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四十六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带头矮个汉子冷笑一声,淡淡道:“血杀!”这两个字如同一记重拳打在钱喜喜身上,他身子一震,喃喃道:“血杀?”人的名,树的影,现在南洪门没有几个不知道血杀的,钱喜喜自然也听过,心说今晚自己是凶多吉少了。他将心一横,发狠道:“血杀又能怎样?有种的出来和我单条!”

        矮个汉子一笑,点头道:“好,我和你单条!”他一拉脸上的黑布,露出一张平凡,忠厚,老实的面孔。肩膀微晃,三寸多宽的开山刀出先在他掌中,刀尖一直钱喜喜的鼻子,淡然道:“你可以动手了。”

        俗话说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只看矮个汉子掏刀的动作,钱喜喜更加心寒,谢文东手下怎么有如此之多的能人?!他不在答话,喝叫一声,挥刀劈向矮个汉子的印堂。这一刀,钱喜喜用上了全力,打算一击将眼前这深不可测的汉子砍倒,刀锋来势汹汹,刀没到,刀风先已刺骨,矮个汉子不慌不忙,横刀硬接,没见他怎么用力,双刀相撞,钱喜喜只觉得臂膀一麻,连退出三步,勉强站稳身子,喘息看着矮个汉子不语。其实他不至于如此不济,只是身上有伤,加上和任长风一阵苦战,身上力气所剩不多,才会被人一刀震了回来。钱喜喜心中打鼓,起了怯意,长喝一声,给自己打气,拎刀又上。

        矮个汉子摇头道:“现在的你,已不是我的对手。”钱喜喜一生最恨别人说自己丑,最怕的就是别人小瞧自己。他怒声道:“少说废话,尽管来吧!”矮个汉子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人找死,我也没办法。”他一晃手中开山刀,与钱喜喜战在一处。打了几个照面,矮个汉子暗中点头,如果钱喜喜身上没伤,体力充沛,自己定难是他敌手,只可惜啊!他心中感叹,手下可没停,‘唰!唰!唰!’连斩三刀,逼得钱喜喜连连后退,抓住这一空挡,矮个汉子迅速一转身,手入衣襟下,等他回过头来和钱喜喜对面时,一把乌黑的***已经在掌中,没有任何预示,他抬手就是一***。

        就算钱喜喜再身手了得,这样近的距离想躲开***,那根本就不可能。他惊叫一声,身子猛得向左窜,可哪还来得及,也是那矮个汉子手下留情,这一***,把钱喜喜的右腿骨打穿,他哀号一声,摔倒在地,矮个汉子一甩衣襟,收起刀***,道:“给我捆了!”下面上来数人,不由分说,把钱喜喜捆个结结实实。

        钱喜喜的脑袋被人按在地面,他边喘气边怒声骂道:“***的算哪门英雄,放冷***伤人算什么好汉?”

        矮个汉子一笑,道:“我不是英雄,也非好汉,只是一坏蛋!”他来到钱喜喜近前,弯腰道:“我叫姜森,血杀归我管!”

        钱喜喜气得咬牙切齿,嚎道:“姜森!我不把你碎尸万断我……”没等他说完,一旁的血杀成员轮圆了腿猛踢一脚,这一脚踢得挺准,正中钱喜喜嘴上,把他下面的话硬生生踢了回去,他剧烈咳了两声,一张嘴,吐出两颗白牙。

        姜森呵呵一笑,道:“聪明点就闭嘴吧!”说完,他直径走进酒吧内。里面已经在打扫战场,把死的,没死的人分开处理。

        谢文东一见姜森来了,笑眯眯问道:“解决了?”姜森道:“丧家之犬,不堪一击!”谢文东一拍手,起身整理一下衣服,笑道:“看来我们也该回去了。”他转目一看酒吧中几个酒保,垂目片刻,漫步走过去,从口袋中拿出一张支票,放在桌子上,笑眯眯说道:“今天你这里打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是吗?”

