吗?”

        谢文东心念一转,他本相强攻,不过现在好象用不上了,他微微一笑,背过手,仰面往天,没有答话,做出傲气十足的样子,不过,背在身后的手指微微勾动了两下。后面的任长风离谢文东最近,看见他的小动作,心领神会,不慌不忙走上前,伸手入怀,从兜里掏出一片红色枫叶,沉声道:“六月酷暑寒风吹,一片红叶向南飞。”

        呀!小头目倒吸一口冷气,眼前这些人原来是红叶的,难怪觉得他们身上都带这一股杀气,他一哆嗦,急声道:“大哥,你们先等等,***里面通报一声。”任长风一摆手,道:“不用了,我们有急事,你让开!”

        “这个……”小头目有些沉吟,他虽然惧怕红叶,不过就这样把人放进去,萧方不过问也就罢了,但万一过问起来,那自己岂不是要吃不了兜着走。萧方可是一向看重纪律的。谢文东见他犹豫不定,面色一沉,厉声道:“刚才的话我不想再重复,除非你不把红叶看成自己人。”说完,用手指轻轻敲打自己的腰间。那里是放***的地方,小头目自然也看得出来,头顶的冷汗顿时流了出来,红叶的人可是连萧方都不敢得罪的,更何况是自己,万一眼前这大人物一发火将自己崩了,都没地方讲理去,他连忙摇手道:“红叶自然是自己人,大哥,请跟我来,不过你带来的手下是不是……”

        谢文东明白他的意思,点头道:“他们可以留下,你带***见萧大天王吧!”

        小头目听后长出一口气,连连点头道:“好,好!大哥请跟我来。”

        任长风不放心,眉头一皱,也想跟去,谢文东微微一笑,使个眼色,告诉他不用担心,同时在别人没留意的情况下,快速小声道:“两分钟后动手。”说完,跟在小头目身后进了楼。

        谢文东以前在外面从少看过这间旅馆,近来却还是头一次。从外面看,这里只是一间破旧的小楼,但等进到里面才发现,原来别有一番天地。里面装修豪华,一近来,映入眼中的是一间宽大方厅,红毯铺地,踩在上面软绵绵的,檀香木打制的茶几和沙发给大厅内增添一丝古香。谢文东暗中点头,南洪门确实有南方人的那种雅气,不象北方讲究的是气派。

        小头目一伸手,笑呵呵道:“萧大哥就在三楼。”谢文东目光阴沉,眉毛一扬,沉声道:“快点带路,耽误时间你吃罪不起!”

        “是,是是!”小头目急忙赔笑,心中却冷哼,不就是红叶的吗,神气***个腿。

        小头目一路带着谢文东上了三楼,一指最里面的房间,道:“萧大哥就在里面,***通报。”

        谢文东看向走廊尽头的黑色实木门,眼睛一眯,摇头道:“不用麻烦你了!”“不麻烦,不……”小头目刚想谦虚两句,那知谢文东出手如电,瞬间捂住了他的嘴,还没弄懂怎么回事,金刀的刀锋已经割断了他的吼管。谢文东看着小头目瞪大眼睛却无法叫出声的恐怖表情,轻轻说道:“对不起了兄弟。”他扶住小头目缓缓摔倒的身子,轻放在地,然后大步向尽头的房间走去。来倒门前,先侧耳听了听,里面毫无动静,谢文东冷然一笑,一扭把手,缓缓将门推开一条缝,他身子一侧,如同一条泥鳅滑了进去,再轻轻把门关严。小心翼翼走过玄关,探头向房间内部一瞧,里面虽然不小,但没有***房间,只是一间宽敞的大厅,正中摆有会议桌,却空荡荡的没有一人,谢文东心中一惊,难道那小头目在骗自己?他摇摇头,不会,看那人的表情不象是在骗人,那萧方去哪了?他在房间内转了一圈,发现桌子上放了一张地图,上面勾勾抹抹,又是圈又是重点符号,这显然是萧方所图,一旁还有烟灰缸,里面半支烟还在吁吁冒着青烟。

        谢文东心中一动,就在这时,玄关一侧的侧门突然一开,从里面走出一人,手提着裤子,双唇一动一动的,不知在叨咕什么。他一出来,正好和谢文东碰个面对面,两人都没有心理准备,同是一楞。

        “谢文东!”出来的人正是刚刚方便完的萧方,出来后看见房中多了一人,他简直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毛病了,一个最不应该出现的人却恰恰出现在他最不应该出现的地方,心中的惊讶难以言表。

        就在他惊叫的同时,谢文东也动了,虽然萧方突然走出来他也是没有料想到,不过,毕竟有备而来,反应也快,他手中的金刀并没收回,上面还带有那小头目体内的鲜血,将手臂一扬,金光闪动,直刺萧方的咽喉。

        萧方不止是有一颗过人的头脑,身手也甚是了得。眼前金光一闪,他自知不好,急忙用力一甩头,金刀带着急促的风声飞过,他只觉得脖根一痛,接着凉刷刷的,萧方怪叫一声,夺门而逃。谢文东这一飞刀虽没射中他要害,不过,还是刮下一大快肉下来。萧方没时间看自己的伤势,也无心和谢文东而战。既然谢文东亲自到了,不可能只是他一个人,自己这百十来人如何能抵挡的住。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跑。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