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148章 转折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16 23:1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开封府的牢狱,严格说起来应该是徐平前世所说的看守所,关押的是还没有定罪的疑嫌犯。<? [(〈 [< 府里有几个审理机构,牢狱自然也有几处。

    一般的州府,民政系统的州院和司理院,节度使系统的使院,虽然职能大多重叠,牢狱却各设各的。各个牢狱都有自己的管理人员,互相之间是独立的

    开封府与其他州府不同,左右司推官共同治事,左右巡院自然也归推官通管。

    吴遵路出了皇城,沿着御街行不多远就到了开封府衙门。

    此时已是停晚,衙门的大门紧闭,只留下了边侧小门供衙门里的人员进出。

    见到吴遵路,守门的兵士急忙行礼。

    进了衙门,吴遵路径直来到左右司官厅,问当值的公吏:“明推官可在?”

    “明推官刚离开衙门不久,此时还能追回。上官如果有要事,这便派人去追回来。”

    吴遵路摆了摆手:“不必了,我只是回来看看。”

    进了官厅,随手翻了翻今天的公文,吴遵路便找了一个公吏过来,问了今天审理崔有德的情形。虽然知府程琳一再催逼,推官明镐也尽了全力,却依然没有能够撬开崔有德的罪。到了傍晚,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把崔有德收进了左巡院牢狱。

    吴遵路暗暗摇头,最近明镐的运气真是背到了家。公吏闹事的时候是他当值,这次审理崔有德的案子又是他当值,如果最后是三司把这案子审出来,明镐还不知道会受到什么惩处。明镐最早是受知于薛奎,后来赏识他的是程琳,现在薛奎又老又病,程琳又是他的直接上司,不知还有谁能够保他。

    天色黑了下来,衙门里渐渐变得宁静,没有了白日的嘈杂。

    吴遵路出了官厅,让一个公吏带路,来到了关押崔有德的左巡院牢狱。

    开了牢门,吴遵路进了牢房,让公吏在外面等候。

    披头散的崔有德缩在牢房的墙角里,一双阴森森的眼睛看着吴遵路,也不说话,好像一只随时会暴起伤人的野兽。

    作为推官,吴遵路审理了不知多少案子,这种场面早已司空见惯。对崔有德的样子不以为意,掸了掸公吏搬进来的凳子,从容坐了下来。

    今夜没有月光,牢狱的窗户又极为狭小,房间里显得阴森森的。一盏黄豆大的灯火摇曳,伴着门外插着的火把,勾勒出一种诡异的气氛。

    面对崔有德,吴遵路淡淡地道:“你的案子已经犯了,知不知道?”

    崔有德冷笑一声:“今天白天明推官在我身上用尽了手段,还不是白费力气。怎么晚上换了吴推官来,不打不骂,改成恫吓了?我自没有犯法,圣上面前也不怕你们!”

    鞠谳分司,推官审理完成之后还有检法官检出适用法条,才由判刑的官员根据检出来的法条治罪。在这个过程中,罪犯随时都可以翻供,只有口供是定不了罪的。如果是在一般的州府,如果知州足够强势,还可以强压通判和一众属官单凭口供定罪。开封府的大案却要大理寺和审刑院复审,屈打成招就是审案官员给自己找不自在。更何况崔有德如果定罪则极可能是死刑,很大可能还会由皇上亲自再问,那个时候把案子翻过来,审案官员的前程都可能葬送掉。所以开封府的审案官员,对重案用刑都极为谨慎。

    崔有德也是吃死了这一点,只要没有明确的证据,根本不怕什么严刑拷打。

    吴遵路看着有恃无恐的崔有德,笑了笑:“恫吓?你还真是高看了自己。你自己作假制的那些交引,已经查了出来,瞒得了哪个?”

    崔有德冷哼一声,扭过头去,也懒得再理吴遵路。

    吴遵路也不恼,从怀里取了那张丹州交引出来,拿在手里道:“这是下午从榷货务那里抄来的交引,就是你收起来说是晋州进士拿到榷货务的那些假交引中的一张。说起来着实可笑,这张交引自丹州,可我们查过公文,这一批交引丹州根本就没有,并有公文行到榷货务。一张在市面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陕西路交引,竟然能被那个晋州进士在河东路收到,还能被你验出是假的来。崔有德,你说有没有人信你?”