        服务生不是傻子,眼前这人虽然年轻,可***人对他的态度都是必恭必敬的,显然是这些人的头目。几个服务生连连点头,说道:“是,是是!我们什么都没有看到,这里也什么都没发生,我们今晚打佯了!”

        谢文东打个指响,立起指头笑道:“恩,我喜欢和聪明人说话!”他笑呵呵从酒吧走出来,深深吸了一口没有新鲜空气,伸个懒腰,仰面笑道:“明天,恐怕要下雨……”他话没说完,突然觉得眼前红光一闪,这红光与***红光不一样,虽然只是一闪,他还是从红光中看出无数个小颗粒状的东西。是红外线!谢文东在高中时玩过这东西,对它不陌生,仰面看见红外线,这代表什么他十分清楚,几乎出于本能的,他身子全力向后坐,和在他身后出来的任长风撞在一起,二人翻着跟头滚进酒吧内。于此同时,一声***响再次划破长空,地面上出现一个拇指大的窟窿。

        谢文东扶墙起身,怒道:“外面楼顶天台有***!”姜森掏出***,一个箭步从窗户中撞了出去。他顺势在地上滚了两滚,稳住身子,抬***指向楼顶。可上面早就没了人,天台上空挡,连个***影都找不到。姜森不放心,小心打量一周,再没发现可疑之处后,他才缓缓收起***,从新回到酒吧。谢文东面色阴暗,如果他刚才不抬头,如果他没见过红外线,如果他反应再慢一点,现在恐怕已经躺下了,这里面多少有运气存在。他问道:“***跑了是吗?”

        姜森低声道:“东哥,对不起!”谢文东摆摆手,说道:“如果没猜错,这一***也应该是魂组开的,我想到他们会卷土重来,只是没想他们会这么快,挑上这种时机。哼,老对手又来了!”谢文东和魂组真算得上是老对手,双方从H市开始,就一直没有和平相对的时候,虽然魂组在谢文东手下死了不少人,可谢文东下面的小弟也没少伤在他们手中,双方结怨越来越深,发展到现在,已经成了水火之势。魂组的再次出现,让谢文东更加谨慎,也给任长风等人心中抹上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

        谢文东在酒吧一战,活捉了钱喜喜,他带来的那二百来号人,大多都被姜森带领的血杀打散了,一些人什么都不顾,慌张而逃,一些人没马上跑,而是找个角落躲起来,毕竟钱喜喜还没出来,这样回去没法交代。后面发生的事他们在暗中都看见了,等谢文东领人一撤走,他们纷纷从旮旯胡同里钻出来,互相看一眼,甩开双腿往南洪门的旅馆跑,将大致情况向萧方一说,这位萧天王顿时傻了。不止他傻了,战龙,还有***的干部也傻了。也不知过了多久,萧方明白过来,‘噔噔噔’直跺脚,捶头大呼道:“糊涂啊,糊涂啊!真是糊涂啊!”众人本来一听钱喜喜被擒的消息,心中翻腾,压抑异常,可一见萧方的样子,大家又忍不住想笑,不知这萧天王是说钱喜喜糊涂还是在说他自己。萧方在房间中急走一圈,停下身,大声道:“无论如何,也得把钱兄救回来!不然,不然……”已经没有不然了,萧方被谢文东逼上绝路,加上钱喜喜,他已眼睁睁看着三个天王或死或被擒,就算向问天不说什么,***人不说什么,他自己也没脸再在洪门内呆下去。

        战龙上前一拍他肩膀,道:“萧老弟先不用急,我想谢文东既然抓了钱兄,一时半会并不会伤害他。如果没错,他更多的是想用钱兄做诱饵,引我们去救,然后再围而歼之,萧老弟不会看不出来谢文东的诡计吧!?”

