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二百七十一章 签订契约(4000字二合一大章!)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6 23:1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事实上,飞梭织布机的制作进程比宁修想象的还要快。

    不到三日那些木匠便把改良好的织布机拿到了魏国公府。

    徐怀远自然第一时间派人请来了宁修。

    宁修看到眼前这个崭新的织布机时也是有些难以置信。

    大明的传统匠人不但技艺精湛,还富有工匠精神啊。短短三日内能够将织布机做出,恐怕要夜以继日吧?

    宁修当即叫人唤来一名织工,并与她说明飞梭织布机的使用方法,让她给众人现场演示。

    这女子做了大半辈子织工,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很快就上了手。

    饶是徐怀远这样不通门道的外行都能看出,使用飞梭织布机后织布的效率提升了不少。

    以前可是要好几人配合织布的啊,现在仅仅需要一名织工就能够操作织布机。

    “哈哈,小可果然没有看错人,宁朋友鬼才矣。”

    宁修淡淡一笑:“徐小公爷谬赞了。”

    他继而转过身,冲一班木匠道:“你们既然做出了这飞梭织布机,我便当按照约定奖赏你们一千两银子。”

    此话一处木匠们皆是面露喜悦。

    那为首的一名老木匠冲宁修拱了拱手道:“多谢公子。”

    宁修继续说道:“这只是第一台,我还要制作很多这样的织布机,刨除原料所需银钱,每做出一部奖赏五两银子,你们可愿意做?”

    “愿意,当然愿意,不知公子要做多少?”

    宁修嘴角一勾道:“至少要一千部。”

    嘶!

    众人皆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乖乖,一千部!宁公子竟然要订做一千部织布机。那岂不是说他们今年的活计都不用愁了吗?

    “不过我有一个要求。”

    宁修话锋一转,语调变得有些冰冷。

    “公子请讲。”

    老木匠恭敬道。

    “我要求你们都签订一份五年长约,五年之内只能给魏国公府做工,不得接其他活计。”

    “这......”

    老木匠显然有些犹豫。

    宁修给出的待遇虽高,但一千部织布机最多半年就做完了。之后呢?

    要被白白绑上五年,五年之内只能够给魏国公府做工,真的划算吗?

    “公子且容小老儿和他们商议一二。”

    宁修微微点头算是允准。

    那些木匠便聚拢在一起开始讨论。

    老木匠显然是比较有威望的。在他的组织下众人很快得出了意见。

    “公子,我们考虑好了,我们愿意签这五年的契约。”

    好嘛,虽然五年时间有些长,但给魏国公府做事再怎么也差不了吧?与其在外面打零活儿,倒不如在魏国公府吃大锅饭。

    宁修大喜。

    “好,一千部织布机只是第一批,今后我可能还会追加几千部。”

    宁修对飞梭织布机自然是十分看好的,他之所以没有一次性订购几千部一是产能有限,即便他订购了恐怕全做完也得一两年。二是现在作坊处于尚未建立的阶段,做出那么多织布机也不一定能够招募到足够的织工,倒不如稳扎稳打,先把织布作坊做起来,再慢慢扩产。

    宁修看了一眼徐怀远,见徐怀远微笑着冲他点头便更坚定了信心。有这个金主在,多大的资金需求都不用操心了。

    那些木匠们激动的连声感谢,也为自己方才的决定感到庆幸。

    好嘛,抱上了魏国公和宁公子的粗腿,今后他们还少的了赚头?

    “徐小公爷,等这些工匠和贵府签订了契约便让他们住进府中吧,这样管理起来也容易些。”

    徐怀远微微颌首:“这是自然。”

    宁修之所以要让这些木匠和魏国公府签订五年契约,自然是为了绑住他们。

    毕竟像飞梭织布机这种东西,是很容易仿制的。

    若是有人觊觎,花重金叫这些木匠给他们制作,宁修相信他们也不会拒绝。

    五年的时间足够宁修占据市场,打造品牌了。

    等到五年之后市场上已经难觅敌手,即便出现仿制的织布机,也最多是隔靴搔痒,不可能撼动宁修的霸主地位。

    “好了,你们且在这里等着。”