    听到这里,崔有德面如死灰。

    当时他制作假交引的时候,一张丹州的交引上面的花押刚好不凑手,那个画押官员只在丹州任职很短时间便调往他住,便换了这一张。当时只觉得不会有什么破绽,总不可能从榷货务一直查到当时作保的交引铺底账那里。再说晋州进士现在已死,死无对证,查的线索早已经断了。哪里能够想到好死不死,做出来的刚好是一张没正式行的交引。

    “作恶必有报,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吴遵路的语气平淡,“崔有德,就凭这一张交引,你的罪行就铁证如山!不认罪,狡辨,又有什么用?开封府衙门里面不会再对你用刑,只把这案子报上去,你哪里还有命在?如今外面落第进士气势汹汹,不让你人头落地,如何平息这悠悠众口!”

    说到这里,吴遵路轻轻出了一口气:“你死定了!”

    作为多年老吏,崔有德知道吴遵路这一次不是虚言吓他。小吏们的手段通天,用用长官们的官印根本就不当一回事。别说一个小小的榷货务,历史上的宰相蔡京,也算得上一个狠人,每天到衙门里都先用天平称装官印的匣子,分量不对就不开。有一天称了之后官印匣极轻,蔡京便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生,一天不用官印,第二天一称果然分量对了。别人问起的时候,蔡京说得清楚,必然是手下哪个小吏拿了宰相印去用了,如果开了匣子现官印丢失声张起来,可能这宰相印就永远找不回来了,自己也受连累。

    作为主事,崔有德把榷货务的所有官印全部都用一个遍都能做得到,这一点赖不了别人。而有能力、有动机做这件事的,只有一个崔有德,晋州进士遗书指认的也是他。

    吴遵路说得确实不错,这一次崔有德死定了。

    见崔有德再没有刚才的嚣张气焰,也没了刚才的那股狠劲,吴遵路道:〉纳倨抻着崧俾涞侥母龅夭揭簿涂上攵恕br />
    崔有德闭上眼睛,沉默了一会,声音嘶哑:“我也是受人所托,一时被蒙了心窍,才铸成今日大错。”

    原来崔有德有一个相好的兄弟,在晋州做公吏,看上了那个贩交引的落第进士的妻子姿色,并想谋夺他的家产,写信来托崔有德做这件事。两地联手,再加上对公门的规矩烂熟于胸,把那个进士吃得死死的。

    这种让人别人家里破人亡的事情,在崔有德这些公吏眼里,无非是费心力制作几张废纸,花些功夫而已。至于后果,他们早已经习惯了不管别人死活。

    吴遵路听了叹口气:“你还帮着别人图谋良人的妻子,到了今天,却是别人图谋你的妻子。真是一报还一报,报应不爽!”

    “你什么意思?!”崔有德猛地抬头看着吴遵路,目光亮得吓人。

    吴遵路道:“你是不是有个相好的公人叫宋小乙?”

    “不错,莫不是那个畜牲起了歹心?”

    灯光下崔有德的目光如炬,眼齿森白,好像要择人而噬的野兽。

    吴遵路哪里理他,语气依然平淡:“是不是起了歹心我不知道,今天我们差了人到你的家里查看,刚好看见他在你家门前对你妻子动手动脚。你浑家没有从他,但也没有赶他走,什么心思谁知道呢?唉,说起来你那三四岁的女儿就在旁边,真是让人——”

    说到这里,吴遵路连连摇头。

    “这个畜牲,原说好我出事他帮我照顾妻女的,哪里想到是把羊肉送到狼口里!”

    崔有德再也支持不住,抱住了脑袋,身子紧紧缩成一团。

    事情还不清楚?原本说的照顾是崔有德因为公吏闹事被判罪去照顾,现如今他犯的是死罪,又有那么多落第举人围着鼓院讨说法,很多人都认为他死定了。那个宋小乙估计平时就起了这心思,现在有了机会哪里还能够忍得住?

    过了好久,崔有德抬起头来,目光炯炯地看着吴遵路:“你让我怎么做?如果能够保住我的妻女,让宋小乙那个畜牲受罚,我什么都答应!”

    吴遵路缓缓地道:“公吏冲撞宰相和御史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什么人指使,到底有多少人参与其中,你一五一十都说出来。只要说清楚,保你妻女平安!”

    “你一个小小的推官,我怎么能够相信你?”

    吴遵路道:“永宁郡侯,三司盐铁副使徐平托我来问你的话。只要把话说清楚,你的家产全都留给妻女,如果不放心,也可以入检校库,将来给你女儿做嫁妆。只要把事情说清楚,把人指证出来,郡侯保你妻女一世平安!”(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