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升官有道

第一百八十二章 最不可能实现的笑话    文 / 良木水中游 更新时间: 2018-01-16 23:0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童副处长听了这话一拍手不无得意看向两边一通负责报名工作的工作组成员抬高了嗓门道:“这话可是你黄副主任亲口说的,别到时候考一个最后一名不要不承认刚才所说的话,男人汉大丈夫一言九鼎,不可能儿戏。”

    黄一天冲他无所谓笑笑:“放心吧童副处长,我黄一天说话从来吐口吐沫掉根钉,我说过的话绝对算数,再说,我有心事和你开玩笑,和你开过玩笑嘛!”

    童副处长一副已然把猎物诱进陷阱的得意神情,当着众人的面冲黄一天道:“既然如此,我跟黄副主任打个赌怎么样?”

    “赌什么?”黄一天从对方深邃的眼神里察觉出猫腻,却还是义无反顾勇往直前。

    “咱们就赌这次考试结果。”

    童副处长一脸志在必得说:“这次报考台湾事务管理办公室主任一职的人不低于200人,你对台湾事务方面的知识一窍不通却敢张狂至极肯定进前三?我就跟你赌你绝对进不了前三?你敢跟我赌吗?”

    黄一天见童副处长说了半天原来套子在这里等着他,心里不由暗笑,“看来童副处长是憋足了劲想要看自己出丑啊!”

    童副处长见黄一天脸上笑盈盈却不说话,以为他是心虚害怕了,赶紧抬高音量道:“当然,你要是不敢赌不是男人,我也绝不会为难你,毕竟没有哪个实力的人,吹披看到黄一天吃瘪的那么一天,那么以后也有借口来贬低或者说打击黄一天了。中国人就是这样,很多人都看不惯别人比自己好,那么自己过的是乞丐的日子,也希望那个人比乞丐还要乞丐。

    这是普遍的毛病。

    第二天一早,黄一天很早就到了办公室,正坐在那边为一周后的公选考试做准备,毕竟心里有底气,但是和童副处长打赌了可千万不能输,如果输了,那可是输了自己以后的仕途,甚至以后的发展,当然不能大意。

    正进入学习的境界的时候,突然接到老朋友张志和打来的电话,张志和在电话里问他:“老弟,你老同学胡云伟最近碰上大麻烦你知道吗?”

    黄一天很是疑惑的放下手里的,心里想这个胡云伟现在的麻烦也就是上次研究不和他合作的事情,问:“你说的麻烦是说县政府单方面决定终止跟他在酱醋厂收购合同那件事吗?”

    张志和口中啧啧说:“原来你还真被蒙在鼓里呢?我以为你跟胡云伟关系不错,有些事情你必定知情呢?”

    黄一天听出张志和话里有话,赶紧问他:“胡云伟出什么事了?”

    听了张志和的话黄一天才知道,最近一段时间胡云伟倒霉事一桩接着一桩,他居然莫名其妙被贾凤奎的弟弟找上门毒打一顿,然后又被人家敲诈了两百万现金?200万,在那个小县城可是几十套房,可以说是很大的财富了。

    胡云伟也是后知后觉,事情过后感觉自己吃了亏,当即找到在县里混嘿道的叔叔胡三,希望胡三亲自出马把贾凤奎弟弟从自己手里抢走的两百万现金要回来,否则,也是太不值得了。

    胡三是本地大名鼎鼎的地头蛇,听说自己的侄儿被人欺辱还被人敲诈当即领着一帮人雄赳赳气昂昂找到对方讨要说法。

    事情的结果却大出胡三所料,面对贾凤奎弟弟带领施工队一帮混混强劲攻击下,他带领一帮人不仅没赚到半点便宜还损兵折将。

    贾凤奎弟弟原本就嚣张,这回打赢了普水县嘿道上鼎鼎大名的胡三更是张狂至极,他当场威胁胡三,要他再出一百万当和解费,否则的话,就算胡三想息事宁人他也绝不会善罢甘休,自己反正年轻,只要胡三不能把自己弄死,那么自己就一定把这个事情闹起来。

    黄一天静静听张志和说完后,问他:“那胡三真给了贾凤奎的弟弟一百万?”

    “当然真给了,他要是不给贾凤奎弟弟能饶得了他?不过这笔钱是从胡云伟兜里掏出来的,不过不是一百万,是五十万。”张志和回答说。

    黄一天听了这话心里不由添堵,忍不住口中骂道:“操!贾凤奎这弟弟够狠的,转眼二百五十万到手了,他还真把胡云伟当成软柿子捏了。”

    张志和听了这话叹息道:“胡云伟这回可真惨!他本来想投资收购酱醋厂赚钱,现如今一分钱没挣到反而倒贴进去不少,依我看,他当初跟政府对着干就是犯傻,你说一个上任有什么理由要和政府闹起来,如今被人落井下石也是自作自受。”

    虽说黄一天最近对胡云伟一些做法心里也颇为反感,但当他听张志和在电话里叽叽咕咕说好兄弟的坏话心里却还是不爽。

    他心里清楚,胡云伟脑子有时候的确一根筋,但他也有很多旁人没有的优点,比方说仗义,对兄弟掏心掏肺;比方说大方,跟好兄弟从来都是有福同享......

    跟张志和通话结束后,黄一天再也没有继续看书复习的心思,他当即打了个电话给胡云諾,电话一接通便心急火燎问她:“姐,云伟在你那吗?”

    胡云諾并未直接给出答案,反而问他:“你找他有事?”

    黄一天从胡云諾的回话中立马听出端倪,他握着电话听筒对胡云諾一本正经道:“姐,我问你两件事你必须如实回答。”

    “你说。”

    “云伟前两天是不是被人打了?”

    电话那头的胡云諾稍稍沉默了一会,轻声回答:“有这事。”

    “那他是不是还被人敲诈了鸡百万?”

    这一回胡云諾倒是半点没迟疑,接茬反问:“你听谁说的?云伟说这事知道的人不多啊?”

    黄一天从胡云諾的嘴里接连证实了张志和刚才说的两件事都是确确实实发生过,心里不由一阵难受,曾几何时他和胡云伟是无话不谈的好兄弟,这次胡云伟背地里受了那么多屈辱却跟自己只字未提?两人这是怎么了?

    细心的胡云諾觉察到电话另一头黄一天的情绪有些不对劲,心里立马意识到什么,赶紧劝他:“小黄你别想太多,云伟自己做事那是一根筋,一心想这个和政府对着干,违建厂房才会有现在的结果,这事说起来对他也是个教训,谁让他听了别人蛊惑一意孤行呢?”

    聪明人往往从旁人只字片语中发现真相,黄一天听完胡云諾这句话脑子里不由一激灵,脱口而出问道:“你说云伟受人蛊惑?谁?谁这么缺德蛊惑他违规建厂?”

    “还能有谁?那个副县长胡子图呗?一天打十八个电话给云伟,也不知道他给云伟灌了什么迷魂汤?他说什么云伟都信,导致出现现在的情况。”胡云諾提及胡子图的名字,说话口气带着明显嫌恶。

    “胡子图?”

    黄一天情不自禁重复胡云諾嘴里说出来这个熟悉的名字,他怎么也没想到胡云伟一意孤行违规建设厂房的背后居然是这家伙在兴风作浪?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