    徐怀远冲管家吩咐道:“叫人拟写几十份契书来,让他们在上面分别签字。”

    “老仆遵命。”

    管家恭敬应下,转身吩咐去了。

    很快便有魏国公府的下人将拟写好的契书送来,分别送到那些木匠手中。

    那些木匠几乎不假思索的提笔蘸墨,在契书上签下了大名。

    管家又命人把这些契书放在一个专门的匣子里存放好,之后命人给这些木匠准备屋子住。

    魏国公府的下人们除了管家管事一类大多只能睡大通铺,这些木匠自然也不例外。

    不过他们并不在乎,只要能够赚到钱便是睡地铺又如何?

    待那些木匠随着管家悉数离开,徐怀远兴奋道:“宁朋友,作坊我已经买下来了,织工也基本招够了,你要不要去瞧瞧?”

    宁修正有此意,欣然点头道:“善。”

    却说徐怀远叫人备好马匹,与宁修骑马前往秦淮河。

    提起金陵人们总会提起秦淮河,概因这里是红粉佳人汇聚之地。

    但实际上,明代的秦淮河并不只有青楼楚馆,许多高档宅邸也在此处修建。

    道理嘛自然很简单,这里地段好啊。

    后世有海景房,金陵也有河景房嘛。

    打开自家窗户看着画舫穿河而过绝对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

    有了豪宅自然得有酒楼茶铺,以及一应配套的米粮店、绸布店等。

    事实上秦淮河区域是一个复合型商业区,并不单单是阔绰公子的销金窟。

    徐怀远买下的还真是一个织布作坊。

    原先的作坊东主急于回老家,以一个相对低于市价的价格把作坊卖掉套现,徐怀远便趁机接了下来。

    这样有一个好处,作坊的布局并不需要做大的更改,只需要将改良的飞梭织布机替换原有织布机即可。甚至连织工都可以沿用原先作坊的,只需要对他们稍加培训即可。

    宁修建议徐怀远把这些织工叫来训话,徐小公爷欣然应允。

    很快,作坊里全部的织工便来到院子里见过新东家。

    ......

    ......

    这些织工大多十分紧张,一个个连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

    不是有一句老话嘛,一朝天子一朝臣。

    这话放在经商上也是一样的。

    老东家卖掉了作坊,新接手的东家未必愿意继续用他们。在这南京城中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织工可遍地都是。

    徐怀远清了清嗓子道:“你们应该已经知道了,我将这织布作坊买了下来。不过你们不用担心,我不会更换新的织工。只要你们想留下来,就可以继续在这作坊做工!”

    徐怀远言简意赅的一段话算是让众织工们吃下了一颗定心丸。

    这年头做工不易啊。要是他们被扫地出门,还真不一定能够找到合适的工作。

    这一行竞争太激烈了。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徐怀远话锋一转,凌厉的目光扫过众人。

    众织工皆是面面相觑,大气都不敢喘。

    乖乖,这新东家不会是想降月钱吧?

    唉,只要降得不多,便也认了吧。

    “你们必须跟作坊签订五年契约。”

    徐怀远一字一顿道:“相应的你们可以得到较高的月钱,第一年每月三两五,每织出一匹布再赏半钱银子。”

    徐怀远说完织工们都傻了眼。

    啥?这新东家不但不降他们的月钱,反而给他们加了不少?甚至每织出一匹布都有半钱银子的赏钱。

    而这一切只需要他们签下一份五年的契约。

    这简直太赚了!

    “好了,我已经说完了。愿意留下的可以来签契约。想要走的我也不会勉强。”

    这些织工们巴不得留下来,怎么会有人想走?

    众人纷纷高呼:“我们愿意留下为东家做工。”

    他们大抵还不知道徐怀远的身份,只道是一个出手阔绰的东主。

    徐怀远十分得意的一扬脑袋吩咐道:“给他们分发契书。”

    说罢转向宁修低语道:“宁朋友,我方才说的怎么样?”