        萧方摇头苦叹道:“我哪会看不出来,可看出来又有什么办法?都这时候了,就算谢文东在前面挖个火坑,放口油锅,我也得跳啊!如果钱兄再有失,我真的不用活了!”

        战龙摇头,安慰道:“还是从长计议的好,一定会想出办法来的。”萧方心慌意乱,道:“我方寸已乱,战兄帮我出个主意!”

        战龙低头沉思,他的智谋还不如萧方,连萧方都想不出个好办法,他又如何能出好主意。跑回来报信的小弟又道:“后来……后来谢文东差点挂了。”萧方和战龙同是一塄,齐抬头看着说话的小弟,问道:“怎么回事?”

        那小弟将谢文东走出酒吧,险险中***的事一说,战龙眼珠一转,问道:“可是红叶兄弟所为?”

        侯晓云走后,红叶并没有全部带回***,还留下十数人,战龙问得就是这几人。十几人互相看看,用手指一点,十三人,一个不少。他们齐齐摇头,其中一人说道:“不是我们,事先我们连这方面的消息都不知道,如何能去行刺谢文东呢?”

        战龙点点头,摸着下巴沉思道:“不是红叶兄弟,那会是谁呢?红外线,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搞到的。”萧方突然道:“那会不会是魂组呢?谢文东和魂组之间的梁子极深,想要他命的,情报又能如此准确,武器这般精良,只有魂组了。”

        战龙点头称是,道:“没错,是魂组。好快啊,刚被谢文东重挫一次,这么快又跑回中国来了,看来,我们也可以利用一下嘛!”萧方连连摇头,道:“那不行,我们不消与魂组为谋,而且掌门大哥也不会同意的。”他搭拉个脑袋,和众人打声招呼,回自己房间了。临出门前,他的手指微微勾了一下,这个小动作,房间那么多人没有一个看见,除了战龙外。

        战龙心中一动,又坐了一会也起身告退,说回房间休息一下。撇开众人,他直接来到萧方房间,敲门而入,直接问道:“老弟,是不是有事?”萧方慧心一笑,道:“魂组可以利用。刚才外面人太多,而向大哥又是极力反对魂组的,我不好说出来。”战龙点了点他,笑道:“我就知道,你一定有事,说说吧,魂组怎么个利用法?”

        萧方胸有成竹,道:“先合作,打垮谢文东之后再全力灭之,就算以后向大哥知道了,也不会太深怪我们。”

        战龙仰面沉思,问道:“如何合作?”萧方笑道:“一前一后,一明一暗!”

        谢文东回到堂口,一道命令发下,所有帮众的假期取消,全部回各自岗位待命。抓了钱喜喜不是就这样完事了,他要安排人手,全面戒备,萧方很可能气急败坏,领全部人手来强攻,如果真是这样,谢文东不怕,安排一番就可让萧方来的了,回不了。不过,现在魂组再次出现,他不得不加倍小心来提防。如果按单兵作战,魂组虽不弱,可未必能强过红叶,但魂组那不达目的不罢休,为完成任务可牺牲一切的精神令所有人都为之胆寒。这也是谢文东顾忌的原因。

        钱喜喜应该关在哪,谢文东考虑良久,本来想把他关在堂口,在自己眼皮底下,可转念一想不妥,关押在堂口,萧方未必有这个胆量来救,他令人把钱喜喜送到北郊的‘洪武’山庄,这里地势偏远,远离市区,做起事来也方便。同时他又安排数千人,在山庄附近埋伏,东心雷和灵敏,一里一外,分别镇守。谢文东又把四大瓢把子,及***们部下悄悄安排到南郊附近,分四个方位把手,控制住南面进市区的几条要路,并提醒他们,南洪门如果来犯,无需阻挡,让他们进来,可有进没有出,不能把进来的人放跑一个。这四大瓢把子满口答应,上次不战而逃,让他们多少有些不好意思,这次任务简单,想好好表现一下。谢文东把命令一道道传出,万事具备,就等萧方这股东风前来。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