    宁修笑道:“徐小公爷做的很好,这下便不担心他们会被人挖走了。”

    在宁修看来,这些织工和木匠一样重要。

    木匠可以保证做出飞梭织布机。这些织工却可以保证熟练的使用。

    要想用飞梭织布机织出布来,这两者缺一不可。

    只要把控住这两处,飞梭织布机的技术就不会被偷学了去。

    “现在只要等着飞梭织布机全部配备好即。”

    以那几十个木匠的速度,第一批一千部飞梭织布机投入使用怎么也得半年后,在此之前这些织工当然也不会闲着,而是会先用原有织布机织造。

    这相当于是让织工们占了个便宜,但宁修觉得即便是为了收买人心,这笔钱也花的值。

    他辞别徐怀远后即返回别业。

    他当然没有必要等到全部飞梭织布机做出,事实上他在金陵已经逗留了相当长的时间,是时候返回江陵了。

    宁修与徐怀远道别之后,和孙悟范、刘惟宁以及飒飒坐上了包船,从码头出发朔长江而上,返回江陵。

    飒飒并不是第一次坐船了,只是上一次她是被人掳走,留下的全是苦难回忆。

    而这一次,她知道要去的地方不会有危险。只要跟着宁修,就不会有坏人伤害她。

    逆流而上和顺流而下的速度显然不一样。在某些地方甚至还要拉纤。

    好在一路上还算顺利,一个月后宁修包下的沙船便抵达了荆州城外的桃花渡码头。

    宁修回城后的第一件事自然是回家了。

    双亲自不必说,七郎和十郎也一定很想他。

    这是这次回家身边多了一个姑娘,难免要被一番问询。

    宁修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当亲人们真的问起来,发觉还是有些招架不住...

    “爹,这是我在金陵买下的一个女娃,便留在我身边做个婢女吧。”

    宁修当然隐去了天香楼的部分。不然要是让老爹知道他为一个歌妓赎身,还把她留在身边听用,还不得气的一阵“追杀”?

    “这种事情你看着办就好,你也岁数大了,该是有个贴身服侍的人了。”

    宁良知道大户人家贴身婢女都兼或有着替主人暖床的责任,以为宁修买来这女娃是想要在婚前初尝一番人事。本着为老宁家香火计,他自然欣然应允。

    老娘宁刘氏就更不用说了。

    她用一种爱怜的眼光看着宁修,心道儿子真是长大了,知道找女人服侍了。

    七郎和十郎也问了不少,飒飒一双脸颊红的跟熟透的石榴似的,娇羞的把头垂了下去。

    宁修见状连忙找了个由头把飒飒带回自己房去。

    “飒飒,你以后就睡在这院子里的耳房吧。”

    虽然耳房的条件不如正房好,但为了飒飒的名声考虑宁修还是不敢让飒飒和他住在一起。

    不然即使飒飒住在外间,别人也会默认她被自己收了房。

    人言可畏,宁修可不能拿小萝莉的名誉开玩笑。

    小萝莉贝齿轻咬嘴唇,乖巧的点了点头。

    “少爷有何吩咐随时喊我就是。”

    小萝莉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是宁府的婢女,自然也就改了口。

    对她而言能够逃离天香楼那等魔窟已经是十分值得庆幸的事情。

    如今又能够到宁府做婢女,有了遮风挡雨的地方,还有什么可奢求的呢?

    何况在这宅子里有少爷护着她,也没有人敢欺负自己吧?

    想到这里,小萝莉便觉得美滋滋的。

    小萝莉走后宁修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还别说跟这个小家伙共处一室真叫人紧张,他生怕自己说错了话引得小萝莉误会。

    这一路舟车劳顿宁修只觉得疲惫不已,便倒在床上小憩一会。

    谁料他睡得很沉,再醒来时已经是翌日清晨。

    宁修一睁眼发现小萝莉飒飒正端着一盆洗脸水站在自己面前,着实吓了一跳。

    “啊,你来了多久?”

    “回禀少爷,奴婢刚刚进来。”

    宁修苦笑一声道:“你把面盆放在撑子上吧,我自己来。”

    小萝莉哦了一声,乖巧的闪到一边。

    宁修心中暗叹,有这么个磨人的小妖精在旁边,还真是挠的人心痒痒,浴火喷生啊。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